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615 局勢詭譎

安溪對陸景知道龐濱背后是風在水沒有感到奇怪,猶豫了一會,說:“云圖集團20%的股權,云圖集團總裁的職位。”
  “背叛”云波濤讓她的內心時刻都處在煎熬之中。當她得知風在水和云玉致有染之后,她已經決定不再糾結:結束和風在水之間的情人關系。
  現在與風在水、龐濱的合作是基于利益。她想看看陸景能給出什么樣的開價。
  陸景似笑非笑的的看了安溪一眼,說:“安總,要20%的股權比例有些高了。”
  安溪在云圖集團的地位很重要,但是職業經理人在大型企業中的股份占比比例少有超過5%的。
  安溪白膩的俏臉上浮起幾許羞愧的粉紅色。誠然,不管她對云圖集團有多么大的功勞,獲取價值約20億的20%的股權是很過分的要求。
  安溪辯解道:“我漫天開價,但風在水沒有還價。所以,就達成了這個協議。”
  陸景笑著搖搖頭,道:“安總,我給你的條件是合資公司10%的股份,合資公司的總裁職位。”
  安溪微微蹙眉,“陸少,恕我直言,你這個條件并不足以讓我改變主意,同意云圖集團與昆成汽車合資。”
  陸景卻是笑笑,自信的道:“安總,你認為云總去世之后你能在云圖集團過得舒坦?我看云玉致對你的意見很大啊。不出意外的話,云總的股份都會轉到她名下。一個沒有大股東支持的總裁能做多久?”
  安溪道:“所以,我要求富力公司支持我擔任云圖集團總裁的職位。我自己能擁有20%的股份。加上富力公司35%的股份就足以控制董事會。”
  陸景淡然的道:“你就這么確定風在水會支持你,而不是支持云玉致?”
  從純粹的男人角度而言,有著嫵媚少婦韻味的安溪肯定更有味道。然而,不可忽略的是云玉致21歲。安溪29歲。云玉致可比安溪水嫩得多。
  安溪和云玉致各有千秋。這要看風在水的個人偏好。
  安溪啞然失聲。她都已經決定終止和風在水的關系,到時候風在水肯定偏向云玉致。她并不奢望她和云玉致的關系能夠改善。
  想了想,安溪堅持的道:“陸少。這是寫在合同上的條件。”
  “寫在合同上?你簽字了?”
  “嗯。”
  陸景無語的拍拍額頭。他沒有想到安溪居然會給龐濱留下這么大的一個把柄。愛情會降低女人的智商啊!
  陸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他得改變他的計劃了。僅僅是給安溪開出優渥的條件還不夠。略微想了想,陸景低聲問道:“安總。你對龐濱意圖有沒有察覺?”
  安溪心里微微一動,沉吟了會,說道:“什么意圖?”
  陸景雙眼銳利的看著安溪秀美精致的臉蛋,安溪有著一張素凈漂亮的鵝蛋臉,五官精致、嫵媚,雙眼皮,明眸出眾,“安總。如果龐濱將他手中的合同公諸于眾,你覺得會有什么樣的后果?”
  安溪作為云圖集團的總裁助理,卻與引進的戰略投資者達成獲取云圖集團股份的協議。這是十分惡劣的行徑。通常會被冠以“勾結內外”、“謀其私利“等形容詞。
  一旦公布,她的職業經理人之路就到此為此。云圖集團容不下她。其他公司也不會再聘請她給她工作。沒有公司愿意聘請一個沒有職業操守的人。
  安溪愣了下,陸景的這個問題是她內心中一直回避的東西,沉默的了幾分鐘,說:“陸少,風在水不會采取這么下作的手段。”
  這話說得她自己都不怎么信。高婉薇曾經請她吃過飯,高麗瑩、白唯都證實過龐濱劣跡斑斑。風在水能不知道龐濱的所作所為?
  安溪內心深處對風在水做了“美化”。她以鴕鳥的心態回避了這個問題。
  作為被云波濤看重的人,安溪的智商、能力都高人一等。協議是她很早就簽署的。后果是什么她很清楚。
  陸景無語的拍拍額頭。說道:“安總,你要這么說,我無話可說了。你確定你認真的思考過龐濱的事跡?龐濱入股的每一家民營企業都沒有逃過被吞并、分拆的悲慘結果。云圖集團同樣擁有你的心血。你忍心看到它被龐濱毀掉?”
  安溪要辯解,陸景打斷她的話,質問道:“安總,如果龐濱以公布這份合同為要挾,要求擴股增資直至最終控股,你有拒絕的勇氣嗎?”
  陸景打破安溪的幻想,將所有的問題都擺到了桌面上。這份合同是控制安溪的關鍵文件。等富力公司入股云圖集團之后謀取控股權,安溪就只能是一條黑路與龐濱走到底。
  看著陸景銳利、睿智的眼睛,安溪覺輕輕的嘆口氣。“陸少,我確實沒有勇氣拒絕。身敗名裂的后果我承受不起。但我會和風在水溝通。在和你商談之前。我并沒有想過違背與龐濱簽訂的協議。你說的是最極端的情況。”
  陸景笑了笑。安溪這是死鴨子嘴硬。
  其實,安溪不松口的態度更加印證了她內心對龐濱公布這份文件的忌憚。
  “安總。我理解你的顧慮,我們換一個思路來看這件事吧。”陸景話鋒一轉,“我有一個提議,安總可以聽聽……”
  他的目的不是要強迫安溪認錯,他可沒有管她閑事的心情,他要的是安溪同意他的建議。
  …
  …
  陸景和安溪密談了約一個小時才重新回到會議室中。亂糟糟的會議室立即安靜下來。安溪宣布道:“陸少的提議我無法決定,讓云總來決定吧。”
  安溪讓陸景、龐濱、高婉薇、云玉致和她一起去隔壁病房中見云波濤。
  陸景對何夢瑤等人微微笑了笑,給了一個安心的眼神。跟高婉薇一起走出會議室。
  鋪著名貴地毯的走道中,龐濱落后了眾人半步,走近安溪,淡雅的幽香傳來。低聲問著道:“大嫂,這怎么回事?”
  安溪無奈的道:“陸景拿我和水哥的關系威脅我。我告訴他,你同樣知道這層關系。但是陸景堅持。我沒有辦法只好同意讓云總來做評判。讓云總否決他的方案,他也就死心了。”
  龐濱恍然的點點頭。
  只是。這話聽得味道有點怪。什么叫我也知道這層關系?我會拿這個威脅你嗎?太低級了。你的合同可是在我手中。當然,這要看老大的意思。
  “大嫂,要不要緊?云總態度…”
  “不要緊,我會說服云總的。”
  …
  …
  安溪和龐濱說話的時候,陸景也正在和高婉薇邊走邊聊。
  高婉薇身姿嬌小,穿著翡翠藍的韓版針織套裝,走到中柔和的燈光落在她白皙剔透的肌膚上,有著幻麗暖冬的色彩。
  高婉薇嬌俏的笑著道:“景哥。我完全是就陪太子讀書的角色,安總喊我來干什么?”
  陸景笑笑,說:“薇薇,你心里對我有怨氣啊?不過,也要對我有信心。我會履行給你的承諾。”
  高婉薇看著陸景那雙溫潤的眼睛,里面是真誠和自信。展顏微微一笑,清秀而知性的韻味流瀉出來,“景哥,我相信你呀。”
  局面現在很詭異。她判斷不出來到底怎么回事。但是,她除了相信陸景還有別的選擇嗎?
  …
  …
  安溪等人進入云波濤的病房中。正在臥床休息的云波濤極其詫異。他以為安溪會處理好所有的事情。云玉致給父親墊高枕頭。云波濤語氣虛弱的問道:“小安,怎么回事?”
  安溪優雅的邁著步子,坐在云波濤的床頭。看到他如此的憔悴,心里有些黯然,說道:“云總,陸總的合資公司方案…”
  將陸景提出來的方案匯報了一遍之后,說:“云總,我認為陸總的要價過高了。但是,陸總堅持他的意見。而玉致和龐總都不認可與昆成汽車合資的方案。我沒有辦法統一大家的意見,只能請云總你來決斷。”
  云波濤內心是傾向于與昆成汽車合資的。安溪明顯領悟了他的意圖。
  當然,要價過高這種事是安溪的閱歷不夠。如果陸景真的是和華財團的掌舵人。那么,合資以二八開的比例他都接受。搭上陸景的線何其重要!
  云波濤腦子里的念頭一閃而過。問道:“玉致,你反對的原因是什么?”
  云玉致自然不可能當著父親的面說擔心安溪轉移資產。在來的路上就想好說辭,“爸,我希望云圖集團能夠依靠自己的力量慢慢的發展。t9是你的心血。不需要別人來指手畫腳。”
  云波濤微微點頭,不置可否,問龐濱,“龐總,你的意見呢?”
  龐濱道:“云總,云圖集團與昆成汽車合作需要注資核心的電池技術。富力公司即將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我們不希望自己的利益受損。”
  云波濤還沒有表態,陸景笑著道:“龐濱,你這個戰略投資者管得未免寬了些。你以為你是云圖集團的控股股東嗎?云總,龐濱惡行累累,你可以和朋友打聽下。
  要是我們昆成汽車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我們肯定不會對云圖集團指手畫腳。”
  云波濤心中微微一動。他一開始不愿意相信陸景的話,是因為要相信安溪。
  但是,他猜測到陸景的身份不一般。以陸景這個層級的人物不可能對他說假話的。云波濤有些躊躇。
  龐濱大急,沒有剛才在會議室中得意,說:“陸少,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只是就事論事。你為了競爭,采取詆毀我人品、道德,手段實在卑劣。”
  云波濤習慣性的看向安溪。安溪低聲道:“云總,如果你無法決斷的話,我建議遵循玉致的想法。她是未來云圖集團的掌舵人。”
  龐濱心中一喜。有安溪這番話,云波濤心中的天枰應該會偏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