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614 談合作

何夢瑤驚訝的看看安溪,見她秀美的臉上沒什么異常,只是有些疲倦的樣子。便看向陸景。她有些想不透這是怎么回事。
  陸景猜到安溪的態度變化應該是因為龐濱的態度而起了變化,輕輕的拍了拍何夢瑤的手背。
  就在這時,陸景的助理墨靜雯、余樂、郁揚、白唯等人走進來。會議室里變得有些擁擠。
  “哈…”龐濱得意的打了個哈哈。陸二少聲名赫赫又如何,還是吃了個悶虧。注資云圖集團的關鍵人物是安溪。
  墨靜雯蹙眉,走到陸景身邊輕聲問道:“陸景…”會議室內的眾人根本就不像是要談合同的樣子,都亂糟糟的準備離開。她看得出來氣氛有點不對勁。
  “靜雯,沒事。”陸景對正準備帶著助理、保鏢離開的安溪喊道:“安總,你的決定太草率了。如果我能說服云玉致小姐呢?”
  安溪微微皺眉,她把改變主意的責任推給云玉致只是“惡心”一下云玉致而已。
  你不是要拒絕云圖集團與昆成汽車合作嗎?好啊,我順你的意思。你不會反對了吧?
  云玉致確實沒有辦法反對。這會兒心里膩歪至極。她也在猜測安溪突然轉變態度的原因。
  安溪回身,看著陸景道:“陸總,我有點累了,有什么事情,改天再約時間談吧。”
  陸景眼神銳利的盯著安溪的眼睛:“安總,我和高婉薇很熟悉。我想你應該會給我一個說服云小姐的機會?”
  陸景的話意有所指,會議室里準備離開的龐濱、高婉薇、高麗瑩、云玉致、云吉祥等人都看向了安溪、陸景。
  安溪秀美的容顏上浮起凝重的神色,緩緩的道:“陸總,我們去旁邊的房間里單獨談吧。”
  又是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
  …
  …
  出現如此詭譎的局面,需要從一件事情說起:安溪是風在水的情人的事情很隱蔽。和華的商業情報中并沒有查到這件事。
  因而,陸景的助理墨靜雯、余樂、季婉彤等人都不知道。陸景與何夢瑤是高婉薇告知的這件事。高婉薇知道這件事是風在水的前妻高麗瑩推測的。
  何夢瑤、高婉薇隱約懷疑安溪的態度變化和龐濱表態有關。她們的智商都是一流,安溪的態度如此生硬的轉折怎么可能聯想不到龐濱身上呢?只是,不敢確定而已。
  因為,這有兩個疑點。第一:剛才眾人親眼所見安溪和云玉致的私人關系惡劣。安溪基于何種動機會附和云玉致的意見?
  第二:龐濱與安溪之間確定有某種默契,甚至是利益關系。因為龐濱是風在水的白手套,而安溪又是風在水的情人。正常人的智商都能想得到。
  但是,龐濱阻止云圖集團與昆成汽車合資,暴露出的意圖就有些令人遐想了。他到底是想云圖集團繼續虧損還是盈利?他心里是否將云圖集團當做他的私產?
  在座的都是商場上摸爬滾打的人精,或者是高智商的精英。誰沒有虧過人,誰沒有被人虧過?
  安溪如果能想到這一點,她為什么還要附和龐濱的意見?
  因而,何夢瑤、高婉薇會對安溪的態度感到奇怪、驚訝。
  陸景和安溪去了旁邊的房間單獨密談。會議室中,何夢瑤輕聲給妹妹何夢明、明雪、墨靜雯、余樂、季婉彤、郁揚、江秋若說著剛才的情況。高婉薇和高麗瑩低聲交談著。
  云玉致與云吉祥、龐濱湊在一起說話。安溪帶來的六七名助理在一塊交流。
  能不能想到如此詭譎局面中更深處層次的東西是考驗人智商的時候。是智商碾壓別人,還是被別人碾壓?這就要看各自的水平、掌握的信息量了。
  有的人能想到。有的人注意力完全被陸景和安溪的密談吸引住。陸景要求安溪同意他和云玉致商談。但安溪卻要親自和陸景談。這什么情況?
  用于給專家會診的小會議室隔壁是提供給專家們休息的貴賓室。陸景跟著安溪進入奢華舒適的貴賓室中。安溪打開客廳正中吊頂上瀑布式、華麗的長方形壁燈。貴賓室中立即變得明亮。
  “陸少,請坐吧。”安溪做個手勢,邀請陸景入座。貴賓室中擺放著四張寬大舒適的方形真皮沙發,復古的色彩,典雅富貴。
  陸景注意到安溪在稱呼上的變化,笑了笑,坐到了沙發上,淡然自若。局面上,他占據的主動。
  因為,安溪聽明白了他剛才的潛臺詞:他通過高婉薇知道安溪是風在水的情人。假設這個消息由陸景說給云玉致聽,再給云波濤知道,對安溪而言意味著什么呢?
  安溪低頭沉默著,十幾秒后,神情復雜的道:“陸少,有些事情我不想辯解。如果你拿這件事威脅我,反過來,龐胖子同樣可以拿這件事威脅我。
  你可以通過高婉薇、云吉祥接觸到云總。龐胖子可以通過云玉致接觸到云總。所以,請你開出一個合適的條件吧。但是,要我同意與昆成汽車合資這個條件不行。”
  陸景點了點頭,溫和的道:“我理解安總的苦衷。”
  他猜測安溪的態度變化是因為龐濱引起的。果不其然。這倒不是說陸景的智商優于何夢瑤、高婉薇,而是因為作為男人,陸景確信風在水能同時“搞定”安溪、云玉致。黎傾城當時就聽出陸景調侃風在水的話中的欣賞之意。
  至于,安溪是否看破了龐濱潛在的意圖,陸景還需要進一步了解:安溪是否具備這樣的能力?
  從內心里的直覺來說,陸景判斷安溪應該是覺察到了。和云波濤的見面只有短短的一會,但是他看得出來這位一手開創云圖集團的男人眼力、氣度、胸襟都是一時之選。
  云波濤看重的人,不應該是一個無能之輩。
  安溪愣了下,她已經做好被陸景敲詐的打算,但是陸景卻說理解她的苦衷。美麗的眼眸盯著陸景,說:“陸少,你這是幾個意思?”
  陸景擺擺手,“安總,你大可放心。我不會把你和風在水的事情告訴云總。云總在生命最后的一段時光不應該受到這樣的打擊。”
  安溪譏誚道:“可是,你剛才已經準備告訴云玉致了。”
  陸景笑笑,“安總,我想你沒有明白一件事情。云玉致對她父親的愛,不會比你少。”
  云玉致就算從自己這兒得到了消息,她也不會告訴云波濤。她不可能讓她父親在晚年還遭受如此沉痛的打擊。背叛,是很沉重的字眼。特別是女人對男人的背叛。
  安溪沉默了足有兩三分鐘,說:“陸少,你的意思是龐胖子也無法拿這件事來威脅我?”
  陸景微微頷首,“安總,你的‘危機’實際上是解除了。”他不會拿這件事要挾安溪。龐濱無法拿這件事要挾安溪。
  “陸少,這話過了。”安溪對陸景這番話很不滿,淡淡的道:“你剛才要求的可是說服云玉致。”
  她本來沒有想明白陸景如何說服云玉致,現在倒是明白了。陸景準備將她和風在水的關系告訴云玉致。
  陸景不以為意的笑了笑,道:“我想要云玉致支持我的意見,讓她和風在水決裂是最快的途徑。”
  安溪和風在水的事情很隱秘。安溪知道云玉致是風在水的情人。但是云玉致卻不知道安溪也是風在水的情人。
  云玉致但凡有點腦子就會明白她和安溪同時被風在水“拿下”,而風在水又通過富力公司獲取云圖集團大量的股份意味著什么?——云圖集團的實際上會是風在水的。
  云玉致和安溪是互相知道彼此的存在的反應會截然不同。因為云玉致是云圖集團的所有者,而安溪只是云圖集團的職業經理人。這是身份所決定的。
  聽到陸景的話,安溪又沉默了一會。她完全明白陸景的意思。但是,她對陸景有點恨得牙癢。
  因為,陸景如果估計錯誤——云玉致告訴了云總,她和風在水的關系——陸景沒有任何的損失,而她的世界將會崩潰。
  陸景也不是什么好人。
  陸景沒有打擾安溪的沉思,他沒有興趣介入云家內部的感情糾葛。他的目的有兩個:第一:讓昆成汽車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獲取其20-40的股權。
  第二:讓云圖集團與昆成汽車合資運營電動汽車項目。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說服安溪改變態度。
  安溪整理了思路和情緒之后,已經是十幾分過去。安溪有些頭疼的問道:“陸少,你還是要求我同意與昆成汽車的合作?龐濱和云玉致不同意。”
  陸景微笑著點頭,“安總,你覺得龐濱不同意的原因是什么?薇薇應該告訴過你龐濱往昔的劣跡和手法。”
  安溪窈窕俏麗的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她知道那對云圖集團而言意味著什么,強調道:“陸少,我不會允許出現那樣的情況…”
  陸景笑了笑,看著安溪秀美的臉龐,明麗的眼眸,不說話。安溪的聲音越來越小、最終頹然的靠在沙發上,用手掩著臉,道:“陸少,我至少能拿到我應得的那一份。”
  “哦?那風在水給你開出的條件是什么?說來聽聽,我可以給予你更優渥的待遇。”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