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13 兩個疑點

陸景要求在合資公司占有六成股份的理由有兩個:第一,云圖集團即將面臨著動蕩,他需要確保合資公司不受影響。
  至于,云圖集團為什么會動蕩,在座的眾人心知肚明:云波濤將死。
  第二,昆成汽車擁有完善的汽車銷售渠道,擁有游說政府實施電動汽車補貼的能力,擁有完備的汽車生產線、一大批熟練的汽車制造工人。
  昆成汽車以這些資源入股,占有六成的股份,對只需要注入電動汽車技術的云圖集團而言并不過分。
  而假設云圖集團自己選定代工廠、洽談經銷商,在三年之內t9的銷量絕對沒有通過昆成汽車的渠道銷售得多。
  當然,占股6成是昆成汽車的報價。云圖集團也可以選擇和其他的汽車廠商合作,聽聽他們的條件。也可以選擇接受投資,自己緩慢的發展。
  最終做決定的是安溪、云波濤。商人最終選擇的是利益最大化的選擇。
  安靜的聽陸景說完,安溪放下手中在a4紙上寫寫畫畫的中性筆。輕輕的撫著額前的劉海,很有少婦風韻。
  不得不承認,昆成汽車的新方案足以打動云總。合資的方案沒有觸動云圖集團的股權這一核心問題,規避了她和富力公司達成的協議。但是昆成汽車的要價太高了。
  安溪和助理借助白紙商量了一會,然后看向若有所思的高婉薇,微笑著問道:“薇薇,海益汽車能給出什么樣的報價呢?”
  安溪這是鼓勵海益汽車報出比昆成汽車更優厚的條件。挑動兩方競爭,讓云圖集團獲得最大利益。
  至于富力公司,在昆成汽車提出新方案之后就已經出局。富力公司是純粹的投資公司。
  但是,安溪溪哪里知道六大世家現在和陸景的關系呢?她從風在水、龐濱口中聽到的陸景的形象是陸二少的形象。根本就沒有說過陸景在商業上的事宜。剛才龐濱不是直接叫陸少嗎?
  高婉薇俏麗的臉上泛起苦笑,“安總,我就不出價了。”高家上下對于是否注資云圖集團抱著可有可無的態度。她可不敢得罪陸景。
  只是,昆成汽車的新方案到底是把她給涮了。現在最有可能是云圖集團分別與富力公司、昆成汽車合作,把她給丟到了一邊。
  高婉薇的回答讓安溪始料不及,漂亮的眼眸微微動了動,勸道:“薇薇,你不再考慮下?”。
  高婉薇通過白唯、高麗瑩請她吃飯時對注資云圖集團可是很有興趣。為什么現在意興闌珊呢?
  高婉薇苦澀的搖搖頭,拒絕道:“不了。”她心情很沮喪,白忙活了這么些天。
  安溪突然有些明白了。她把昆成汽車、海益汽車、富力公司召集到一個會議室中商談實在是一個敗筆。她的談判對手陸景遠超過她的想象、認知:
  龐胖子忍氣吞聲,高婉薇不敢談條件。
  想著龐胖子來的時候說他有底牌,安溪雙手攏在會議桌上,想道:現在大概沒有必要執行了吧?心中衡量了幾秒,說:“陸總,我們現在談細節吧。”
  選擇在會議室談,是因為她要對龐濱、他身后的風在水視之以誠。從而保證她和風在水、龐濱達成的協議順利執行。
  陸景正與何夢瑤小聲的說著話,笑著道:“行。麻煩安總讓人通知我的助理過來。”他沒有興趣與安溪就繁瑣的合同進行談判。
  安溪吩咐了一聲,身邊的一名助理立即打了電話。
  高婉薇和高麗瑩商量了幾句,說:“安總,景哥,你們談吧,我們還有點事情需要處理,先走了。”
  這時,一個清脆的聲音在會議室中響起:“慢著。”云玉致放下手中的手機,上面有龐濱給她發的短信,看向安溪:“安助理,我不同意云圖集團與昆成汽車合資。”
  龐濱心里嘿嘿笑了幾聲。
  看似云圖集團與昆成汽車合資不影響他和安溪之間的協議。但是,云圖集團肯定需要把重要的電動汽車技術團隊、專利作為資產注入到合資公司中。
  那他費盡心思拿到云圖集團35的股份又有什么用?他的計劃是吞并云圖集團,然后分拆資產上市,然后拉高股票,賣出股票獲利。
  這一整套的流程他駕輕就熟,渠道暢通。然而,資本市場青睞的是云圖集團研發的新電池技術。沒有這一重要的技術,他怎么炒作、操作?
  安溪微微皺眉,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柔和一些,“玉致,不要鬧小孩子脾氣。”
  “我沒有鬧孩子脾氣。”云玉致揚聲說道,“我以云圖集團繼承人的身份,不同意合資。”
  安溪頭疼的揉揉額頭。她最煩云玉致無理糾纏。大學都還沒有畢業的學生懂什么?
  她是從那個階段過來的。自以為沒有什么都懂,實際上眼高手低,膚淺至極,什么都不懂。
  正準備走的高婉薇、高麗瑩留下來關注事情的發展。高婉薇有些詫異云玉致的態度。這件事根本就沒有她說話的份啊。云圖集團當家作主的可是云波濤和安溪。
  安溪道:“玉致,你反對的理由?”
  云玉致冷哼一聲:“安助理,理由你心知肚明。云圖集團的核心資產便是電動汽車的電池技術,如果合資公司,正好遂了你轉移資產的心思吧!”
  安溪氣極的笑了,“云玉致,這就是你的智商?合資公司的股東是以云圖集團的名義入股,我怎么轉移資產?你告訴我。”
  云玉致反唇相譏:“安溪,難道你不在合資公司任職?這中間上下其手的機會多著呢。”
  安溪批駁道:“可笑至極。云總怎么會有你這樣自私、狹隘的女兒?愚蠢如豬。行了,我不屑于和你爭辯,讓云總做決定好了。”
  說著,站起來道:“陸總、何總、龐胖子、吉祥,你們跟我來。去云總的病房談。”
  龐濱急道:“安總,你等等,我和陸少說幾句話。”
  陸景和何夢瑤倆正淡定的看安溪和云玉致“唇槍舌劍”。安溪的立場顯然是和云波濤一致,傾向于與昆成汽車合作。這是正確的選擇。要協調的只是占股的問題。
  而云玉致的擔憂,完全是不信任安溪導致的。別說合資會轉移資產,以安溪現在手中的權力,要占云圖集團一點便宜云玉致又豈能攔得住?
  陸景笑笑,“哦?你說。”
  龐濱道:“陸少,云圖集團遲早是云小姐的,她既然不同意與昆成汽車合作,你又何必強求。合資公司談判都得幾個月,到時候股權變更,合作就泡湯了。何必白折騰。”
  會議室中響起一陣低聲的驚呼。現在誰都看得出來龐濱和云玉致的立場一致。
  安溪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龐濱和云玉致,眼神來回的從兩人身上掃過。她了解的情況比其他人要多一些。云玉致的發難很有可能是龐濱指使的。
  但是,為什么龐濱的態度會是如此?
  安溪猜不到龐濱內心中對云圖集團真正的打算。
  龐濱的說辭在陸景看來是可笑的,他怎么可能受龐濱的威脅?玩資本游戲,風在水和龐濱在他面前都是小學生。灑然的道:“我可以請云總、安總加快合作談判,早點把合資公司確定下來。
  哦,龐總,你不會下毒吧?你可是有前科的。”
  陸景雖然沒有明說,但是眾人都聽得懂他說的是什么意思。這句話立時讓會議室中的氣氛變得緊張。刷刷幾道目光憤怒的看向陸景,繼而又懷疑的看向龐濱。
  安溪身邊的助理、保鏢中忠于云波濤的人很多。
  龐濱訕笑道:“陸少說笑了。我只是建議陸少不要與云圖集團合資而已。我這里有個消息或許陸少很感興趣。
  陸少的小弟謝少和洛某的事情現在在京城滿城風雨。據說洛某已經報案。要是謝少是強-奸的話,至少要判上幾年。這事兒輿論很關注,怕是沒有內部操作的空間。嘿,陸少怎么看這件事?”
  “謝晉的事情果然是你們搞鬼。”陸景的眼神忽而的變銳利,“龐濱,你在威脅我?”
  陸景一發怒,龐濱心里便在打鼓,但是事到臨頭還得和陸景抗下去,道:“不是。是在做一個交換。陸少,京城里都知道謝少是你的小弟,你要是護不住他……”
  陸景哂笑道:“謝晉沒有犯法,我護他干什么?龐濱,一份視頻說明不了什么問題。這年頭靠裸-照、視頻敲詐的不少。說不定過幾天案情會有反轉。”
  龐濱臉色微微一變,他沒想到陸景的態度會如此的強硬,老大給的底牌翻出來之后似乎并沒有起到作用,不死心的道:“陸少,你確定?”
  陸景譏笑道:“我非常確定。”說著,不再理龐濱,對安溪道:“安總,現在我們可以走了。”
  安溪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陸總,我改變主意了。既然,云玉致強烈反對,我們改天再談吧。云總需要休息。我們就不去打擾他了。”
  安溪的表態讓事情頓時向另外一個方向變化——昆成汽車提出的合資方案流產。
  安溪的態度突然轉變讓眾人大吃一驚,紛紛詫異的看著她。剛才安溪和云玉致的爭吵,誰沒看到?怎么會突然這樣變化。誰要是相信是因為云玉致的原因,誰是傻子。
  高婉薇更是驚訝的張著嘴,能吞一個雞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