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12 會見

陸景等人在圣克蘭醫院住院部的貴賓休息室里休息了約二十分鐘,才在云吉祥的帶領下前往3號花園別墅的病房。身后的保鏢隨行。
  這是一間八十多平米的潔白病房,沙發、茶幾、壁畫、柜臺修飾著病房奢侈的氣息。除此之外,還布置著各種醫療設備。支腳架等等。風格略微有點混搭。
  因為,再高檔的病房也不能改變一個事實,那就是它還是病房。
  陸景與何夢瑤走進病房中,福爾馬林水的味道混著花香的味道傳來。一對父女在病床邊看過來。顯然,這便是云波濤和云玉致。云吉祥給眾人做著介紹。
  云玉致給父親墊高了枕頭。云波濤躺在病床-上打量著走進來的一對年輕男女。他的狀態實在不宜見客。
  女子穿著白色外套配米色毛衣,外套用凸起的花紋裝飾,顯得很精致。氣質清麗脫俗,清冷幽靜若一株白蓮。姿容、氣質絕佳。是一位絕色佳人。
  他這輩子見過不少女人,或許是他的生命即將走到終點,他的記憶中找不到一位美人可以在容貌、氣質與這位何總比肩。
  他生命中最后一位鐘情的女人:安溪,即便是心中愛意綿綿,他也不得不承認小安要遜色她一籌。
  何總身邊的男子容貌普通,略顯清瘦,身上氣度從容、凝練,氣質銳利而穩重。這股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糅合在一起造就了他獨特的魅力。
  云波濤知道這是男人經歷過生活、風雨洗禮、磨練出來的成熟氣質。這讓他和絕色的女子并肩走在一起時沒有絲毫的違和感,反倒會讓人自然的感覺到兩人中是以他為主。
  很出色的一對年青男女。
  云波濤判斷出云吉祥很有可能難得的說了一會真話。作為一個曾經執掌資產100多億的企業的人來說,他有這份眼力。
  “很抱歉,陸總、何總,我沒有辦法起身了。抱歉。”云波濤的態度很鄭重,給予陸景、何夢瑤足夠的禮遇,“玉致,你代我招呼陸總、何總。”
  “云總客氣了。”陸景和何夢瑤坐在待客沙發上。云玉致給兩人倒了茶。
  陸景是第一次見到云玉致,這位風在水捕獲的“獵物”。她是一個很高挑的女孩,容貌精致。穿著紅黑拼接的千鳥格外套,有著名門貴女的時尚、優雅氣質。只是,她的氣質中帶著矜持、高傲。
  “不知道陸總與何總這次通過吉祥來見我有什么事?”云波濤勉力的說道,隱晦的點了點,表達不滿。他感覺到身-體越來越痛。
  “不好意思,云總,打擾你養病了。”陸景看得出云波濤在強撐,看門見山的道:“昆成汽車有意愿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合作者。而據我們所得知的消息,云總似乎已經同意了安溪提出的接受富力公司注資的方案。不知道云總有沒有了解過富力公司幕后的實際控制人龐濱的劣跡。”
  劣跡?云波濤眼神閃爍了下,決定給予安溪信任,緩緩的道:“我了解過。”
  陸景看了云波濤一眼,笑了笑。
  何夢瑤清聲道:“那么,云總有沒有興趣與昆成汽車一起成立合資公司,共同運作電動汽車項目呢?昆成汽車2005年前三季度銷售額1500億,國內市場占有率約為18。”
  云波濤頓時動容。何夢瑤報出的數據太過于耀眼。云波濤在住院之前,曾經主導過云圖集團研發電動汽車,對國內汽車行業有過深入的研究。
  18的市場占有率說明,昆成汽車已經逼近了國內汽車行業的龍頭地位。或許只有一汽、上汽這樣的老牌大型汽車廠商才能壓得住昆成汽車。
  云吉祥見父親沉思著似乎有些意動,得意的咧嘴笑笑,灌了一口清茶。薇薇姐推薦的人果然厲害。嘿,和華財團的名字他也沒有聽過。
  “咕咚”的動靜驚動了蹙眉沉吟的云玉致。云玉致心里衡量著得失:情勢似乎有點不妙。她希望富力公司入股。多了這么一家合資公司后會平添變數。只是,似乎沒有合適的理由阻止父親同意。
  病房里安靜了五分鐘,云波濤輕輕的嘆口氣,疲倦的道:“等小安來了再商談吧。我已經通知她了。陸總,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我有段時間沒有接觸公司的事務,無法判斷。”
  陸景理解的點點頭,“云總保重身-體要緊。”
  …
  …
  約半個小時后,病房外傳來一陣陣腳步聲。病房白色的房門被人推開,一名穿著橙色大衣的女人當先走進來,中分的長發,靚麗時尚,輕熟的少婦韻味溢出來。身后跟著助理、保鏢,眾星拱月一般。
  “安姐。”云吉祥霍的站起來,眼神熾烈。
  安溪對云吉祥微微點頭,三步并做兩步走到云波濤的病床前,蹲下來握住云波濤枯瘦的手,溫聲道:“云總,我來了。”
  云玉致厭惡的挪開位置,坐到沙發上。安溪此刻戚戚然的神態讓她感到太假。但是她知道父親更喜歡安溪呆在他身邊。
  云波濤欣慰的笑了笑,“小安,你來了。何總給了我一個新的提議,與你上次說的方案并沒有沖突,你斟酌的考慮考慮。吉祥,為小安介紹下客人。”
  云吉祥很樂意擔任這樣的角色,賣力給雙方介紹。只是,他對和華財團、昆成汽車的了解都是從高婉薇那里聽來的。因而,一番介紹下來,反而重點突出了安溪在云圖集團的地位。
  陸景這是第一次見到安溪。身姿修長,容顏秀美。橙色大衣配綠色針織圍巾,寬松的廓形大衣時尚有范,經典的牛角扣設計,帶著精致的都市麗人風格。很有魅力的一個女人。
  腦子里浮起安溪的資料。作為昆成汽車要投資云圖集團的關鍵人物,安溪的資料和華商業情報部門做了收集、分析。
  安溪,今年29歲。22歲從江南大學畢業后加入云圖集團,隨即擔任云波濤的助理,隨后在云圖集團的份量越來越重。5年后,云圖集團創始人、董事長云波濤病重在美國住院治療,獨立承擔起領導云圖集團的重任,并樹立起權威,成為云圖集團的實際負責人。
  安溪這份輝煌的履歷至少暴露出2個疑問點。第一:大學剛畢業就擔任云圖集團總裁助理,和云波濤沒有貓膩誰信?云玉致對她的不滿并非沒有根據。
  第二:也就是說安溪至少領導了云圖集團2年。而云圖集團在這兩年中,因為既定的企業戰略:開發電動汽車,財務巨額虧損。那么,她的能力究竟是出色還是平庸?
  安溪干練的和陸景、何夢瑤握手,“陸總,何總,非常感謝你們青睞云圖集團。只是,云總身-體不佳,希望兩位以后直接和我聯系就好。我們去旁邊的會議室談吧。”
  表達了一句對陸景兩人直接拜訪打擾云波濤休息的不滿之后,安溪吩咐道:“吉祥,麻煩你去請高婉薇小姐過來。海益汽車對注資我們同樣很有興趣。”
  “好嘞。”云吉祥一溜煙的走了。
  安溪最后一句話是云波濤說的。云波濤滿意的點頭,低聲道:“嗯,好,一會給我聽結果就行。”
  安溪應了一聲,又問道:“玉致,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旁聽?”
  想了一秒鐘,云玉致道:“好。”安溪約客氣,她就覺得越假。因為,不在她父親面前,安溪絕對不會這么對她。基本是無視。
  ….
  ….
  云波濤的病房是一棟獨立的小別墅。用來給專家會診的小會議室在客廳左側。
  安溪帶來的助理們很快就將會議室布置好。空調溫度適宜,空氣流通、茶水充足。
  云吉祥帶著高婉薇、高麗瑩到來。安溪還安排了一名胖子參與會議。胖子看向陸景的眼神有點躲閃,又蘊藏著厲色。陸景與何夢瑤對視了一眼,大約猜到此人的身份:富力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龐濱。
  會議室的橢圓形會議桌前主位上,安溪用黑色的中性筆在她面前的白紙上畫了一道橫線,說道:“云圖集團因為設計、建造T9巨額虧損1.8億美元。
  因而,我們想要尋找一家企業作為我們的戰略投資者。在座的諸位便是最有實力、誠意的三家公司。富力公司、昆成汽車、海益汽車。今天,借這個機會,大家坐下來開誠布公的談一談。
  剛才云總向我提到了昆成汽車的新方案,我們先聽聽昆成汽車的想法。”
  安溪對何夢瑤微微點頭致意。此時目光落到了何夢瑤清麗脫俗絕美至極的臉上,心里禁不住微征。昆成汽車的董事長竟然如此的年輕?
  陸景笑笑,溫和的拍了拍何夢瑤的手,道:“我來說吧。”他可舍不得讓夢瑤和這些人“唇槍舌劍”的辯論。夢瑤的性子,連罵人的話都不怎么會。
  陸景環視了一圈,道:“我們很有興趣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但是我剛才向云總反應過富力公司的龐總劣跡累累,云總說他已經了解過。
  那么,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昆成汽車希望能與云圖集團合資成立一家公司運營電動汽車項目…”
  罵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臉。陸景這句話幾乎是指著鼻子罵龐濱人品不行。龐濱即便是內心對陸景很是畏懼,但還是開口打斷陸景的話,“陸少,你說我劣跡累累有證據嗎?沒有證據的話還請陸少不要亂說。”
  陸景淡淡的掃了龐濱一眼,“我說話不喜歡被人打斷。不要再有下次。”
  陸景語氣平靜的如同陳述一個鐵一般的事實。會議室里無人說話。
  龐濱即便是今天手里有底牌,但不敢正面面對陸景的鋒銳。向后坐了坐。
  陸景笑了笑,接著對安溪說道:“合資公司,我們希望占有六成的股份。理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