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611 計劃

“薇薇姐,這個陣仗是不是太大了點啊?這么多人我沒法帶進醫院。”一行六輛豪車,最后一輛法拉利中,云吉祥扶著眼鏡,英俊秀氣的臉上滿是擔憂。
  數一數,陸景一行就有10人,再加上高婉薇一行5人,一共15人,他怎么可能帶得進圣克蘭醫院?
  作為京城最好的私立醫院,京城圣克蘭醫院在安全防護上非常重視,制度嚴格。他不可能帶進15人探訪病人。況且,還有向安溪負責的保鏢團隊守在父親身邊。
  高婉薇清秀的笑道:“吉祥,不要擔心。你只要帶景哥、夢瑤姐一起進去就可以了。”
  “啊…,薇薇姐,你不進去嗎?”云吉祥詫異的問道。
  “嗯。”高婉薇笑著搖搖頭。陸景昨天晚上打電話給她,同意海益汽車獲取10%股權的合作方案。她沒必要進去聽談判的過程。她相信陸景的信譽。
  只是,想起黎傾城對她隱晦的提醒。心里有微酸的感覺涌起來:陸景并不完全信任她。否則,黎傾城此時所擔任的角色就是應該是她的。
  不被人信任是可悲的。但是,她無法說陸景什么。
  高家的資產因為陸景縮水了近100億美元,這不是簡單的幾句就可以化解的恩怨。作為高家的二代子弟她不被陸景信任是情理之中。
  云吉祥愣了下,覺察到高婉薇的情緒,側身關心的道:“薇薇姐,你不高興啊?”
  “沒有,挺好的。”高婉薇輕吐一口氣。笑了笑,說:“吉祥,接著說見你爸的事情。”
  云吉祥就是個喜歡砸錢泡妞的小男孩,在她這里自然是占不到便宜。接觸的久了,倒是覺得他性情蠻不錯的。而云吉祥自然的喊她薇薇姐。
  “薇薇姐”和“薇薇”這個稱呼所代表的想法可不太一樣。
  “哦---。薇薇姐。安溪要是知道我帶人去看我爸,最多五分鐘就會給我打電話。甚至更快。她對我爸的健康還是很關心的。”
  關心?高婉薇心里暗嘆一聲:“傻小子。”她對云吉祥把安溪當夢中**很不以為然。云吉祥還是缺點生活閱歷呢。
  不過,云波濤、云玉致、云吉祥、安溪這幾個人的關系是糊涂賬,各種糾葛,她不好置評。
  想到這兒,高婉薇收斂心神。道:“五分鐘足夠了。云總只要和景哥見面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景哥會處理好。”她對陸景的能力十分信任。
  “哦。好吧。”云吉祥點了點頭。
  …
  …
  京城圣克蘭醫院坐落在市遠郊的小鎮亞留鎮上。行政隸屬于京城的亞留鎮街道整齊,一排排臨街仿古風格的店面整潔、干凈。冬季的下午,天陰沉著,街道上人不多。
  順著街道到第二個十字路口左轉前行1000米便是京城市最好的私立醫院,京城圣克蘭醫院。
  京城圣克蘭醫院并不是在百度上打廣告的私立小診所。而是真正頂尖的一流醫院。這里提供最頂級的醫療環境、最好的醫療服務。一些手術不乏世界級的名醫主刀。
  當然,收費也是最貴的。身家低于3000萬的富豪不要想著進圣克蘭醫院的大門。因為,很有可能你出來之后會變成真正的“負豪”。
  國外的醫療條件當然比國內好一些。然而,“故土難離”這四個字就說盡了一切。圣克蘭醫院主打的便是這一塊的醫療市場。
  云波濤今年58歲,身患絕癥,已經幾次給醫院下了病危通知單,終于下定決心在生命的最后時刻留在國內治療。
  圣克蘭醫院住院部的3號花園別墅病房中,云玉致將手中的康乃馨放在病**邊。看著日益消瘦的父親,強作歡顏的陪父親說著話。
  “玉致,在燕大學習感覺怎么樣?不行。本科畢業后就出國留學。”
  “玉致,越來越漂亮了,像你媽媽。”
  “玉致,爸爸死后,你要好好照顧好你弟弟吉祥。世界上就只有你弟弟一個親人。”
  一句句的嘮叨聲中,時光緩緩的流逝。云玉致心中的悲傷難以抑制。竭力的讓自己不要哭出來。坐在**頭邊握著父親枯瘦得皮包骨的手掌,一一回答著父親的話。
  這時。保鏢的領隊張隊進來,道:“云總。云小姐。云少爺帶人來看你了。”
  張隊是一個很魁梧的漢子,黑黝黝的。說話直來直去,并沒有想太多。
  云波濤聽到兒子來看望自己先是一笑,可是聽到他帶人來了,頓時又失望的閉上眼睛。
  自從云圖集團需要尋找戰略投資者之后,云吉祥已經帶了幾撥大企業游說人員前來。只是,這些事情他已經全部交給安溪處理。他不勝其擾。說了幾次,兒子嬉皮笑臉,拿他無可奈何。
  云玉致霍的站起來,對張隊怒道:“吉祥太不懂事了。盡把那些狐朋狗友往這里帶。我爸要休息他不知道嗎?”
  張隊看向云波濤。能決定是否不見客人的只有云總和安總。云玉致還不足以命令他。
  躺在**上的云波濤閉上眼睛收拾了一會心情,身-體的疼痛讓他異常的難受,聲音低沉的緩緩道:“老張,叫吉祥進來吧。把他帶來的人攔在外面。”
  “好的,云總。”張隊應了一聲轉身出去。
  約莫五分鐘后,在高婉薇面前丟了臉的云吉祥憤憤不平的嚷著走進父親云波濤的豪華病房中。人還沒到聲音先到。“安姐,你害得我丟了個大面子。我帶的不是狐朋狗友。啊…,姐,你在爸這兒啊?”
  云吉祥愣了下,沒想到撞到姐姐槍口上了。他還以為是安溪在父親的病房里。
  云玉致狠狠的瞪了云吉祥一眼,“吉祥…”
  云吉祥訕訕的笑了笑。
  “玉致,算了。吉祥。你來了。”云波濤不想深究,說:“你要叫安溪安阿姨。”又叮囑道:“玉致,吉祥,你們以后要尊重安溪的意見。她跟了我七年,對云圖集團上上下下的事情都很了解。”
  安溪是他最信任的人。是他的托孤重臣。
  云吉祥臉色一臭。他才不想叫安溪安阿姨。這會讓他想起云圖集團里不好的傳言:安溪是父親的女人。他最想叫的稱呼是“安溪寶貝兒”。
  云玉致冷哼了一聲,沒說話。
  云波濤頓時有些頭疼。他是打算死后讓安溪掌控云圖集團的權利。股權和紅利都歸云玉致姐弟。以他對安溪的恩情,安溪不會背叛他。
  但是,兒大不由娘。女兒,兒子似乎都不滿意這個安排。只怕他死后有要起波瀾。他管得了身前,管不了身后。想著。心里有些傷感,說:“玉致、吉祥,你們今天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云吉祥沒有達到目的哪里肯走,急道:“爸,今天帶了一個重量級人物來看你。你無論如何都要見見。”
  云玉致瞪弟弟一眼,“吉祥,不要夸大其詞。爸,要休息了。”
  “姐….,我….”云吉祥很郁悶的道:“我說的是真的。是和華財團的執掌者陸景,還有昆成汽車的董事長何夢瑤。”
  云玉致驚訝的眨眨眼睛。陸景這個名字她聽過。但是風在水說的時候給他打上的是另外一個標簽:陸家的陸二少,風大少的對頭。
  云波濤無奈的道:“吉祥,爸爸在病中。你在朋友面前吹牛要有個界限。和華財團是什么財團?我聽都沒聽過。昆成汽車是來談合作的吧?人家給了你多少好處?”
  云吉祥吶吶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好處是:高婉薇答應陪他在匯海大酒店吃頓晚飯。他琢磨著能不能一親芳澤呢。
  一看兒子的樣子,云波濤嘆了口氣,道:“吉祥。合作的事情,你讓安溪處理。”
  云吉祥一看今天沒戲了,愁眉不展,看到一旁的姐姐云玉致若有所思,心中一動,說:“爸。你別不信我的話,你問問姐。你問她知不知道陸景?”
  說著,對云玉致道:“姐。是高婉薇委托我的。”
  這就是“威脅”了。高婉薇那天在商云市可是親眼看到云玉致和風在水在一起。
  云玉致不敢讓父親知道她和已經結婚的男人有染的事,狠狠的瞪了云吉祥一眼,在父親征詢的看過來時,說:“爸,陸景是京城里的大少。份量確實很重。吉祥在京城里混日子,得罪他的話,會很麻煩。就是不知道他有什么事。”
  云波濤琢磨了一下,道:“玉致,打電話叫你安阿姨過來吧。”說著,對云吉祥道:“你等會再去請你的朋友進來。”
  …
  …
  云玉致沒有興趣給安溪打電話。因而,安溪在盛世俱樂部和龐濱、莫里森洽談時接到的是張隊的電話。
  “好的,張隊,我馬上到。”安溪皺了皺眉,放下手機,從長長的深紅色的沙發上起身:“龐總,莫里森總裁,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改天我們再聚。”
  “安總,我送送你。”龐濱和來自美國芝加哥的風險投資人莫里森說了一聲,送安溪出了包廂。
  走在鋪著厚厚的名貴地毯的安靜走道中,龐濱道:“大嫂,什么事情這么急?莫里森先生會提供2億美元的融資用于收購…”
  云圖集團資產100多億,富力公司需要注資40億獲取35%的股份。這部分資金,他自然是拿不出來,需要引入外部投資者。
  莫里森所領導的podc資產管理公司愿意提供2億美元的貸款。最近來京城洽談合作,剛剛三人在洽談去云圖集團實地考察的事宜。事情還沒談完,安溪卻突然要離開。
  安溪邊快步走著邊解釋道:“云總的病房那兒剛打來電話。海益汽車的代表高婉薇通過云吉祥引薦陸景、昆成汽車的董事長何夢瑤和云總認識。龐總,我需要馬上趕去亞留鎮。”
  龐濱一愣,海益汽車與昆成汽車攪合到一起意味著什么他當然知道,隨即快步追上安溪,笑瞇瞇的道:“大嫂,不要著急。我陪你一起去吧。老大早就安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