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10 新方案

京城冬季的夜有些寒冷。漆黑清冷的夜色中,一輛天藍色的賓利緩緩的駛進了大唐雨景。繼而,順著蜿蜒的人工河前往上林苑。
  上林苑是大唐雨景中一座中式園林的莊園,幽靜雅致的庭院,假山、池塘、奇石蜿蜒構筑一副中式園林的美景。
  陸景剛到上林苑莊園的門口。翹首以望、患得患失的戴安娜便帶著兩名侍女笑吟吟的迎了出來。
  寒暄幾句,戴安娜請陸景去二樓奢華的小客廳中,轉身去了臥室取粉鉆——克里斯蒂娜。
  小客廳約有100多平米,乳白的長排沙發和米色的高背沙發錯落有致的擺著。精巧的各式家具點綴在客廳中。吊頂上的壁燈如同2米寬的光帶,照亮著奢華華麗的客廳。
  侍女艾麗莎拿著托盤送了一杯英式紅茶進來,走到正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欣賞夜景的陸景身后,輕聲道:“陸先生,請喝茶。”
  巨大無比的蔚藍落地玻璃窗獨占一面,長約為20米,高4米。如同一個巨大的熒屏:蜿蜒的人工河、田野、樹林、精美的建筑、遠處的匯海大酒店入目而來。
  陸景回身。見艾麗莎已經單膝跪在地上,將手中的托盤舉起。精美的紅木托盤上一杯清茶裊裊。
  看著跪在身前漂亮的阿拉伯美人兒,黑發明眸,陸景心里有些感嘆:這便是權勢所帶來的享受。
  聽余樂說,這個叫做艾麗莎的阿拉伯美女性子辣的很。此刻,在自己面前。她異常的乖巧。
  陸景沒有惡趣味的去測試下艾麗莎到底是不是真的聽話,拿起茶杯輕抿了一口。滋味不錯。
  艾麗莎這才站起來。恭敬的向陸景行禮后離開客廳。剛好戴安娜取了鉆石回來。陸景走到客廳正中,將茶杯放下。接過了戴安娜遞來的鉆石盒子。
  陸景上一次已經看過這枚叫做克里斯蒂娜的粉鉆,這會在明亮的燈光下只是略作打量。腦海中想的是今天下午謝晉說的情況。
  高暢是什么人?小蝦米而已。他居然敢針對謝晉。報紙上可是明白的說著要走法律途徑解決問題。誰給了他這個膽子?
  風在水。
  裴吳越告訴他高暢和風在水走得近,這讓他很確信高暢背后便是已經離開京城的風在水。
  通過抓捕周小齊,迫使風在水無法再監控他和風白露的電話、行蹤,這已經是取得了階段性勝利。下一步,陸景的計劃是打掉風在水的得力助手龐濱。
  然而,風在水此刻指使高暢針對謝晉令他意識到風在水的危險——風在水已經將針對的目光轉向了他身邊的人。他必須要盡快的搞定風在水。
  戴安娜對自己有所求,或許是一個很好契機。
  陸景放下手中的粉鉆,說:“戴安娜。你上次對我說你可以為我做任何事情?只要我允許你繼續擔任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的職位。”
  戴安娜的聲音因為激動而變形,“是…的…。”
  陸景坐到長排沙發上,手指點點額頭,沉吟道:“我手中確實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完成。只要你辦好這件事,你可以繼續擔任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的職位。”
  戴安娜渾身緊繃的神經松下來,陸景的聲音停在耳中仿佛是天倫之音,道:“陸先生,請你吩咐吧,只要我能辦到的。”
  陸景從衣兜里拿出煙。笑道:“你肯定能辦到。”說著,將他要求戴安娜做的事情說了說。其中幾個關鍵詞是:風在水、龐濱、迪拜、資金……
  談了約半個小時,戴安娜頻頻的點頭,一一提出其中的細節問題。不得不說。戴安娜的智商很高,思維縝密。很多問題問得很有見底,陸景的計劃逐步的完善起來。
  一杯紅茶慢慢的見底。談話接近尾聲。陸景笑著道:“戴安娜,我現在都懷疑是否我決定讓你繼續擔任迪拜鉆石集團的執行董事是否正確。以你的智商。如果反噬我一口,我多半躲不過。”
  坐在陸景對面的戴安娜惶然的站起來。說:“陸先生,我…”
  陸景擺擺手,強勢的打斷了戴安娜的話,“不要給我說你心中對我沒有怨氣。這話太假了。
  不過,戴安娜,我需要提醒你,成為約旦王室成員確實可以成為你暫時的免死牌。我要是派人刺殺約旦王室成員會給我巨大的麻煩。但是,你要記住,和華的實力最強大之處并不是在武力上。
  我有足夠的籌碼可以讓約旦王室中的反對派對你下手。這一點,你已經在雷納德-洛克菲勒身上體驗過。我想你應該不想體驗第二次,對嗎?”
  這番警告的話讓他像“大惡魔”一樣。但是,卻又不得不警告戴安娜。這個女人可是曾經想著炸機來著。
  陸景心中一直對戴安娜存在疑慮。但是,第一,相比于風在水的危險,戴安娜反噬一口,他受到損失要小得多。
  第二,如果能夠讓戴安娜幫忙設局風在水,一勞永逸的鋪平他和風白露感情之路,容忍戴安娜這樣一個有異心的棋子就不算什么。
  戴安娜身體明顯的顫抖了下,沉思了一會,看著陸景的眼睛,認真的道:“陸先生,請你放心,我不會自掘墳墓。”
  陸景笑了笑,點點頭,做個手勢,“叫我的名字吧。你以前都叫我陸。”
  戴安娜重新坐下來,訕訕的笑了笑,心道:現在我哪敢這么叫啊?想了想,試探的道:“那我叫你景-陸。”景-陸是按照西方、中東的姓名排序邏輯。
  陸景失笑道:“這可就不倫不類了。叫我陸景吧。按照我的規矩來。”
  戴安娜嗯了一聲。
  …
  陸景見過戴安娜之后便返回燕湖家園。這次密會對此后事情的發展有著很重要的意義。
  陸景抵達燕湖家園時,何夢明、明雪兩人已經從香港飛到京城到了燕湖家園。冬夜深深,洗過澡后。四人在七樓的客廳里閑聊別來的經歷,直到各自沉沉睡去。陸景將何夢瑤、何夢明、明雪分別抱回到房間中。燕湖家園這里有保姆。在四人聊天的時候,就鋪好了客房。
  第二天清晨。濃濃的白霧彌漫在天地間,幽暗的光線仿佛美好的時光在主臥室里浮浮沉沉。
  陸景擁著何夢瑤光滑玉嫩的嬌-軀醒來。注視著佳人清麗脫俗明艷動人的容顏,心中的情意緩緩的流動。
  陸景輕手輕腳的起床,沒有驚動夢瑤。起床熬了粥,去健身房里的跑步機上運動了一個小時,洗過澡出來是上午8點25份。何夢明穿著修身的米色毛衣在客廳中安靜的喝著早茶。茶香裊裊,身影明麗而窈窕。似乎若有所思。
  “小明,想什么在?”陸景笑著走到何夢明面前,喝著她的清茶。“夢瑤、明雪還沒有起來?”
  “對啊,等你們一起吃早飯我會餓死。先喝點水填肚子。”看到陸景發絲上還有著沒有擦干的水珠,何夢明禁不住嬌柔的一笑,笑容明麗而溫馨。
  何夢明指指陸景的頭發,去衛生間里拿了干毛巾給陸景擦干頭發,“陸景,你為什么要同意高婉薇的方案?和華沒有必要和海益汽車合作。”
  陸景今天下午要和她姐一起去見云圖集團的云波濤。高婉薇想要云圖集團10的股份。作為打通和云波濤見面渠道的回報。
  “就想這個?”陸景將何夢明抱在懷中,看著她和夢瑤相似,一樣清麗絕美的俏臉。有著時空錯亂的恍惚,情難自禁的低頭吻著她柔軟的紅唇。
  何夢明遲疑了一秒,她有點擔心給她姐或者明雪看到。只是,心愛的男人溫柔的落下一吻。帶著他灼熱的氣息,她的擔憂、顧慮便全部拋掉。微張柔軟紅潤豐澤的櫻唇,仍由陸景進來品味她柔軟的香舌。婉轉相就。共同體驗那美妙的感受。
  熱吻如火。心中炙熱的情念才稍稍緩解。
  陸景抱著何夢明在客廳窗戶邊說著話,窗外白霧彌漫。“小明,我們確實沒有必要和海益汽車合作。而且高俊耀這個人很有想法。我不敢信任他。
  六大世家中。現在真正能信任的就是唐家和裴家。我同意高婉薇的方案,是因為我想要扶持她。小明,高婉薇在高家的話語權增加對我有好處。
  至少,她對我沒有敵意。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高家下一代的家主是她。但是,在高家這樣的世家中,她想要成為高家的家主,需要付出十倍的努力。很難。”
  “哦。”何夢明臉蛋上微紅輕染,“可是,我為什么從你的話中聽出了躍躍欲試的想法呢?”
  陸景禁不住一笑,善察人心的小明啊!
  中午吃過午飯,陸景給墨靜雯打了電話,與何夢瑤、何夢明、明雪一起分別在景華大廈、方山路、匯海大酒店與墨靜雯、余樂、季婉彤、郁揚、江秋若等人匯合。
  又在賢府別墅外與高婉薇、高麗瑩、云吉祥、白唯匯合,相互認識、簡單的客氣幾句,一起前往云波濤所在的私立醫院京城圣克蘭醫院。
  陸景幾人所在第二輛奔馳商務車中。余樂笑著道:“小明和明雪回歸,陸景的助理班子才算是齊整了。咱們陸辦的旗號可以打出去了。”
  隨著和華的體量日益增大,和華內部有人建議陸景將行政秘組擴大為陸景辦公室,作為和華體系中的一個獨特的部門。
  明雪明媚的笑道:“余樂,我和小明是來度假的。可不像你們快到圣誕節了還加班哦、香港那邊都在準備放圣誕假了。”
  今天是12月19日,離圣誕節沒幾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