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609 如何合作

“薇薇姐,這我怎么知道?”黎傾城灑然的說道,邁著長腿走下臺階,回頭看看正在咖啡廳中湊在一起親密說話的陸景、何夢瑤。
  心里琢磨著高婉薇的方案八成通不過。陸景在她面前說過:高家有別的想法。陸景對高婉薇不會給予全部的信任。
  “沒辦法,只能等景哥的消息了。”高婉薇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揉著臉蛋和黎傾城坐進紅色的寶馬中,吩咐司機:“去匯海大酒店。”
  紅色的寶馬平穩的駛出湖東路。湖東路兩旁的燕子湖湖面上碧波粼粼,水草枯黃。
  黎傾城手托著香腮看著車窗外的美景。腦海中回顧這兩天跟著王燦在京城四大俱樂部亮相的場景。京城這里的風物與黃海不一樣呢。
  她要成為“京城第一美女”的路還很長。
  高婉薇打破車中的寧靜,“傾城,匯海大酒店水療中心的木桶浴很不錯。我們去放松放松。你以后應酬的累了可以去那里。”
  黎傾城扶著高婉薇的香肩,略顯親昵的道:“薇薇姐,你不怪我搶了你的機會吧?”
  高婉薇就笑,“傾城,我可從來就沒有和詩經姐競爭的想法啊。我對成為交際明星的興趣不大。所以,景哥給你這個舞臺你好好把握吧。”
  黎傾城認真的看著高婉薇漆黑明亮的美眸,說:“薇薇姐,你和景哥的關系比我要親近的多。”
  高婉薇幫了她幾次。和高婉薇接觸的久了,便知道她是一個真誠待人的人。她有必要隱晦的給她提個醒。
  高婉薇眨眨嫵媚的明眸,笑道:“好吧,傾城,我現在心里拔涼拔涼的。”
  黎傾城咯咯嬌笑著挽著高婉薇的手臂。
  …
  …
  高婉薇、黎傾城走后,卡座這里安靜了下來。午后和熙的陽光落在何夢瑤猶如雕塑般美麗的側臉上,粉雕玉琢一般。精致明麗的女郎。
  陸景心中緩緩的流淌著情意,溫聲問何夢瑤:“夢瑤,你不同意高婉薇的方案?”
  “嗯。”何夢瑤聲若清簫的說道:“海益汽車是我們的手下敗將。”
  陸景親昵的刮了一下何夢瑤秀直漂亮的瓊鼻,“驕傲的夢瑤啊!”
  何夢瑤像小女孩一樣溫柔的閉上明艷的雙眼陸景刮她的鼻子,然后睜開眼睛微嗔著看陸景一眼,清聲辯解道:“我不是驕傲…”
  “我知道你的意思啊,夢瑤!”陸景溫柔的撫摸著夢瑤烏黑如云的秀發。想起昨晚擁她入睡時一頭秀發貼在他胸口的美好感覺。
  夢瑤的意思是:海益汽車都是手下敗將,沒有再扶持他們。云圖集團前景廣闊,別讓海益汽車就此緩過勁來了。
  “夢瑤,那你有解決方案嗎?富力公司如果染指云圖集團,昆成汽車就失去了一次極佳的進軍電動汽車領域的機會。”
  何夢瑤清聲說:“陸景,我們和富力、海益都不同。我們并不需要搭云圖集團的順風車。是否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對我們而言不是首要目標。我們實際上需要的是與云圖集團合作開發電動汽車。
  因此,我們可以和安溪談談成立合資電動汽車公司的事宜。不過,云圖集團股權不穩定,我們要在新的合資公司中控股。”
  陸景眼睛微微一亮,禁不住連連點頭。這是一個很新、很好的思路。
  正要說話時,謝晉文推開cafe105的玻璃門進來,坐到卡座的沙發上,笑著道:“景少,何姐。路上堵車,我來晚了。”
  何夢瑤清冷的微微頷首,小口吸著果汁看手機。
  一聽謝晉文晚來的理由,陸景就笑罵道:“就你小子花花腸子多。”將手邊的報紙丟在謝晉文面前,“這怎么回事?”
  謝晉文肯定早來了,只是看到他和何夢瑤、高婉薇、黎傾城三個美女一起說話沒有進來打擾。
  謝晉文拿起報紙掃了一眼,一看標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臉色一糗,說:“景少,是高暢那小子在搞我。”
  陸景道:“不是方家的星光傳媒在背后當推手嗎?”
  謝晉文解釋道:“謝海逸最近泡上了方淺語。那小子和高暢玩的很近。”
  陸景聽著微微沉吟,問道:“晉文,你確定是高暢在整你?”
  謝晉文急著眼道:“十二分確定。”指著報紙道:“這個洛某現在就在燕苑里面。高暢讓人傳話說準備走法律途徑。”
  陸景手指輕輕的敲著咖啡桌。事情搞的有點復雜了。問題是他馬上就要離開京城去美國棕櫚灘了。沒有多少時間呆在京城處理這件事。看來行程又得推遲了。
  謝晉文沮喪的道:“景少,事情我沒有辦好。”他本來是按照陸景的吩咐去解決崔橫波與燕苑的恩怨,沒想到把他自己搭進去了。
  他和那個嫩模的事情,一時半會法院肯定不會判,但是有這件事纏在身上挺惡心的。
  陸景擺擺手,“和你沒關系。這件事有點蹊蹺,就這樣吧。你專心去應付案子。高暢的事情我來處理。”
  “哦,好。”謝晉文松了口氣。他最近這兩天確實給搞得焦頭爛額。幸好,他還沒結婚,不然悲劇的要跪cpu了。
  謝晉文走后,陸景與何夢瑤也離開了cafe105,漫步在夕陽中的燕大校園中。夕陽將兩人的身影拉的很長。徜徉在校園中,心里都有著平靜、安詳。
  “夢瑤,小明和明雪什么時候來京城?”陸景問道。
  “晚上就可以來啊。ek公司那兒最近不忙。她們倆和歌兒約了下周來京城過圣誕節。陸景,你不是要去棕櫚灘了嗎?”
  陸景笑道:“夢瑤,這情況你看我哪里走得開啊。陪你們在京城過了圣誕節再去吧。”
  “嗯。”何夢瑤側過身,明艷的眸子看著陸景,展顏輕笑,意態嫻雅,令人如飲甘泉。握著陸景的手輕輕的搖了搖。令人感受著她心中幾乎要溢出來的快樂。
  …
  …
  來到京城的當天晚上,在大唐雨景上林苑被陸景拒絕后,戴安娜打算第二天就返回迪拜。
  當晚,在上林苑莊園二樓的休息客廳中獨自呆了很久,心情郁結之下給好友納賽爾打了個電話。述說心中的愁苦。
  她是一百個,一千個不愿意去約旦嫁給薩利-阿卜杜拉。
  納賽爾勸解道:“戴安娜,這個結果很糟糕。但是你現在回迪拜也于事無補。不如留在京城活動幾天,說不定事情會有轉機呢。”
  戴安娜聽從納賽爾的建議在京城呆了一周的時間,但是事情沒有任何的轉機。她在京城拜訪了幾位朋友,他們一聽要說服陸景,紛紛推遲。
  周日傍晚,戴安娜帶著艾麗莎、賽琳在餐廳中吃著晚餐。隨機來到京城,一直在京城進行商業開拓的斯嘉麗也在餐廳中用餐。
  “嗨,戴安娜,你還沒有找到人說服陸先生嗎?”有著一頭漂亮亞麻色長發的斯嘉麗笑兮兮的招呼戴安娜落座,抿了一口紅酒問道。
  她是戴安娜的好友,對戴安娜來京城的目的很清楚。
  戴安娜早就將隨身的團隊打發回國,只留了兩名侍女陪著她。餐廳中是由上林苑服務團隊提供的西餐。
  “沒什么進展。”戴安娜勉強的笑了笑,不愿意多談,問道:“斯嘉麗,你開拓出了合作伙伴嗎?”
  斯嘉麗拿銀質的叉子吃著吐司,道:“有幾個商業伙伴有合作意圖,我正在談。晚上還要去一個酒宴。”
  戴安娜點點頭,“斯嘉麗,我明天一早就回迪拜。提前向你道別。”
  “哦…”斯嘉麗有點吃驚,起身給了戴安娜一個擁抱,有些傷感的道:“祝你好運,戴安娜。我下回去迪拜會去看你。”
  戴安娜嘴角動了動,擠出一個笑容,“謝謝。”
  這時,戴安娜的手機突然響了。鈴聲“叮咚”的響著。艾麗莎拿起手機一看,興奮的叫道:“殿下,陸先生的電話。陸先生的電話。”
  “哦,快接。我來…”戴安娜激動的快步走過去,從侍女手中接過手機,接通了電話,快步往餐廳外走去。艾麗莎和賽琳連忙跟著離開,一臉的興奮。
  事情終于有轉機了。
  看著離開的主仆三人,斯嘉麗笑著搖搖頭,心里為朋友感到高興。對付著餐盤中的水果沙拉。
  …
  …
  “哦,陸先生,你好。”明亮典雅的二樓小客廳中,戴安娜語氣恭敬的說道。
  這一個星期以來不斷的失望讓對此刻陸景的電話報以極大的希望。此刻,強壓著內心的激動、興奮、期盼。
  “嗯,是我。”陸景輕輕的嗯了一聲,說:“戴安娜,你那枚粉鉆還在嗎?借給我鑒賞幾天。”
  巨大的幸福擊中了戴安娜,足足愣了好幾秒。陸景的話不能簡單的理解為字面意思,他正在表露出“寬恕”她的態度。只是,她不知道為什么陸景會突然的改變主意。誰能告訴她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戴安娜愣神的時候,電話里傳來陸景問詢的聲音,“怎么,你已經送人了?”
  “沒,沒有。還在我手中。陸先生…,我現在去送給你吧?”
  “不用了,我現在去你那兒拿。”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