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608 你來我往

Cafe105位于湖東路大學城中,來這里消費的基本都是大學生情侶。高婉薇和黎傾城剛進cafe105立即吸引了整個咖啡廳所有男生的目光。
  黎傾城180的身高,再穿上5cm的高跟,走到任何地方都會是男人目光焦點。再加上精致的容顏,微卷的長發披肩,修身的橘色外套、黑色的打底褲勾勒著她性感、高挑的身姿。
  女神!
  而一旁的高婉薇嬌小清新,知性的氣質在她微笑著揮手與陸景打招呼時展露無遺。一高一矮的大美女。這兩人站在一起想要不吸引男生的目光都難。
  有女生憤憤的踢了自己的男朋友幾腳。更有一名容貌、身材不錯的女生憤然離開咖啡廳。身后的男生喊著,忙后悔不迭的追了出去。
  高婉薇和黎傾城坐在了陸景的面前。頓時無數羨慕的目光看過來。這小子是誰啊。已經獨占了一個絕色美女,居然還有兩位大美女主動坐過去。還有沒有天理?
  “景哥。夢瑤姐。”高婉薇、黎傾城招手讓咖啡廳的侍者過來點了咖啡。
  何夢瑤清冷的點點頭,小口抿著果汁。
  她認識高婉薇。高婉薇的嘴很甜。和她接觸過幾次,今天還要和她談云圖集團的事宜。至于,高挑的黎傾城,她只聽陸景提過黎傾城的名字。
  何夢瑤表現的有些冷淡。第一次和她接觸的人都能感受到她的冰冷。以她現在的地位來說,外界對她的評價是:傲慢,極其的傲慢。
  然而,她的世界里,需要在乎的人很少。其他人是誰,是美是丑,對她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對何夢瑤冷傲的表現,高婉薇見怪不怪,笑著道:“景哥,紫竹大道堵車,我們來晚了。”
  她和何夢瑤接觸過幾次。知道這位和華議事會議成員、昆成汽車董事長的脾性。
  黎傾城心里有些怒氣。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陸景笑了笑,握著何夢瑤柔弱無骨的素手,“沒事。我和夢瑤在一起…”
  言下之意是:有夢瑤陪著我,你們再來晚點都無所謂。
  何夢瑤聽得懂陸景的潛臺詞。她和陸景在一起時,都喜歡只說半句話。他們有這樣的默契,可以明白彼此的意思。
  只是,給陸景握著手,雪膩的瓜子俏臉上浮起一抹緋紅。她不習慣陸景當眾和她親昵呢!
  高婉薇手背掩嘴的嬌笑幾聲。景哥這恩愛秀得!
  黎傾城精致的臉上掠過一絲驚訝的神色,立即收斂起心中對何夢瑤的不滿。
  以她對陸景的了解,這位何總在陸景心中的地位絕對高過唐詩經在陸景心中的地位。想起陸景為唐詩經出頭壓她的往事,她現在可不敢造次。
  café105的服務員送來咖啡。一杯拿鐵,一杯摩卡。香氣濃郁。
  高婉薇只喝了一口,就贊道:“哦,景哥,很正宗的味道啊。這里咖啡賣這么便宜,怕是在虧本經營。”
  “薇薇,你對咖啡有研究?”陸景略有些驚訝,笑著道:“李慕清的產業。每個月虧4萬。”
  和江州的1804酒吧、星光咖啡一樣,cafe105這里都是正品便宜賣,虧本經營。追求的是舒適、閑適、精致的情調。
  黎傾城雅致的笑笑,從這些小事可以看出陸景的性格來。
  陸景問道:“傾城,你什么時候來京城的?”
  黎傾城來京城是由王燦招待。墨靜雯負責跟進。王燦支持他讓黎傾城沖擊風白露京城第一美女頭銜的安排。這其實是解開風白露身上的枷鎖。
  黎傾城道:“前天到的。王少安排我在四大俱樂部露過面。12月底是安排我和京城中一流的世家子弟接觸。元旦的時候,為我舉辦21歲的生日宴會。”
  陸景微微點頭,對王燦的安排沒有疑義。
  自己前世里混不到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比較的層次。這一世是沒有興趣。對如何在這個圈子中捧人怎么操作還真不熟悉。這些門道,王燦比他熟悉。
  閑聊著,頃刻間十幾分鐘過去。見陸景還沒有進入正題的意思,高婉薇主動提起話頭,說:“
  景哥,我得到最新消息:云圖集團目前的負責人安溪準備引入富力公司作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董事會已經批準。昆成汽車與海益汽車是不是應該聯合起來?”
  昆成汽車和海益汽車在這個項目中是處在競爭的狀態。就她從云吉祥那兒得來的消息,昆成汽車私下里正在和云圖集團的股東們接觸。
  何夢瑤一直安然坐在一旁聽陸景和高婉薇、黎傾城聊天,這時,平靜的玉容上泛起波瀾,奇怪的問道:“安溪和富力公司有交易?”
  根據和華的商業情報。富力公司是風在水的白手套龐濱的空殼公司。龐濱劣跡累累。在商界風評很差。云圖集團不少股東都傾向于與昆成汽車合作。
  高婉薇輕撫著額前的秀發,緩緩的道:“夢瑤姐,安溪是風在水的情人。”
  陸景微征,笑嘆道:“風在水的手段很牛啊。這是打算財色雙收的節奏。”
  風白露告訴他,風在水和云圖集團創始人、董事長云波濤的女兒云玉致關系密切,沒想到他把云波濤的漂亮助理也給拿下了。不愧是曾經的風流大少。
  安溪與風在水的關系十分隱蔽。和華的商業情報部門也沒有查到這條消息。高婉薇知道這個消息還是因為風在水的前妻高麗瑩的“提醒”。
  黎傾城知道高婉薇來和陸景談入股云圖集團的事情,話題轉到云圖集團之后,她便保持沉默。這時聽到陸景的話,禁不住笑了。
  陸景是調侃的語氣,一點都沒有關鍵人物被對手“攻略”的擔憂,反倒是透著欣賞。
  男人啊,都是這德性。
  高婉薇清秀的笑道:“景哥,你還有心思說笑啊。形勢對我們很不利呀。”
  何夢瑤問道:“高…,薇薇,安溪在云圖集團董事會并不具備一言九鼎的影響力。她如何說動云圖集團董事會批準富力公司入股。”
  高婉薇道:“安溪說動了云波濤。”云波濤這個名字對云圖集團來說意味著絕對的掌控力。
  何夢瑤恍然的點點頭,情況確實有點麻煩了。
  現在不是說服云圖集團大部分股東的問題了,而是要說服云波濤。但是因為安溪的關系,他已經產生了先入為主的思維定式。
  陸景沉吟著,腦海中過了一邊目前的形勢,說:“薇薇,你沒有向安溪揭露富力公司的真面目?”
  高婉薇和云吉祥一起見過他。邏輯上,她要讓安溪相信她的話并不困難。
  當然,這是陸景一廂情愿的想法。云吉祥將安溪當做夢中情人,但是安溪只是把他當小屁孩。而且安溪和云玉致的私交很糟糕。高婉薇是請白唯、高麗瑩出面增加說服力。
  “怎么沒說啊。我前些天請她吃過飯。當時她的態度好像有所松動。但是昨天云圖集團內部卻是傳出這樣的消息。”高婉薇有些泄氣,“景哥,所以,我們得聯合起來啊。不然,富力公司入股云圖集團,我們可就白忙一場。”
  陸景笑笑,拿起咖啡杯,“薇薇,怎么合作?”
  高婉薇婉婉的道:“景哥,現在的問題是如何說服云波濤。如果你和夢瑤姐出面談合作,說服云波濤的概率會大得多。
  云波濤現在住在京城最好的私立醫院京城圣克蘭醫院。他身邊的人都是安溪的人。會面需要安溪的批準。我可以安排你和夢瑤姐與云波濤見面談談。
  云圖集團這次引進戰略合作者,預計將會轉讓20-40左右的股份。我希望海益汽車能入股10的股份。”
  她不敢要多了。只要10。陸景能談多少,多余的都是她的。
  陸景點點頭,說:“薇薇,讓高俊耀去和云波濤談,效果應該也很很好。你為什么會想到找我?”
  高婉薇無語的看著陸景,大眼睛里滿是認真:“景哥,你看中的項目,誰敢吃獨食啊?”
  陸景就笑,“薇薇,合著我這威風啊,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這話說的何夢瑤、高婉薇、黎傾城都笑起來。
  高婉薇笑著道:“另外,這一次推動海益汽車是入股云圖集團是我的主意。我三伯和平哥對此抱著可有可無的態度。
  海益汽車內部判斷電動汽車在十年之類并沒有太大的市場前景。所以,能入股最好,不能入股也無所謂。我可沒法請我三伯專門來京城走一趟。”
  陸景明白了,想了想,問道:“夢瑤,你的意見呢?”昆成汽車現在是夢瑤負責。他做決定會征求她的意見。他傾向于同意高婉薇的方案。
  何夢瑤嘴角溢著淺笑,清聲道:“我聽你的。”
  陸景笑著搖頭,他聽得出何夢瑤有其他的想法,對高婉薇道:“薇薇這樣吧,我和夢瑤商量下。晚一點給你一個答復。”
  高婉薇失望的“哦”了一聲,和黎傾城告辭離開。
  出了cafe105,回頭看看玻璃窗中的陸景、何夢瑤,高婉薇發愁的嘆道:“傾城,你說景哥會不會答應我的提議?”本站已開放手機端閱讀,書友們使用手機打開m.bxwx.cc即可暢享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