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607 長一智

“謝少,不帶這樣玩的,是崔橫波欠我們斗狗場500萬,不是斗狗場欠她500萬。”高暢的一名跟班笑呵呵的說道。只是,語氣不那么客氣。
  謝晉文嘿嘿一笑,舉手制止了要說話的跟班,說:“高暢,這是景少的意思。崔小姐是他的朋友。你確定你還是這個意見?”
  高暢二十多歲,很清秀,臉上似笑非笑,“謝少,我已經很給你面子了。一分錢不收讓你保了崔橫波出去。你現在拿陸二少來壓我,不厚道吧?”
  謝晉文笑笑,“你不信,我也沒辦法不是?”招招手,身后一名跟班立即上前,遞上支票。
  謝晉文抖抖支票,塞在高暢身邊剛才說話的跟班衣領中,拍了拍他的臉。很囂張。
  高暢的跟班臉上浮起怒色,但是不敢反抗,仍由謝晉文將支票塞在他的衣領中。謝晉文是公認的陸二少的小弟,高少這個京城四公子在他面前就是個渣。
  “好。我給你500萬。這事兒剩下的你看著辦。”謝晉文丟下一句話,帶著三名跟班揚長而去。
  奢華的套房中,高暢身邊的兩名跟班面面相覷,將500萬的支票放在茶幾上,看著點起一支煙怡然自得的抽著的高暢,遲疑的道:“高少,這…”
  高少的能量和謝晉文比起來真的不值得一提。京城四公子只是叫給外面人聽的。他們這些幫閑圈子中的人都知道,真正一流的公子哥都是行事低調、深藏不露。
  層次更厲害的,像陸二少這種,則是神龍見尾不見首。影響力極大。套用網絡上的一句話:哥已不在江湖,江湖中依然流傳著哥的傳說。
  高暢冷笑一聲,吐出一口煙,“不理他。這件事就這樣。哼,他得意不了幾天。小林,文子,你們拿上支票先去把這件事的手尾了解。”
  兩名跟班心里泛著嘀咕出去辦事。
  高暢嘿嘿一笑,他可不是腦殘、斯巴達了,而是有所依仗,將手里的煙頭在墨色茶幾上小船狀的煙灰缸中碾滅,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姐夫,謝晉文來我這兒了…”
  …
  …
  謝晉文一行從燕苑中出來,在停車場取了車,緩緩的向大門口開去。
  車窗外,一棟棟精美的建筑遮掩在青山綠水之間。這里是斗狗場的休息區。環境雅致、幽靜,舒適至極。
  別墅區遠處可看到一棟小型般巍峨高聳的羅馬競技場般的建筑。那便是斗狗場。斗狗的配套設施都在那邊。
  高暢還是很會做生意的。這些年發展下來,隨著京城的發展,他的斗狗場厚積薄發,越發的成為一個聚寶盆。不說別的,他手頭這片別墅區少則值30億。
  謝晉文常帶的跟班中有一名二十七八歲的漂亮女子,叫金尚宮。韓劇《大長今》自2003年播出后火得一塌糊涂。金姓女子在謝晉文身邊辦事很得力,被人調侃叫金尚宮。
  這時,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金尚宮擔憂的道:“謝少,要不要給景少匯報下情況。高暢有點囂張,背后怕是有人。”
  另一名跟班小文嘿的冷笑道:“有人怎么了?謝少搞定他還不簡單?”
  謝晉文白凈的臉上浮起笑容,說:“什么事情都交給景少解決那我這辦事能力會受到質疑啊。小文,金尚宮找人問問高暢的事情,咱們查查他。”
  語氣矜持而自信。高暢有后臺又怎么樣?他也是有組織的。
  …
  …
  崔橫波回了黃海,陸景當天下午就接到了裴吳越的電話,“陸景,我這周正好和童兮兮在紐約。橫波的事讓你費心了。那500萬我來出吧。不能讓你破費。”
  陸景就笑,“這500萬我可不會出,只是暫時寄存在高暢那兒而已。”
  裴吳越笑著又勸了幾句,見陸景執意不允,說:“好吧,那等你和詩經的孩子出生,我給他封個大紅包吧。”
  就算陸景沒有花500萬,他還是會“投資”,這么好的拉近關系的機會,他豈會浪費。六大世家現在可以在陸景“庇護”之下發展。資本經由陸景的引導,分別在緬甸、印尼投資。
  他曾經愛慕過唐詩經。只是唐詩經和陸景走在一起之后這份心思變逐漸的淡了。他很清楚唐詩經目前最想要的是什么:和陸景有一個寶寶。
  陸景笑了笑,說:“好吧。回頭回國了一起吃飯聊聊。”
  說笑了幾句,裴吳越道:“高暢這個人我了解了一下,是高麗瑩的弟弟。我聽人說他和風在水的白手套龐濱走得很近。他的斗狗場:燕苑中有華橙基金的股份。”
  他的嬌妻給人設計,他豈能不查清楚?真以為裴家是泥捏的嗎?
  陸景有些驚訝的“哦”了一聲。這個情況他還不知道。
  他本人對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錯綜復雜的關系并不了解。王燦知道得比他多。而和華的商業情報部門自然不可能關注到高暢這個小蝦米。
  崔橫波的事情他讓謝晉文處理,謝晉文還沒有給他匯報結果。
  其實,和華的商業情報部門收集過高暢的資料。只不過,管理這件事的是墨靜雯。這點瑣事,墨靜雯并沒有給陸景匯報。
  她不可能因為高暢是風在水前妻的弟弟就專門給陸景提一句。說到底,高暢只是個小蝦米。風在水的七大姑八大姨多著呢。
  陸景結束和裴吳越的通話后,琢磨了下,還是沒有給謝晉文打電話。這件事既然讓謝晉文處理,自然要給他時間。今天才第二天而已。
  陸景從家中的書房里出來,吩咐小五晚餐準備的豐盛一點。他準備去棕櫚灘了。要在家多陪衛婉儀幾天。婉儀這幾天在忙電子競技的事情,要補充營養。
  陸景哪里知道,謝晉文這會兒遇到了大-麻煩。
  …
  …
  龐濱是個胖子,有著胖子通常的毛病:喜歡吃,不喜歡運動、挪窩。
  龐濱手下的公司都是皮包公司。主要以玩金融、資本游戲為主。擁有20名職員。辦公室地點在南業區的中心方莊商圈中:銀泰大廈45樓。
  雖然龐濱要為風在水出面照看盛世俱樂部,但他平時都在銀泰大廈45樓超大面積的辦公室中上班。他喜歡繁華的cbd中的節奏、朝九晚六的生活;喜歡職員們一聲聲的“龐總”,這總會讓他回憶起幼時家族鼎盛時的榮光。
  然后,周四下午,他接到高暢的電話卻不得不挪窩,前往京城市郊的燕苑。
  燕苑主樓的vip包廂中,龐濱見到高暢,和他握了握手,說:“老大回單位了。京城的事我來協調。”
  包廂中長長的茶幾上早就擺好了瓜果、茶點。顯然,高暢已經等候多時。
  “龐哥…,我找到了一點好東西,保證你滿意。”高暢笑著說道,隨手點開了包廂中的蘇蘭牌液晶電視,usb插口燈閃爍著。片刻后電視開始播放著usb中的視頻。
  電視機中播放的是一對男女肉搏的視頻。嗯,愛情動作片。戰況激烈。是謝晉文的視頻。
  “怎么拿到的?”龐濱擺擺手,人有點胖,在這方面不太自信,便少了這方面的興致。
  高暢按了暫停,說:“我派人找到的。謝晉文是京城里有名的花花公子。給人偷偷的錄了視頻很正常。是一個想要出名的小模特。和謝晉文上-床之后,沒有成名,只拿了10萬塊。我已經和她談好了。給她100萬,讓她在媒體上鬧。”
  龐濱點點頭,吩咐道:“小高,把人要掌握好。”又問:“斗狗場的情況怎么樣?謝晉文找人查你了吧?”
  高暢哂笑道:“他也就這三板斧。我停業了半天,晚上就回復營業了。嘿,我按照姐夫的要求讓人去散步消息了。現在白雁蘇飛、嘉南俱樂部、大唐雨景里面到處都是謝晉文打壓我的消息。我這是被迫反擊。”
  神情有點不以為然。要搞謝晉文,直接搞他就是。何必要扯一塊遮羞布,營造一個弱者的形象呢?
  龐濱嘿嘿一笑,“小高,這是為了避免引起陸景的注意。嘿,陸二少很厲害的。不能明著和他作對。我們的關系說不定會落到他眼中,后面要注意。”
  高暢就笑,“放心吧,龐哥。我有數。”
  龐濱點點頭,“嗯。下一步就是走司法程序了。眾目睽睽之下,陸景搞不了暗箱操作,這次非得把謝晉文送進去。小高,事情辦成了,老大肯定會很高興。好處少不了你的。”
  …
  …
  周五的娛樂版上突然爆出一則勁爆的新聞,瞬間點燃了娛樂媒體的hi點,紛紛轉載報道。
  “嫩-模爆出遭到某知名娛樂公司高層侵犯。”
  “洛某的悲慘遭遇折射出娛樂圈的殘酷生態,給明星夢的女孩們上了一課。”某娛樂報紙社評。
  “娛樂圈的七宗罪。”
  “某知名公司疑為天辰娛樂。”
  “天辰娛樂公司發布聲明稱與洛某時間無關。”
  “洛某公布了關鍵視頻,證實天辰娛樂股東謝某某涉案。警方介入調查。”
  “洛某昔日寫真照全集。”
  “洛某接受本報采訪時稱收到人生威脅。”
  cafe105中,陸景緩緩的手下中的報紙,輕輕的搖搖頭。謝晉文這動靜搞得挺大的。怎么看都處在下風啊。高暢這個人不簡單。
  陪著陸景喝下午茶的何夢瑤清麗如昔,長發披肩,輕輕的握住陸景的手,清聲道:“不要擔心呢。”
  陸景無奈的笑道:“視頻都有了,證據確鑿。無非是錢的事情。清兒給我打電話時可是幸災樂禍。我擔心的是這件事背后到底有沒有風在水的影子。”
  何夢瑤笑了笑,沒有評論。李慕清和陸景的關系她知道。
  媒體上的風暴在短時間內就發酵。李慕清昨天周六晚上在交州給他打電話,“小景,小謝這會玩大了。有人要踩著他成名。嘿,我得到消息,星光傳媒在背后當推手呢。”
  這正是陸景疑惑的地方。第一懷疑人選是高暢,因為謝晉文最近在找人查他,媒體上的事情很有可能是他的報復。但是,針對謝晉文的推手卻是星光傳媒。
  陸景給謝晉文撥了個電話,“晉文,我在cafe105,你過來一趟。”
  正焦頭爛額的謝晉文在電話里啊了一聲,道:“好的,景少,我馬上到。”
  陸景放下電話,正好高婉薇、黎傾城聯袂而來,推開cafe105明亮的磨砂玻璃門。
  今天是高婉薇約他、何夢瑤見面。準備談談入股云圖集團的事情。幾天過去,云圖集團尋求戰略合作伙伴的事情又起波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