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606 都拒絕了

高婉薇?風在水和龐濱對視了一眼。
  龐濱心中暗道不好。高婉薇高家的子弟。此次富力公司的競爭對手之一海益汽車就是高家的旗艦企業海益集團的下屬公司。安溪和高婉薇私下里接觸意味著什么?
  而且,數周前老大在望月農莊“泡”高婉薇,經歷很尷尬。高婉薇對老大只怕沒有太多的好感。
  龐濱哪里知道高婉薇得知高麗瑩和風在水的往事之后對風在水已經“粉轉黑”。
  風在水的眼中閃過憂慮,接著閃過一絲厲色,說:“胖子,你去幫我拿杯酒來。”
  龐濱立即識趣的離開。
  “小安,你跟我來。”風在水拉著安溪的小手離開泳池邊,到盛世俱樂部主樓頂層給他留的豪華套房中。開了燈,看著柔和燈光下明艷動人的安溪,雙手扶著她的香肩,凝望著她的眼睛:“小安,云圖集團董事會怎么想的是一回事,你是怎么想的?我想要聽真話。”
  他想要知道安溪是否想要“背叛”他。
  安溪微微15度角仰視著風在水,很近的距離,輕聲道:“風哥,你想多了。白唯出面邀請我吃飯,我不得不去。”
  “…”風在水一句罵人在話在喉嚨里轉了一圈又壓了回去。白家早就煙消云散,白唯還當她是昔日的京城第一美女嗎?
  風在水是極為聰明的人,沒有再繼續糾纏高婉薇說了他什么壞話,問道:“小安,你和玉致關系不好?”
  安溪淡淡的道:“風哥,云玉致認為是我是她爸爸背叛和她媽媽感情的罪魁禍首,是狐貍精。”
  云波濤的發妻早亡。她不是第三者。但是云玉致并不這么認為。
  沒有子女會喜歡“后媽”——雖然云波濤和她并沒有打算結婚。老夫少妻、總裁和總裁助理,這樣的結合會引起很多非議。
  風在水寬慰道:“小安,玉致以后會改變對你的看法的。”又道:“玉致對你有些誤解,想要等她父親去世后保住她的股權,和胖子做了一個方案。
  方案我看過了:富力公司注資獲得35的股權,禁售期十年,確保玉致日后在云圖集團的地位。這并不會影響到我對你的承諾,我認為你繼續負責云圖集團的事務最合適。”
  風在水給出的理由很圓滿。安溪便不想再去深究,有些事情深究沒有意義。難得糊涂。點了點頭。只是,心中種下了一個刺。
  風在水道:“小安,云波濤時日無多了。你要為你自己以后做打算。”
  安溪沉吟了片刻,還是決定同意風在水的方案。
  這個方案對她有利。20的股權和ceo的位置。而昆成汽車入股后,在云波濤去世后,她日后能否繼續擔任云圖集團的ceo很難說。
  “風哥,我知道怎么做。”
  “嗯,小安,晚上留下來陪我。讓我好好的寵愛你。”
  “風哥,我月-經來了。”安溪神情略有些遺憾的說道。
  這其實一句謊話。她給風在水“拿下”,身-體和感情都背叛了云波濤。心中本就有著猶豫、糾結。此刻風在水在她心中完美的形象已經毀掉。她決定不再糾結了。
  利益歸利益,她不想再繼續做風在水的情人了。
  風在水愣了下,無奈的笑了笑,愛憐的摸了摸安溪的臉蛋,說:“那改天吧。”心里嘆了口氣,有得有失啊。他不喜歡強迫女人。
  …
  …
  送走安溪后,龐濱到風在水的套房里喝酒聊天。茶幾上擺放著一瓶人頭馬,幾碟涼菜:花生米、皮蛋拌豆腐。涼拌黃瓜、夫妻肺片。
  “胖子,我們走一個。”風在水道。
  一起喝了一杯,龐濱嘆口氣道:“老大,這樣搞不行啊。我們很有可能拿不到云圖集團的股權。”
  風在水跐溜的喝了一口酒愜意的笑道:“小安同意我們的方案。”搞定這件事讓他渾身輕松不少。
  “啊…,那太好了。”龐濱又有點擔憂的道:“老大,光是大嫂同意還不行啊,我們是否能投資需要云圖集團董事會的批準。”
  風在水笑了笑,“胖子,小安會先說服云波濤的。云波濤是云圖集團的創始人,在董事會中一言九鼎。你覺得我們的方案,云波濤會不同意?保證她女兒的控股權,又保證小安對云圖集團的控制權。”
  龐濱頓時有些恍然,心情變得大好,笑著道:“老大,大嫂沒有留下來,要不要我安排點節目?”
  “可以。”喝了一口酒,風在水表情慢慢的嚴肅:“胖子,小安和高婉薇見面的消息我們一無所知,差點就給打了個措手不及啊。這都是小七被抓的后遺癥。”
  這也是他離開軍情三處的后遺癥。在情報獲取上差了許多。他畢竟很久沒有在京城混了,主動給他通報消息的公子哥不多。而胖子受制于身份,難以獲得大量的信息。陸景下了一步“好棋”。一舉數得。瑪德。
  提起周小齊,龐濱的臉色暗淡下來,問:“老大,小七真要在里面過一輩子?”
  物傷其類。他現在最擔心的便是陸景會“干掉”他,剪除老大的羽翼。
  風在水沉默了一會,點頭道:“小七的危險性太大了,陸景不敢放他出來。胖子,我們還是要搞一搞陸景。”
  龐濱心里顫了下,遲疑的道:“老大,這…”陸景不來整他,他已經是燒高香,哪里敢主動去惹陸景?
  風在水擺擺手,“胖子,不要再勸了。小七的事情,我要給小七一個交代。陸景把我的兄弟送到監獄里終身監禁。要是我一點反應都沒有,那成什么了。”
  龐濱縮了縮頭。他對陸景有些畏懼。
  這倒不是說他認為老大的能量不如陸景。而是陸景手中往往會有一些意料不到的牌。陸景用鐵一般的事實證明:得罪他沒有好下場。
  風在水知道龐濱的顧慮,說:“胖子,我認真的思考過我和陸景的交鋒。說到底我有些輕敵了。陸景這個人看似渾身都是破綻,但其實不然。
  我們要是直接針對陸景肯定很難有所收獲。所以要把目標轉向他身邊的人。一個個的突破。我這里有兩個名字,你琢磨琢磨。”
  吃一暫,長一智。
  龐濱湊了過去。
  …
  …
  謝晉文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崔橫波從京城市郊的斗狗場燕苑中撈了出來。
  高婉薇的斗犬客科比在燕苑中橫掃,京城四少的謝海逸都給她掃掉了。這一周以來,她都在斗狗場里玩。
  只是,昨天形勢急轉直下,她一局賭輸,輸了500萬,科比當場被咬死。她這發現她被人設局了,之前贏的錢全部吐出去不說,還陪上愛犬。
  因而,氣急敗壞的想要賴賬。結果當然是給燕苑的人給扣住。謝晉文親自到燕苑作保,將她撈了出來。
  第二天,陸景和何夢瑤、郁揚、余樂、墨靜雯、宋雨綺在景華大廈的辦公室中談完工作,中午在匯海大酒店宴請崔橫波給她壓驚。正在京城的高婉薇作陪。
  包廂中,眾人紛紛安慰心靈受傷的崔橫波。崔橫波喝著酒,將口頭禪不要錢似的丟在燕苑頭上。
  陸景笑笑,給何夢瑤夾了菜,問謝晉文:“燕苑后面是誰?”斗狗場這種場子不算是正規的場地。后面肯定有過硬的關系。
  謝晉文道:“高暢那小子的地盤。”
  墨靜雯神色微動。
  陸景又問崔橫波:“橫波,你一共贏了多少錢?”
  “總計300萬。可我的科比死了。”崔橫波倒不怎么在意錢。不管是她的零花錢還是身為裴家繼承人的丈夫裴吳越的身家都遠超600萬。
  她在意的是她的愛犬給弄死了。要是知道,燕苑留在最后不起眼的斗犬是狗王,她肯定不會讓科比帶傷上場。也不會下800萬的賭注。
  陸景點點頭,對謝晉文道:“你給高暢打個招呼。橫波贏的300萬不要,算是給斗狗場的賠禮。她只是圖個斗狗的樂趣,不是去砸場子。輸的500萬我們照付。”
  “陸景,你這是什么處理方案?要是詩經姐在,肯定不會讓我吃這個虧。他們在設局算計我呢。”崔橫波不樂意的癟嘴嚷道。
  嚷完卻是發現周圍一圈人都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看著自己,不禁小聲嘀咕道:“我就說說…”
  不管怎么樣,陸景把她撈出來,很夠朋友。
  陸景微微笑了笑,繼續吩咐謝晉文:“不過,橫波這只狗她很有感情,現在死在斗狗場上心情很難過,你讓燕苑陪她1000萬的精神損失費。這件事就這么算了。”
  我靠。余樂嘿嘿一笑。他早知道陸景沒這么容易被欺負。原來可以這樣搞。尼瑪,想要崔橫波500萬,你給吐500萬出來。
  “好,我一會給高暢那小子打電話。他要是敢不給面子,后果他知道。”謝晉文笑著道。陸景的處理方案,他一點都不意外。
  崔橫波目瞪口呆,見桌子上所有的人帶著笑,很淡定,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只有她對陸景不了解啊。
  這哪里是肯吃虧的主。嗯,這風格,我喜歡。
  “陸景,我代科比敬你。”高婉薇舉杯給陸景敬酒。心中對陸景的印象好的無以復加。看他很順眼。不愧是詩經姐選中的男人啊。
  眾人哄笑。陸景無語的拿起酒杯,有代替狗敬酒的嗎?
  …
  …
  吃過午飯,謝晉文就帶著跟班去了燕苑。高暢在燕苑。謝少親自出馬,諒他不敢不給面子。
  車到燕苑。高暢將謝晉文一行四人迎進斗狗場中的豪華vip套房中,聽謝晉文說完,笑著道:“謝少,你太搞笑了。如果你沒搞錯的話,我得懷疑你是不是喝醉了。”
  謝晉文立即瞇著眼睛盯著高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