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05 如何說服

“啪,啪,啪。”
  陸景輕輕的鼓掌。對于美好的事物、人,他從來都不吝嗇贊賞。
  一曲舞畢,六名穿著各種顏色舞蹈裝飾的漂亮阿拉伯舞姬香汗淋漓的向陸景、余樂兩名觀眾鞠躬致意。
  二樓的客廳中開著暖氣,十二分鐘韻律感十足的絕妙舞蹈消耗了她們大量的體力。舞姬們都有些累。
  余樂看看妖冶的舞姬們,跟著陸景輕輕的鼓掌。
  他在全世界很多城市待過,各種奢華的場所沒少去,但還從來沒有欣賞過如此高水平的舞蹈。
  低級的舞蹈在于優先展示女性身-體的誘-惑。而高級的舞蹈在于用美妙的身姿演繹音樂的內涵美。這種區別是嫩模拍果照和斷臂的維納斯的區別。
  斷臂的維納斯是上半身果照。
  這時,戴安娜帶著兩名侍女艾麗莎、賽琳從側門進來,揮手讓舞姬們退下。舞姬們再次鞠躬后離開了客廳。戴安娜款款走過來,笑道:“陸先生,舞蹈可還入眼?”
  “我的欣賞水平不高,但看的出來很精彩。”陸景微笑著對戴安娜點頭,對余樂做個手勢:“為我準備六份小禮物送給六位美麗的姑娘。”
  “送兩份吧,算我一份。”余樂笑著說道,起身去外面安排。
  陸景帶他過來是因為和戴安娜聯系的一直是他。至于怎么處理戴安娜陸景心中早有定論,并不需要征詢他的意見。他的眼色一向很好,戴安娜接下來明顯是要和陸景單獨談。
  得了陸景一句夸獎,戴安娜笑顏如花,心中松了口氣,見余樂主動離開,心里想:怪不得余樂能得到陸景的信任。這份察言觀色的功力很高。
  看了身后兩名侍女一眼,戴安娜請求道:“陸先生,我有點事情想要單獨和你談。”
  在陸景面前,她現在不敢自作主張。她牢記著納賽爾對她的提醒。要保持對和華話事人的敬畏。她拿出的是對待她父親恭敬的態度。
  陸景淡淡的點點頭,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神情淡然。
  戴安娜的侍女艾麗莎和賽琳向陸景微微躬身,行禮后離開。讓陸景享受著貴賓的待遇。
  戴安娜拿出一個精致的木盒子。木盒香氣淡雅,緩緩的打開,一枚晶瑩絢麗的粉色鉆石在盒中:頂圓底尖,晶瑩剔透,宛若絕色佳人一般。
  “陸先生。這是我最近購買的一枚鉆石。中東十大鉆石之一,名叫克里斯蒂娜。請你鑒賞。”戴安娜將手中的盒子遞給陸景。
  這實際上是她向陸景賠罪的禮物,只不過換了一個說法而已。女色,陸景對她不感興趣,她只得換了金錢攻勢。當然,怎么送禮是一門學問。
  陸景拿起粉色的鉆石仔細的把玩。
  克里斯蒂娜這個名字在英文中的含義是:美麗嬌小。這枚粉色的鉆石很契合。并非華美至極的風格,而是嬌小玲瓏的美麗。
  戴安娜異常緊張的注視著陸景的動作,等待著他的“宣判”。
  得罪陸景之后,她受到了陸景的“懲罰”:被解除了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的職位,這個職位對她而言是所有權利來源。只是。她不知道陸景是否滿意?
  她做了賠償、補救——盡心盡力的幫助熊玉嬌掌控迪拜le公司。并且有納賽爾在一旁幫忙說情。但此刻,她依舊心中忐忑。她沒有抱我陸景是否同意恢復她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的職務。
  陸景看了一會兒,將鉆石放在了精美的紅木盒中,放在手邊的茶幾上,開口道:“戴安娜…”
  剛開口說話,便看到戴安娜緊張的用手捂著嘴,忐忑的看著自己,禁不住笑起來。
  怪不得男人都喜歡權力,這種手握著、支配他人命運的感覺實在令人意氣風發,快-感十足。不亞于噴射瞬間帶來的感受。有世界在我手中的征服感。
  戴安娜用力的抿了抿嘴,“陸先生,真的不能改變你的決定嗎?我可以為你做任何的事情,只要求你保留我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的職位。我是迪拜的公主。我在迪拜很有用處。”
  “戴安娜,我以前久和你談過。我的承諾依舊有效,只是,類似的游說你不要再做了。我推薦你讀一本書。新華書店有的賣,你回迪拜的時候可以帶上。雷鋒日記。好好讀讀。”陸景起身拿了外套,往客廳外走去。
  對戴安娜的態度。他心中早有定論。他沒有興趣留下一個居心叵測的“棋子”。
  和華對中東的“征服”,他只需要扶植代理人就好。
  看著陸景挺拔的身影消失在客廳門口,戴安娜頹然的倒在沙發上。內心的憂傷不可抑制的涌起來。
  做了這么久的準備工作,還是無用功。她要面對去約旦成婚,在家相夫教子的“悲慘”生活了。
  …
  …
  冬季夜晚,以運動為主題的盛世俱樂部略顯冷清。奢華的私人泳池中,水聲嘩嘩。一個矯健的身影在蔚藍色的泳池中如同游魚般靈巧的泳動,姿態優美。
  泳池邊的小圓桌處,龐濱低聲問吸著果汁的安溪,“大嫂,聽說昆成汽車正在和云圖集團接觸?”
  安溪帶著墨鏡,悠悠的嘆口氣,“是的。”又道:“龐總,你還是叫我安溪吧。叫大嫂我擔當不起。”
  她前天應邀和海益汽車的代表高婉薇吃了頓飯洽談海益集團入股云圖集團的事宜。
  出面邀請她的是京城中頗有能量的一位女子:白唯。她以前跑部委批文時承了白唯一個人情,不得不去。
  在酒宴上,陪同吃飯的還有風在水的前妻高麗瑩。這有些出乎她的意料。閑聊的時候高麗瑩把龐胖子依靠掠奪民營企業發家的老底都給揭露。劣跡斑斑。
  這讓她不得不懷疑前段時間公司中突然傳出正在燕大讀書的集團繼承人云玉致要出面接洽云圖集團戰略合作者的消息的真假。以及真實意圖。
  而且高婉薇告訴她,云玉致和風在水、龐濱數周之前在商云市望月山莊一起度假。
  如果是以前,龐濱喊她大嫂,她會非常高興。但是,此刻她心中很有些不滿。龐胖子很有可能是云玉致“逼宮”的幕后黑手。
  龐濱胖乎乎的臉上露出憨厚的笑容:“大嫂,這我可不敢。回頭給老大聽到,他肯定要臭罵我。你可是老大心愛的女人。”
  “好吧。隨你了。”安溪沒有再堅持讓龐濱換稱呼,喝著果汁,心中有點苦澀。心愛的女人?那天吃過飯后,她找云吉祥問詢過。答案不太好。
  云吉祥一直將安溪當做夢中情人,雖然最近在圍著高婉薇打轉,但他心中的最愛是安溪。不過,他也知道姐姐云玉致和安溪關系不佳,支支吾吾的不肯說,但是安溪是何等精明,很快就明白度假是真的。以她對風在水的了解,云玉致和他的關系只怕有點不清不楚。
  想想風在水和她在一起的甜言蜜語,以及對這次讓富力公司入股云圖集團對她的承諾:云圖集團的ceO。2o%的股權。心里微微有些發涼。
  他給云玉致的承諾又是什么?
  那天高麗瑩沒有說風在水一句壞話,但是她有豈能感覺不到風在水在龐濱發家的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龐濱哪里知道安溪此刻的心理活動。見安溪不再堅持,呵呵笑了笑。喝著威士忌。
  這時,風在水游泳完,拉著泳池邊的扶手從泳池中起來,泳池明亮的燈光下,風在水小麥色的肌膚上水珠滴落,六塊腹肌線條清晰。長期的運動讓他保持著良好的身材和允許的肌肉。充滿了男性的魅力。
  “小安、胖子,你們稍等下,我去沖個涼。”風在水走向泳池左側豪華的更衣室。
  安溪看得風在水性感的男人背影,恍惚了一下。她不否認風在水對她的吸引力。
  她一共談過兩次戀愛,無論是高中時初戀的男友,還是大學的男友,都沒有風在水英俊、成熟、社會地位、能量、強大、體貼、溫柔。這是一個完美的男人。
  她本不會奢求更多。她的情感和精神導師是云波濤。對這個一手將她帶到了社會精英階層的男人,她充滿了感激、敬佩、愛慕。她樂意做風在水背后的情人。只是,風在水最近的所作所為讓她實在有些失望。嗯,很失望。
  風在水換了一身休閑的衣服出來,扶著安溪的肩膀坐下。
  他本來是打算在一個月之內擺平云圖集團所有的事情,只是陸景逼迫他倉促的離開京城。現在借著交接一個案子的由頭返回京城,除了周小齊的事情,他希望將富力公司入股云圖集團的事情落實下來。
  聊了一會后,龐濱笑著問道:“大嫂,你看富力還有沒有希望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
  海益汽車、昆成汽車突然加入,讓離岸注冊的純投資公司富力公司處在了劣勢。他現在想要吃下資產百億的云圖集團,關鍵是要取得眼前這個女人的支持。
  安溪無奈的嘆了口氣,看向風在水,說:“風哥,昆成汽車信譽良好,又是國內首屈一指的汽車企業。現在董事會中的意見比較傾向于選擇昆成汽車作為戰略合作伙伴。”
  風在水愣了下,“小安,你的意見呢?”
  安溪沒有回答,說:“風哥,我前些天和高婉薇一起吃過飯。”
  泳池邊的氣氛陡然間冷了下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