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604 時間

12月11日。豪華的專機龐巴迪從迪拜機場起飛前往京城,預計將會在晚上8點抵擋京城。
  機艙內豪華的休息室內,戴安娜在乳白色的圓臺邊蹙眉沉思。修身的淺色連衣裙盡顯她曼妙多姿的身材。圓臺上放著喝了半杯檸檬汁。
  此刻,戴安娜的腦海里正回想起昨晚在寶石莊園納賽爾對她的鼓勵、叮囑、規勸:
  這一次去京城和陸景見面,不能激怒陸景,必須要忘掉她的公主身份,對和華財團的話事人保持敬畏的心態。態度要誠懇。
  戴安娜悠悠的嘆了口氣。這么多朋友,到最后只有納賽爾肯真心幫她。
  關鍵便是“敬畏”的心態了。如果她一開始便對陸景保持敬畏,事情何至于此?——她的未來就陸景一念之間。
  輕輕的咔嚓一聲開門的聲音打斷了戴安娜的思路,侍女艾麗莎手里拿著一件厚厚的白色棉衣外套進來,“殿下,已經過了阿富汗,氣溫有點低了。”
  戴安娜點點頭,將衣服披上,問道:“艾麗莎,她們都休息好了嗎?”
  她這次去京城想要給陸景表演她最拿手的舞蹈,以求增加陸景對她的好感。她帶了一個舞蹈團隊。這是只在阿聯酋國宴上表演節目的歌舞團隊。
  “嗯。”艾麗莎輕輕的點頭,看著憂愁幽思的公主,咬咬牙,跪下道:“殿下,我愿意為你承擔所有的責任。殿下可以聽信米奇-夏夏如龍的挑唆推到我身上。”
  戴安娜怔怔的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侍女艾麗莎。二十二歲的年紀,典型的阿拉伯美女,大眼睛高鼻梁,穿著蔚藍色的夾克。放在迪拜,也是讓男人們趨之若附的尤物。
  此刻,她臉上帶著堅毅。戴安娜手扶著艾麗莎的肩膀,輕聲道:“艾麗莎,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艾麗莎身子顫抖了一下,緩緩的道:“我會死…….。請殿下好好照顧我的家人。”
  “你先起來…”戴安娜心里頗有些感觸,將忠心耿耿的艾麗莎扶起來,走到休息室的窗口,天空中白云朵朵。長長的嘆了口氣,說:“艾麗莎,陸景不是傻子,他知道主謀是我。你承擔不了這個責任。”
  她得罪陸景的幾個地方。
  第一:配合雷納德打壓剛剛加入鉆石聯盟圈子中的陸景。由于聽從夏如龍的建議,得心應手。這是欺騙罪。
  第二:她在暴怒之下。扣押了前來代表陸景談判的熊玉嬌一行。她的底氣是雷納德。只是,陸景給了雷納德更大的利益。她在談判中慘敗。
  第三:她試圖在談判失敗之后刺殺陸景。陸景連夜返回京城,并且換了護照處境,他豈能沒有察覺?只不過,這件事沒有挑明。
  艾麗莎承擔不了這個責任。
  艾麗莎難過的低下頭,心里有些酸楚,她內心里還是轉不過彎來,“可是…”
  戴安娜打斷她的話:“艾麗莎,沒有什么可是。即便是我迪拜的公主又如何?這個身份對陸景起不了任何的作用。我們這次去京城,盡力而為。
  最壞的結果是我去約旦和薩利-阿卜杜拉成婚。我不信陸景敢派人刺殺約旦王室成員。艾麗莎。去吧,替我好好招待斯嘉麗小姐。”
  “好的,殿下。”艾麗莎低聲答應,整理了心中的情緒,關上門離開。
  奢華的休息室中安靜下來,光線微暗。戴安娜佇立在機窗口,長久的不說話。
  這次京城之行,她沒有把握。
  …
  …
  明亮的機場大廳中人流密集。陸景拖著行李箱,休閑的從機場中走出。身后三名西裝保鏢隨行。略有些顯眼。
  陸景給衛婉儀發了短信,拿著手機閱讀著熊玉嬌發給他的郵件。熊玉嬌正在迪拜做房地產中介。炒樓。在戴安娜的協助下,她執掌的迪拜le公司已經開始正常的運轉。
  熊玉嬌在郵件中慣例請教著管理上的疑問,又說著她最近的情況,并關心的詢問陸景在迪拜挨打的傷好了沒有。
  陸景笑了笑。玉嬌的郵件中字里行間中都帶著親近之意。她甚至在郵件中抱怨著迪拜的飲食糟糕,就像好朋友聊天。讀起來讓人心情愉快。指導單純的如同一個孩子的玉嬌是一件很愜意、放松的事情。
  陸景腦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鄭芝荷,第一次見面就哭得梨花帶雨的女孩。她現在的演藝事業已經走上正軌,不需要把他當精神導師了。
  出了機場,陸景坐到宋雨綺派來接他的車中回家。剛過幾分鐘,便接到一個意外的電話。
  電話里崔橫波的氣急敗壞的嚷嚷。“陸景,快來救我。什么狗屁的燕苑,就是個騙子斗狗場…,我就說你們了,怎么了。土人,土人,土人。你們誰敢動我,我是陸景的朋友。”
  陸景無語的揉揉眉心。同學,你報你老公裴吳越的字號,他在京城也很有名的。
  “好,崔橫波,你先把電話掛了,我馬上派人過去。”陸景掛了電話,給謝晉撥了個電話。京城紈绔子弟中場面上的事情,謝晉出面就可以了。
  崔橫波是唐詩經的跟班,他不能不管。
  …
  …
  崔橫波的事情只是插曲,陸景中午和衛婉儀吃過飯后一直呆在家里陪著妻子。期間給宋雨綺、墨靜雯、煙詩凝、王燦、唐悅都打了電話,詢問蘇琳、黎傾城進京的事情。
  得知一切順利后,陸景便將注意轉移到云圖集團試圖引進戰略合作伙伴的事情上。何夢瑤、郁揚率領的昆成汽車的團隊已經到京城。
  在取得國內轎車市場的輝煌業績之后,昆成汽車現在有兩個目標,第一:進軍中高端汽車市場。做一家百年的汽車企業,做出昆成汽車自己的高性能跑車。
  第二,希望把握住汽車行業的新動態,爭取在五年之內躋身全球六大汽車廠商之列。
  而正在全球熱炒的環保話題,清潔能源話題,對電動汽車的需求和關注正在逐步的加強,昆成汽車的決策團隊判斷這會是汽車發展未來二十年的新的技術制高點。
  昆成汽車有強烈的興趣與云圖集團合作。雙方已經展開初步的接觸。只是,還沒有什么實質性的進展。
  晚間8點。正在和衛婉儀在家中娛樂室里打桌球的陸景接到了剛下飛機的戴安娜的電話,“陸先生,我已經到京城了。現在準備前往大唐雨景上林苑。”
  她早通過陸景的助理余樂和陸景約了今天晚上十點見面。
  “嗯,我知道了。”陸景淡淡的說道。他對戴安娜的印象實在不佳。只是。納賽爾幫她游說,加上熊玉嬌說她在迪拜最近很賣力。他才考慮見她一面。
  放下球桿,衛婉儀笑著問道:“陸景,你晚上還回不回來呀?”她知道陸景的行程。
  陸景笑著捏捏衛婉儀的臉蛋,“當然回來啊。我們家婉儀等著呢。”
  衛婉儀心里甜滋滋的。嬌嗔道:“誰等你啊。我才沒那么傻。”
  陸景笑笑,和嬌妻吻別。
  口是心非是每個女人都或多或少有的“毛病”啊。這就像是生活中的巧克力,偶爾吃到,心中一片甜蜜。和婉儀在一起從來就不會覺得悶,她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孩。
  匯合了從家中出來的余樂,一起前往大唐雨景上林苑。陸景看著略有些狼狽的余樂,笑問道:“怎么,寇小蠻不放你晚上出來?”
  余樂和寇小蠻已經訂婚。余樂將婚房買在了京城。寇小蠻最近在京城。
  余樂苦笑著點頭,“和你沒法比。我以往的人品不夠堅挺。小蠻不信任我。”他出門前給寇小蠻“榨”了一次。
  陸景禁不住呵呵一笑。遞了一支煙給余樂。他和余樂相處的還不錯。
  車到上林苑。戴安娜的隨行人員已經進駐。由于阿拉伯人的飲食習慣,她并沒有用上林苑的服務團隊。而是用了自己帶來的廚師。因而陸景、余樂在餐廳里吃到的都是阿拉伯菜。
  明亮的宮燈讓餐廳燈火輝煌,處處透著富貴之氣。不愧是命名為上林苑的莊園。阿拉伯的特色菜滿滿當當的擺了九道菜。侍女們在一旁添酒加菜,安靜而嫻熟的服侍著。
  吃著菜,戴安娜斟酌了幾秒,說:“陸先生,等會我安排了一場舞蹈,希望你能留下片刻稍作欣賞。”語氣謙恭至極。
  并不是她不懂中國化。如果是其他人,這頓飯吃完,她都不會說什么。但是,她在京城的朋友提醒過她這樣不行。必須要陸景一句明確的話。
  否則,那是自己一廂情愿的想陸景已經原諒了她,
  陸景笑笑,說:“行。”戴安娜不挑明來意。他倒也不著急著拒絕。怎么著都得等她把底牌、手段都亮出來,這樣,他在納賽爾那里會好說一些:納賽爾的面子他要給。
  余樂心里發笑。陸景根本就沒什么藝術細胞,欣賞個屁的歌舞,享受的是戴安娜此刻低眉順眼柔媚的臣服,完全是在看笑話而已。
  陸景、余樂本就不餓。戴安娜心里有事,一頓晚飯吃了十幾分鐘就結束。戴安娜邀請陸景、余樂移步到二樓的客廳。“陸先生,失陪了,我去安排一下。”
  戴安娜既然敢在陸景面前開口,對歌舞當然有很大的把握很。二樓的客廳中很快清場。只剩下陸景、余樂在客廳正中的沙發上喝著茶。
  “叮咚”的音樂前奏響起。幾秒后,六名漂亮的阿拉伯舞姬穿著露臍裝,款款搖擺著跳著舞步進入客廳中。
  輕盈綠腰舞。飛袂拂**。翩如蘭苕翠,宛如游龍舉。
  果真是絕妙的舞蹈。陸景縱然不能欣賞音律、舞步的配合玄妙,但眼前六名漂亮舞姬極盡妍態的展示著身體的柔軟、性感、魅惑。充滿了異域風情。
  只要是男人就會欣賞。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