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603 誰是誰的備胎

咖啡廳里略顯幽靜、緩慢的曲調慢慢的流淌著。音樂聲音讓蘇琳感覺到似乎有點遙遠。
  陸景這番話透漏了大量的信息,更是直白的有些傷人。但是,她對京城的世家子弟圈子來說確實是舊人了。
  “我老了。”蘇琳自嘲的說道:“陸景,新人是誰呢?”歷了和嚴景銘失敗的婚姻,她心態已老。
  26歲的年紀對一個女人來說絕對不能說老,剪著短發的蘇琳容貌清瘦清麗,骨感中帶著少-婦的嫵媚,正值女人最為美好的年華。
  “黎傾城。”陸景沒有瞞蘇琳。
  蘇琳微怔,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沒有多問。她的消息比較閉塞,但卻知道黎傾城是誰。
  黃海有名氣的女子就那么幾個。陸景身邊的唐詩經、深藍游艇俱樂部的葉妍都是。她是。齊家大少齊賓鴻的好友、黎家的貴女黎傾城也是。
  見蘇琳默認了自己確定的“主從”方案,陸景道:“蘇琳,這一次邀請你去京城,有什么要求、困難,可以提出來。我會盡力辦到。”
  不能讓人白干活不是?
  蘇琳搖搖頭,輕聲道:“暫時沒有想好。陸景,希望我想要離開京城的時候你不要為難我。”
  陸景愣了下,蘇琳這是還沒有進京就留退路,笑笑,說:“當然不會。不過,我不能確定需要你留在京城的時間。最多五年吧!”
  既然,蘇琳已經接受去京城的方案。報酬、時間都需要說明白。
  蘇琳微笑了下,很淺的笑容。“陸景,你見過誰能坐穩京城第一美女五年的時間?”
  真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所以她才沒有和陸景說具體的時間。
  她并不愿意在京城那個巨大的名利場中逗留。已經見識過最高處的風光,她又怎么會留戀?
  陸景腦子里過了一遍蘇琳的話。確實沒有。京華風云二十年,公認的第一美女換了很多位。最近的幾位:白唯,莫心藍,蘇琳,風白露都沒有超過五年。
  京城是最繁華、最絢麗的大舞臺。同時,也是最危險、最變幻莫測之地。
  陸景想得入神了一會,回過神來時正好看到唐詩經關心的看過來,輕的拍了拍她的手腕示意她安心,對蘇琳道:“蘇琳。你這句話很見地…”
  腦海里自然的浮起唐詩經對她的評價:有見識,無主見。換成對男子的評價的話,便是:好謀無斷。
  陸景對蘇琳的認識有深了幾分:很有內涵的女人。和她聊天的興趣便多了幾分。
  蘇琳決定應陸景的邀請去京城,她也需要和陸景多接觸,了解他的性格、脾氣。
  認真說起來,陸景在九六年就和蘇琳認識。在藍錦酒店,陸景當時正好和王燦一起打莫少鋒。蘇琳說起陸景送給她在云春的那套別墅。她去云春旅游過,很不錯的小城。
  又說起陸景的死對頭,劉家的劉柏遠走美國。劉小山在京城蟄伏。他今年春節會和秦雨檬結婚。蘇琳的蘇威現在在京城、徐城都混得不錯。
  陸景、蘇琳、唐詩經三人隨意的聊著。不談太深刻、私密的話題,只是泛泛的談著,相互了解、接觸。二樓咖啡座這里的氣氛舒緩而隨意。
  不覺間夕陽西下,咖啡廳中亮起一排排的宮燈。營造著舒適、浪漫、典雅的環境。
  蘇琳邀請道:“陸少,唐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留下來嘗嘗我這兒的西式簡餐。”
  蘇琳對陸景的稱呼換成了“陸少”。她對陸景無所求的時候,不會敬畏他的權勢、能量。所以直呼他的名字。現在關系稍稍融洽,便改了稱呼。
  “改天吧。長歌電子競技體育館建成后我來黃海大學這兒的次數會很多。”陸景笑著婉拒。挽著唐詩經的手站起來。
  蘇琳輕輕的笑了笑。送陸景、唐詩經下樓。
  陸景知道她即便去京城也不會關閉蘇園。所以才會這么說。
  看著陸景、唐詩經消失在CBD大樓長長的走廊中,蘇琳轉身進了咖啡廳,嘴角淡淡的有一抹微笑。
  和陸景接觸了一會,他身上溫潤如玉的氣度便撲面而來,沉靜穩重。很能給人信任感。他有今天的成功絕不是僥幸。
  李慧喬12月7日在8萬人的黃海體育館舉辦的演唱會異常成功。據說歌迷的郵件、信件堆滿了天辰娛樂對外公布的李慧喬個人信箱、郵箱。
  暫時閑下來的李慕清、葉妍陪著陸景消磨時光時說起李慧喬的風光:第二天就有廣告商和李慧喬的經紀人周枚接洽,商談新廣告事宜。
  李慧喬和天辰娛樂的團隊享受一周的帶薪假之后便會前往交州。來黃海助陣的鄭芝荷返回漢城接拍新的電視劇。她今年剛剛拿到韓國SBS演藝大賽最佳新人獎。是韓國影視界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臨走時,陸景請愛哭的她吃了頓飯。
  李逸落返回香港工作。她專注于歌曲上的發展,工作量還是有不少。再加上她為景華手機、蘇蘭電器、白云酒業等和華內部的企業代言,商業活動不少。
  陸景和蘇琳、黎傾城談好去京城的事情,也暫時空閑的下來。給風白露打了電話之后,便陪陪自己的紅顏們在黃海度過幾天安靜的時光。他過兩天回京城呆幾天后便要去美國棕櫚灘:參加全球頂級富豪間的聚會。
  一方面是應雷納德-洛克菲勒的邀請。
  另一方面,今年年中因為唐家、裴家和亞太財團鬧翻。同時在一定程度上得罪了安迪-摩根——這位摩根家族當代最為出色的人物。他需要修補和安迪-摩根的關系。
  當然,他去棕櫚灘還有更重要的事情。他要做一件讓世界電子媒體都震驚的事情:發布景華手機最新產品。
  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內溫暖如春,冬季的嚴寒被阻擋在別墅外。上午十點時分。陸景從健身房出來去主臥室里的浴室中洗澡。臥室的大床上葉妍、李慕清、吳璇睡得正香。
  洗過澡,陸景換了一件白色的睡袍。昨天剛到黃海的吳璇迷迷糊糊的問道:“小景。現在幾點了啊。”
  “才十點。”陸景坐到床頭,親昵的愛撫著昨晚陪著他盡興的三位大美人。溫柔的吻著,說著話。時光過得極快。中午,陸景單獨陪著蘇曉玉在度假村中的麗都酒店吃飯。
  “曉玉,你什么時候回柏斯?”陸景給蘇曉玉夾了一筷子菜,笑著問道。
  蘇曉玉只有一周的假期。這幾天他盡量抽出時間單獨的陪她。
  “你想我走還是不想我走啊?”蘇曉玉嫵媚的看著陸景說道。
  她喜歡上陸景之前,和他說話本就是言語無忌,很自如。將女兒家最寶貴的東西給他后,等來的是他的承諾、溫柔、體貼、愛護、情意。她也不再患得患失,恢復了往日在陸景面前的活波、娟秀、靈性。
  陸景輕輕的握著蘇曉玉的小手。溫聲道:“當然是不想。曉玉,我希望能多陪你一段時間。這相當于是你的新婚蜜月。”
  “可我就一個星期的假期呢。”蘇曉玉甜蜜的輕笑,白色的冬裝外套貼著她凸凹的曲線,秀麗動人,問道:“你呢,什么時候回京城?”
  “明天早上。”陸景笑笑,拿出手機給蘇曉玉看。上面有墨靜雯給他發的郵件:戴安娜明天來京城向他道歉。希望能游說他同意她繼續擔任迪拜鉆石集團的執行董事。
  墨靜雯、余樂、季婉彤三名陸景的助理在李慧喬的演唱會結束后就返回京城。
  京城里面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第一,三人要協調蘇琳、黎傾城進入京城的事宜。第二,要準備陸景去棕櫚灘的事宜。第三。謀劃云圖集團的事宜。
  陸景解開套在風白露身上的第一美女的枷鎖之后,接下來是“干掉”風在水的得力跟班:龐濱。
  陸景確實不會在盯著風在水繼續針對他本人。但是以風在水的脾氣,會甘心吞下其往日的心腹下屬周小齊被判終身監禁的苦果嗎?不會。
  況且,陸景對如何鋪平他和風白露的情路有一整套計劃。他需要繼續剪除風在水的勢力。這是既定計劃。區別在于。隨著風在水的資料緩緩的收集上來,陸景的計劃在不斷的調整。
  蘇曉玉瞥了一眼陸景的手機,“哦--。那個迪拜的公主喲。陸景,她漂不漂亮?”
  陸景給蘇曉玉問得微微一笑。吃醋撒嬌是女人的天性。只是曉玉表達得比較隱蔽一點,“漂亮。但是。在我心中,她沒有你漂亮。”
  蘇曉玉展顏嬌俏的一笑,握著陸景的手,低頭輕吻了一下他的手心,嫵媚無端。
  她想他了。
  迪拜。寶石莊園中。
  納賽爾準備了一桌酒給戴安娜送行。席間,幾道精美的小菜散發著誘-人的香味。戴安娜感激的和納賽爾喝著酒,閑聊。氣氛十分的融洽,又帶一點悲壯、忐忑。
  之前,納賽爾讓戴安娜過一段時間等陸景氣消了之后再去向陸景賠罪,爭取能夠保留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的職位。
  現在迪拜鉆石集團的三名執行董事分別是總裁哈希姆、穆罕默德-薩利姆、自己。
  但是,納賽爾對擔任迪拜鉆石集團的執行董事興趣不大。雖然這一職位能給他的權勢、地位帶來一定的提升。
  根據他和心腹哈桑的商量,這點提升還不如換取在陸先生塑造一個為朋友的形象更為劃算。這樣,和穆罕默德-薩利姆的競爭便不會處在下風。
  “戴安娜,你這次去京城,祝你一切順利。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