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602 重返徐城

陸景詫異的看了蘇威一眼。他對蘇威居然要投資他手中的零售業項目感到奇怪。
  固然現在蘇家和陸家的關系不錯。但是,前世的種種深深的摹刻在他的腦海深處。他早就下定決心。
  當然,他不會無聊的設局對付蘇威、蘇琳。
  蘇威認真的點了點,回應陸景眼光問詢,拿起酒瓶起身給陸景倒酒。
  陸景隨即恍然,失笑起來。蘇威現在知道什么?自己是回到徐城心情激蕩,往往的種種自然的在腦海中浮現,影響到了自己的情緒、判斷。
  蘇威有點緊張的看著手指壓在額頭微微揉著的陸景。他很清楚如果搭上了陸景的順風車對他意味著什么:肯定能大賺一筆。
  想了一會,陸景微微抿了一口酒杯中的百加得,道:“蘇威,我前天在黃海和蘇琳見了一面。我希望她去京城重新成為京城第一美女。不過,她拒絕了。蘇威,你能不能幫我勸勸她?”
  把日后不折騰的希望寄托在黎傾城的自律上,基本不可能,自己需要準備好“備胎”。蘇威對自己有所求倒是一個機會。
  當然,蘇琳原本就頂著“京城第一美女”的名頭。她和黎傾城誰做誰的備胎還真不一定。畢竟,不管黎傾城如何的有交際上的天分,她今年才19歲。
  蘇威愣了下,他昨天給妹妹蘇琳通過電話,沒聽蘇琳說起過陸景去見過她的事情。自從妹妹和嚴景銘離婚后,妹妹就越來越恬淡,似乎什么都引不起她的興趣。這不好。
  “陸少。我試試看。不能保證能說服蘇琳。”蘇威心里對這件事很熱心。
  很明顯,既然是陸景提議讓蘇琳重返京城。肯定會全力支持。陸景現在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幾乎是獨領。幾位大哥級的人物:閔二哥、李新寒、秦成文都很賣他的面子。
  最近幾個月似乎只有在京城風頭正勁的風在水可以與他抗衡。當然,這只是表象。剛才馮逸風不就說陸景運作把風在水的助手周小齊給抓了嗎?
  陸景笑著點點頭。和蘇威碰了碰杯,“盡力就行。蘇琳要不愿意就算了。你入股零售業的事情,我回頭讓人和你聯系。”
  說著,笑著問一旁的馮逸風,“馮大少,你有沒有興趣入股?賺不賺錢我不能保證,但是肯定不會虧本。”
  馮逸風呵呵笑道:“陸景,你的生意有虧本的嗎?我讀書少,不要騙我啊。”
  陸景笑著搖搖頭。舉杯示意。他虧錢的生意多著呢,只是馮逸風他們不知道。
  …
  從紫央中出來,深夜里寒風呼號著。點點滴滴的小雨低落,讓天氣更加的寒冷。
  陸景開著布加迪威龍載了蘇曉玉回到紅楓酒店的豪華行政套房中。開了暖氣,陸景將身上的大衣脫下來掛在落地衣架上,回過身笑著問道:“曉玉,徐城的天氣可真冷。柏斯那里四季如春,你冬季回國來受不受得了。”
  “哪里受得了喲。我也挺怕冷的呢。”蘇曉玉娟秀的輕笑,脫下圍巾、長款藍色棉衣露出里面的白色高領毛衣。“陸景,我們喝點酒再睡覺嗎?”
  “曉玉,你好了沒有?”陸景壞笑著問了一句。注目著蘇曉玉。
  別看曉玉嬌小嬌俏,但是身材很是有料。前凸后翹。這會兒修身的白色毛衣與黑色的打底褲勾勒著她性-感的曲線。很有女人味。他昨天仔細的欣賞、把玩過。
  蘇曉玉嬌媚的飛了陸景一眼,輕輕的帶著羞澀嗯了一聲。昨天下午做的時候,陸景很憐惜她。這會兒她恢復的差不多了。
  陸景走到蘇曉玉面前,低頭輕輕的吻了她一口。小聲笑道:“曉玉,那還喝什么酒啊?”
  這句話頓時讓蘇曉玉羞的滿臉緋紅。只是給陸景牽著手,還是不由自主的隨著他走進臥室中。
  …
  蘇威心里的打電話給蘇琳的沖動幾乎克制不住,勉強壓到第二天的上午8點,終于撥了妹妹蘇琳的電話。
  此時,蘇琳正在雅灣公寓的家中畫著淡妝,“蘇威,你有事找我?”
  “呵呵,真不愧是我老妹。蘇琳,我昨天晚上和陸景在紫央見面聊了一會…”
  蘇琳的手機調成免提模式,放在梳妝臺上,低著頭看鏡子里的自己,往臉上抹著歐萊雅的護膚品,打斷蘇威的話,“蘇威,我對你們的話題沒有興趣。沒什么事的話,我準備出門上班了。”
  蘇威無語,趕緊說道:“蘇琳,先別掛電話,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陸景同意我入股新虹百貨、天藍商場、西爾斯聯合成立的零售業公司…”
  蘇威說了五分鐘,將利害關系都說了一遍,“蘇琳,難道你不想回擊那些嘲笑你灰溜溜離開京城的那些人嗎?”
  蘇琳已經抹好護膚品,怔怔的坐在化妝臺前,心里波瀾微起,沉默了一會,淡淡的道:“對不起,蘇威,我沒有興趣。嘴長在別人身上,愛怎么說是別人的事。對我沒什么影響。”
  蘇威嘆了口氣,懇求道:“蘇琳,你就當幫老哥一個忙。我的生意到現在遇到一個瓶頸,如果能借這個機會獲得新的突破,收益會非常大。”屆時,他的資產至少能上十億。
  蘇琳用力的抿了抿嘴。她和嚴景銘結婚、離婚,沒有孩子,在她余下的生命中真正能夠依賴的親人只有父母、哥哥。
  “蘇威,正是因為陸景支持風白露,我才離開了京城。他現在又支持我,何等的善變!你怎么保證他說的話不變卦?”
  蘇威道:“保證不了。有多大的利潤做多大的事情。我們不是在為陸景做事。最差的結果,你以后孤身一人再回黃海。我想陸景不會為難你。”
  蘇琳輕輕的點了點頭,沉吟著道:“蘇威,我覺得陸景突然邀請我去京城這件事沒他說的那么簡單。我離開京城之后,我人氣不足。就算有陸景全力支持,我未必能競爭得過風白露。
  所以,我可能無法完成陸景的隱藏起來的真實意圖。這一點,你要提前和他說清楚。”
  作為風白露曾經的對手,她很清楚的知道風白露有多么的優秀、難以被擊敗。
  風白露的姿容勝過她一籌,幾乎沒有男人能夠抵擋住她摧枯拉朽的魅力。
  蘇威道:“放心吧,蘇琳,我會和陸景說的。”
  再說了一會對這件事的推測,蘇威掛了電話,看看時間已經是上午9點。琢磨了一會給陸景撥了一個電話。
  結束和蘇威的通話之后,蘇琳開車出去吃早餐,然后前往新匯區照顧她的咖啡館。一路上她都在思考著她去京城這件事。
  她對去京城真沒有興趣,好不容易退出來,怎么可能還想著進入那個名利場的漩渦。但是,她無法拒絕哥哥親自打電話來的懇求。
  蘇園咖啡早上十點開門。在兩名員工的配合下做完開門營業的工作之后,蘇琳在二樓慢慢的品著咖啡,心情略有些無奈。
  這時,蘇威打來電話,“蘇琳,陸景今天一早就回了黃海。他想和你見面再談談。”
  蘇琳愣了下,“好的,你讓他來蘇園吧。”她有點琢磨不透陸景的用意。
  …
  周五下午,藍色的布加迪威龍平穩的在前往黃海大學的道路上。陸景體驗著架勢這輛跑車的感覺。
  副駕駛座上的唐詩經笑著道:“陸景,你現在可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呢,你既然答應了黎傾城,這會兒蘇琳又同意去京城,看你怎么安排。”
  陸景嘴角浮起一抹自信的笑容,“這好像還是問題啊。詩經,你覺得黎傾城會是白露的對手?”
  唐詩經和風白露接觸過,那是一個很漂亮,非常獨特的一個女孩,“陸景,不是我說黎傾城的壞話,我覺得就算白露放水,黎傾城估計也搶不走她的京城第一美女的頭銜。”
  黎傾城的閱歷有限。根本就沒有獨立生活、面對各種困難的手腕,在衡量人心方面更是徹底的新手,她哪里比得上風白露?情商太低。
  陸景笑笑,說:“那蘇琳呢?”
  唐詩經繼續點評道:“蘇琳看問題很有見地,這和她的生活經歷,眼界有關。但是沒有什么主見。要是我,肯定不會為哥哥就違背自己的意愿。”
  “所以,你是唐詩經,她是蘇琳啊。”陸景笑著道,“正是因為要同時支持黎傾城和蘇琳,所以我還要再來和她談談。同時支持是一回事,還是要有主次之分。當然,結果怎么樣,要看她們各自的努力。”
  再一次來蘇園,蘇園中依舊充滿了濃郁的小資風味。陸景、唐詩經駕輕就熟的上了二樓。蘇琳早就看到了聯袂而來的兩人,禮貌的微笑著起身相迎。
  服務員送了兩杯咖啡上來。咖啡的香味四溢。
  唐詩經輕輕的攪拌著咖啡看著窗外高樓下細小的景物。等待陸景說話。她今天是陪客呢。在陸景面前她很樂意收斂她的光芒。
  陸景笑著道:“蘇琳,我依舊需要麻煩你了。蘇威給你說過嗎?”
  蘇琳點點頭:“嗯,陸景,我可能達不到你的要求,我離開京城太久了。要‘擊敗’風白露很困難。”
  陸景輕聲道:“只有對舊有的人失望,才能對新加入到圈中的人保持期待。你說呢?”
  蘇琳一下子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