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601 你很有想法

黎傾城暈暈乎乎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腦子里一直在琢磨著京城之行:如何亮相、如何打開局面、如果發展…。等等問題縈繞在她心頭。
  直到凌晨三點多,興奮的神經稍稍松弛,一直在公寓客廳的沙發上思考問題的黎傾城才發現她竟然沒有和陸景說一聲就離開了李慧喬的慶功酒會。
  “真是暈了頭,忘了問陸景我去京城和誰接觸。”
  黎傾城可不認為憑她的身份去京城就能進入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中。除非她打算出賣色相依附于某個公子哥。這可以接觸到那個圈子。
  黎傾城看看時間,琢磨了下,沒打擾陸景。疲倦的爬到床-上一覺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就點。打著哈欠撥電話約齊賓鴻到和泰里的錦樓喝早茶。
  “不是吧,傾城?現在幾點了你約我喝早茶,約我吃午飯才是正經的。”電話里齊賓鴻笑道。
  “少來啊。我倒是想早點約你喝早茶,問題是你能從那些女人的被窩里鉆出來?”黎傾城不客氣的說道,“快點來啊。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齊賓鴻趕到和泰里錦樓時黎傾城正在怡然自得的喝著烏龍茶,三樣點心擺放在精美的小桌上。餐廳中食客寥寥。
  看黎傾城白若能嫩蔥的兩根修長手指夾著點心往粉潤嫣紅的小嘴里送實在是一種美的享受。
  齊賓鴻心里嘆了口氣,收回目光,坐到黎傾城身邊,找侍者要了點心,茶。他和黎傾城關系太熟了,根本不會往男女關系方面發展。
  見齊賓鴻坐下,黎傾城吞下嘴里的蝦餃,喝著茶,白了齊賓鴻一眼:“齊少,你這可真夠慢的。”
  齊賓鴻笑道:“我可是緊趕慢趕的開車過來的。傾城。什么事?”
  “陸景想要我去京城…”黎傾城將昨天晚上和陸景談妥的事情給齊賓鴻說了說,她和齊賓鴻的關系很不錯。“你說我現在怎么辦?什么時候去京城合適?”
  齊賓鴻愕然的看著黎傾城,愣了一會才消化黎傾城的消息,想了想。說:“傾城,你不怕陸景騙你?以我對他的性格、行事風格的研究,他基本不可能和風白露鬧翻的。”
  “切,陸景騙我有什么好處?我除了長的漂亮點,有什么值得他騙的。他總不會無聊的要追我吧?”黎傾城對齊賓鴻的說法不以為然。陸景這個人很驕傲的,“你承不承認,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機會。我管他是不是真和風白露鬧翻。”
  齊賓鴻無奈的道:“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但是,傾城,你的根基太虛浮了。”
  黎傾城道:“所以,我來問問你的意見。”
  齊賓鴻琢磨了下,道:“第一,你肯定還得多和陸景溝通、交往。第二,你要和明叔說說這件事,讓黎家將資源傾向給你。第三。你需要盡可能的調用六大世家的資源。比如:和唐詩經和解,與裴吳越、崔瀚、高婉薇、唐弼等人加強合作。
  第四,你需要了解陸景圈子中的一些人的話題。比如:電子競技。還有天辰娛樂幾名歌手的演唱會。旅游規范。這個你可以和高婉薇溝通,她應該有些心得。”
  “哦---。”黎傾城驚訝的張張嘴,她只是習慣性的問計齊賓鴻,沒想到他說出了四條意見。
  真不愧是能在黃海和唐詩經想抗衡的人。這智商…。自己還是差點道行。
  齊賓鴻笑笑,“傾城,不要這么崇拜的看著我啊,我會不好意思的。”
  “去。你有不好意思的時候?”黎傾城輕踢了齊賓鴻一腳,心里漸漸的對京城之行有些底氣。
  齊賓鴻哈哈一笑。說:“傾城,去京城對你來說是機遇,同樣也蘊藏著危險。”
  黎傾城不解的道:“怎么說?你擔心風家會報復我?應該不至于吧?我們圈子中的斗爭都是‘文斗’。沒有直接暴力解決問題的。京城那邊會這樣搞?”
  齊賓鴻搖搖頭,“陸景既然要你去京城。肯定能保證你的安全。但是,傾城,如果明叔的要求和陸景的要求相沖突,你有把握平衡二者的利益嗎?
  再一個,你自己對未來有沒有規劃?一直做陸景的傀儡?潛在的利益沖突、野心、欲-望才是你的危險所在。”
  齊賓鴻把話說的很明白。內心深處,他不愿意黎傾城去京城。即便和她無法發展男女關系。可是做朋友,一起玩耍、喝茶,也是極好的。
  黎傾城臉色慢慢的認真起來,想了想,隨即展顏笑道:“想那么多趕什么啊?現在無論怎么想都只是推測。我先去山頂看看風景再說。”
  齊賓鴻見勸不住黎傾城。便不再勸。說著話,喝完早茶。兩人在錦樓門口道別。
  黎傾城坐車去深藍游艇俱樂部。琢磨著齊賓鴻的幾條建議,給陸景撥了電話約陸景吃飯。
  “傾城,我已經到徐城市區了。下次吧。謝晉文在黃海,你先和他聯系下。這周末王燦要來黃海帶隊打比賽。我回頭讓謝晉文引薦你和他認識。”
  “哦,好的。”黎傾城放下了手機。一條廣闊的世界的窗戶正在徐徐向她打開。
  別看她在齊賓鴻面前說的瀟灑,她心里又怎么會沒有忐忑?只是,她不愿意放棄這次機會。
  …
  ….
  魯東省會徐城在冬季中略顯著工業化城市的厚重,天空有著灰蒙蒙的顏色。夜色中,穿著厚厚冬衣的行人行色匆匆。
  魯東省委常委院2號別墅,吃過晚飯,陸景和大哥陸江在書房中隨意的聊著天。大嫂胡瑩和侄女陸琪都在京城生活。別墅中有些清冷。
  聊到晚上十點多,陸江起身打開窗戶給此時煙霧繚繞的書房透氣,笑著道:“小景,你晚上留在我這兒休息?”
  陸景就笑:“哥,馮逸風和蘇威約我晚上出去喝一杯。”
  陸江微笑著點點頭,送弟弟到門口,又輕輕的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對弟弟他內心里相當滿意,“小景,電子競技和旅游新規搞的不錯。要注意搞好團結。”
  “哥,我會注意的。”陸景笑笑,離開了大哥的住處。
  陸景和蘇威、馮逸風約的地點是在徐城最有名的高端會所:紫央。從省委大院過去要四十多分鐘。
  前世里陸景在徐城生活了四五年的時間,05年12月底來到徐城,很多記憶中的街道、年代久遠的建筑在夜色中仿佛帶著朦朧的灰色。陸景心里的感慨油然而生。
  價值6500萬的藍色布加迪威龍如同夜色中魅影王子在徐城寬敞的街道中緩緩的駛過。陸景收回了看向車窗外的目光。
  誰又會想到他重回徐城,這座令他傷心、折戟的城市會是這樣一番情形呢?
  “趙姿,繞到紅楓酒店。我接下曉玉。”陸景吩咐道。趙姿加快了車速。
  超強性能的布加迪威龍在徐城的馬路上跑不起速度來,她憋得慌。她很喜歡陸景這輛新入手的跑車。
  陸景給蘇曉玉發了短信。車到紅楓酒店時,蘇曉玉已經等在酒店門口。
  “有兩個朋友喊我去會所喝酒。我們倆一起。”
  “嗯。”蘇曉玉柔媚的應了一聲。她昨天將身子給陸景,又只有一周的假期,陸景舍不得留她獨自在黃海。帶她來了徐城。
  陸景微微一笑,讓蘇曉玉坐到副駕駛座上,開車前往紫央。趙姿換了一輛不起眼的商務車跟在后面。
  紫央是一片園林式的建筑。主樓是三層樓的宮廷式建筑。在侍者的帶領下到三樓的5號包廂。包廂中金碧輝煌,長長的金山色沙發蘇威、馮逸風正喝著酒說話。
  “陸少。”
  “陸景。”
  兩人起身和陸景握手,對陸景帶著一名娟秀嬌俏的女子有些詫異。這樣的場合,陸景怎么還帶女人過來?
  “你們倆在徐城過得逍遙啊。商云市的望月農莊搞得很不錯。”陸景笑著和蘇威、馮逸風說話,又介紹道:“蘇曉玉,我的女人。”
  蘇曉玉秀美的笑著對兩人點頭致意。她正兒八經的頭銜很多,最有分量的便是景華總公司總經理助理。但是,此刻,她更喜歡陸景這個簡單的介紹:我的女人。
  “蘇小姐,歡迎來到徐城。”蘇威、馮逸風忙笑著打招呼。又吩咐服務員送酒水、飲料、小吃進來。蘇威、馮逸風各自點了紫央的兩名頭牌進來陪著。
  兩名頭牌很能活躍氣氛,其中叫紫珠的女子的歌喉相當不錯,開了KV,款款的唱著。隨意的喝著酒,聊著天。話題轉到了最近風在水離開京城還有周小齊被抓的事情。
  馮逸風嘿嘿笑道:“風大少現在怕是要跳起來了。陸景,你打算怎么整他?”
  陸景笑著搖頭,沒說話。馮逸風還不知道他和風在水談過了。周小齊的事情不會波及到風在水。
  蘇威喝了口酒,試探的問道:“陸少,聽說新虹百貨、深藍商場準備和西爾斯聯合在國內搞零售賣場。不知道這家零售企業對不對外募資?”
  最近一兩年,他手中有不少活錢。因而,想要投資一些穩定的商業項目。現在京城中公認的商業強人便是陸景,連閔二哥,李三少都投資陸景手上的項目。他也想投資陸景手中的項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