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59 陳國波的難題

縱然是在冬季,交州的大街上依然是鮮花綻放。陸景一行三人從機場出來后,額頭上立刻冒著汗。
  “呼--1唐悅把襯衣領口解開,用手扇著風,“看來保持京城人民良好的形象這個艱巨的任務要靠你來完成了。”
  陸景拖著拉桿黑色箱子,笑著道:“扯談吧。”他早有準備。把西服脫下來,搭在手胳膊上,里面只穿了一件襯衣,頓時感覺舒服了許多,“就呆一中午,和省報的副主編吃頓午飯,下午我們去江口。”
  “行。你和曾姐一起去吧。我在酒店休息一會。聽說江口的妹妹很熱情,我晚上去見識一番。”唐悅笑指著前面一輛慢慢開過來的白色凱迪拉克,“來接我們的是這輛車吧?”
  陸景笑著點頭。他下飛機后和李子君聯系過。來接機的是她的一個堂兄,他會出面介紹陸景和朱主編見面。李子君已經和朱主編約好見面時間。
  陸景和唐悅先由京城飛到交州和朱主編見面。馬飛明天的飛機到江口市,他們匯合后再去香港。
  李子君的堂兄李子彥很健談,操著一口嶺南普通話。先送陸景他們去希爾頓酒店休息了半個小時,又聯絡了朱主編。
  與朱主編的會面很順利。下午的時候,李子彥調了一輛車送陸景三人去江口市。陸景到江口市的目的是見林市長,晚上自然不會和唐悅去夜店鬼混。
  林市長與陸家淵源深厚。陸景提前約好時間,要拜訪他并非難事。但是能不能說服他加強對房地|產商的監管力度。以及讓他相信亞洲金融危機即將到來,則是要看陸景的本事。
  …
  內地資本在香港投資注冊公司。投資股東需要親自到香港開立戶頭,當然在江口的外資銀行開立戶頭同樣有效。
  陸景需要去香港確定貿易公司的辦公地點。更重要的是,他需要去見一見世信銀行的董事陳旭光。
  景華通信,京城聯運都極度渴望資金來擴大規模。陸景此前都是將新虹百貨的股份出讓給董坤城來獲取運營資金,但是這顯然不符合他的長期利益。
  新虹百貨在易手時價值32億,但是在未來的估值至少不低于100億人民幣。
  陸景此前借了3.37億人民幣用來收購新虹百貨25%的股份,他每年需要償還給董坤城的利息就是三千多萬。這筆錢他需要盡快給董坤城打過去。
  而江州的數字手機產業園計劃一旦批準后,更是需要大筆的資金投入。
  他身上的資金壓力不小。要是能獲取到世信銀行的融資,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他應對起來就會從容得多。
  過關后,正好趕上了小雨。王燕東趕緊從旅行箱里拿出傘分給眾人。這次來香港,馬飛帶了他和另外一個職員過來。他們三個人將會在香港開展貿易公司的日常業務。景華那邊會陸續的派人過來。
  九十年代中葉,上百萬打工者涌入江口市,形成當時規模最大的民工潮,其中聚集著大批的優秀人才。在香港回歸之前,這些人想到香港去工作很不容易。
  但是現在的江口幾乎匯集了來自全國各地的人才,同等能力的職員,從江口市招聘自然要比從香港當地招聘支付的代價要少得多。
  當然,這些都是次要的。從港人里面很難培養忠誠度高的高級職員,這一點才是陸景所看中的。
  不過要將員工送到香港工作。需要走李子君家的門路。李家在嶺南扎根多年,很有些辦法。
  香港彈丸之地,四處緊湊,連山崖上都長滿高樓大廈,有著獨特的魅力。在南區的一角租賃了一間不大的辦公室。將瑞豐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更換為唐悅之后,瑞豐公司悄然開業。
  陳旭江作為世信銀行的董事。身家不菲,居住在香港著名的富豪區--淺水灣。
  天光幽晦,盤山道兩側造型別致的路燈都早早亮起。在郁郁蔥蔥地棕櫚樹間散發著黯淡的光芒。
  陸景看著車外的依稀可見的新月型海灘。那是香港著名的景區。昔日的香江八景之一的“海國沉浮”就是指淺水灣的海濱浴場。
  司機默不作聲的開著車。車內很靜,陸景忽而想起關寧。羅女士與大嫂昨天已經回了京城,住進錦園別墅里。大哥肯定是和羅女士提過自己有女朋友的緣故。羅女士在江州時不肯開口要自己帶關寧去見她,想來還是要自己四月份去和衛婉儀相親。陸景微微有些無奈,老媽在一些事情上是很固執的。
  陳旭江辦了一個自助酒會來招待陸景。他交游廣闊,來得都是香港商業圈子內的精英人士。
  陸景和陳旭江在幾個核心圈子里轉了一圈,與他站到別墅二樓的窗邊談著事情。
  “如果你名下的瑞豐公司能拿下江州數字手機產業園的開發計劃,世信銀行愿意提供三千萬美元的融資。”陳旭江舉著酒杯很爽快的說道。陸景在新虹百貨名下還有21.5%的股份,不用擔心他還不起世信銀行的錢。
  陸景還笑著點點頭,“那祝我們合作愉快!”對陳旭江一口答應投資,陸景也沒有意外,如果他不被陳旭江所重視的話,今天也就不會有這個自助酒會了。
  想了想,陸景說道:“陳先生有關注泰銖最近的異常嗎?”他無意于用政治利益去和陳旭江交換經濟利益。江南|系馬上就要面臨暴風驟雨。這個時候要格外的謹慎。
  對陳旭江的人情,他需要換一種方式去補償。
  “哦?”陳旭江眉頭挑了一下,“只是正常的波動吧?”
  陸景笑著道:“泰銖還會繼續下跌。中間可能會停頓一段時間。但是風暴會愈演愈烈。從泰國自己公布的外匯儲備來看,他們不可能保持固定匯率的情況下在抵擋住資本市場上對泰銖的做空。我建議陳先生保持關注。”
  通常意義上都是把九七年的七月二日泰國宣布放棄固定匯率制度當做亞洲經融危機爆發的開始。但是。索羅斯領頭的國際游資實際上從1月份就開始動手。
  此時,市場上已經有一股拋售泰銖的風潮。
  他在江口市能說服林市長相信金融危機即將來臨就是因為如此,已經有跡象表明國際游資在動手。
  陳旭江看著篤定的陸景,也不知道他的信心從那兒來的,笑了笑,說道:“我會保持關注的。”
  陸景把話點到,不再多說。
  …
  唐悅打算在江口市逗留幾天,實現他“走一地。玩一地”的人生夢想。陸景對他紙迷金醉的生活興趣不大,準備回京城,他還得回去賣股份給董坤城。景華通信賬面上的資金又不足了。
  林市長已經著手整頓江口市的銀行業,清理死賬,壞賬,爛帳。此前他已經將前期準備工作做的差不多。陸景對金融危機的推論,以及種種蛛絲馬跡都表明國際游資即將對泰銖動手。這讓他有一種危機感。下定決心盡快整頓江口市的銀行業。
  “陸景,我回交州了。”電話里張漓嬌笑著說道。
  “不是還沒有過年嗎?”陸景有些意外,今天才是農歷的小年,沒想到張漓就回了交州。
  “呵呵,我提前了一兩天放假。你還在江口嗎?我想你了。”濃郁的思念之情隔著電話都能讓陸景感受到。
  “在。我去交州看你。”陸景聽到張漓那邊有些開心的笑聲,心里柔情涌動著。和唐悅打了一聲招呼。直奔交州而去。
  張漓穿著粉色的西裝外套,內襯著白色的打底衫,修長的大腿在牛仔褲的包裹下曲線極為迷人。在車站外幾棟大廈之間的樹蔭底下,亭亭玉立的站著,不時的有路人的眼光從她身上掃過。
  “打扮的這么漂亮。也不怕別人起心思啊!”陸景笑著摟住她的腰,一手拉著自己的箱子。他看到張漓的眉眼間畫著淡妝。讓她靚麗的容顏格外的精致,有著都市女郎的妍麗。
  張漓嬌柔的笑道:“那里會有人比你壞。大街上就敢動手動腳的。”說著,問道:“剛才跟在你身邊的那個女人呢?”
  陸景回頭看到,曾紅英已經消失在人流中,這大概是專業人士的素質。“那是曾姐,我的保鏢。”
  “哦。”張漓側頭去看陸景,心里泛著甜蜜,有種陸景此刻屬于她的感覺。
  推開酒店房間的門,將行李箱隨意的丟在地上,待張漓進來后,關上門,將張漓抵在門上,肆意的親吻。
  炙熱的相思卻是再也壓制不住。陸景吻著她粉潤的嘴唇,這個靚麗的女孩總能勾起他心底的柔情。吸吮著她滑膩的舌頭,托起她的俏臀,將她抱到床上,一件一件的脫著她的衣服。
  為心愛的女孩寬衣解帶,大概是人生中最為賞心悅目的事之一。
  “不要……”張漓嘴里說著,身體卻軟得沒有一點力氣。陸景手撫著她豐腴挺翹的臀部,迫不及待的吻下去。張漓迷失在陸景灼熱的氣息下,直到陸景將她的衣服剝得只剩下一條黑色的小內褲,才想起要拉起被子遮一遮如雪的玉體,“我來那個了…,不能…”
  陸景郁悶的想死,愣了一會,苦笑道:“我發現你比我更壞啊。把我吊在半空中,我會瘋的。”說著,抱著她坐在床頭,在她挺翹的臀部上揉捏幾把,又用硬物隔著幾層薄布在她的腿心處研磨幾下。
  “下次好不好…”張漓可憐兮兮把頭伏在陸景懷里討饒,無意間卻是把心里愿意交托身心的想法給泄露出來,臉羞的緋紅。
  陸景苦著臉,用手慢慢的撫摸著她的長發,過了一會,壞笑著在她耳邊說了幾句。張漓在他胸口發狠的咬了一口,嬌嗔道:“不許叫疼,你壞死了。”說著,小手慢慢的伸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