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599 人選是誰

“呃…,景哥…,你有事情找我?”電話里傳來黎傾城悅耳動聽的聲音,帶著一些遲疑。
  “嗯,是的。你在黃海吧?”陸景擁著蘇曉玉柔軟的腰肢,隨意的說道。
  “在…”黎傾城幾乎是咬著牙從喉嚨里蹦出這個詞。
  陸景道:“那就好,今天晚上李慧喬在黃海體育館舉辦演唱會,回頭晚上在深藍游艇俱樂部的慶功宴你來參加吧。我和你談點事情。”
  陸景現在在這方面很注意,并不會單獨的約黎傾城見面。把見面的時間和地點放在了李慧喬今晚的慶功宴上。
  “好…”黎傾城咬牙切齒的掛了電話,心里罵道:陸景你個王八蛋。
  她倒不是憤怒、擔憂陸景對她有不良企圖,和陸景接觸過就知道他其實是一個很驕傲的男人,不是長的漂亮的女人就能入他的法眼。
  她不爽是因為她正在黃海機場大廳準備辦理登機牌前往柏斯玩幾天。陸景要她晚上去深藍游艇俱樂部耽擱了她的行程。
  黎傾城咬著整齊的貝齒,恨恨的踹了一腳身前的行李車。“哐”一聲,裝著兩個大行李包的行李車撞到柜臺上。不少旅客都看向這位時尚、高挑的女郎。
  “小姐,請出示的你身份證。”柜臺前,辦理登機牌的工作人員露出一個帥氣的微笑,心里蠢蠢欲動,琢磨著通過機票查詢到她的信息能否有用。
  “不用了。”黎傾城恨恨的拍了一把行李車扶手,將行李車推到的機場大廳電子廣告牌下,漆黑的眼眸閃閃,琢磨著陸景找她什么事。
  下午她收到陸景的短信后,給他回了幾條短息詢問情況,但是陸景一直沒回短信,在登機前她忍不住給陸景撥了一個電話。
  畢竟,她不敢無視陸景的要求。不然,回頭明叔肯定要訓她。現在六大世家可是準備在陸景的“庇護”下發展。
  想了想,黎傾城撥了高婉薇的電話。在她認識的人當中和陸景關系不錯,又能給她解惑的就只有高婉薇了。
  …
  …
  陸景結束和黎傾城的電話,見蘇曉玉秀麗的眼眸正認真的看著自己,異彩漣漣。禁不住伸手摸摸她的小臉,“干嘛啊,曉玉?想把我偷吃掉啊?”
  蘇曉玉俏臉緋紅的輕笑,眼波流媚,“是啊。你愿不愿意呢?”
  陸景呵呵一笑,拉著蘇曉玉的小手起身,“走吧,曉玉。我帶你參觀下我這艘游艇。”
  蘇曉玉臉上有點發燙。跟著陸景參觀游艇。她好像有點太心急了些。矜持點呢,曉玉!
  陸景這艘游艇高三層,長約70米。由荷蘭古老的Feadship建造,耗時一年半。耗資7800萬美元。內部裝修大量的應用野生橡木花紋浮雕和上等大理石,將歐洲經典品味和東方風格協調的融合在一起,仿佛是一具高雅的鋼琴。
  主臥室透明的弧形玻璃窗外蔚藍色的海面在幽暗的夕陽中泛著醉人的碧波。陸景從背后雙手環著蘇曉玉的腰,輕咬著她的耳垂:“曉玉,我們繼續剛才的事情?”
  臥室里的暖氣打得十足,陸景和蘇曉玉這會兒都是衣衫不整。參觀時耳鬢廝磨,親昵的擁吻、愛撫,兩人心底的情-欲都涌了上來。到臥室中便達到了頂點。
  蘇曉玉嗯了一聲,小臉火紅如燒,和陸景吻了一會,主動的跪在陸景面前,明眸款款的看著陸景,眼神羞澀又火熱。她知道陸景很喜歡她用嘴幫他釋放。
  陸景心里有些感動,搖搖頭,將蘇曉玉拉起來,打橫抱起來往浴室走去,溫柔的吻著她的脖子,“曉玉,地上涼。我們先去洗澡。一會去床-上。”
  …
  …
  周三中午,匯海大酒店副樓11樓酒吧VIP包廂中,高婉薇約了高麗瑩見面。明州高家和京城高家最近這幾年聯系緊密,高婉薇和高麗瑩吃著可口的小菜,隨意的閑聊,說著京城最近的話題,氣氛十分融洽。
  海益汽車和云圖集團達成合作的關鍵是要向安溪揭露龐濱的真實面目。
  但是,高婉薇并不認為她的話云圖集團的實際負責人安溪會相信。她需要一個夠分量的說客。
  而高麗瑩就是這么一個夠分量的說客。第一,她是京城高家的子弟。第二,她是風在水的前妻,而龐濱是風在水的“左膀右臂”。她說話可信度很高。
  “瑩姐,電動汽車企業云圖集團今年虧損嚴重,正在尋找戰略合作者,我家里的海益汽車想要和云圖集團合作。現在面臨著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說到這兒,高婉薇頓了頓觀察高麗瑩的反應。
  高麗瑩笑了笑,小口的吃著菜,不置可否。
  高婉薇繼續道:“瑩姐,對手是龐濱的富力公司。龐濱這個人很壞,有掠奪民企企業資產的先例,我想請云圖集團的總裁助理安溪吃頓飯,但是我怕她不相信我的話。希望瑩姐能幫我說說話。”
  高麗瑩三十歲,身姿窈窕,168cm,容顏秀雅,盤著嬌美的少婦發髻,笑道:“薇薇,安溪肯定不會相信你的話。”
  “啊…”高婉薇泄氣的拍拍自己的臉蛋,“那我可就白忙這幾天。瑩姐,為什么呀?”
  高麗瑩慢條斯理的道:“因為安溪是風在水的情人。”
  “這---”高婉薇目瞪口呆。居然會是這樣。
  高麗瑩喝了一口酒,道:“薇薇,你也不要太擔心,我也只是猜測。”
  以她的風在水的了解,安溪十有八-九已經被他拿下。這是風在水的管用伎倆,財色雙收。
  高婉薇愣了愣。她心里其實更傾向于高麗瑩給出的答案。只是,那樣的話,事情不是陷入死結了嗎?
  高麗瑩笑笑,“好了,薇薇,我只是一家之言。哦,你注意下云吉祥這個人,他不靠譜。”
  高婉薇點了點頭,“嗯,瑩姐,我知道。只是應付著他。我也是從他口中知道富力公司是龐濱控制的公司。”
  吃過飯后,高婉薇心情不佳的和高麗瑩分別,坐到車中,正準備返回家中再給三伯打電話時,手機響了。
  “薇薇姐,你忙不忙啊?我有件事咨詢下你的意見。”電話里傳來黎傾城的聲音。
  高婉薇微微有些詫異,“哦,我沒什么事。傾城,什么事啊?”
  黎傾城將陸景約她見面的事情說了說,問道:“薇薇姐,最近京城發生了什么事嗎?你覺得陸景找我什么事?”
  高婉薇沉吟了幾秒鐘,說:“傾城,最近京城這邊陸景和風在水的關系鬧得很僵。他找你什么事,我也說不準。”
  陸景和白露的關系又非常好。白露現在去了新加坡。而她打電話給陸景問過。陸景說沒事。陸景和風白露的實際關系她不會透露給黎傾城。
  黎傾城哦了一聲,又說了幾句掛了電話,返回到在黃海的住處雅灣公寓。一直琢磨到傍晚。腦海里閃過高婉薇的話:陸景和風在水關系不好。突然大致有點明白陸景找他什么事了。
  起身在公寓里走動著,看了看表,晚上七點半,自語道:“李慧喬的演唱會快要開始了。我先去深藍游艇俱樂部吧!”
  …
  …
  晚間時分,黃海的近海處陸景三層樓高的白色游艇正在緩緩的回航。位于游艇二樓的主臥室中,溫暖如春。
  陸景擁著一絲不掛的蘇曉玉在被子中說著話,體味著剛剛燃燒過的激情。蘇曉玉的眉眼間有著嫵媚水潤的女人韻味。熟悉她的人可以看得出她的變化。
  “陸景,我們該出發去參加慧喬的演唱會了。”蘇曉玉嬌軟無力的卷縮在陸景懷中說道。
  陸景笑著掛了掛蘇曉玉精巧的鼻子,“曉玉,你還能走路?”蘇曉玉是第一次,給他進入后落紅片片。他縱然是對她憐愛無比,淺嘗輒止,可她依舊是難堪鞭撻。
  “我不行呢。”蘇曉玉臉紅的道:“可是,演唱會那里有很多人等著你的啊。”
  在這場感情中,蘇曉玉始終處在弱勢地位,陸景偶爾的思念就足以讓她滿足。她不希望因為她的緣故讓陸景為難。
  她知道為了籌備李慧喬的演唱會,陸景動用了很多關系、人情。不是因為李慧喬的緣故,而是天辰娛樂的李慕清想要做出一點成績。這涉及到天辰娛樂原有的派系和唐風集團新派系之間的競爭。
  陸景笑著搖搖頭,“曉玉,你啊…,再這樣我會給你慣出一身的毛病。我總會有些別的原因不能去觀看演唱會。”
  見蘇曉玉還再勸,陸景擺擺手,制止她:“曉玉,不要說了。我決定了。你再陪我一會。我回頭要去參加慧喬的慶功宴。”
  蘇曉玉甜蜜、乖巧的“哦”了一聲。
  …
  …
  黃海體育場。
  燈光閃耀,李慧喬換著各式服裝,傾情為歌迷演唱。演唱會現場山呼海嘯的歡呼聲不時的響起。氣氛十分熱烈。
  與歌迷們互動合唱了一首成名曲《情書》之后,李慧喬回到了后臺換衣服準備下一首歌曲,額前冒著微微細密的汗珠,在梳妝臺前問著身邊的好友鄭芝荷,“蘇姐還沒來嗎?”
  鄭芝荷笑道:“|蘇姐下午的時候接了陸景的短信就走了。她怎么來的了啊。陸景打電話給墨助理,他在深藍游艇俱樂部等著給你慶功。”
  李慧喬笑著搖頭,“他對我倒是挺有信心。我剛才差點唱錯詞,幸好以歌迷合唱的形勢糊弄過去。”
  鄭芝荷笑笑,傾聽著外面震天般的“慧喬“呼喊聲,“慧喬,你該出場了。”她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有這么多粉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