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598 三聲嗯

陸景平復了激蕩的情緒之后才從書房中出來,喊了兩聲“詩經”。唐詩經在溫暖奢華的主臥中應道:“景,我在臥室里,先洗澡休息了呢。”
  “詩經,先別睡覺啊,我一會有事情和你商量。”陸景說著,走到主臥里拿了換洗的衣服準備去洗澡。
  唐詩經帶著大框眼鏡倚在床頭看書,明亮的水蓮花燈尤其的柔和,讓她身上有著洗凈鉛華的家居韻味。
  唐詩經放下手中的書,嬌嗔的白了正在褪下手表、外套的陸景一眼:“好啊,我等你。”其實,陸景不和她說事情,她也會等陸景的。
  “也是。”陸景笑了笑,拍拍額頭,去主臥室相連的浴室中洗過澡,換了寬松的淺色睡衣坐到床頭,鉆進湖藍色的錦被中和唐詩經并肩倚在床頭。唐詩經身上好聞的香味傳來。
  唐詩經摘下保護視力用的平光眼鏡,給陸景摟著腰,嬌柔的倚在他胸口,全無外人眼中唐六小姐的風范,“景,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說啊?”
  陸景親昵的吻了吻唐詩經的臉蛋,說:“關于蘇琳的事情。她既然不同意去京城,我需要尋找替代人選。”
  “那你看中誰了?”唐詩經說,腦子里想著陸景手中的可用人選。別看陸景的紅顏眾多,但是能夠去京城主持局面的女子就那么幾個:自己、莫心藍、葉妍、明雪、聶問白。
  “黎傾城。”陸景說了一個讓唐詩經極其以外的名字。
  唐詩經驚訝的抬頭看著陸景,說:“你怎么會想到她頭上去?景,高婉薇其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她現在的第一要務是和陸景擁有一個寶寶。不然的話,她可以去京城幫陸景撐幾年。
  陸景笑著搖頭:“詩經,高婉薇的交際能力是合格的,容貌、氣質屬于第二眼的嬌俏美女,也是合格的。但是,高俊耀這個人很有野心,他和我不是一條心。我不能全力‘培養’高婉薇。”
  黎傾城這幾年在六大世家子弟中冒頭后,一直在和唐詩經明爭暗斗。她對黎傾城的印象很不好。只是。她不會以個人的喜好來給陸景建議。
  “景,你能保證黎家會聽話?”
  “不能保證。但是黎傾城既然在六大世家內部和你爭斗,說明她這個人很有野心。我可以給一個比六大世家更大的舞臺,她為了黎家背叛我的概率就小很多。我懶得回頭折騰來折騰去。”
  陸景倒不是無法害怕高婉薇背叛。他既然能把高婉薇推上京城第一美女的寶座。也能讓她跌落下來。這是絕對實力帶來的自信。只是,他不想折騰。
  選擇黎傾城會降低日后折騰的風險。
  “好吧,理由通過。“唐詩經好笑的白陸景一眼。簡單的說,高婉薇有點無欲無求,不好掌握。黎傾城有出名的野心。便于陸景引導、掌握。
  唐詩經接著道:“不過,我心里有點郁悶啊,黎傾城是我的對手,可是你還要給她這么大的好處,景,想好怎么哄我沒?”
  “詩經,我這不是在和你事先通氣嗎?”陸景笑笑,詩經在撒嬌,抱著唐詩經性感窈窕的嬌-軀,在她耳邊小聲道:“我有件禮物送給你。”
  唐詩經笑著眨眨眼睛。
  陸景道:“我請你吃香蕉吧。先上后下還是先下后上由你決定。”
  唐詩經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香蕉怎么分什么上下?等看到陸景嘴角的壞笑,頓時恍然,羞惱的掐陸景的大-腿,嗔罵道:“你個流-氓…,就喜歡調-戲我啊…”
  陸景哈哈一笑,他可不是正人君子,和紅顏們在一起時私下里也會口花花,抱著嬌羞薄怒的唐詩經,將湖藍色的被子拉起來蓋在兩人身上…
  …
  …
  黃海機場。許雪和葉靜雨拉著行李箱隨著人流走出機場前往私家車停靠點。黃海12月初的夜晚氣溫只有3攝氏度。
  葉靜雨裹著厚厚的黑色大衣,越發顯得嬌小玲瓏。抖抖索索的叫道:“噢,冷死我了。還是洛杉磯好。雪姐,我們一會去哪里吃飯啊?家里可是什么東西都沒有呢。”
  她和許雪在黃海的江南別墅區有一棟別墅。加入和華之后,她的薪水、分紅、獎勵足夠她消費高端別墅。
  “去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我和陸景說好了。”和華黃海辦事處的車早等在停靠點。許雪拉開車門。和葉靜雨做到車中。
  葉靜雨不樂意的撇撇嘴,終究是沒反對。她也沒搞清楚她心里到底喜不喜歡見陸景。
  車到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許雪一邊給陸景打電話一邊和葉靜雨往別墅中走。別墅的服務團隊早得到陸景的通知,許雪暢通無阻。“陸景,我和靜雨到別墅了,你還沒休息吧?”
  電話里陸景溫和的笑道:“許雪,我就算休息了也得說沒休息啊。你等我一會。”
  “好啊。我先吃飯。給你留一杯紅酒。”許雪笑了笑,給站立在一旁的美女經理吩咐幾句,去了餐廳等待用餐。
  主臥室中,唐詩經嫵媚而慵懶的道:“景,我就不起來了,天氣冷著呢。你可要把我藏好哦。”
  陸景開玩笑道:“詩經,這可怎么藏啊?”語氣其實并不擔心。
  …
  …
  許雪來黃海是想要給陸景聊聊和華銀行在紐約、香港的發展情況。以及和華內部最近討論的發行和華債券的事宜——和華準備吸收更多的外圍合作者。
  葉靜雨到黃海則是純粹的來聽李慧喬的演唱會。李慧喬的演唱于12月7日晚上八點在黃海體育館舉行。正好是葉靜雨、許雪到黃海的第二天。
  陸景上午十點鐘才起床,吃過早飯后和許雪談了一個小時,對和華銀行發展的細節,他并不需要過多的關注。和華銀行的三架馬車陳旭江、許雪、丁靈都是專業人士。
  中午,陸景和崔瀚等人小聚之后坐車到深藍游艇俱樂部。李慧喬、李逸落、鄭芝荷等參與演唱會的團隊都住在這里。李慕清帶領著天辰娛樂的團隊緊張的坐著最后的準備。葉妍也調用她在黃海的影響力支持這場演唱會。陸景將墨靜雯、余樂、季婉彤都調來幫忙。
  黑色的勞斯萊斯緩緩的駛進位于黃海市東面海濱處的深藍游艇俱樂部:遮掩在海濱樹蔭中的一大片花園式的精美建筑。
  十幾輛面包車、商務車、采訪車被擋在了門外。寒風凜冽。這些都是蹲守的娛樂記者。
  深藍游艇俱樂部是黃海最高檔的交際場所之一,他們根本就進不去。看到黑色的勞斯萊斯駛入,禁不住交談起來。
  “瑪德,又是哪個富豪進去給李慧喬送花啊。”
  “昨天不是有風聲說有人送一萬朵玫瑰被干出來,取消了深藍游艇俱樂部的會員資格。”
  一名老成點的攝影師笑道:“小鐘,不要這么憤世嫉俗。嘿。你應該說,瑪德,怎么不帶我進去。或者說:富豪,求。”
  聚在一起的二十多名娛記都哄笑起來。
  …
  …
  深藍游艇俱樂部除開游艇碼頭。分為主樓、豪華酒店、高爾夫球場三塊區域。李慧喬,天辰娛樂的團隊包下了豪華酒店的32層。
  陸景在主樓和擔任深藍游艇俱樂部總經理的唐雨瑤聊了一會,并沒有去看李慧喬她們。現在距離演唱會只有幾個小時,她們都在認真的準備。
  陸景獨自去了007號碼頭,上了他的游艇。按了服務團隊的按鈕后。陸景在游艇二樓中的客廳小憩。十幾分鐘后,游艇的服務團隊便就位登船。
  游艇上的船長是一名美女,過來請示道:“老板,現在出海嗎?”
  陸景正看著游艇舷窗海外的景色,手機丟在一邊,閃爍著綠色的指示燈,有i消息來了。回頭道:“再等一會吧,我等一個朋友。”
  冬季的黃海近海波瀾不驚,海鳥從天邊滑過。白帆點點。一副美不勝收的景象。
  陸景等了約二十多分鐘,一名嬌小玲玲的女子穿著雙排扣的米色大衣走進來。黑色的打底褲與黑色的高筒靴修飾著她圓潤修長的美腿。氣質娟秀。
  “曉玉…”陸景站起來。輕輕的握住走過來的娟秀女郎的小手,心里有些愧疚,“你昨天就來黃海了怎么不給我打電話?”
  他剛從唐雨瑤那兒得知這個消息。這兩天確實忙的很,他雖然從墨靜雯處知道她最近要從柏斯回國休假一周,可是還沒來得及問她的行程。
  “怕你太忙了,就沒去打擾你啊。反正今天不是要見面的嗎?”蘇曉玉婉約的笑了笑,雙手摟著陸景的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似乎要記住陸景的味道,“陸景。你想我了啊?”
  陸景苦笑著搖頭,按了鈴,吩咐船長可以出海,然后問道:“曉玉。你想我沒有?”
  蘇曉玉抬頭,秀麗的明眸看著陸景,聲音低沉的道:“想啊。想的整晚都睡不著覺。有時候真擔心你的承諾是一場泡影呢。你那么優秀啊…”
  “就你把我當個寶啊…”陸景將心中的愧疚、枷鎖放下,坦然的道:“曉玉,我要是說想你肯定是假話。我要關心的人太多。”
  “…”蘇曉玉臉色一僵。
  “但是我要說不想你肯定也是假話。夜深人靜時,我偶爾會想起在遙遠的柏斯。除了笑笑之外,還有一個傻傻的、漂亮的女孩在等我。她的幸福在我一念之間。”
  蘇曉玉頓時釋然,嬌嗔著捶著陸景的胸膛,“陸景,你就不能一次性把話說完啊?就知道欺負我,就知道欺負我…”
  說著說著,眼淚便滴落了下來,她遠沒有她自己想象的那么堅強。
  陸景雙手捧著蘇曉玉秀美臉蛋,低頭溫柔的吻著她臉上的淚花。縱然是前幾個小時他心中給唐詩經她們的倩影填滿,但是在此刻,他的心弦卻被蘇曉玉撥動。
  陸景的嘴唇向下,吻在蘇曉玉的紅唇上。蘇曉玉柔順的配合著。這時,陸景的手機突然響了。
  陸景給黎傾城發了一條短信讓她來黃海面談。黎傾城這會兒回撥了電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