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596 風在水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龐濱短時間內聯系不上風在水,只得托他自己的關系去見周小齊。他找到了謝海逸。謝海逸是煙詩凝的表弟。煙詩凝在國安五處很有辦法。
  12月6日下午,周小齊被帶走的第三天,龐濱在市郊的一處老房子中見到了周小齊。
  簡單得如同八十年代賓館的老房子中,木床,木桌,木椅子、開水瓶。狹小的房間中很單調。幾乎看不到現代化電器的痕跡。
  龐濱和周小齊相對而坐在空蕩蕩的長桌兩側。這一次,沒有盛世俱樂部的美酒佳肴。只有一盒香煙。中華牌。
  龐濱給周小齊點了一支煙,眼淚差點沒下來。周小齊胡子拉碴,雙眼通紅,想來是被上了手段。龐濱給自己點了煙,,深深的吸了一口,說:“哥幾個縱橫天下的時候,何曾想到會這么狼狽…”
  周小齊曬笑一聲,“胖子,好漢不提當年勇,你說這些有什么用。況且隔墻有耳。”說著,眼睛很專業的瞄了瞄有可能隱藏竊聽器的地方。
  龐濱擺了擺手,說:“我找的朋友的門路。設備都關了。不會有人竊聽。”
  周小齊抽了口煙,沒說話。他不怎么信。這是職業特點決定的。不會個人安危放在別人的承諾上。
  氣氛有點沉悶。龐濱沉吟了幾秒,道:“小七,你放心,老大一定會撈你出去的。你耐心的等幾天。”
  周小齊搖搖頭,“胖子,你難道沒看明白嗎?這是一個局中局。老大現在都離開軍情三處了,他有什么立場為我說話?正是因為老大離開了,所以我才會出事。”
  龐濱不忿的道:“那有怎么樣?以老大的實力,難道還怕陸景那個小子?”
  周小齊嘆了口氣,“胖子,不是怕不怕的問題。這是不同的玩法。老大有正業,陸景可以威脅到他。陸景有什么正業?女人、錢。老大能把和華搞垮?”
  龐濱默認不語。
  從華橙基金疏遠老大的過程中覺察到和華強大無比的經濟實力。他知道和華的實力。他本來也是不贊同老大和陸景“放對”的。但是,事已至此。說這些有什么用。沒有后悔藥吃的。
  周小齊道:“胖子,我怕是出不去了。有件事請你幫忙。”
  “自己兄弟,你有話盡管說。我一定辦到,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龐濱抬頭,認真的看著周小齊:“但是,小七,別說這種喪氣話。你要對老大有信心。”
  周小齊嘿的一笑,“狗屁。胖子。你腦子里都是漿糊。我這樣的人,陸景敢放我出去?你覺得我會不會報復?他那么多女人,一點破綻都沒有?”
  龐濱又愣住,個人武力值高居然還會引起這樣的顧忌,無奈的長嘆:“小七,看來這兩天你在里面想了很多啊。”
  周小齊把煙滅了,說:“胖子,以后你想找我吵架都找不到人了。小野是個很善良的女孩,瑪德,勞資這一回折了不知道她要便宜那個王八蛋。你幫我好好照顧她。”
  小野就是對外經貿大學的那個女孩。龐濱知道。用力的點了點頭。
  …
  …
  龐濱和周小齊聊了一個小時就離開了。老式的房子隔壁中煙詩凝和009對視了一眼。監控設備確實都關了。但是,老式的房子隔音效果不行。龐濱和周小齊的談話兩人聽得一清二楚。
  聽周小齊這口氣,只怕打定主意不開口,要一個人抗住洗錢的罪名。這“攻心戰”反倒是一點效果都沒有啊。
  “小羅,給焦哥匯報吧。”煙詩凝想了想,無奈的嘆了口氣,對009說道。
  “好,煙姐。”009噼里啪啦的飛快的敲著筆記本鍵盤,很快就和“家里”接通。焦興修的面孔出現在屏幕上,筆記本的聽筒中傳出他的聲音。“詩凝,小羅,情況怎么樣?”
  煙詩凝搖搖頭,“焦哥。和你的判斷相反,一點效果都沒有…”說著,將聽到的情況詳細的復述了一遍。她作為精英特工,腦子里記錄下對話要點很輕松。
  焦興修呵呵笑道:“詩凝,你錯了。不是沒有作用,是相當有作用。你覺得周小齊想獨自抗住洗錢的罪名。他抗得住嗎?”
  煙詩凝微征,漂亮的晶眸凝住,她在思索。
  009忍不住道:“焦哥,周小齊肯定扛不住,涉及的金額太大了,幾個億呢。他一個中尉抗不起。誰信啊!”
  “所以,風在水會很急啊…”焦興修意味深長的說道。
  他對一些事情的內因知道的比煙詩凝、009更多。當然,他是一個純粹的人,服從命令聽指揮。其他事情不用多管。
  ….
  ….
  龐濱返回京城市區后,準備去華夏對外經貿大學找小野。答應了兄弟的事情,他一定會辦到。他不否認他是一個不擇手段的人,但是對兄弟,他是真心的。
  豪華的寶馬急速的駛過紫竹大道。龐濱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龐濱看到沒看,接了電話,粗聲道:“哪位?”他心情不好。
  “胖子,是我。”電話里傳來風在水的聲音。
  龐濱一個急剎車,寶馬打了一個旋兒車輪發出刺耳的聲音停在路邊。“老大…,你收到我給你發的留言了?”龐濱語調激動的在打顫。
  “胖子,我回來了。小七怎么回事?來家里說。”
  “好。我馬上到。”一句“我回來了”讓龐濱有種想哭的沖動。
  兩個小時后,風在水家中的書房中,華美的壁燈柔和的燈光落在風在水英俊的臉龐上。高聳的鼻梁讓他顯得英姿勃發,朝氣勃勃。身上沉靜的氣息又讓他充滿了成熟男人的魅力。
  聽龐濱說完,風在水沉默了足有半個小時,問道:“陸景現在在哪里?”
  龐濱道:“他去黃海了。老大,小七的事情…”
  風在水抿了抿嘴,“我和陸景先談談。”
  龐濱愕然的看著風在水,心里忽而涌起一股不好的預感。陸景以鐵一般的事實說明得罪他不會有好果子吃。史大少還在監獄里呆著的呢。
  風在水拍了拍龐濱的肩膀,“沒事。嗯,沒事。”
  …
  …
  黃海。
  唐詩經和蘇琳約的見面時在傍晚六點,正好在蘇琳位于黃海財經大學附近CBD的咖啡廳中吃完飯。
  黃海四季分明。12月初的黃昏挪到了下午四五點鐘。晚霞鋪陳在天際,印染著黃海的高樓大廈。
  紅色的瑪莎拉蒂總裁從水墨清苑出來,平穩的行駛在馬路上,前往黃海財經大學。
  唐詩經放著輕音樂。帶著墨鏡,水靈嫵媚的俏臉上神采奕奕,笑著問副駕駛座上剛剛放下手機的陸景,“景,誰的電話啊?”
  “許雪。她和葉靜雨要來黃海參加李慧喬的演唱會。葉靜雨是李慧喬的粉絲。”陸景笑著道。又點評道:“葉靜雨多大的人了,還追星。”
  唐詩經嘴角浮起一抹醉人的笑意,“年紀大了就不能追星嗎?你這算是歧視呢。哦,你說要搞定風在水為你和風白露的情路掃清障礙,現在算搞定他了嗎?”
  陸景下午給她說過風在水的助手周小齊涉嫌洗錢被抓的事。
  “這當然不算。只是迫使他、迫使風家稍稍收起強硬的反對態度而已。”
  “嗯。那你對待會說服蘇琳去京城和風白露打擂臺有幾分把握?我看蘇琳的性子有點恬淡。”
  “把握不大。只能說試試看。”
  說著話,黃海大學周邊的地標建筑出現在視野中。陸景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陸景看了看號碼,笑著接了電話,“風大少?”
  “是我。陸景,你想要怎么樣?”電話中,風在水的聲音透著凜然。像石子一樣咯人。
  陸景笑了,“風大少,不是我想怎么樣,是你想怎么樣?電子競技項目推廣受阻是你在背后運作吧?”
  風在水語塞,索性挑明了和陸景談,“陸景,我要保小七出來,說說你的條件吧。”態度緩了幾分。
  陸景哂笑:“你當國家的法律是我制定的啊?周小齊的事情程序都走到這一步,我沒有能力保他出來。風大少,你不擔心你自己?”
  風在水勃然變色。厲聲道:“陸景,你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風在水,我很不喜歡我的電話被人竊聽,我的行蹤被人跟蹤。你的做法踩紅線了。不要給我說保證之類的話了。你的人品我信不過。”
  “…”風在水在肚子大罵。輪著將陸景的女性親屬問候了一邊。
  “風在水,我和白露的正常交往,我不希望受到干涉。當然,我會和白露做好表面工作。否則,你好好想想周小齊到底會不會把你供出來。”陸景開出他的條件。
  “好…”風在水咬牙說道,被逼著簽訂城下之盟的感覺實在屈辱。一字字的道:“那小七的事情呢?”
  “我說了我沒辦法。我建議他在里面住一輩子。我實在不放心他出來。”陸景冷漠的說道。
  風在水咆哮的道:“瑪德,陸景,你欺人太甚。”
  風在水的聲音讓正在找停車位的唐詩經都聽到,好奇的看著陸景。陸景夷然自若,冷冷的道:“風在水,是你先惹我的。”
  “嘟-嘟-嘟!”
  風在水徑直掛了電話,將手機重重的拍在書桌上,“惹你瑪德。”他感覺再和陸景說下去,他會忍不住開裝甲車到陸景家中轟一炮。
  坐在一旁沙發上的龐濱看著失態的風在水,木然的抽著煙。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假設陸景后續對他下手,風老大護得住他嗎?他很懷疑。(未完待續。)R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