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595 監視

京城每天都在演繹各種各樣的生活故事,小人物、大人物們的悲歡離合,人生際遇。酸甜苦辣不一而足。
  周小齊被帶走的消息在京城中繁復眾多的生活故事中并沒有引起多大的反響,仿佛平靜的水面中投進了一個小石子,蕩起微微漣漪后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除了關心他的人。
  龐濱晚上在京城大酒店吃飯陪一個外地來的朋友吃飯得知周小齊被國安帶走的消息。
  奢華明亮的包廂中,龐濱正站著倒酒,愣了下,他沒想到事情發生的這么快。身-體搖晃差點摔倒,手撐在深紅色圓桌的邊沿上。
  “高暢,你幫我招呼下柳總。我有點事情處理下。”龐濱勉強的笑說道。
  高暢是一名二十多歲的青年,圓臉大鼻子,容貌平實,笑道:“龐哥,你忙去唄,劉總這兒有我。記得把音樂學院的幾個校花安排來就行。”
  “你小子…”龐濱刻意的笑罵一句,腳步匆匆的離開包廂。讓身邊的助理在京城大酒店樓上開了一間豪華套房。
  進了富麗堂皇的套房中,龐濱立即撥打電話,調用關系打聽周小齊被抓的詳情。龐濱作為風在水的左膀右臂,在京城有自己的關系網。電話不斷的撥通又掛斷。一點點的消息慢慢的匯聚起來:周小齊涉嫌在海外洗錢被有關部門注意到。
  龐濱胖胖的身-體微微打了一個寒顫,海外洗錢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那些錢是老大、他、周小齊三個人的。
  突然間,腦子里不由自主的浮起一個名字:陸景。難道老大被調離軍情部門是一個“陷阱”?
  …
  …
  陸景到黃海之后住在了深藍游艇俱樂部。蔚藍色的海浪在窗外起伏,游艇碼頭處,一艘艘豪華的游艇停泊。富貴奢華之氣彌漫。
  陸景帶著墨靜雯在俱樂部主樓5樓葉妍套房的書房中處理著郵件、工作事宜。即便不再處理和華具體的事務,但仍有許多事務需要處理。
  吃過晚飯后,陸景伸了個懶腰,和葉妍、李慕清、李逸落、墨靜雯在寬敞的客廳中喝著清茶圍坐在茶幾邊閑聊。
  “陸景,你什么時候去見蘇琳啊?”葉妍明媚的眨眨大眼睛,扶著沙發扶手問道。
  “我讓詩經約她了。應該是明天可以和她見面談談。”陸景輕輕的揉著額頭。他的事情有點多,“呃…,清兒,李慧喬的演唱會準備的怎么樣?”
  “周三晚上在黃海體育館。八萬人的體育館。很考驗李慧喬的功力呢。要是逸落開演唱會就沒這個壓力。”
  “清姐…。都是有你的支持呢。”李逸落不好意思的笑笑,精致絕美的容顏上浮起嬌羞之色。
  作為亞洲現象級的女歌手,她當然在容量八萬人黃海體育館開唱過。只是,在陸景面前給夸贊,她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她現在的影響力、人氣不如李慧喬。這從她、李慧喬在廣告商給的待遇上可以看得出來。
  墨靜雯有些好奇的問道:“落姐,你不考慮轉型嗎?”現在單純的歌手沒有什么前途了。她有些好奇,以李逸落巨大的粉絲量,她為什么不轉型。
  李逸落道:“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聲音空靈如夜鶯。純真明沏的眼眸婉婉的看了陸景一眼,難掩她的愛慕、情意、甜蜜、幸福。
  陸景笑著搖頭,開玩笑道:“沒有追求的小逸落啊。”
  “沒有啊。我的追求就是演繹精彩的歌曲呀。”李逸落無力辯解了幾句。她心里其實很喜歡陸景打趣她。
  說笑著,夜色慢慢的深了。葉妍等人正要各自回房間洗浴,陸景卻突然接到王燦的電話,按了接聽鍵。
  “靠,靠。靠。”王燦一開始就用口頭禪表達他的驚詫,“陸景,你不是說風在水的事情放一放嗎?周小齊被抓了是怎么回事。你真打算玩一把大的?”
  陸景這是打算挑起陸家和風家全面對抗嗎?
  “沒有。王燦,我說放一放是真的。”陸景舒適的靠在沙發上,慢條的道:“我和白露的事情,我不想風在水再在一旁指手畫腳。電話被監控,出行被監控,這讓我和白露交往如同地下黨接頭。渾身別扭。感覺就像是烏云籠罩一樣。”
  “我靠。”王燦翻翻白眼,他明白陸景的意思了,是想要通過周小齊抓風在水的痛腳。“合著我白擔心了。你確定周小齊手里有風在水的把柄?”
  陸景笑笑,他當然確定,反問道:“王燦,你覺得風在水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王燦愣了愣。風在水比他和陸景大不了幾歲。但是大了一個輩分,在京城紈绔子弟圈子中都屬于上一代的人物。他對風在水了解的非常少。
  他雖然是陸景的死黨,但是因為出于對陸景能力的信任,他還真沒有認真的研究過風在水的資料——唐悅手里有收集到的風在水的生平、事跡——他不認為風在水能夠把陸景怎么樣。
  …
  …
  同一個問題,在京城的高婉薇也同樣面對,提問的是高家的話事人高俊耀。
  高婉薇最近一直在京城為高家旗下的企業海益汽車進入電動汽車行業和云圖集團接觸。
  5日晚上和安溪等云圖集團的三名管理高層吃過飯。應付完云吉祥的糾纏,回到位于西月區的四合院中,給三伯高俊耀打了個電話。
  她這幾天忙的還沒有來得及問風在水的事情。在商云市的時候風白露提醒過她,可以問問她三伯。
  高家要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投資者,繞不過風在水。她剛從云吉祥口中得知,他姐云玉致和風在水關系密切。而據目前的情報來看,云圖集團中意的戰略合作伙伴是風在水的朋友龐濱注冊在開曼群島的離岸公司富力股份有限公司。
  高俊耀在倫敦,聽高婉薇的問題,笑著反問了一句:“薇薇,你覺得風在水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高婉薇心里暗道:三伯果然知道點什么。沉吟了一會,說:“三伯,我只和他接觸過幾次。我覺得…,呃…。他有點虛偽。不過,能量貌似很大。”
  高俊耀笑了,“風家在京城是一流世家,風在水是風家的接班人。當然能量巨大。薇薇,提起風在水,就會提起他做過的一件事。”
  “哦…”高婉薇來了精神,雙腿卷曲著坐在沙發上,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洗耳恭聽。
  高俊耀和風在水的前岳父高榮軒熟識,對晚輩自然不會隱瞞:“風在水十八歲把你高伯伯的女兒高麗瑩弄得懷孕。不得不和他訂婚。兩年之后成婚…”
  高俊耀并沒有說的太多,高婉薇已經驚訝的說出話來。她隨著三伯見過高伯伯的。和高伯伯的女兒高麗瑩見過幾次面。
  第一,風在水的妻子是李家的女兒。這是京城里的大路貨色消息。眾所周知。
  第二,高麗瑩現在是單身。原來她和風在水結過婚。
  第三,高麗瑩沒有孩子,那么懷上的那個孩子的命運可想而知。
  高婉薇很迅速的在腦海中勾勒出風在水的形象:風流、不負責任、殘忍、冷酷、絕情…
  高婉薇忽而有些厭惡那個讓第一眼就有好感的英俊成熟的男人。嗯,有點惡心。
  高俊耀作為長輩,在男女感情的話題上不便過多的發表意見,接著道:“風在水手下有個人叫龐濱。這個人在圈子里的名聲很壞。很多民營企業都是被他搞垮。
  其習慣性的手法是獲取某企業的股權,然后用各種非法的手段收購股份,成為第一大股東奪取企業的控制權,再拆分優質資產上市,圈錢套現。
  薇薇,雖然龐胖子隱藏的比較深,但是這些資料只要用心去查都可以查到蛛絲馬跡。他是在洗劫民營資本。所以,我對海益汽車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合作伙伴很有信心。云圖集團的管理者只要不是傻的,就會選擇我們。”
  高婉薇愣了愣,很謹慎的提出自己的結論。“三伯,龐濱的動作,風在水知不知道?”
  高俊耀笑了笑,道:“你說呢?”
  高婉薇默然。半響掛了電話。
  看來,讓海益汽車和云圖集團達成合作的關鍵是要向安溪揭露龐濱的真實面目。高婉薇琢磨著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
  …
  昆成汽車以其優質的性價比、快捷方便的售后服務,很受國內工薪的歡迎。2005年的12月,昆成汽車在京城大街小巷上十分常見。
  一輛黑色的昆成汽車緩緩的停在湖東區一棟不起眼的小樓前。煙詩凝穿著厚厚的棉衣將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從昆成汽車上下來,進入小樓中。
  這是國安五處關押周小齊的地方。
  “煙處…”
  煙詩凝是從國安五處出去的人,前往焦興修臨時辦公室的路上。不少同事打著招呼。、
  煙詩凝嘴角帶著微笑一一回應。腦子里琢磨著陸景這混蛋剛才回了她一條i消息。心里羞澀又好奇。
  “陸景,你在做什么呀?”
  “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
  焦興修的臨時辦公室在二樓,煙詩凝很快就到了。很簡陋的辦公室,十幾個平方,水泥地,一張紅木色的辦公桌,一排書櫥,幾把椅子。
  焦興修笑著招呼煙詩凝落座,笑道:“詩凝,你電話里說有重要的事情找我,什么事?”
  煙詩凝笑道:“焦哥,龐濱想要見周小齊,人情托到我這兒。不知道這對目前的審訊周小齊的困局有沒有幫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