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592 螳螂捕蟬

風在水周日下午就回了京城,但是和華橙基金總經理秦緯的見面約在了周一晚上。
  嘉南俱樂部三樓奢華的1號包廂中,琉璃燈光在夜色中如同彎曲飛揚的綢帶光幕。美麗的令人驚嘆。
  然而,風在水的心情卻不太好。
  因為,秦緯隔了一天才和他見面,這在他們近十年的交往中十分罕見。
  風在水舉起酒杯向秦緯示意,不等秦緯回應,一口干了,亮了亮杯底。然后自顧的吃著菜。他需要一個解釋。
  秦緯嘆了氣,將酒杯中的酒一飲而盡,“風少,我們合作快十年了,我的性格你知道。”
  如果沒有必要,他不想得罪風在水,思慮再三,他還是決定和風在水見面談談。
  風在水沉聲道:“秦總,我想問問陸景開出的條件。不會不方便吧?”
  “陸景開出的條件就是你看到的。讓我加入印尼聯合石油公司。”秦緯開誠布公的說道。
  風在水愕然的看著秦緯,這是什么狗屁條件?能讓秦緯你動心?
  秦緯擺擺手,制止了風在水說話,“風少,印尼聯合石油公司的股東有:和華、云豐集團、新加坡陳氏集團、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淡馬錫、喬登國際集團、gh信托。
  華橙基金做的是資產管理,主要業務就是讓所管理的資產升值,給股東帶去穩定、持續、豐厚的回報。我們的投資業務并不僅僅是在國內。對國外的優質資產一樣會投資。
  印尼聯合石油的這些股東個個都是一流的公司,能量巨大。你覺得我可以拒絕這樣的邀請嗎?”
  風在水即便不懂商業運作,也知道秦緯要表達什么意思。人脈!
  秦緯誠懇的道:“風少。陸景給我開出的條件是華橙基金疏遠你。前些天才達成的協議。所以,我不得不做一個姿態。不過。你放心,如果有合適的項目。我依舊樂意與你合作。你知道我的性格。”
  風在水冷笑了一聲,卻又對秦緯無可奈何。
  秦緯的性格是什么?修飾一下,叫唯利是圖。不修飾,叫有奶就是娘。能把類似于bèipàn這么無恥的舉動說的這么自然,真特么是個人才。
  風在水道:“秦總,我們喝一杯吧,這件事就這么揭過。”喝了酒,譏諷道:“秦總,我手里有一個十幾億美元的項目。本來是想和你合作的。看來得等等了。畢竟你要做姿態給陸景看,對吧。”
  秦緯苦笑著搖搖頭。txt小說下載他得了實惠,自然要允許風在水說幾句鬧騷話。風在水說的項目是云圖集團。
  確實是一個大項目。按照風在水以往的習慣,肯定是會把云圖集團的資產拆分、上市、然后圈錢走人。云圖集團100多億的資產,搞不好,風在水一幫人能圈到七八十億的現金。
  喝了一杯酒,秦緯斟酌著勸道:“風少,你和陸景置氣完全沒有必要。他的本行就是搞錢,搞女人。你的根基是你在軍中的仕途啊。”
  風在水眉頭挑了一下。這話有點刺耳。所謂的女人,說的是他的侄女風白露。
  “呵呵,不說,不說。喝酒。”秦緯勸了一句,見“不務正業”的風在水不領情。
  風在水哼了一聲,“秦總。我要shi做正事,您敢和我一起喝酒?”
  秦緯愣了下。渾身打了一個激靈,“風少。你說笑了。”
  風在水的本職工作時軍情三處的大校。他真要給風在水這樣的部門盯上,睡覺都不會安穩。
  風在水哈哈一笑。
  …
  …
  吃過晚飯,風在水要了一間包間休息。剛才在酒桌上說起風白露,心里琢磨了一下,撥了風白露的電話,“白露,嗯,是我。有件小事情需要你幫忙協調下。”
  風白露是京城第一美女,可以協調很多事情。
  “小叔,我在新加坡旅游。有什么事情等我回去再說吧!”電話里傳來風白露清脆嫵媚的聲音。
  風在水吃了一驚,“白露,你怎么到新加坡了?”
  “帶傅姨的女兒傅靜過來玩幾天。然后我準備去美國轉轉。我最近心情不好。可能要很久。小叔,你的事情要shi急的話,你讓其他人幫你處理下吧。”
  風在水輕輕的拍了拍額頭,感覺到風白露心中的郁結,說:“白露,你和陸景的事情,我同意也沒用。好了,你好好散心吧。我另外找人處理。”
  放下電話,風在水心里忽而有些不好的預感。
  他不認為他讓周小齊遞材料shàngqu陸景會不知道,矛頭直接對著陸景的妻子衛婉儀的呢。他對付陸景的勝負手風白露突然去國外散心,這怎么看都感覺有點不對勁。
  難道陸景有所提防了?或者說,他即將展開反擊?
  這時,風在水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三哥風泰的電話。“小水,在京城吧?來家里一趟。”
  風在水心里的不安感覺越發的濃郁起來。這是長期以來的直覺。
  …
  …
  在京城活躍了一陣子的風在水突然的銷聲匿跡。這令很多紈绔子弟圈中的公子哥們很奇怪,畢竟少了風大少,京城中的樂趣可少了很多。
  位于京城南業區和然路15號的白雁蘇飛俱樂部是京城最富盛名的三大俱樂部之一。
  俱樂部中完善的娛樂設施,不時舉辦的各種沙龍,校友聚會,時尚party,酒會、美食匯等活動,以及眾多公子哥、衙內黨們的捧場,成為京城各類消息的集散地。
  風大少的去向是各個小圈子中交流得最多的話題。當然,對于消息靈通的人士來說,風在水的去向并不是迷。
  白雁蘇飛主樓8樓的中餐廳。雕梁畫棟、富麗堂皇帶著明顯古典中國風。
  臨窗的卡座邊,謝海逸宴請著劉小山、秦雨檬。菜品豐盛。
  “劉少。秦姐,我干了。你們隨意。”謝海逸笑著舉起酒杯,向劉小山、秦雨檬敬酒。
  秦雨檬是京城大少秦成文的堂妹,比劉小山小兩聲,和劉小山準備在春節期間結婚。對謝海逸恭敬的態度很滿意,笑著道:“小謝,我聽說你前些天在燕苑里威風的很啊。連贏了幾場。”
  燕苑是京城市郊一家極有名氣的斗狗場。背后是京城高家的高暢在主持局面。
  謝海逸笑道:“秦姐說笑了,就贏了黃海來的幾位。不敢說威風哇。”
  劉小山虛點了一下謝海逸,“你小子,成長了。”
  謝海逸嘿嘿一笑。心里不滿劉小山的口氣,但是劉小山如今要成為秦家的女婿,他作為楊家的外戚,在京城中的地位還真是不如劉小山。“劉少,風大少已經有三天沒有在京城各大俱樂部冒頭了,很奇怪啊。最近電子競技的負面新聞可不少。”
  劉小山笑罵道:“你小子想要知道風大少和陸景的勝負就直說吧。轉彎抹角的。”
  秦雨檬也有些興趣,問道:“小山,到底怎么回事啊?很多人都說風在水把陸景整的很慘,去京城外避禍去了。”
  陸二少的實力、能量。在京城是早就有定論的。他的虎須,沒有人敢捋。即便是對陸景有意見的人都認同這一點。
  劉小山笑道:“怎么可能是避禍?外面都是瞎傳。風在水準備從軍情部門轉到作戰部隊。前些時候據說有聲音把風在水在軍情部門內部提一級。
  風在水怎么可能只斷前程,已經去作戰部隊報道去了。所以,這幾天才在京城看不到他。三天的時間。動作迅速啊!”
  最后一句話意味深長。
  秦雨檬和謝海逸都是會意的笑起來。肯定是壓力太大,才會動作迅速啊!要shi生米給人煮成熟飯,想后悔都沒機會了。
  這時。餐廳外進來兩名女子。一高一矮。高挑的女子容顏如玉,穿著厚厚的藍色棉衣。風姿靚麗。在侍者引領下坐在了劉小山幾人不遠處的桌子。
  劉小山愣了下。是李菲菲和明秀。
  秦雨檬笑了笑,知道這是劉小山曾經動心的女人。京城的世家里面這種事情很多。她倒沒有必要吃醋。道:“小山,你不去打個招呼嗎?”
  “好啊。都是我小時候大院里的玩伴。”劉小山笑笑,給未婚妻說了一聲,起身走向李菲菲、明秀。
  有段時間沒有見李菲菲了。幾個月前,因為她的追求者吉永右典給陸景指使王燦打傷下體成了太監,兩人的關系一度降到冰點。最近聽說她和陸景關系有所改善。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了。
  …
  …
  就在劉小山和李菲菲、明秀說話的時候,餐廳中另外一桌四人留意到李菲菲進到餐廳。兩男兩女。
  李菲菲這樣的女孩,無論走到哪里都會引人注目。這無關容貌,關乎氣質。
  “四少,真搞不懂李菲菲那點好啊,景少還對她念念不忘。”看著和劉小山聊天的李菲菲,王二飛搖頭嘆了口氣。
  楊子歡笑瞇-瞇的道:“你懂個屁。這叫初戀情懷。”
  楊子歡這樣的粗人嘴里蹦出個“初戀情懷”這個詞實在是令人不太適應。身邊兩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美麗凍人的女孩都咯咯嬌笑起來。
  王二飛翻翻白眼,“四少,初戀情懷我懂。問題是這都沒感情了還說毛的初戀。”
  楊子歡笑罵道:“瑪德,你小子就是不懂。沒感情怎么了?越是這樣,讓她在床-上跪著唱征服,一晚上搞她七八次,爽不爽?”
  “…”王二飛無語,這種精-蟲上腦的想法只有四少才能琢磨得出來。景少肯定不可能是這樣想的。
  看到旁邊兩個中戲的美女都被這直接的話給弄的一愣一愣的,王二飛忙轉移話題,說:“四少,風在水怎么回事,最近他圈子里那幫人低調了許多。”
  “屁。他是不自量力。景少只是教他關注他自己的正業而已。改天和沈公子吃飯的時候我帶你一起。”楊子歡不想在餐廳里多談,含糊的說道。對風在水的不屑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