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591 一個月

望月山莊,10號小別墅中,下了一夜的小雨不知道什么時候停止。濕潤的空氣令冬季的寒意更足。
  風在水站在窗口,足足沉默了半個小時。背叛、難堪等等情緒不一而足。
  他剛接到京城朋友的通知才知道華橙基金又將他從陸景手中拿來年利潤3億美元的印尼蘇門答臘島鉆石礦還給了陸景,換取印尼聯合石油公司1%的股份。
  而這正是他曾經向陸景索要未得的東西。他本是要求陸景將印尼聯合石油公司10%的股份轉給侄兒風道阻。作為陸景阻擾風道阻仕途的賠償。但是陸景拒絕。
  所以,他才會在電子競技項目推廣上阻攔陸景。
  “水哥,你心情不好?”云玉致穿著毛絨絨的睡衣風姿婉婉的走到風在水身后,緊緊的抱著他。
  “是啊…”風在水長長的嘆了口氣,“玉致,我有要緊的事情要回京城,不能繼續陪你在這里度假了。”
  “那我也回京城吧。”云玉致靠在風在水的背上柔聲說道。
  “也行。玉致,胖子給我說了他對云圖集團注資的方案,你怎么看?他那份方案可以確保你在未來繼承云圖集團。安溪那邊也在接觸戰略投資者吧?”
  云圖集團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研發了新款的電動汽車T9,在今年的紐約車展上倍受好評。眾多汽車雜志、評論家對T9的造型、節能、環保贊不絕口。
  但是,云圖汽車T9在海外市場的銷量并不足以支撐云圖集團收回巨額的研發成本。
  相比于傳統的燃油汽車,電動汽車的清潔能源優勢目前還只是一個概念性的優勢。在速度、驅動、行駛距離上有著天然的劣勢。最難解決的問題便是充電問題。
  而T9在國內的市場更是遭受到了冷遇。最大的問題便是無法解決充電樁問題。
  同時T9在充電時間上備受詬病。
  這些因素加起來導致云圖集團賬面虧損已經達到1.8億美元。云圖集團需要引進戰略合作伙伴來承擔風險,共同開拓市場。
  云圖集團現在的實際負責人總裁助理安溪帶領著云圖集團的管理團隊正在著力解決這一問題。
  “嗯。她在和華橙基金接觸。”云玉致對父親身邊的這位助理印象不好,說:“水哥,我父親已經全權授權給安溪,我在公司里說不上話啊。”
  風在水道:“沒事。玉致。不管怎么樣,我都會幫你將云圖集團拿到手中。這是你父親留給你和你弟弟的資產。你同意的話,我讓胖子先做準備。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要找一家合適的投資者,至少要花半年到一年的時間。”
  云玉致乖巧的點了點頭。眼睛有些泛紅。21歲的她難以承受生離死別的痛苦。她父親已經給醫院下過幾次病危通知單。預計最多還有三個月的壽命。
  “玉致,不要傷心。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回頭你多陪陪你爸爸。”風在水將云玉致抱在懷里,輕輕的愛撫著她曲線玲瓏的身-體,安慰著她。
  …
  …
  風在水中午要回京城。隨從們立即整理著行李,一片忙碌的跡象。龐濱走進10號小別墅內。風在水正在別墅的書房中沉思。
  龐濱焦慮的道:“老大,怎么回事?華橙基金什么時候和陸景搞到一起了?”
  華橙基金將印尼蘇門答臘島鉆石礦交還給陸景的消息他也知道了。他的第一反應是秦緯腦子抽了。
  風在水冷笑道:“還能有什么原因?肯定是利益。”
  龐濱嘆了口氣,“那我們的計劃要受挫了。”計劃中,將會由華橙基金配合他們做局。成為云圖集團的戰略合作伙伴。
  現在華橙基金和陸景攪合在一起,老大和他肯定不敢相信華橙基金的承諾了。
  風在水淡淡的道:“針對云圖集團的計劃不變。玉致上午答應我同意你的注資方案。”
  龐濱一愣,明白風在水的意思,拍著大-腿叫道:“好。太好了。老大,你放心,我一定在最短的時間內湊齊注資云圖集團的50億資金。”
  他游說云玉致的方案只是一個空頭支票而已。注資獲取云圖集團35%的股份。成為云圖集團第二大股東。股票禁售期十年。確保云玉致在其父云波濤死后可以控制云圖集團。
  其實,重要的是要云玉致有表現出為云圖集團尋找戰略投資者的意圖,他將會以此來給一直猶豫不決的安溪施壓。
  本來提供給安溪的合作伙伴是華橙基金,畢竟華橙基金的名聲在圈內還是很響亮的。但是既然華橙基金無法信任,就只能用他自己名下的公司:注冊在開曼群島的離岸公司富力股份有限公司。
  相信。安溪在云玉致的逼迫下,肯定會同意老大推薦的公司。
  風在水沉吟著道:“盡快吧。我下午到京城和秦緯談談。小七到京城了嗎?”
  龐濱點頭,說:“到了。小七已經將手中關于電子競技的黑材料交給老德。”又道:“老大,你能說服秦緯?”
  華橙基金的體量比他手下所控制的公司要大的多。他跟著風老大后面吃肉喝湯,現在也不過二十億的資產。
  “試試看,我總得了解了解陸景到底給他開了什么條件。”風在水眼中閃過一絲凌厲。
  白露昨天晚上責罵他之后就離開了望月農莊。陸景,不要逼我出絕招。
  …
  …
  京城。一輛毫不起眼的銀色昆成面包車停在華夏對外經貿大學校園內的一顆榕樹下。車內,煙霧繚繞。兩名男子正在看著調閱中校園內的攝像頭。
  攝像頭中的主角是一個額前有著刀疤的男子和一名漂亮的馬尾辮女學生。兩人挽著手臂在和熙的冬日午后的校園中散步。
  “小羅,你的電腦水平越來越高了啊。”焦興修抽著煙,拍拍009的肩膀。
  009黑進了對外經貿大學的安全監控網絡。這樣監視一名訓練有素的特工才沒有引起他的警覺。
  009手指靈活的在筆記本鍵盤上敲著。很有韻律感。分布在電腦屏幕上的四分格畫面立即顯示著刀疤的動態。“焦哥,要不要抓捕目標?目標正處在極度的放松中,抓捕成功率至少有50%。”
  焦興修道:“不著急。要再等等。還有一場好戲還沒上演呢。”
  009胖乎乎的臉上浮起一陣失望的神色,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因為煙姐的關系。他對陸景很有好感。
  目標:周小齊。陸二少的對頭風在水的左膀右臂。涉嫌在海外執行任務時洗錢。金額巨大。
  …
  …
  周一下午時分,燕湖家園的豪華公寓中。陸景送別風白露離開京城之后,情緒有點低落,約了一眾紅顏在燕湖家園小聚。
  三樓的客廳中,陸景和葉妍、李慕清、宋雨綺、李逸落圍坐在茶幾邊。就著徐徐而落的紅色夕陽喝著下午茶。幾色點心,精美的咖啡、清茶。
  溫氏姐妹在一旁侍奉著。兩人的廚藝越發的精湛了。宋雨綺準備過段時間送她們到江州的何家菜館學習幾個月。
  “我們要吃到正宗的江州菜,可不能像你一樣叫小明來做菜。先把溫雪和溫藍的廚藝培養出來。”宋雨綺笑著說道。
  陸景笑著搖搖頭,“我很久沒有吃到小明做的菜了。夢瑤十二月上旬要來京城。小明到時候休假。你們啊,要吃江州菜。我提前給小明打個招呼。”
  葉妍就笑:“我們這么多人,何夢明哪里做得過來。還是把溫雪和溫藍送去學習為好呢。陸景,不給我們說說你在迪拜的事情?”
  她那天接到劉和順的通報電話后給陸景打了電話,那時候陸景已經在飛回京城的飛機上。
  陸景笑了笑,“就那樣啊…,戴安娜下周來京城向我道歉…”
  說著迪拜的事情,點心慢慢的消滅。溫雪、溫藍離開去做晚飯。話題隨意了許多,坐在陸景身邊的李逸落含羞帶俏的答應陸景等會晚飯后和葉妍她們一起陪他玩。
  正聊著李慧喬在京城的演唱會打趣著李逸落時陸景接到衛婉儀的電話。客廳中很快安靜下來。
  “陸景,電子競技項目又出新問題了。黃海那邊有一家小俱樂部曝出克扣選手獎金的事情。有電競選手準備和俱樂部打官司。還有曝出俱樂部老板潛規則電子競技解說員的事情。我們回家見面說。”
  陸景的臉色漸漸的沉靜起來,“婉儀。我馬上回家。”
  歉然的和諸位紅顏們說了一聲,一一吻別后,陸景坐車返回家中。小五在客廳冒頭請示晚飯的事宜。陸景道:“等婉儀回來再說吧。”到小休息室中等嬌妻。
  半個小時后,從體育總局翹班回來的衛婉儀回到家中,在門口換了拖鞋,急忙忙的到休息室中找陸景。將手中的材料遞給陸景,“你先看看,章副局長給我的。”
  陸景寬慰的拍拍嬌妻的手背,讓她坐在自己腿上,說:“婉儀。不要著急。章副局長什么意見?”
  他沒有看材料。材料肯定是真的,現在要的是解決辦法。
  衛婉儀道:“他的意見是推廣的事情先擱置著。總局這邊不再提,至少要等風頭過去。指導意見出來了,下面省市怎么決定是他們的事情。”
  說著。娥眉蹙起來,“可是,陸景,這樣一來,電子競技推廣的速度就會變得很慢啊。風在水肯定還要搗亂。一個電子競技項目直播的問題,我看不少人會賣他的面子。”
  陸景就笑。“那就沒有人賣我老婆的面子嗎?”
  “去,你還有心思說笑啊。”衛婉儀善睞的明眸嗔了陸景一眼,揪著他的耳朵。
  她的面子還真沒有風在水大。
  陸景微微一笑,“婉儀,章副局長的意見可以接受。電子競技項目揠苗助長也不成。那些問題,你和王燦、cgl游戲集團的馮泰商量著處理。害群之馬一個不留。至于,風在水,他馬上麻煩纏身,沒有精力去阻止這件事。”
  衛婉儀疑惑的看著陸景。
  沒有風在水“搗亂”,讓電子競技項目自然發展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風在水會有什么麻煩?www.booksrc.net88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