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588 窈窕淑女

望月農莊中的小別墅布局如同珍珠,點點的散落在農莊中。云吉祥住處距離他姐姐云玉致的住處有500米。
  一個是方便他自己單獨行動,免得被姐姐管轄。二一個是他知道姐姐和風哥的關系有些曖-昧,需要避嫌。
  來商云市度假了三天,好幾次他都發現他姐容光煥發、舉手投足間女人味十足。他早已經品嘗過男歡女愛的滋味,知道這是什么緣故。
  云吉祥返回自己的住處后便打電話給京城的一個朋友,“浩哥,有點事情麻煩你。我想要知道一個叫做高婉薇的女孩的資料。”
  云圖集團資產上百億,作為云圖集團的少東,他身邊聚集了一幫在京城小有能量的朋友。浩哥大名叫盛浩,京城里有名的百事通。
  “行,沒問題,等我電話。”盛浩在電話里痛快的答應下來。
  下午五點時分,正在戶外和農莊里不認識的人一起打籃球的云吉祥接到盛浩的電話。
  云吉祥走到場邊,急迫的從跟班手中拿過手機,呼吸有點急促,“浩哥,情況怎么樣?”
  “云少,你要的這個消息可是花費了我老大的力氣。把以前的人情都用掉了。我找了一個混得很好的老同學才搞到一手資料。”電話中,盛浩絮絮叨叨的說道。
  “浩哥,這次消息費用加一倍。”
  盛浩道:“云少,我找的人是王大少。王燦。我和他是高中同學,以前經常一起吃飯。”
  王燦王大少的名頭云吉祥聽過,京城中風頭無兩的人物。以他的身份給王大少提鞋都不配。當即便愣了下。
  不過,盛浩這個人說話喜歡夸大。就像京城里的侃爺,在發改委掃地的大爺從他嘴里蹦出來都是“能人”。
  “浩哥,我出三倍的價格。”三倍的消息費便是30萬。只是查一查高婉薇的資料,這足夠了。
  “云少,痛快!我保證消息絕對物有所值。資料我整理好了,一會發到你郵箱中。”
  云吉祥心里暗罵了一聲:草。吸血鬼。這時,籃球場上同一隊打球的球員問他上不上場:“朋友,你還打不打球?不打我們就換人了。四人對五人很吃力。”
  “有事,不打了。”云吉祥和籃球場上打球的眾人說了一聲。披上跟班遞來的厚厚外套,往住處走去。
  云吉祥的手機就有郵件收發功能。望月農莊這里移動和聯通的信號都是極好。很快滾動的郵件下載進度條顯示百分之一百,云吉祥閱讀著高婉薇的資料。
  高婉薇,22歲,出身于明州商業世家高家。畢業于蘇黎世理工學院。現在在海益集團工作。長域電子競技俱樂部的投資人,積遠基金理事會理事。目前定居在黃海…
  “靠。”消息還沒有看完,云吉祥一臉的郁悶。
  高家、海益集團什么的,他不是很清楚,但是現在能玩電子競技俱樂部的都不會是窮人。他想要拿錢砸她基本不可能。認真想想也是,能和風白露成為朋友的女孩,怎么都不可能缺錢。
  云吉祥心里對高婉薇的心思淡了幾分。他喜歡吃“快餐”。低頭繼續研究著后面附屬的關于高家、海益集團的資料。30萬買的資料,他還是得認真看看。
  …
  …
  望月農莊,私密的人造溫泉浴室外的獨享奢華包廂中,風在水穿著寬松的白色浴袍倚在深棕色的沙發中。接過龐濱遞來的煙。嘴角帶著微笑。他剛和云玉致在溫泉中嬉水了半個小時,釋放了一回。這會兒,玉致還在里面休息。
  “老大,打聽清楚了,高婉薇是出身高家…”點了煙,龐濱嘿嘿笑著說道。
  風在水看了龐濱一眼,似乎有點不悅,“高家?”
  龐濱猛然省起“高家”這兩個字是老大的忌諱,如果那件沸沸揚揚的事情老大的前途會順暢的多。訕訕的道:“
  老大,是我沒有說清楚。是明州的商業世家高家。高婉薇是六大世家的二代子弟。她和陸景、唐詩經、裴吳越、白露的關系都不錯。這次來京城找白露,是因為她投資黃海的一家電子競技俱樂部受到了電子競技推廣受阻的沖擊,想要打聽消息。”
  龐濱打聽到關于高婉薇的消息比云吉祥得到的消息多得多。
  風在水吸了口煙,笑了笑。說道:“裴吳越我知道,號稱國內的基金之王嘛。胖子,你和他交過手沒有?”
  龐濱苦笑道:“在證券交易上做過一次對手盤,我不是他的對手。這個人很厲害。”
  裴吳越要不是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也不會留意到高婉薇的交際圈中有這個名字。
  風在水就笑,“不要氣餒。盤內招不行還有盤外招。要我說。盤外招的作用更大。”
  龐濱笑了笑。說了一會話,站了起來,“老大,我去見見高婉薇。談點事。”
  風在水語調輕松的道:“別嚇著人家小女孩了。”
  龐濱笑著點頭,說:“今天是有點晚了。明天吧。”
  對風在水的心思他一直猜的比較透。所以,風在水這么多同學、朋友中,只有他最受信任。與周小齊一起成為風在水的左膀右臂。
  …
  …
  冬雨淅淅瀝瀝,望月農莊內的建筑、樹林、大棚仿佛蒙了一層細膩的薄紗。
  上午九點左右,晚起的高婉薇在自助餐廳中選著早餐。望月農莊這里的早餐提供到上午十點半。她昨天晚上和風白露一起喝著果酒碧玉香夜聊到下半夜。
  慢悠悠的選著蕎麥面包、雞蛋、牛奶、香腸,和獨自前來的云玉致碰到,相互笑著打了個招呼聊了幾句便分開各自找座位坐下吃早餐。
  “高小姐,我可以坐在這里嗎?”一個聲音打斷了高婉薇享受美食的過程。
  高婉薇抬頭,看到是昨天風在水身邊的胖子,她對容貌英俊、成熟的風在水印象很不錯,想了想,說:“你有什么事嗎?”
  龐濱坐下來,胖臉上眼睛笑的瞇成了一條縫,道:“高小姐。我聽說你最近在電子競技推廣受阻發愁?”
  “是啊。”高婉薇惜字如金。
  這是和人交流的技巧,在不知道對方來意的情況下,不要過多的說話,以免泄露自己的想法。她對她的溝通技巧很自信。
  龐濱道:“其實。要解決高小姐的難題并不困難。”
  高婉薇微微偏頭,疑惑的看著眼前的胖子中年人。能有什么辦法?風白露告訴她電子競技推廣近段時間肯定沒有放松的可能。
  關于風在水在阻攔陸景推廣電子競技的事情,風白露沒有和高婉薇說。為親者晦。
  龐濱笑道:“我老大風在水可以推動電子競技目前的僵局。只是,他需要一點點外因來改變他對電子競技的看法。高小姐,有興趣和風老大聊聊嗎?”
  高婉薇認真的看了龐濱一會。拿紙巾擦了擦嘴,清秀的笑道:“好哇。”風白露的小叔看樣子很有能量。她想試試。
  高婉薇和風在水的見面被龐濱安排在了午后,望月農莊的vip酒吧內。風在水微笑著邀請如約前來的高婉薇落座。
  吊頂上天藍色的壁燈讓酒吧的客人如同身處在蔚藍色的云端。白色的圓柱散發著柔和的光芒。橢圓、方形、菱形等等形狀的酒臺展示著酒吧的創意。令人陶醉。
  “薇薇,喝點什么?”風在水很有紳士風度的將菜單遞給高婉薇,“我推薦你來一杯這里的‘楊柳依依’。雞尾酒,很適合女孩子。”
  三十歲的風在水有著小麥色健康的膚色,留著小胡子,很有成熟男人的風味。
  “謝謝。那就依照風少的意思。”高婉薇輕笑著道謝,放下酒單,落落大方的看了風在水一眼。風在水比陸景更有男人的氣質、韻味。很能在第一眼讓人升起好感。
  風在水呵呵一笑。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然后叫了侍者過來。酒吧的侍者很快送來酒水。抿了一口酒,風在水微笑道:“薇薇,我聽胖子說,你對電子競技有些很有意思的想法?”
  “是有一點…”高婉薇娓娓的將她對電子競技的理解、期許和風在水聊著。
  時間過得很快,氣氛很不錯。風在水笑著道:“我對電子競技項目了解不多。聽薇薇你這么說,電子競技推廣是大勢所趨。我找人問問,晚上給你答復。”
  高婉薇舉起酒杯,嬌俏的道:“風少,那我先謝謝你了。”
  風在水和高婉薇輕輕的碰了碰酒杯,看著高婉薇的大眼睛。溫聲道:“不客氣。為薇薇你做一點事情,我很樂意。”
  就在這時,高婉薇的手機突然響了一聲。頓時溫情款款的氛圍全無。風在水心中遺憾的嘆了口氣。高婉薇歉意的對風在水笑笑,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裴吳越轉發來的短信:
  薇薇,陸景已經搞定電子競技項目推廣的事宜。體育總局確定推廣星際爭霸、魔獸爭霸3兩款游戲。勿憂。
  高婉薇琢磨了一下就知道為什么會是裴吳越給她發的短信:她和唐詩經、崔橫波一起來京城。她們知道她心憂電子競技的事情。唐詩經名下也有電子競技俱樂部。
  以是詩經姐和景哥的關系,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得到消息。而崔橫波不待見自己。通知自己的事情就落到了崔橫波的丈夫,她的朋友裴吳越頭上。
  高婉薇看了看潔白如月的手腕上的手表,再看看風在水,表情有點古怪。
  原來風在水是在拿電子競技項目的事情“勾-引”她。不懷好意。目的性很強。心里對他的好感消退了不少。
  風在水感覺有點不對勁,喝了口酒,從容的道:“薇薇,你有事情就去忙吧。”
  看著風在水泰然自若的演戲,高婉薇禁不住嬌美的一笑,站了起來,說:“嗯。風少,我先走了,改天再聊。”
  背著小背包出了酒吧的大門,掩嘴噗嗤一聲嬌笑,回頭看了一眼夢幻的酒吧。
  要是待會兒風在水知道電子競技項目已經通過了會是什么表情呢?
  男人啊,看到美女就想泡呢。我一會得問問白露風在水的事情。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