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585 初步局面

陸景緩緩的抽著煙,對余樂的驚訝并不以為意。書房明亮的燈光下,陸景略顯清瘦的臉龐在煙霧中有些朦朦朧朧。
  在他幕后操作、婉儀在前臺推動的情況下,又有黃海、京城這樣成功的試點,推廣電子競技這項運動仍舊失敗,確實挺讓人吃驚的。
  “這…”余樂遲疑著問道:“是風在水的阻攔起到了效果?”
  風在水派人到黃海收集電子競技的黑材料的事情,他有所耳聞。要知道,黃海是唐詩經的地頭。風在水的小動作瞞不過她。只是不知道她為什么沒有幫陸景“捂蓋子”。
  陸景笑笑,點了點煙灰,“有意見還是要人提嘛!說明電子競技的體系還是有問題的。需要完善。”
  余樂就笑,“你這話說得!冠冕堂皇!”陸景心里要是對風在水沒有意見才怪。
  陸景呵呵笑起來,拿起》無>錯》小說WWW.quleDu.cOm茶杯喝水。余樂跟著他這幾年,對他的脾氣了解的很透徹,要是換小季肯定給他唬住。
  這時,“咯吱”一聲書房門被打開。唐悅、王燦兩人一前一后的進來。余樂站起來和兩人打著招呼,“王少,唐少。”王燦、唐悅都笑著點頭。余樂和他們都挺熟的。
  唐悅將手里的文件遞給陸景。這是和華收集的迪拜王儲阿拔斯的資料。“都是些基本的資料。屬于公開的信息比較多。其他的要花點時間。”
  “沒事。了解下就可以了。作為參考。”陸景將資料隨意的丟在書桌上,“你們隨便坐。”
  王燦往陸景烏青的眼角上看了看,驚訝的道:“靠。陸景,你還真被人打了啊!我還以為你在家和你家婉儀郎情妾意不愿意出門呢。”
  陸景沒好氣的笑罵道:“靠。這種事我需要做假嗎?斗狗的事情我真沒興趣。”
  王燦辯解了幾句,說:“行。不說斗狗的事情了。哦,白露托我問問你傷得怎么樣?”
  提起風白露,陸景沉默了一會,說:“我沒事。風在水的保證靠不住。我現在不敢相信他。我過兩天會想辦法約白露見面談談。”
  王燦扶著眼鏡嘆口氣,說:“風白露在你和她小叔中間夾著也為難啊。”又憤憤的罵道:“風在水特么的真不是東西。當面一套,背地一套。陸景,推廣電子競技的事情你怎么說?”
  他心中對風在水的意見大得很。一個是因為他在電子競技項目上同樣花費了大量的心血。本來預計舉行的中韓星際爭霸對抗賽都因為推廣電子競技失敗而聲勢大落。
  再一個:風在水回到京城后,他和陸景等人的風頭都被風在水搶光。陸景不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活動,對這個感受不深刻。他可是明顯的感覺的不同。
  上半年天辰娛樂重組時,京城里的兩位大哥級人物閔興懷、李新寒分別入股,秦成文識趣的噤聲,一時間他們在京城中可是風頭無兩。
  陸景笑了笑,道:“當然是繼續。不說了,這周五晚上李慧喬在京城體育場開唱,你們幫我找人捧捧場。”
  唐悅有些奇怪,笑著道:“不是吧,你專門為李慧喬打個招呼?”
  李慧喬是天辰娛樂的最當紅歌星、影星。比專門走清純玉女路線、亞洲天后級的歌星李逸落還在要紅。
  現在周杰倫的專輯都賣不動了。藝人賺錢的途徑中。影星現在才是正當紅。電影市場的份額比歌曲大得多。
  只是,陸景專門為李慧喬打招呼有點奇怪。莫非陸景和李慧喬有什么瓜葛?
  這個捧場可是包括很多方面的。比如:提升演唱會層次的。有領導出席,有業內大佬當嘉賓,有知名導演、大腕捧場。有名記云集。
  “靠,你們想哪里去了?”陸景一看唐悅、王燦、余樂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在想什么,“是李慕清給我打了招呼。”
  幾人恍然。王燦嘿嘿笑道:“沒得說啊。那這個必須頂!”又想起一件事來,“哦。你和菲菲進展的怎么樣?菲菲最近對你的話題很有興趣。你們關系是不是解凍了?靠,我怎么覺得這個話有點違和啊。”
  剛幫風白露帶過話。又問陸景和李菲菲的關系,他都覺得膩歪的很。想揍這小子幾拳。“好事”都給他趕上了。
  “那你還問?”陸景翻翻白眼。
  他前些時候約李菲菲去迪拜。機票送過去了,但是李菲菲沒去。陸景眼睛看了下書桌抽屜。余樂帶回來的這件禮物,他打算送給李菲菲。
  “說正事吧!”陸景將阿拔斯的資料大致的瀏覽了一遍,“先說迪拜的事情。唐悅,阿拔斯的信息,你安排人慢慢收集。我后面要用。”
  唐悅嗯了一聲。王燦問道:“陸景,你是準備搞一把大的?”
  陸景奇怪的反問:“什么大的?”
  “我聽唐詩經說你搞定了迪拜的一位公主嗎?你難道不是準備在迪拜搞政變嗎?否則,你收集迪拜王儲的資料干什么?”
  “靠。”陸景哭笑不得,王燦這算是腦洞大開,“我在迪拜搞政變干什么?我是準備在適當的時機和阿拔斯面談。迪拜公主戴安娜的權勢被我剝奪了。詩經說的搞定和你理解的搞定不是一回事好吧?靠,你小子最近精-蟲上腦啊。”
  “我日。”王燦道。
  又說了一會中韓星際爭霸對抗賽的籌備問題,時間很快到了中午,陸景留三人在家中吃飯。在客廳中陪著夏思雨聊天的衛婉儀給小五說了聲,梅嬸已經準備好飯菜。
  吃過飯,陸景和嬌妻到休息小客廳中相擁著說話。窗外,寒風呼號。四合院的庭院中,梧桐樹枝枯瘦的發出咯吱咯吱酸掉牙的聲音。
  “這鬼天氣,真不想去上班啊!”衛婉儀慵懶的倚在丈夫懷中。家里的空調開得足,她只穿著粉色的毛衣。酥胸尖翹,撐出嬌美的弧線。秀麗動人。
  陸景就笑,“誰今天上午還信誓旦旦的向我保證可以自己搞定的啊?”
  他這幾天一直在家。一個是因為眼角被哲瓦德打得烏青還沒有消,他不想逢人就解釋。一個是疲倦。主要是精神的。中東的布局消耗了他大量的腦細胞。嬌妻這幾日一直請假在家陪著他。
  衛婉儀嫻雅的白了陸景一眼。早上和陸景恩愛后和他說起電子競技的事情。
  她從黃海回來后向棋牌中心的領導匯報了電子競技的考察情況,力主在全國范圍內推廣電子競技這項運動。但是因為黃海有電子競技選手的家長堵了市政府的大門,事情鬧得沸沸揚揚,棋牌管理中心的領導否定了她的提議。
  陸景建議她和總局的章副局長溝通。還提了幾個很有用的建議。“陸景,我不想什么事情都依賴你呢。”她決定自己去溝通。
  衛婉儀收起思緒,溫婉的輕笑道:“我就是說說而已。已經和章局長約好了。”說著,輕柔的撫摸著陸景還有些烏青的眼角,“還疼不?”
  “還行。”陸景笑道:“在家里休息了這么幾天,恢復的不錯。我準備明天出去見人了。”
  衛婉儀盈盈的淺笑,說:“你在外面做事要小心呢。你那幾位保鏢不稱職,要不要調我爺爺的衛隊精英保護你?”
  享受著嬌妻的情意,陸景就笑,“那還是算了吧。我又不從政。商業上的交鋒而已。”
  以婉儀在她爺爺面前得寵的程度,這真有可能。只是,用衛家掛在中央警衛局的衛隊精英做保鏢那可太高調了。衛婉儀的哥哥衛東陽現在都沒這待遇。
  “還說呢。你幸好和國安五處的人接觸得多。不然,你這次就危險了。”
  “沒事的。好吧,婉儀,我下次注意。”陸景溫柔的吻著嬌妻,哄著她。
  戴安娜怎么可能是他的對手?他真正要注意的人是雷納德-洛克菲勒、竹下修一、安迪-摩根。
  下午2點,衛婉儀和陸景吻別后,準時出門。
  …
  …
  下午三點許,從黃海飛往京城的航班晚點半個小時落地。機場通道中,一名冷艷、成熟的水色大衣大美女和嬌俏的藍裙少婦、知性清新的嬌小美女組合頗為顯眼。
  不時的有旅客偷偷的瞄著三人動人的身姿。正是來京城的唐詩經、崔橫波、高婉薇三人。
  崔橫波撅著嘴,對這些覬覦的目光習以為常又頗為不滿,自顧的說道:“詩經姐,不知道科比他們空運過來,戰斗力會不會減弱。”
  她和詩經姐這次來京城參加一家斗狗場的比賽邀請。她對她的大將軍科比十分有信心。
  “放心吧,調養幾天就好。又不是馬上要比賽。”唐詩經笑笑,說話間出了機場閘機,“薇薇,你要和我們一起走嗎?”。
  高婉薇笑道:“不了,詩經姐,我來打聽電子競技消息,和風白露約好了。”
  唐詩經點點頭,也不勉強,和崔橫波一起坐到車中離開機場前往住處丹楓云圖。
  現在六大世家中,高家對陸景是若即若離的態度。貌似,亞太財團最近可能會有一些新的動作。高家可能知道點什么。
  唐詩經將腦子里想法趕出去,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嫵媚水靈的臉蛋上浮起一抹動人的笑意。她不是來斗狗的。她實際上是來看陸景的。
  …
  …
  高婉薇坐車前往金頂俱樂部,和風白露匯合后,迫不及待的問道:“白露,京城這邊的風向怎么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