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584 奪權

迪拜阿拉伯特酒店在周末發生的事情很快在官方靜默的態度下平息。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當然,改知道的人還是會知道。正在棕櫚灘度假的杰西卡-富林明就從安迪-摩根那兒得到消息,好奇的給還在迪拜度假的雷納德-洛克菲勒打了電話。
  “噢,雷納德,怎么會有人敢打陸,陸身邊當時沒有保鏢嗎?”
  “怎么沒有保鏢,只是哲瓦德出手太突然。”雷納德臉上浮起發自內心的笑容,“今天上午哲瓦德回到了迪拜。據說渾身破破爛爛的,我看他現在腸子都應該悔青了。”
  “那肯定得后悔吶。不是說他父親侯賽因為了從陸手中贖回他把迪拜鉆石集團的股票給賣了?真是不可思議。北美這邊都當趣事來聽呢。”
  “嘿,杰西卡,你想錯了。陸已經取得了迪拜鉆石集團的控股權,侯賽因不得不賣。”
  侯賽因怎么可能為了兒子放棄迪拜鉆石集團的大權?他又不是只有哲瓦德一個兒子。只不過是因為大勢已去罷了。
  “哦,對了,杰西卡,你從哪里得知到這個消息?”雷納德問道。
  “安迪昨天晚上在別墅里舉辦舞會。我聽他和竹下會長聊起這件事。”
  雷納德眼神閃了閃。
  …
  …
  酋長山別墅區。10號別墅餐廳。
  穆罕默德-薩利姆和納賽爾吃著豐盛的阿拉伯大餐:阿拉伯烤肉、沙瓦瑪、大餅、哈爾瓦…。
  哈桑、依波在一旁作陪。話題主要在納賽爾喝薩利姆之間展開。
  陸先生在迪拜只待了一晚上,但是迪拜城中最為強大的本土企業之一:迪拜鉆石集團已經易主。這等風范實在令人敬服。
  餐廳中的光線略微有些暗淡,充滿了阿拉伯風情的貼面點綴著餐廳的風情。藍色的落地玻璃窗外綠樹成蔭,一棟棟別墅隱沒在樹林中。
  喝著苦澀正宗的咖啡,納賽爾笑著道:“薩利姆,恭喜你成為迪拜鉆石集團的執行董事。”
  薩利姆笑呵呵的道:“你不也是的嗎?”
  納賽爾搖搖頭,“我這個職位最終還是要給戴安娜的。”
  “哦?”薩利姆迷惑的看著好友,有些不解。戴安娜的職位是陸景解除的,納賽爾可以影響陸景的決定?他和陸景的什么關系有這么親密?
  薩利姆心中成為陸景在中東代言人的暢快頓時少了許多。
  納賽爾笑道:“我昨天晚上和戴安娜談過。過幾天等陸的氣消了之后,戴安娜會去京城向陸請罪。”
  這是他和哈桑商量的對策。要在陸景心中樹立起一個為朋友陳情的形象。這有利于日后爭取陸景在合作中偏向于他。而不是薩利姆。
  薩利姆笑著點了點頭,說:“呵呵,我還以為戴安娜會跟著余助理一起去京城。”
  他委托了余助理帶一份禮物給陸景。
  哈桑臉色平靜的喝了口茶。這兩位昔日親密無間的好友出現了裂痕。
  很難說這是否是陸先生有意為之。畢竟,一個以納賽爾王子為首、整合起來的西亞資本集團不利于和華在中東打開局面。
  …
  …
  下午5點。余樂和劉和順才坐車到迪拜市政府大樓。昨晚約劉和順玩得太嗨起來遲了。阿拉伯美人的風情實在動人。
  等待秘長法希爾接見的休息室中,熊玉嬌、冷馨、戴安娜、艾麗莎、賽琳、薩利-阿卜杜拉等候多時。
  “余助理,這是我的未婚夫薩利。”余樂和劉和順走近休息室中,戴安娜主動介紹道。
  余樂對劉和順使了眼色。以前可享受不到戴安娜這樣“溫柔”的待遇。然后和略有些倨傲、不爽神色的薩利-阿卜杜拉握手。
  劉和順會意的微微一笑,落后余樂半步。突出余樂的地位。他的年紀雖然比余樂大六歲,家世原本也比余樂好。但是在和華的體系中,余樂的資歷比他老,地位比他高。
  這些細節他現在很注意。他已經不再是香港那位只知道尋歡作樂的紈绔了。
  余樂淡淡的松開薩利-阿卜杜拉的手,他心中對這位頭頂綠油油的約旦王子很鄙視,說:“戴安娜,我們可以進去了吧?”
  “請!”戴安娜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這做派把曾經給戴安娜扣押過的熊玉嬌、冷馨看得多少有些目瞪口呆。太客氣了吧!要是陸景在這兒,她是不是得發嗲的說:“陸先生,你先請!”
  熊玉嬌心中惡意的揣測著。嘴角浮起一抹嬌美的微笑。為陸景感到驕傲。又想起陸景那晚借用她浴缸的事情。
  只是新注冊公司股份轉讓的事情完全不用迪拜市政府秘長法希爾出面,但是戴安娜的身份加上和華的份量。讓最終的股權轉讓的更改在法希爾的辦公室中進行。
  法希爾看到劉和順還有些尷尬。畢竟,昨天才給人威脅了一番。幸好,阿拔斯王儲做了決定,否則,他還真得去勸說日漸老邁的巴希爾酋長。
  迪拜市政府目前經不起和華的債務拋售。因為和華是中資公司的風向標。現在中國人越來越有錢。如果中國的投資者拋棄迪拜,問題便嚴重了。
  簽字儀式完成后,余樂給墨靜雯打了電話。這點小事不用麻煩陸景。他估摸著陸景正在陪他的家人。
  離開迪拜市政府時,熊玉嬌邀請余樂一起離開。剛坐進黑色的轎車中,熊玉嬌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疑問,問道:“
  余助理。阿拉伯塔酒店的事情最終怎么處理的啊?戴安娜不是和陸家鬧翻了,怎么又這么客氣,而且還同意轉讓價值5000萬美元的股份給我。還有你們說的阿拔斯王儲是誰?我在迪拜做房地產需要拜訪他嗎?”
  “…”一連串的問題讓余樂禁不住腦門發黑,理了理。說:“熊總,戴安娜的事情你問陸景吧。事情經過比較復雜。涉及的利益衡量很多,我都不知道可不可以告訴你。
  阿拔斯王儲以你目前的身份還不夠資格拜訪。不過,他對迪拜的建設很有想法。迪拜le公司要是能成為迪拜最大的房地產商,或許能得到他的接見。當然,你要是跟在陸景身邊。想見阿拔斯是很容易的事情。”
  熊玉嬌“啊”了一聲,道:“那這和我來迪拜的目的不符呢,陸景讓我來做房地產中介的,而不是房地產開發。”
  余樂無語。他說的“假如”啊大小姐,忙道:“你按照陸景的交代來辦事。我就是說說。”
  熊玉嬌松了口氣。
  副駕駛座上冷馨好笑的掩住嘴。熊總有時候表現的和小女孩差不多。特別是陸景相關的事情。
  這時,車窗外走過幾名中國人。余樂眼睛微微一瞇,他認出來這幾名中國商人正是他暗示來迪拜淘金房地產的夏溫,老趙三名舟商人。
  “熊總。這三人的生意你可以多關照下。這是信得過的人。”余樂指了指窗外說道。
  熊玉嬌點點頭,“好的,我知道了。”冷馨拿起手機隔著玻璃窗拍下了照片。
  夏溫三人還不知道,人生的命運在一次不經意的偶遇中得到改變。否則,按部就班的話,他們至少還得3年的時間才能在迪拜房地產市場冒頭。
  …
  …
  余樂在11月22日返回京城,第二天上午坐車到西月區方山湖街道方山路183號陸景的家中匯報此行迪拜的情況。
  陸景的房中,余樂脫下厚厚的外套。迪拜正酷熱,京城這里是寒冬,他還有點不適應。將穆罕默德-薩利姆帶給陸景的禮物轉交之后開始述說。
  迪拜的風波之后。和華拿到了迪拜鉆石集團的控制權,選定穆罕默德-薩利姆作為代理人,與納賽爾維持了良好的合作關系。
  打掉了在蘇格蘭愛丁堡對陸景設圈套的戴安娜。殺雞儆猴。在鉆石聯盟內部初步站穩腳跟。
  并且,猛龍傭兵團前往安利比里昂參戰,更有利于和華在哈溫斯瓦納鉆石礦上的發言權。和華在鉆石聯盟中的影響力可以藉此穩步上升。
  同時,以熊玉嬌負責的迪拜le公司涉足迪拜房地產市場,與迪拜鉆石集團的布局相呼應,并且與迪拜的王儲阿拔斯初步建立起良好的關系。
  這些可以佐證,和華在迪拜已經初步打開局面。“征服”這座中東的明珠只會是時間問題。
  “阿拔斯今年五十二歲,年富力強。我和他見面的半個小時。他向我展示了他打造新迪拜的雄心。”余樂對阿拔斯的評價很高。
  陸景掂了一顆煙,將煙盒推到余樂面前,笑著道:“在房里抽煙可以不被婉儀管制。呵,阿拔斯準備上臺之后拉動gdp啊!”
  余樂笑著搖頭。“迪拜都是他家的,他拉gdp給誰看?咦,陸景,你覺得巴希爾活不太久?”
  陸景笑笑,抽著煙,說:“等唐悅的資料吧。”
  他記得08年迪拜危機爆發時。迪拜酋長回應的很強硬。看情況不像是現任酋長巴希爾的風格。
  余樂點點頭。迪拜的話題到這里也說的差不多了。問道:“陸景,電子競技推廣的情況如何?”
  “哦,你還沒有找靜雯了解最新消息?”
  “昨天剛回京城。回家陪父母吃了頓飯晚上8點了,再準備今天來見你的資料,和小蠻聊聊天,哪里有時間向靜雯了解最新情況。”
  陸景微微一笑,“看來出差回來的人都很忙啊。”說著,聲音平穩的道:“體育總局拒絕了所有要求放開電子競技電視直播權的申請。僅僅保留現有的黃海、京城兩個試點。”
  “啊…”余樂大吃一驚。電子競技的推廣竟然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