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582 施壓善后

巴希爾意外的看了戴安娜一眼,一時間有點搞不清這個女兒的態度。
  怎么,取笑陸讓她感覺到不悅嗎?
  巴希爾腦子里的念頭一閃而過,對身邊的隨從做了個手勢。在隨從的攙扶下,巴希爾費力的站起來。小客廳里的所有人都站起來,矚目迪拜酋長巴希爾。
  巴希爾道:“納賽爾,今天就這樣吧。”
  納賽爾無奈的嘆了口氣,“好的。巴希爾叔叔。”目送巴希爾在眾人的簇擁下離開。奧斯、薩利-阿卜杜拉分別友善的與納賽爾道別。
  納賽爾在中東的權力人物中,只能算二流人物,但是他幾百億美元的身家,手中的能量,比起他們這兩個王子來說要強太多。
  我靠。余樂有些傻了眼,十拿九穩的事情居然給他辦砸了。而且,還是在劉和順那邊進展順利的情況下。
  出了海邊別墅,上午的陽光十分刺眼。海風陣陣。蜿蜒的白馬路通向迪拜市區。
  余樂沉著臉,情緒不佳的坐進加長的賓利中。
  笑話!陸景怎么可能是因為害怕連夜回國。陸景是因為今天中午他妻子衛婉儀要從黃海返回京城。他急著回去見嬌妻。
  這樣一個結果,他無法向陸景交代。都是戴安娜那個女人搗鬼。真是想找幾個黑人輪了她。
  加長賓利車中座椅、圓桌、沙發安置得十分合理,奢華內斂。擋板緩緩的落下,車廂中隔斷成一個封閉的空間。
  哈桑醒好紅酒,給納賽爾、余樂倒了酒。車中氣氛有點不好,侍女依波等人都坐了后面的車。
  納賽爾悠悠的嘆了口氣,“余助理,今天的事情是我沒有辦好。戴安娜的態度讓我實在想不通。”陸景昨晚到底對戴安娜說了什么?
  余樂知道納賽爾要問什么,說:“陸景準備讓你接替戴安娜成為迪拜鉆石集團的執行董事。”
  納賽爾一征。這個結果太出乎意料。隨即,苦笑連連,郁悶的喝著紅酒。
  如果能夠成為迪拜鉆石集團的執行董事。他在中東的影響力勢必會上升。這不正是他交好陸景所要的結果嗎?只是,這可把戴安娜給得罪死了。
  問題,這件事他還真沒法怪陸景、余樂。
  “唉,要是能提前通過氣就好了。我一定會選擇一個戴安娜不在場的時間。”
  余樂冷笑一聲。“就算你引薦我的時候戴安娜不在場,只怕她很快就會得到消息趕來。”
  納賽爾默然無語。這是肯定的事情。戴安娜固然不能把陸景怎么樣,但是“壞事”的能力還是有的。
  “現在怎么?還有其他的途徑可以說服巴希爾嗎?”余樂問。
  納賽爾微微搖搖頭,有些惆悵的道:“沒有了。”沒有辦好陸景的事情,他在陸景心中的辦事能力只怕會打折扣。對日后更進一步的合作很不利。
  哈桑笑笑。出聲建議道:“王子,余先生,在這件事情上還有一個人有發言權。”
  “哈桑,你是說…”納賽爾立即醒悟過來,一拍額頭,神情變得振奮,“看我這記憶力。疏忽了。余助理,我帶你立即出見一個人。”
  …
  …
  就在雷納德把戴安娜離開海邊別墅后去了位于迪拜郊區的寶石莊園見雷納德-洛克菲勒。
  充滿了美式別墅風格的莊園北部區域,雷納德-洛克菲勒正帶著美女明星在室內泳池邊享受著他的假期。
  安利比里昂戰事順利,鉆石聯盟即將獲得一個新的鉆石礦。雖然現在可開采的鉆石礦數量不大。但是隨著日后基礎設施的完善,開采設備的更新,哈溫斯瓦納鉆石礦勢必將會越來越值錢。
  這一次的運作,他聯合戴比爾斯將俄羅斯政府控股的埃羅莎強勁上升的勢頭打壓下去,至少三五年內,他還將繼續主導鉆石聯盟,這為他的計劃贏得了充裕的時間。
  “洛克菲勒先生,戴安娜公主來了。”俏麗的侍女遠遠的在泳池入口處說道。
  泳池邊,躺在躺椅上的雷納德立時坐起身,不復懶洋洋的姿態。想了想,平復了心里的情緒,說:“我知道了,你讓她在客廳中等一會。”
  侍女離開。雷納德拍了拍身邊穿著性感比基尼的美女的屁-股。“安妮,我去見見朋友。”
  安妮是好萊塢的一線明星,距離好萊塢影后一步之遙。金發披肩,渾圓的臀-部豐腴彈軟,性感無比。蹲下來在雷納德的襠下啃了一口,媚眼如絲的膩聲道:“雷納德。你真不陪我嗎?”
  她這樣的明星為了獲取演戲的機會,討好在好萊塢中有影響力的富豪很常見。她希望雷納德能幫她在好萊塢更進一步。
  “等我回來吧。”雷納德捏了捏安妮的臉蛋,去浴室沖澡更衣,然后到二樓的客廳見戴安娜。
  上著樓梯,心中微微有些激動,難道戴安娜得手了?
  昨天晚上戴安娜來見他,言語中暗示最近會對陸景動手。迪拜畢竟是她的地盤,而且陸景很年輕,恐怕沒有經歷過暗殺。有心算無心之下。陸景怕是很難逃過一劫。
  陸景進入鉆石聯盟被他設下圈套,原因是為了敲打下陸景便于樹立他在鉆石聯盟中的權威。他并沒有要致陸景于死地的意圖。他和陸景有協議要扶持丹尼爾-沃倫奪回沃倫家族的權力。
  但是,陸景如果死亡,正在強勁上升的和華財團勢必會分崩離析。和華財團倒下,他獲得的利益會更多一些。
  因而,他很樂意看到戴安娜實施她的“計劃”,并不會去通知陸景。
  二樓明亮的客廳中,戴安娜黛眉輕蹙的坐在乳白色的高背單人沙發中喝茶。正午時分的太陽很烈,透過玻璃窗落在客廳中。好在,空調冷氣十足。
  “哦,戴安娜,情況怎么樣?”雷納德-洛克菲勒快步坐到戴安娜對面的高背沙發上,招手讓侍女送了清茶上來,語氣略有一些急促、期盼。
  戴安娜表情復雜的放下茶杯,說:“陸昨晚連夜回國。我在機場方面的叮囑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為什么會這樣?”
  戴安娜苦笑道:“他換了一本護照登機。根本就不是他的名字。剛才機場方面才通過頭像對比技術確定他已經離境。”
  雷納德愕然。誰說陸景沒有經歷過暗殺。他這表現可不就是老狐貍的表現?
  既然陸景有意識的逃過暗殺,那么,戴安娜有麻煩了。噢,這同時不也真是他占有戴安娜的機會嗎?
  雷納德笑了起來。欣賞的打量著戴安娜前凸后翹的身-體,她穿著優雅大氣的綠色連衣裙,姿容比之樓下泳池中的安妮要勝上許多。禁不住想起前晚她脫的只剩下內-褲跪在他面前吹-簫的美態,“戴安娜,需要我幫忙嗎?”
  戴安娜點點頭。說:“我父親對陸調用武裝直升機攻擊阿拉伯塔酒店很不滿。我有八成的把握說服他沒收和華在迪拜的資產。我需要你的支持。”
  此時,雷納德-洛克菲勒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美國的意見。她可以藉此說服謹慎行事的父親。
  雷納德微微有些失望,這個人情太小了,不足以讓戴安娜以身還債,斟酌了一下,道:“戴安娜,我不方便和陸直接對抗。這會影響我和他的合作。”
  戴安娜哂笑一聲,“雷納德,如果我愿意給你呢?”
  雷納德手托著下巴,看著站起來緩緩脫著連衣裙的戴安娜。“這真是一個很有誘-惑力的建議啊。戴安娜,你可真會給我出難題。”
  “那么,你同意還是不同意呢?”戴安娜將手中的連衣裙丟在地上,走向雷納德。雪白的胴體上只留下一套淺灰色的性感內衣,白腿修長而筆直。
  雷納德笑道:“當然是同意。沒收和華在迪拜的財產并不能讓你有多少收獲。其實,你可以扣下和華的人員,再誘使陸來迪拜面談…”
  陸景的助理、派來的代表熊玉嬌都在迪拜,扣下來之后,不愁陸景不來迪拜。這個建議比戴安娜的想法更陰險、歹毒、有效。
  戴安娜微愣,隨即笑了起來。說:“雷納德,這需要你來做中間人。我在陸面前的信譽已經全無。他基本不會相信我的話了。”
  “這沒有問題。”雷納德用力的將戴安娜抱在懷里,吻著她的脖子。他有點急色。戴安娜確實很美麗。是他心中排在第二位想玩的女人。
  這時,戴安娜丟在旁邊精美桌幾上手袋中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雷納德只得放開戴安娜讓她接電話。
  戴安娜接了電話。里面傳來迪拜鉆石集團第三位執行董事哈希姆的聲音,“戴安娜,很抱歉打擾你的午餐了。今天下午4點,迪拜鉆石集團將會在公司總部召開臨時董事會會議,希望你能準時參加。”
  戴安娜禁不住皺眉,這多少有點不合規矩。問道:“哈希姆,侯賽因知道這個消息嗎?”
  “我剛給他打過電話。”
  戴安娜立即意識到有問題,質問道:“哈希姆,你這是什么意思?這次臨時的董事會會議由你來召開嗎?董事長阿丹呢?”
  電話里哈希姆冷笑道:“戴安娜,阿丹只是掛名而已。公司的權力在我們三人手中。行了,我已經通知到你,你如果不想來就不來吧!”
  戴安娜氣的胸膛起伏,嗆聲道:“我會去的。下午會議的議題是什么?”
  “罷免你和侯賽因的執行董事職位。由我來擔任迪拜鉆石集團的總裁,由穆罕默德-薩利姆、納賽爾分別擔任執行董事。”
  戴安娜愣住,心中的欲-火頓時全無,仿佛在寒冬給人澆了一盆冷水。透心涼。
  她剛準備犧牲自己的色相,換取對陸景的打壓,而雷納德更是提出一個致命一擊的計劃,但是現在全成了泡影。
  沒了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這個職位,她什么都不是。僅僅是迪拜的公主而已。說話沒有任何的份量。
  哈希姆昨晚還答應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變卦,在背后捅她和侯賽因一刀呢?
  戴安娜感覺自己要抓狂了。一股深深的無力感從心底升起。如果繼續執行對陸景的計劃,最終只會白白的便宜此刻她眼前的雷納德。她又不傻。
  和陸景的助理斗都這么累,和陸景直接交鋒呢?
  戴安娜感覺到了壓力、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