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81 美妙危機

上午8點,迪拜政府開始上班的時間,劉和順便已經來到了迪拜市區市政府的所在地。
  迪拜市政府所管轄的區域自1974年便擴大到整個酋長國。迪拜的行政權力機構為市政委員會和市政府組成。市政委員會的主席由迪拜的一位親王擔任。
  市政府便是人們通常常說的迪拜市政府,由秘書長、副秘書長、五位秘書長助理和十二個局、四個室、兩個處、一個中心組成。管理城建、交通、衛生、園林、綠化、市場等市政事務
  劉和順帶著隨從小柳邁步走上充滿了清真寺阿拉伯風格的大樓前的臺階。
  迪拜兩大權力機構,他負責的是這里。余總負責的是迪拜的王室。他今天要面見的便是市政府的最高行政官員:秘書長法希爾。
  劉和順沒有預約,但是他是以和華的名義求見。半個小時后,在市政府工
  辦公室中,法希爾約莫五十多歲,鷹勾鼻,絡腮胡子,很典型的阿拉伯人相貌。和劉和順握了握手,溫和的微笑道:“和華的客人,你來拜訪我有什么事情嗎?”。
  “法希爾秘書長,很抱歉沒有預約就來打擾你。”劉和順笑著道:“我們和華的董事陸先生昨天在阿拉伯塔酒店遭到貴國公民哲瓦德的毆打,我來問一問貴府對這件事的看法。”
  法希爾臉上閃過一絲怒氣。作為迪拜城中的權力人物,他很清楚昨天晚上在阿拉伯塔酒店(帆船酒店)中發生了什么。哲瓦德給雇傭兵掠走,現在生死未知。和華的人居然還要來要一個說法。真是欺人太甚。
  迪拜是迪拜人的迪拜!
  法希爾沉著臉說道:“劉先生,昨天晚上阿拉伯塔酒店遭遇到一伙不明武裝分子的襲擊。相關案情正在調查中。你所提到陸董事被毆打的事宜。我這里沒有最新的消息。我建議你到警察局報案。”
  劉和順仿佛對法希爾強硬的態度不以為意,點點頭。平靜的說:“報案的事情不急。陸董事的意見:盡量還是私下里解決。”
  “哦?需要我提供迪拜鉆石集團總裁侯賽因的住址和電話嗎?他是哲瓦德的父親。”法希爾臉上掠過一絲冷笑。
  “那倒不用。我們希望迪拜政府能夠維護投資人的安全。如果哲瓦德不能得到應有的懲罰。和華將會拋售手中持有迪拜政府634億美元的政府債。”
  說著,劉和順站了起來,和正僵著臉的法希爾握手,他一時間還無法轉化成笑臉,變臉這種技巧很高端的,“希望法希爾秘書長認真的考慮我的意見。”
  從迪拜市政府出來,小柳還有些回不過味來:他們剛才做了什么?靠,威脅迪拜市政府的秘書長啊!這事回去足夠和朋友們吹噓幾十年了:哥們牛吧!
  “劉部長…,劉部長…”小柳思緒飄飛。便落后了劉和順幾步,連忙追上了要坐進等候在外面的小車中的劉和順。
  劉和順是富躍產業投資基金的高級職員,從破產的博遠基金加入富躍基金后表現出色,獨當一面來到迪拜操作金融衍生品交易。職位為投資五部的部長。
  劉和順等小柳一會,一起坐到車中。黑色的昆成汽車平穩的駛向和華迪拜辦事處。
  車中,小柳按捺著心中的興奮,道:“劉部長,我們…”一時間,他不知道怎么組織語言。
  第一。我們什么時候可以這么牛了?
  第二,我們真要拋售迪拜政府債券,不會適得其反吧?
  劉和順家道中落,遭逢巨變。這時心性早已成熟,淡然的笑了笑,說:“怎么。小柳,還沒有適應和華的巨大影響力嗎?我們可是堪比世界500強的企業。”
  小柳撓撓頭。“嗯,是有一點不適應。”
  劉和順微微一笑。靠在車椅上,他并不擔心威脅失敗。
  其實,他說的很保守。和華可是世界準一流的財團。用世界500強來打比方只是方便小柳理解而已。
  要知道,三星作為世界二流財團,旗下也擁有三家世界500強企業:三星電子nron資產666578億美元、三星生命保險ng-life-insurance),資產895458億美元、三星集團ng),資產112984億美元。
  和華在手機業務的成績超越三星之后,再加上陸景連續在石油期貨走勢上的準確預判,為和華累積了巨額資金。從而超越了三星。據和華銀行的估算和華目前的資產約有2500億美元。外界對和華的資產估算基本都不準確。
  和華現在要做的是在全球各大金融中心城市打開局面,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區區一個迪拜市政府秘書長,威脅也就威脅了。很正常。
  劉和順拿出手機給余樂發了一條短信:余總,事情辦好了。
  …
  …
  余樂收到劉和順的短信之時,正在迪拜海岸的一間巨型豪華別墅中面見迪拜酋長巴希爾-本-穆尼爾-阿勒馬克圖姆。
  巴希爾六十八歲,穿著便服,圍著花色的方格子頭巾,看起來有些老態龍鐘,在清涼的別墅小會客廳中仍舊穿著厚厚的衣服。身邊侍從環繞。
  納賽爾作為阿布扎比的王子,和巴希爾的關系親近。阿聯酋本就是五個酋長國聯合起來的主權國家。巴希爾除了是阿聯酋酋長還擔任阿聯酋副總統。
  兩人隨意的用阿拉伯語說著話、閑聊。巴希爾身邊的第一王子奧斯、約旦王子薩利-阿卜杜拉不時的插幾句話。言笑甚歡。迪拜王室與約旦王室時常聯姻。
  坐在客廳下首的余樂怡然的喝著茶。不疾不徐。很明顯,巴希爾在故意晾他。昨晚陸景可是將迪拜的臉面掃的干凈。他現在“享受”這個待遇就不稀奇了。
  余樂心里尋思著,在巴希爾身邊的人群中一眼就看到站立在巴希爾身邊的戴安娜。金發披肩。175的高挑身姿性感,尤其美艷。只是。她的臉色冷冷的。
  余樂禁不住想起陸景給他說的日后要讓戴安娜的公主身份在他面前不是障礙的豪言。
  戴安娜留意到余樂的目光,想起侍女賽琳對余樂看她胸的抱怨。嘴角流露出一抹譏誚的微笑。人之將死,其不自知。
  想起昨天晚上分別和雷納德-洛克菲勒、侯賽因、哈希姆見過面的情況。
  會客廳中的談話終于告一段落。納賽爾笑著道:“巴希爾叔叔,關于昨天晚上發生在阿拉伯特酒店中的事情或許有些隱情,所以我把和華的代表帶來了。”
  巴希爾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斂去,看向身高183,高大英俊的余樂,聲音低沉的道:“你可以全權代表陸?”
  余樂站起來,禮貌的道:“是的。”
  老實說,他對這位看似行將就木的阿聯酋副總統、迪拜酋長并不敬畏。換做陸景在這兒。坐著說話都是可以的。
  戴安娜突然道:“父親,我有話想問問這位余助理。”
  納賽爾心里大急,連忙向戴安娜打眼色。以他對戴安娜的熟悉,戴安娜接下來肯定會刁難余樂。昨天晚上戴安娜不是去阿拉伯塔酒店見過陸景嗎?怎么她今天這個態度?在他的計算中,戴安娜今天應該成為助力的。
  巴希爾略作思考,輕輕的點了點頭。示意戴安娜可以問。
  戴安娜裝作沒看到納賽爾的眼色,她要炸掉陸景飛機的計劃并沒有通知納賽爾,盯著余樂的眼睛道:“余助理,陸為什么不親自來見我父親解釋阿拉伯塔酒店發生的事情呢?難道你們以為我們迪拜的尊嚴可以肆意踐踏嗎?”。
  余樂微微變色。心里大罵:這女人還真有點魄力。陸景對戴安娜的處理他當然知道。想了想,說:“陸董他有急事昨晚就回國了。我作為他的全權代表來處理阿拉伯特酒店的事宜。”
  迪拜酋長巴希爾皺了皺眉。
  納賽爾心中大叫不好。事情根本就沒有按他的劇本走。事情究竟在那個地方出了變故?
  奧斯插話道:“那就是他害怕逃回國咯?”
  “哈哈…”巴希爾身邊的人哄堂大笑,感覺十分解氣。阿拉伯塔酒店作為迪拜的標志,給人調用武裝直升機襲擊。為了避免造成惡劣影響,不得不對外封鎖消息。
  在座都是迪拜的權貴,榮辱與共。誰心里沒有氣?
  余樂尷尬的站在客廳中。他即便是現在試圖辯解也沒什么用。因為在座的人都在笑。
  攪合了陸景“和解”意圖的戴安娜本該一臉得意,只是在聽到余樂的話之后卻是臉色突然陰郁。與周圍歡暢大笑的環境格格不入。
  戴安娜的未婚夫、約旦的王子薩利-阿卜杜拉關心的問道:“戴安娜,你沒事吧?”
  “沒事…”戴安娜勉強的說道。心里一陣煩躁。陸景居然在昨天晚上就飛回了京城。
  為什么。機場里沒有陸景出境的記錄?她已經給機場那邊打過招呼。
  為什么,陸景會連夜離開迪拜?熊玉嬌是個難得美人,他昨天晚上在她那兒不應該留宿一晚嗎?相信如果陸景提出來要她,熊玉嬌不會拒絕。
  措手不及。她的布置還沒有來得及實施。她本來判斷陸景會在迪拜呆上幾天啊!
  戴安娜心中的郁悶情緒難以發泄,要不是場合不對,幾乎要跺腳尖叫起來。
  第1582章施壓、善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