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580 雷鋒日記

陸景說沒人知道他在熊玉嬌這里洗澡換衣服是實話。宋雨綺已經發來迪拜國際機場的航班信息,返回京城的機票已經訂好:一個小時后,22:45分的飛機。陸景等會一個人直接從阿拉伯塔酒店出發。余樂會留在迪拜善后。
  等陸景在熊玉嬌的帶領下到她位于復式豪華套房二樓的主臥的浴室中,陸景算是明白熊玉嬌忽而嬌羞的原因。
  豪華的浴室有洗漱臺、衛生間、浴缸連成一體,米白色的大理石風格,鑲嵌著土豪金。
  熊玉嬌走到潔白的長方形浴缸邊彎腰試水溫。豐盈渾圓的臀部就這么緊緊的貼著高腰粉色闊腿褲,印出美妙圓潤的曲線。
  陸景在洗漱臺前打開水龍頭,洗了把臉,看看熊玉嬌性感的倩影,搖搖頭。玉嬌都沒有拒絕他的提議,他這時候再說不洗就太矯情了。
  熊玉嬌彎腰在浴缸中掬一捧清水,走出來道:“陸景,水溫好了,我先出去了。”猶豫了下,問道:“呃…,你換洗的衣服要我幫你準備嗎?”
  已經是三十歲的女人,兒子蘇耀都已經5歲。給陸景準備換洗的衣服并不是什么難以啟齒的事情。
  陸景沒有推辭,對著鏡子挽著襯衣袖口,笑著說:“我換洗的衣服在我的行李箱里面。你幫我拿一下。”
  熊玉嬌忽而撲哧一笑,漂亮的睫毛忽閃忽閃,說:“你還真不客氣啊。”
  陸景轉過身笑道,“我要是拒絕你不是更失望?”
  熊玉嬌立時俏臉嬌紅,眸光嫵媚如水,說:“你的詞鋒還是向九六年的時候那么犀利呢。我去了啊。”
  今晚的事情讓她心中對陸景充滿了敬佩和崇拜。很樂意為他做一事。陸景一眼就看穿了她內心深處的想法。
  看著腳步略顯匆忙的熊玉嬌,陸景笑了笑,脫光了衣服,赤腳走進浴缸中,溫熱的清水浸泡在全身,令人放松。心中有很美妙的感覺升起來。
  使用熊玉嬌臥室中的浴缸令人心中不免有些旖旎的想法。熊玉嬌腳步匆匆。心中未必沒有波瀾。
  然而,自己和玉嬌肯定不會發生什么。都是成-年人,這點自制力有。偶爾有逾越男女界限之間的微妙情緒很美妙。
  …
  …
  夜色中,迪拜的高樓大廈街道中燈火通明。光暗交替,織出五彩繽紛的夜中世界。
  黑色的賓利緩緩的駛向地球群島夏威夷島。車中,戴安娜臉色冷峻,全無剛才在陸景面前的嬌柔。
  迪拜鉆石集團壟斷中東的鉆石銷售,一年的利潤數十億美元。戴安娜作為迪拜鉆石集團的三巨頭之一。怎么可能是嬌柔的女子?只不過是根據需要來調整所佩戴的面具而已。
  戴安娜的侍女艾麗莎和賽琳噤若寒蟬。公主殿下和陸景談話的結果顯而易見。
  半響,戴安娜輕輕的吐出一口氣,“艾麗莎,安排一下。”
  艾麗莎臉色微微一變,鄭重的道:“殿下,你決定了?”
  賽琳道:“艾麗莎,你這是什么話?陸不愿意放過殿下,難道我們坐以待斃嗎?飛機失事的概率雖然小,又不是沒有。況且,陸綁架了侯賽因的兒子哲瓦德。侯賽因會是第一懷疑對象。”
  戴安娜頭,看向窗外深沉的夜色,幾棟大廈中的燈火璀璨無比。陸景一死,和華帝國勢必會分崩離析,雷納德-洛克菲勒的態度肯定會轉變,她的安全有保障。
  …
  …
  阿拉伯塔酒店的總經理堵在1508號套房門外。陸景要離開酒店需要解決這個問題。
  余樂離開房間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找納賽爾擺平阿拉伯塔酒店的總經理。隨即,在納賽爾的引薦下和迪拜王室的管家約好在第二天拜訪迪拜酋長巴希爾-本-穆尼爾-阿勒馬克圖姆。
  迪拜酋長國是君主立憲制。行政權力在市政府手中,但是王室在一些事情上擁有著相當的話語權。比如:陸景調用武裝直升機攻擊阿拉伯塔酒店的事情。
  當然,余樂在拜訪迪拜酋長之前需要做一點準備工作。他從納賽爾所在的巴卜阿爾沙姆斯沙漠酒店返回后徑直去了和華設在迪拜的辦事處。
  和華迪拜辦事處設在迪拜網絡城。入住在這座2001年開始建設的大廈中的企業有:微軟、思科、西門子、甲骨文、惠普、ibm和佳能等頂級企業。
  正如熊玉嬌所思考的。和華目前在迪拜并沒有業務,因而只設立了辦事處。共有二十多名員工。為和華員工途徑迪拜辦事提供各種便利服務,同時收集和華總部要求的商業情報。
  余樂下車,坐電梯到位于12e號地址的辦公室。身后一名黑衣保鏢亦步亦趨。
  簡約時尚的辦公室玻璃門隔壁便是大名鼎鼎的ebay。余樂想起和華負責互聯網投資的葉靜雨。ebay拆分了互聯網支付巨頭yl。葉靜雨負責的彩虹基金應該賺了不少。今年業績預計會相當好。
  余樂與和華辦事處的負責人羅經理了幾句,便在奢華的辦公室中等候起來。
  他要等的人叫劉和順。富躍產業投資基金派遣到迪拜從事金融衍伸品交易的高級職員。
  富躍產業基金手中握有迪拜政府大量的債券。這是他需要的“彈藥”。
  劉和順在迪拜住在迪拜的高檔別墅社區:酋長山(emiteshills)。和華在食宿上的標準相當高。接到辦事處通知后,劉和順在半個小時內趕到了迪拜網絡城12e和余樂見面。
  “余總,你的要求我沒有問題。只是,我想知道,是不是迪拜政府不同意我們的解釋。我們就一定要賣空迪拜的債券?”辦公室中,劉和順問道。
  余樂是陸景的助理,相當于是總裁助理,和華內部職員大部分都稱呼他為余總。
  余樂打量了一下劉和順,喝著咖啡英俊的笑起來,“你認為我們在迪拜發動一起金融戰爭有疑慮?”
  劉和順和陸景的私交不太好。他曾經是葉妍的追求者。去年他父親操作國際原油期貨欠下大量的債務,他進入和華工作,賣身還債。據說是葉妍推薦他進和華的。
  余樂有點傾向于懷疑他此刻的表態存在私心。
  劉和順坦率的頭,“是的。迪拜畢竟是美國人的地盤。”
  余樂哈哈一笑,“不要擔心,我明天會去和迪拜酋長見面。你和迪拜市政府的交涉,主要目的是恐嚇。迪拜還沒有決心、能力將和華拒之門外。”
  和華的能量通俗一點的衡量,便是世界500強中排名靠前的企業。這樣一家大型跨國企業的意見,迪拜不可能不慎重對待。
  “好,我明白了。”劉和順結束和余樂的面談后,去他的辦公室給葉妍打了一個電話。
  陸景的動靜搞得有點大,未必會及時通知葉妍。他倒是可以借這個消息“回報”一下葉妍的引薦之情。(未完待續。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