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57 怎么對眼了

“有些經濟上的想法想和林市長說說。目前房地產公司的開發模式都是拿下地塊后,以土地資產從銀行抵押貸款,然后又用貸款去拿地,如此循環,快速擴展。這實際上是把公司所要遭遇的市場風險全部轉嫁給了商業銀行。一旦市場出現風險,銀行就會出現壞賬,死帳,呆賬。
  公司的負責人吃飽喝足,撈錢跑路。或者犧牲他一個,幸福他全家。但是銀行的爛帳卻是要全民買單。我認為政|府應該加強這一塊的監管。”
  陸江想了想,微笑起來,“想法是好的,但是我感覺有點不對味,你什么時候開始關注這個領域。”
  陸景笑著道:“有家地產公司在江口市發展業務。”
  陸江隔空虛點了點他,說道:“這件事你自己去搗鼓。不要違反原則。”
  “這我知道。”陸景說道。他也就是順口和大哥提一句他的想法。
  陪著大嫂還有羅女士說了一會話。又給老頭子打了電話,陸景才回后湖別墅里睡覺。
  他回京城的時候把曾紅英留在了江州。她每天忙什么陸景一無所知。只知道她住在后湖別墅里面。
  別墅里每周都有清潔工過來打掃,始終保持著干凈清爽。陸景開了客廳的燈,看著英姿颯爽的曾紅英一個人站在客廳的窗戶邊,看著窗外的湖水。
  “曾姐,你要是一個人覺得悶的話,可以看碟片。”別墅里面買了一臺愛多的VCD。還有陸景從盜版市場買回的一大堆盜版的光碟。
  大哥安排曾紅英做他的司機,其余的情況大哥也沒有多介紹。只說她現在退|役了。正好安排保護陸景,待遇標準要陸景按照中|央|警|衛的標準開。
  看著她清秀的面容,陸景猜測她的年紀不到25歲,這個年紀遠不到退|役的年紀,看來這里面有著故事。
  陸景到沒有意愿去打探她的隱私,只是偶爾和自己的保鏢溝通一下,有助于緊急情況下的配合。
  “習慣了。你不用管我。”曾紅英始終注視著窗外,木然的開口說道。陸景笑了笑。上樓洗澡睡覺。
  …
  坐在奔馳里面從林元區前往常新縣的開發區,一路上看到林元區新城已經開始破土動工。
  不少地方都圍了起來,墻壁上刷著標語,“建設新城,打造新江州。”圍墻里面有鏟土機正在轟隆隆平整地面。轟鳴的機器聲將冬日的寒意都驅散了不少。
  林元區新城靠近江州市下轄的徐古縣。這里距離中心城區約有三十分鐘的車程,稍微有些偏遠,相當而言拆遷工作要容易一些。
  市里面的整體拆遷指導思想是“原拆原建、房屋還遷”。被拆者遷后必給其屋,而且住房條件得到改善。
  負責新城建設日常工作的市建委副主任顧日輝是最早倒向大哥一批的干部。在王湘倒臺后,大哥已經為接班市長掃除了障礙,楚北省的黨|代會將在七月份召開。陸系官員在江州的聲音開始逐步響亮起來。
  “景少”電子加工廠的大樓門前,馬飛帶著幾個人迎著陸景。昨天晚上陸景給他打過電話,說今天會過來看看。網吧場地租賃的事情他已經辦好。昨天在電話已經給陸景匯報過,合同文件放在了景和電子那邊。
  陸景笑著拍了一下馬飛的肩膀,環視了一圈,“徐廠長呢?”馬飛笑道:“正在組織開生產會議。”
  馬飛現在和陳笑一樣,掛得是景華通信副總經理的名頭。江州電子加工廠這邊的事務由他負全責。
  這次景華通信拿到西門子一萬支手機的訂單。總價值六千五百萬,如果交貨時。良品率達到90%,景華能從中拿到7%的利潤。
  馬飛又介紹了他手下的幾員干將,都是從景和電子帶過來的人員。負責原材料的采購,電子元器件的采購等工作。行政部門由馬飛親自負責。電子加工廠在財務上由景和的財務部門核算。
  一路上參觀了無塵車間,膠定車間,靜電流水線,成品組裝車間,到參觀食堂時,已經是中午吃飯的時候。徐勝急沖沖的趕過來,說道:“景少,不好意思,忙著安排開工去了。”
  剛才兩人在成品組裝車間碰過頭。陸景也沒讓他陪著自己到處逛。
  電子加工廠現在才剛過調試階段,只有三條流水線在組裝成品。如果把生產中出現的問題一一解決,預計將在五一前后可以完成訂單。陳旭江拿訂單時給陸景留足了時間。
  陸景擺手笑道:“一起吃午飯吧。”打了飯菜,一行人做到長方形的長桌上吃飯。
  一個明眸酷齒的女孩拿了一盤紅燒魚放到陸景的面前,“我爸說給景少加餐。”
  這一桌子人,就數陸景的模樣最年輕,一看就知道景少是指他。
  “謝謝!”陸景打量了一下女孩。女孩穿著常見的白色廚師服,洗的發白的圍裙上有些油漬,縱然是如此,依然是難掩她的麗色。嫩滑柔膩的臉蛋標致得很,五官精致,一雙眼睛尤其的明艷,身材修長挺拔,身高估計有一米七。
  “你是何夢明的姐姐?”女孩的長相和老何的小女兒很有些像。只不過眼前的女孩清麗明艷,而何夢明是帶著病態的嬌美。
  “恩,我叫何夢瑤。我要進去幫忙了。”女孩說著轉身走進了廚房里。
  眾目睽睽之下,陸景也不好肆意的欣賞美女,這是一個在容貌上與關寧不相上下的女孩。馬飛笑著道:“今天沾了景少的光,難得老何的寶貝閨女出來客串服務員,更難得的是,她居然開口回答問題了。”
  見陸景有些疑惑,馬飛笑道:“何夢瑤平常話很少,只和原來電器一廠幾個職工打個招呼。我手下幾個牲口每次吃飯搭話都被無視了。以我們銷售員的口才都不能搭訕成功,可見她剛才回答景少的問題是多么的稀奇。”
  馬飛手下的王燕東,呂浩進都不好意思的咳嗽著。顯然他們兩個也是搭訕失敗的人物之一。
  “我和她爸算得上認識,說幾句話很正常。”陸景吃著魚,笑著道:“大家都嘗嘗,老何整治北湖魚的水平絕對是大廚級的。”
  吃了午飯,陸景讓其他人都散了,他和馬飛到辦公室里聊天。
  “過幾天一起去香港。你等我電話。怎么老何把他女兒都拉過來幫忙了,我看何夢瑤的年紀正是讀書的年紀吧?”
  馬飛豎起大拇指笑道:“景少眼光高明。何夢瑤是江州理工大學大二的學生,學得是公關關系管理。食堂的調度實際上都是她一手安排的。老何和他的幾個幫手都是負責做菜。她媽媽和幾個人負責采購,每天買什么菜,買多少,都是她一手安排,很有能力。”
  “那到是個人才。常新縣的治安還行吧?別讓她被小混混欺負了。”
  馬飛笑道:“不會,公司有專門的廠車定點按時接送。”心里想,“莫非景少對她有意思,專門叮囑一句。看來以后要讓手下幾個人離她遠點才行。”
  陸景那里知道他心里轉的念頭,要知道肯定大呼冤枉,他只是隨口說一句話而已。
  “你現在把電子加工廠這塊的工作做好,三月份的時候,我們可能還有一筆大的訂單。要做好提高產能的準備。”
  “我會的。說起來我們人數和規模都比景和電子大,但實際上7%的利潤比不上景和電子20%的利潤。我看我們也只有擴大規模才能有出路。”
  馬飛對景華通信研發團隊的事情不是很清楚。景華通信研發團隊的情況也就陳笑清楚,研發進度更是只向陸景匯報。
  現在把產能逐步提上來,是要為以后的大批量出貨做準備。一個月的產量至少要提高到二十萬到四十萬支手機。
  代工的利潤率很低。一般而言低到2%-5%都是正常的。陸景不會滿足于只做代工。
  馬飛的助理小林推開門,“景少,馬總,宏建的陳老板來了。他想見景少。”
  陸景有些詫異的道:“他倒是好眼光,知道我來廠里了。”馬飛笑道:“景少,你那輛奔馳太惹眼,整個江州就這一輛V60。稍稍留心就能知道。”
  說著,對小林打個手勢,“去請陳老板進來。”
  陳國波臉色黝黑,笑呵呵的走進了辦公室。陸景對陳國波印象還不錯,之前還和他一起在老何的小店里面吃過飯。
  陳國波是常新縣的本地人,他剛才在家吃午飯,有人到他家里告訴他,陸景來了。
  宏建股份有限公司在建設完景華的電子加工廠后,基本處于閑置狀態。熱火朝天的林元區新城建設,他想分一杯羹卻苦于沒有門路。
  “景少,縣里面有家皮條鱔魚做得很不錯,不知道景少有沒有興趣去嘗嘗。”
  陸景剛才在食堂里吃了七分飽。他這么一說,倒是把陸景的饞蟲給勾起來了。
  皮條鱔魚是江州市的名菜。將活鱔魚宰殺、洗凈后,切成條狀、擦精糊上漿,用三道不同溫度的油氽炸至皮酥,再掛上糖醋黃汁,這樣做出的皮條鱔魚,形似皺皮蛇條,色澤金黃透明,外酥脆,內油嫩,味道香甜醇厚。
  陸景以前沒少吃,就拍著桌子笑道:“行。馬飛,我們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