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579 什么樣的懲罰

納賽爾語塞,半響沒有回答陸景的問題。
  按照阿拉伯世界的習俗,就哲瓦德打陸景一拳這個舉動,以陸景的身份,處死了哲瓦德都是可以的。
  聽到電話里沒有聲音,陸景便笑了笑,說:“納賽爾,看來你和侯賽因溝通的不是很好哇。我們明天再談。”
  納賽爾苦笑著聽著電話里傳來的滴滴聲音,放下手機,嘆了口氣。哲瓦德的父親侯賽因恐怕開不出讓陸景滿意的條件。
  一旁的心腹助理哈桑問道:“王子,情況如何?”
  納賽爾搖搖頭,沒有回答,而是說道:“哈桑,如果陸要求侯賽因辭去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總裁的位置,你覺得我應該支持嗎?”
  哈桑渾身一震,突然有點明白整個事件的重心所在。原來這才是陸景的真實目的。
  …
  …
  掛了納賽爾的電話,陸景隨意的將手機放在沙發上,見熊玉嬌清澈的眼眸還看著自己,微笑道:“玉嬌,還有問題?”
  熊玉嬌嬌憨的點頭,蹲下來,扶著沙發扶手仰視著陸景說:“你還沒有告訴我答案啊!我和好奇你會怎么處置哲瓦德呢?”
  陸景是坐在沙發上,她給陸景擦紫藥水的時候是俯身,這會站著和陸景說話是俯視他,這讓她很不習慣。索性蹲下來和陸景說話。仰視陸景,才是她的真實心態寫照。
  陸景禁不住一笑,“你啊…”
  熊玉嬌忍不住俏臉微紅,但仍看著陸景。她本就不是什么心思深沉的性子。她知道陸景看破了她此刻因為敬佩、崇拜想要和他親近的說會話的小心思。
  當然,只是有好感啊,不是愛慕。所以,她現在敢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陸景。
  陸景道:“哲瓦德只是談判籌碼而已。和華要在迪拜擴大影響力,需要一個突破口。迪拜鉆石集團會是一個很好的棋子。”
  熊玉嬌迷惑的眨眨眼睛。她聽不太懂。
  第一,和華為什么要在迪拜擴大影響力。和華在迪拜并沒有什么商業活動啊。
  第二,怎么將迪拜鉆石集團當做突破口。迪拜鉆石集團是什么公司?
  陸景笑笑,也不解釋。
  和華想要成為世界一流的財團。商業上的第六帝國。這個布局首先就是從全球各大金融中心城市開始,逐步的擴大影響力。迪拜是中東的金融中心。自然是在名單上。
  和華在全球影響力的“擴張”是同時開始。多點開花的戰略。陸景想要在35歲的時候退休,這些事情是越早開始運作越好。
  熊玉嬌見陸景沒有解釋的意圖,對他輕笑了笑。起身收拾茶幾上的醫療物品。她剛才安排人去酒店外買了處理外傷的醫療包回來。這時,冷馨在門口敲了敲門,冒頭說道:“陸少,熊總,余助理和戴安娜來了。”
  陸景道:“讓他們進來吧。”
  “哎。冷馨先等一下。”冷馨忙在門口停下來。熊玉嬌指著陸景身上的飯菜、酒漬痕跡說道:“要不要先收拾一下。你這樣子可太狼狽了。”
  陸景給哲瓦德一拳打倒,餐桌上的飯菜不少都灑在他身上了。而且,他現在眼瞼上還涂著紫藥水,不適合見客人。
  “不妨事。”陸景笑著做個手勢。冷馨會意的離開,去外面請余樂和戴安娜進來。陸景這才笑著對熊玉嬌道:“玉嬌,我要是在你這兒換衣服,你可就說不清楚了。”
  “為什么?”熊玉嬌下意識的回了一句,隨即反應過來。她和陸景孤男寡女的呆在一間房間里,縱然是復式公寓的套房,有很大的空間。可還真是說不清呢。
  熊玉嬌膩白的鵝蛋臉刷的變得緋紅。如同熟透的果子,有著無端的嬌美少婦韻味。
  陸景也被她的美麗感染,笑了笑,坐起來喝茶。
  …
  …
  余樂、戴安娜進入1508號房間。戴安娜的隨從、保鏢都等在了門外。戴安娜還和等在門外的阿拉伯塔酒店總經理聊了幾句,詢問情況。
  套房的客廳中,余樂看到陸景眼青臉腫,即便是在路上聽戴安娜說過情況,仍舊忍不住驚愕的道:“陸景,你這也太狼狽了。”
  陸景對戴安娜點點頭,對余樂道:“所以。我搞的動靜有點大。你回來正好。和戴安娜的談判就沒必要了。你幫我處理下后續的事宜。我今天晚上要回京城。”
  “好,我這就去辦。”余樂注意到戴安娜臉色變得蒼白,心里哂笑,晚上戴安娜的侍女在談判時可是刁鉆的很。起身告辭離開。
  他知道陸景說的是什么事情。迪拜城中這么大的動靜:武裝直升機“襲擊”迪拜的標志性建筑阿拉伯塔酒店。要善后的事情多著呢。陸景肯定不能給迪拜官方列為恐怖主義大亨。他要做的事情是多方施壓壓下這件事。
  “陸…”戴安娜從茶幾邊的沙發上站起來。想要懇求,但是一時間不知道從何說起。
  陸景擺擺手,對熊玉嬌道:“玉嬌,把我開一瓶紅酒,先醒著。”
  熊玉嬌知道陸景是要支開她,笑了笑。“好啊。”上了二樓。
  陸景看了戴安娜一眼。戴安娜的身姿很高,金發披肩發梢微微卷曲,穿著蕾絲白色長裙。美艷妖嬈。陸景淡淡的道:“看來,你是無法履行下午達成的協議了。”
  “陸,我可以嘗試一下說服侯賽因,請給我一次機會。”戴安娜走上前兩步,哀婉的看著陸景說道。此刻,美貌便是她最大的武器。她期望能引起陸景的憐憫。
  陸景擺擺手,“不,你應該是無法說服他了。當然,這不是重點。剛才納賽爾還給我打過電話。侯賽因想要和我談條件。我改變主意了。如果和侯賽因直接對話,我需要便不只是迪拜鉆石集團向和華轉讓18%的哈溫斯瓦納鉆石礦股份。所以,公主殿下,我不認為你繼續擔任迪拜鉆石集團的執行董事對我有什么益處。”
  陸景下午在雷納德-洛克菲勒的“調和”下與戴安娜達成和解協議。對他而言,需要面對的一個問題就是:如何讓戴安娜全心全意的為他效力。
  思考了這么久,陸景的答案是:換人。在迪拜鉆石集團的執行董事職位上換上自己人就好。何必費心的去琢磨戴安娜的心思呢?
  至于借口,這不是現成的嗎?戴安娜根本就不可能說服侯賽因轉讓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股份。
  戴安娜神色黯然,“陸,我知道你對我有意見。我確實不該配合雷納德-洛克菲勒對你設下圈套。哈溫斯瓦納鉆石礦是個騙局。”
  說著,戴安娜走到陸景身邊,蹲了下來。哀婉的懇求道:“陸,如果我失去了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職位,我將會成為男人的附庸、玩物。我并不想嫁給約旦王子薩利-阿卜杜拉。陸,求你了。”
  戴安娜握住陸景的雙手,將美艷的俏臉深深的埋在陸景的手中,嗚咽的哭泣起來,“陸,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的啊。”
  二樓走廊上關注著一樓客廳情況的熊玉嬌忍不住撇撇嘴:都說阿拉伯世界的女性很保守、傳統。這一位公主殿下可是“奔放”的很呢!
  感覺到手中的滑膩、香軟,濕潤,入目之處是戴安娜領口下飽滿的白-乳,陸景不動聲色的抽回手,悠然的道:“任何事情?包括給你破-處?”
  上次,戴安娜給他說她要嫁給約旦的王室,雖然談了幾十個男朋友,但一直保持著貞潔。
  戴安娜一愣,淚眼婆娑的抬頭看著陸景,旋即咬咬牙,“嗯。我會告訴約旦的王室,是你拿走了我的處-子之身。”
  “呵呵,你倒是坦率的很。”陸景禁不住笑著搖頭,他可沒功夫玩這些“游戲”,說:“戴安娜,我對你本人沒有意見。但是,你不適合繼續擔任迪拜鉆石集團的執行董事了。你有困難的時候可以給我打電話。我會出手幫你一次。今天,就這樣吧。”
  戴安娜看著陸景走上二樓,無法可施,只得悻悻的離開。她無法理解的有兩點。第一:資料顯示著陸景不是很喜歡美女嗎?為什么她的美貌沒有奏效。
  第二,前不久,陸景在迪拜國際機場的咖啡店中還奉承她,承認她在迪拜的影響力,為什么今天對她棄之如敝履呢?
  二樓的小客廳中琉璃般的宮燈照耀的名貴的家居纖毫畢現。落地窗前,熊玉嬌倒了一杯紅酒給陸景,大著膽子笑說道:“陸景,你真虛偽啊!”
  剛才的對話,她全聽到了。陸景對戴安娜意見大著呢。他對戴安娜好不留情。這和他風流倜儻的形象大不相符啊!
  陸景笑笑,接過高腳玻璃杯,“我記得我推薦過讓你讀雷鋒日記。有認真看嗎?”
  “看過啊。”熊玉嬌掩嘴嬌笑,抑揚頓挫的背誦道:“對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溫暖,對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樣火熱,對待個人主義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
  陸景微微一笑,遠眺著窗外夜色中的海景,抿了一口紅酒,道:“玉嬌,去衛生間幫我放水,我一會泡個澡。”
  熊玉嬌俏臉一熱,耳墜輕搖,說:“陸景,你剛才不是說這會讓人誤解的嗎?”
  對陸景支使她做事倒不反感,只是她的這間套房里只有她的主臥室里的浴室中有浴缸啊!
  “那我總不能一身臟衣服上飛機吧。”陸景轉過身,笑著道:“況且,誰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