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578 不過如此

五分鐘后,中餐廳中一片狼藉。哲瓦德一行五人被突然到來的特種兵押上了武裝直升機。突然間,餐廳變安靜下來,只有一地的碎玻璃見證了前一刻發生的事情。
  餐廳的經理抖抖索索的從收銀臺下探出頭來。幾名躲在角落里發抖的服務員慢慢的站起來。他們在迪拜多的有呆過8年,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火爆的場面。
  作為全球唯一的一家七星級酒店,阿拉伯塔酒店是迪拜的標志性建筑。地標。各國政要、記者、總裁、巨商都有入住這家酒店。
  在阿拉伯塔酒店動用武裝直升機破窗而入,幾乎等同于有人在美國白宮制造了炸彈襲擊一樣令人不可接受。所造成的影響將會震動迪拜、阿聯酋的高層。
  幾名驚魂未定的食客相互交談著,不時的打量著陸景一行。又叫來了服務員結賬,能在7星級酒店吃完飯的人不可能逃單。
  遠大集團的一幫人膜拜的看著陸景。這也太牛了。一個電話叫來一輛武裝直升機,精銳的特種兵若干。這可是迪拜啊!不愧是傳說中的陸少。
  熊玉嬌讓冷馨去和餐廳的經理結賬,滿地的玻璃,餐廳受了很大的損失,在陸景身邊小聲道:“陸景,這樣…,沒事吧?”
  陸景這行為擱在國內就是綁架呢。不過,她心中充滿了快意,讓你個阿拉伯絡腮胡子牛氣?知道厲害了吧!
  “能有什么事?玉嬌,去找點消腫的藥物來,我晚上還要回京城。”陸景淡淡的說道。去了熊玉嬌的套房中簡單的處理紅腫的臉頰和烏青的眼睛。
  現在不是陸景要擔心迪拜、阿聯酋的官方反應是什么,而是迪拜的權力人物們需要給陸景一個交代。
  和華的話事人在迪拜居然被權貴子弟毆打。迪拜這里還要不要“法律”?如果不要,好,和華將會按照自己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
  …
  阿拉伯塔酒店對22樓的事情反應迅速,派出十幾名保安接管了22樓,控制住局面,并對事件進行封口處理。襲擊事情會降低酒店的評分和旅客的體驗。這對酒店而言是致命的損失。當然,責任也不能不追究。
  酒店總經理得知始作俑者——來自東方的陸先生還住在酒店15樓1508號套房中。連忙前往1508號房間交涉。但是在門口給陸景的保鏢攔了下來。
  酒店總經理立即給幕后老板打電話。好不容易將事情壓下來,自然不會選擇報警。給幕后老板的電話,自是實話實說。
  矚目的武裝直升機在撤離迪拜前往海灣時就被迪拜的空軍鎖定。武裝直升機出現在都市中,迪拜空軍怎么可能不作出反應?但是因為里面的人質哲瓦德是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總裁侯賽因的兒子。投鼠忌器。無法逼停對方。
  侯賽因家族中有人在迪拜軍方擔任要職。前方指揮官沒有人敢造次,一層層的向上反饋。
  阿拉伯塔酒店遭遇到不明武裝分子襲擊的消息,在半個小時內傳遍了迪拜上流社會的圈子:王室、權貴、市政府官員。迪拜城中一片嘩然。
  打發走哲瓦德之后,戴安娜在書房中沉靜坐了一會。靜下心來的反思讓她明白造成她目前被動的局面原因在哪里:雷納德-洛克菲勒和陸景之間的“交鋒”,她根本沒有實力參與。
  在利益面前。雷納德-洛克菲勒根本不會下力氣保護她。而陸景恰恰擁有足夠的籌碼讓雷納德退讓。
  想著下午的談判,戴安娜的心情又變得糟糕起來。目前來說,她需要履行談判時的承諾,證明她的價值。否則,陸景找一個借口將她從執行董事的位置上踢下去輕而易舉。
  只是,想明白是一回事,戴安娜內心深處并不甘心做陸景在迪拜鉆石集團的傀儡。
  簡單的吃過晚飯后,戴安娜在侍女賽琳的服侍下洗過澡,換了精美舒適的睡袍準備睡覺。
  “艾麗莎還在和陸的助理談判?”戴安娜依在床頭,問正要離開的賽琳。頭頂的燈光柔和。腳曲起來。蔚藍色的空調被卷起。
  “是的。殿下,那個男的眼神好討厭呢。”賽琳應了一聲,隨即抱怨。
  戴安娜突然覺得有些好笑。像賽琳這樣萬事不管,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這時,戴安娜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戴安娜看看號碼,是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總裁侯賽因的電話。“戴安娜,哲瓦德在阿拉伯塔酒店被陸指使雇傭兵綁架了,現在雇傭兵押著哲瓦德正在乘車前往波斯灣地區。他們可能會進入伊朗。”
  “什么?”戴安娜吃驚的坐直身-體。陸景怎么會采取這么激烈的反應?哲瓦德到底做了什么?
  侯賽因冷笑了一聲,戴安娜會不知道這個消息?她在迪拜城中消息一向靈通的很。
  侯賽因確實是冤枉戴安娜。戴安娜消息靈通是靈通,但是他愛子心切。是第一個給她打電話的人。
  “戴安娜,哲瓦德去阿拉伯塔酒店之前去找過你吧?他和你說了什么?”
  戴安娜無語的拍著額頭,侯賽因懷疑上她了,將和哲瓦德對話的內容說了一遍。又安慰了侯賽因幾句。隨即掛了電話,臉色漸漸的沉了下來。
  她的處境相當不妙了。很明顯,不管哲瓦德能否被救回來,她都將失去侯賽因的信任。而這會導致她無法完成下午與陸景達成的協議。
  戴安娜按了鈴,在她打電話時自覺的出去等在門口的賽琳快步進來,“給艾麗莎打個電話。我要和余助理一起去見陸先生。”
  賽琳一愣,隨即道:“好的,殿下。”
  “你叫人來服侍我穿衣服。”戴安娜掀開空調被,起身下床,琢磨了下,拿起手機撥了納賽爾的手機。
  …
  …
  納賽爾在迪拜擁有多處房產。將寶石莊園借給陸景之后,他住進了他在五星級酒店巴卜阿爾沙姆斯沙漠酒店常年包下的1號皇家套房中。
  哈桑接過戴安娜的電話,說了幾句,走到套房花園中自帶的天然溫泉室門口,咳嗽了一聲,喊道:“王子,戴安娜公主的電話。”
  溫泉中,納賽爾輕輕的拍了拍正在蹲在他身下服侍他的混血兒美人依波,“寶貝,等會晚上我們再繼續。”
  這名他從古拉迪加爾手中要來的侍女現在正越來越得他的歡心。依波柔媚的笑了笑,溫馴的站起來,雪白飽滿的乳-房上水珠滴落,魅惑異常。
  納賽爾略作整理,換了衣服,到套房的客廳中。哈桑已經等在客廳中,起身迎著納賽爾。納賽爾擺擺手,接過侍女遞來的溫湯,喝了一口,問道:“哈桑,戴安娜找我有什么事情?”
  “王子,迪拜鉆石集團總裁侯賽因的兒子哲瓦德被陸先生安排雇傭兵抓走了。戴安娜公主現在正在和陸先生的助理趕往阿拉伯塔酒店。據說,哲瓦德在陸先生臉上打了一拳……”
  納賽爾一下愣住,哲瓦德瘋了,居然敢打陸景?事情復雜了。琢磨了一會,納賽爾撥了侯賽因的手機。
  …
  …
  迪拜城中暗流涌動的時候,引起這場風波的當事人陸景正在事發地阿拉伯塔酒店15樓的套房中。
  奢華的套房客廳中,陸景靠在乳白色的高背沙發中,拿冰袋敷著紅腫的臉頰,神態怡然。他在等迪拜機場前往京城的航班。外面涌動的暗潮似乎影響不到他。
  “忍著點啊。會有點疼。”熊玉嬌彎著腰,細心的給陸景眼角涂抹著紫藥水。清澈的眼睛中不時的閃過欽佩、崇拜。在餐廳的時候,她一開始還心酸陸景撐個空架子呢。
  兩人離得有些近。陸景都能感覺到熊玉嬌的氣息吐在他臉上,呵氣如蘭,有點癢癢的。見熊玉嬌欲言又止,陸景就笑,“玉嬌,有話就說。”
  熊玉嬌知道陸景心思細膩,細微的表情瞞不過他,不好意思的笑一笑,嬌俏的問道:“陸景,你從哪里找來這么強悍的武力啊?怎么感覺向拍電影一樣。”
  “猛龍雇傭兵的總部就設在迪拜。”陸景知道熊玉嬌還有其他問題,索性將她的疑問都給解釋:“帶隊的伊桑是前以色列少校,對中東地區的風土人情極為熟悉。哲瓦德這個名字在阿拉伯語中的意思是慷慨、豪爽的意思。伊桑制藥聽到這個名字就知道是阿拉伯人。中餐廳中,阿拉伯人的裝束可是十分惹眼。所以,伊桑他們一下直升飛機就鎖定了正確的目標。”
  “那你不怕暴露和伊桑的關系嘛?他可是和你說了話。現在迪拜這里只怕都知道是你掠走了哲瓦德。門外酒店的總經理可是不依不饒。”
  “打個招呼又不能說明什么啊。”
  “哦,那你打算怎么處置那個哲瓦德呢?”
  眼角的藥水擦完了。熊玉嬌直起身。陸景靠在沙發的背上,笑著糾正道:“不是我想怎么處置哲瓦德。而是迪拜這邊要給我一個什么樣的交代。”
  這時,陸景丟在茶幾上的手機震動起來。熊玉嬌幫陸景拿了手機,陸景接了電話。里面傳出納賽爾的聲音,寒暄幾句后,納賽爾道:“陸先生,你打算怎么處理哲瓦德呢?他的父親很關心他的情況。”
  陸景平靜的道:“納賽爾,按照你們阿拉伯人的習俗,哲瓦德冒犯我,他應該受到什么樣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