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76 開出條件

陸景、雷納德-洛克菲勒、納賽爾、穆罕默德-薩利姆等人走后夏威夷島的豪華別墅便冷清下來。侍女們收拾了略顯凌亂的客廳后便全部回到了別墅的侍從區域內。
  陸景十分強勢的留下助理余樂和戴安娜立即確認迪拜le公司股權轉讓以及和迪拜鉆石集團另外兩名執行董事聯系的事宜。
  戴安娜心情不佳,將事情丟給了侍女艾麗莎處理,到別墅的花園中散心。
  別墅的花園中葡萄藤在木架上蔓延,滿眼都是綠色。茂盛的胡楊將花園隔斷成一個個的區域。常青松的灌木叢蜿蜒,構筑成各種綠色的圖案。
  戴安娜穿著米白色的蕾絲短裙,身姿高挑,在樹蔭下緩緩的踱步。她一貫不喜歡阿拉伯女子的傳統裝束。阿拉伯世界的傳統要求女人取悅男人,地位低下。她更愿意成為現代社會中的女性,時尚、獨-立,擁有自己的事業。
  剛才與陸景的談判失利,是她商業生涯中一次極其重大的失敗。她心中在深深的反省。
  “公主殿下…”侍女賽琳腳步匆匆的從花園外走來,“哲瓦德來了。”
  哲瓦德?戴安娜煩躁的挑挑睫毛,問道:“他來干什么?”
  哲瓦德是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總裁侯賽¤因的兒子。她忠實的愛慕者。但是,戴安娜此刻心情不佳,根本就不想應付哲瓦德。
  “他說來保護殿下你的。”賽琳小心翼翼的看了戴安娜一眼,在公主殿下心情不好的時候來為哲瓦德通報她冒了不小的風險。見戴安娜不置可否,賽琳心中一緊。說:“殿下,那我去叫他離開?”
  “算了。我見見他吧!”戴安娜嘆了口氣,轉身向她私人的小客廳中走去。
  和陸景達成的協議中包括說服迪拜鉆石集團將所持有的哈溫斯瓦納鉆石礦18%的股份無條件轉讓給和華。她需要說服侯賽因——仔細的思考過。戴安娜還是決定屈服。
  陸景通過穆罕默德-薩利姆手中握有迪拜鉆石集團超過50%的股份。可以控制集團董事會的人選。她不敢將希望放在納賽爾身上,也不敢相信陸景會信守承諾——縱然是有雷納德-洛克菲勒擔保。
  戴安娜的私人會客廳位于別墅的東南。面朝大海。落地窗外碧波蕩漾。白云飄飄,令人心曠神怡。
  哲瓦德是一名絡腮胡子的男子,三十歲許,穿著淺色的長袍,帶著格子方巾。臉上收拾的干凈。焦慮的等在私人會客廳中,坐在乳白色格調船型的椅子上,一口口的喝著汽水。
  他剛才從朋友處得到消息:戴安娜今天在家中和來自中國的陸先生談判。形勢很是不利。據說陸先生權勢顯赫,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戴安娜估計“兇多吉少”。
  但是。迪拜這片土地上,還是他們阿拉伯人說了算。
  戴安娜穿著米白色的蕾絲短裙,身姿優雅的從門外進來,臉色難掩疲倦。侍女賽琳識趣的留在外面。
  “戴安娜…”哲瓦德三步并做兩步走到戴安娜面前,心疼的握住她的雙手:“戴安娜,我可以保護你…”
  戴安娜無奈的嘆口氣,不露神色的將手抽出,邀請哲瓦德坐下,道:“哲瓦德。你拿什么保護我?陸的財力不是你所想象的。他控制了迪拜鉆石集團的大部分股權。我必須要向他妥協。”
  哲瓦德一愣。他還不知道迪拜鉆石集團已經易主的消息。
  戴安娜繼續道:“而且,我不想嫁給約旦王子薩利-阿卜杜拉,你有辦法嗎?哲瓦德,你的心意我領了。但是我的處境很糟糕。”
  哲瓦德嘴唇動了動,不知道該說什么。阿聯酋與約旦聯姻的大事他哪里有說話的份?可是…
  戴安娜手扶著額頭,“我累了。今天就這樣吧。”說著。站起來向門外走去。
  她需要借哲瓦德的口向迪拜鉆石集團執行董事、總裁侯賽因傳遞她為難的地方。話說完,便不再應付哲瓦德這位紈绔子弟。
  看著戴安娜高挑窈窕的背影。哲瓦德不由自主的站起來,喊道:“戴安娜…”
  戴安娜回頭。
  “公主。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結果。”哲瓦德熱血上涌的說道。
  “或許吧。”戴安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轉身離去。
  哲瓦德愣了一會神,大踏步的離開戴安娜的別墅。
  …
  巴卜阿爾沙姆斯沙漠酒店的套房中。
  納賽爾悠然的嘆著氣,輕輕的搖著手中的紅酒杯,“哈桑,你說我這次是不是做錯了?”
  他幫戴安娜說情,在一定程度上得罪了陸景。陸景現在就委托穆罕默德-薩利姆繼續收購迪拜鉆石集團的股份。價格已經提高到每股35美元。
  本來這件事應該是由他來完成的。畢竟,他和陸景在對付古拉迪加爾這件事中合作的很愉快。但是,他無法讓自己對朋友落井下石。
  哈桑寬慰道:“王子,陸先生不是借用了寶石莊園嗎?這說明陸先生對你并非特別不滿意。”
  納賽爾無奈的點點頭,“是啊,只能看以后是否能有合適的合作機會。”
  哈桑出主意道:“王子,我認為合作的機會就在眼前。陸先生和洛克菲勒不可不能不談安利比里昂鉆石礦的事情。這或許會是一個契機。”
  納賽爾搖搖頭,“這不行。雷納德-洛克菲勒可不是竹下修一。我可以得罪竹下修一,卻不能得罪他。戴安娜正是因為攙和到陸和洛克菲勒的斗爭中才被搞得如此狼狽。比我們高一個層次的斗爭,我們無法攙和。我不想重蹈覆轍。”
  哈桑喟然的嘆口氣,點點頭,又有點不甘心的道:“那就看著穆罕默德-薩利姆為陸先生做事而壯大起來?”
  納賽爾沉默了會,輕聲道:“薩利姆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因為看到rxr公司壯大就有嫉妒之心。”
  哈桑有點齜牙。納賽爾王子什么都好,對敵人的手段很厲害,但是對朋友未免太過于寬容。所以,他會成為原亞太財團西亞資本的領袖。但始終只是一個二流的團隊。
  納賽爾笑了笑,一看哈桑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說:“你也別把事情想得那么容易。陸想要真正的控制迪拜鉆石集團還有很長的路。控制股權不等于徹底掌握了公司,至少還要磨合一兩年的時間。”
  納賽爾終于還是泄露出內心的幾許情緒。
  …
  夜色中的迪拜燈火輝煌,展示著人類工業文明的成果。陸景在寶石莊園并沒有呆多久,和雷納德-洛克菲勒很有默契的聊過之后,便坐車前往阿拉伯塔酒店。
  “陸景,你還要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股份干什么啊?那里的鉆石產量根本就不算大呢。”
  車窗外的景物飛快的倒退。陸景的手機在耳邊。里面正傳出來墨靜雯的聲音。
  陸景這次來迪拜和戴安娜談判,就只帶了余樂。他一會見過熊玉嬌等人之后晚上就飛回京城。
  陸景笑著道:“寬慰下雷納德-洛克菲勒的心而已。現在還沒有倒徹底決裂的時候。靜雯,這兩天要辛苦你了。”
  他現在的郵件基本都是墨靜雯處理。這造成墨靜雯的工作量增大。處在實習期間的季婉彤被直接劃在墨靜雯身邊打下手。
  “還行吧。就是覺得你對戴安娜的處罰太輕了。冒犯你,才要她5千萬美元的好處費啊?陸景,你別是看人家長得漂亮呢?”
  陸景笑著搖頭,靜雯有時候會吃點小醋,“靜雯,不是所有的美女都只屬于一個男人。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引而不發,比直接把她從迪拜鉆石集團中趕出去更有效果。當然,怎么讓她真心的為我效力是有點難辦。”
  引而不發,足以讓戴安娜保持敬畏之心。但是讓戴安娜盡心盡力的為和華辦事卻很有些費思量。陸景心中還在沒有決定如何處理她。而且,戴安娜不是游戲里面的npc,她一定會尋找擺脫自己控制的方法。
  陸景一路上和墨靜雯聊著,了解京城里關于電子競技的風向。車到阿拉伯塔酒店。陸景在保鏢的陪同下徑直前往熊玉嬌等人居住的第15層。
  “叮咚”幾聲門鈴響,1508號套房的門打開。熊玉嬌的助理冷馨看著眼前的男子。
  她是熊玉嬌新選的助理,還沒有見過陸景這位在江州商界中充滿了傳奇色彩的人物。當然,陸景的年齡和氣度足以說明他的身份。
  “陸先生,是你嗎?”冷馨不敢確定的問道。感覺是一回事,她做事仔細,不確定自然不會讓開。
  陸景禁不住莞爾,被一個漂亮的女助理稱呼為陸先生心中有點被叫老的感覺。點頭道:“是我。玉嬌呢?”
  冷馨連忙將陸景讓套房中。奢華的套房很大,家具擺放的整齊。金色的貼壁,彎彎的蒼穹屋頂。富貴奢華之氣撲面而來。
  客廳正中的沙發中,清湯掛面的熊玉嬌正難過的發呆,見陸景進來,禁不住站起來,低呼一聲,“陸景,你來了…,我…”說著,眼淚便留下來。
  所有的委屈在這一刻都宣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