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73 扣押

京城。匯海大酒店副樓12樓的包廂中,陸景放下手機,拿起古樸精美的青花瓷茶杯喝著茶。
  陸景對戴安娜扣押熊玉嬌的舉動不以為然。迪拜是一座國際化的城市。戴安娜在迪拜的行政體系中還沒有一手遮天的能力。因此,他接到熊玉嬌的求助電話后,給納賽爾打了個招呼。
  下午時分,冬季的陽光和熙。落在包廂中紅木茶幾上。謝澤華氣度沉練,笑而不語的喝著茶。
  這幾天謝澤華到京城來參加信產部組織的電子工業發展的會議。正好謝清歌從戰火紛飛的安利比里昂返回京城。三人今天約在匯海大酒店喝下午茶。
  謝清歌好奇的問道:“哥,誰的電話啊?有事情的話你先忙咯。”
  陸景笑著擺擺手:“小事情。打電話到迪拜讓一個合作伙伴幫忙去酒店撈人。歌兒,塞拉哥的情況怎么樣?”想起安利比里昂首都塞拉哥的情況,謝清歌臉色微微黯然,低聲說:“民眾的生存狀況不太好。政府軍在福爾曼的領導下從第二大城市貝桑反攻塞拉哥。反政府武裝恩康加抵抗力度很大。安利比里昂物資緊缺,國際社會的救援物資對民眾來說是杯水車薪。”
  陸景輕輕的點頭。他手里有安利比里昂戰況的報告。鉆石聯盟是政府軍的支持者。
  自己2億美元的資金砸下去,雷納德-洛克菲勒要是還不能取得一點成績,那可就是能力有限了。
  當然,從歌兒這位新華社頗有名氣的戰地記者口中聽到安利比里昂的情況又是另外一種視角、感觸。
  謝澤華叮囑女兒道:“歌兒。你一個女孩子在國外要注意安全。”
  謝清歌好笑的撇撇嘴。老生常談。“爸,我知道啦。”嬌嫩媚艷笑了笑。對陸景道:“哥,你能不能捐款幫助他們?”
  陸景點點頭。他怎么會拒絕歌兒的要求,笑道:“行啊,我捐1000萬的物資,具體的事宜你和靜雯聯系。”
  “哦,哥,那你慢慢和我爸聊,我去打電話了。”謝清歌在新華社中歷練的十分干練,一甩馬尾,去了包廂外打電話。
  “這孩子…”謝澤華笑著搖頭。“陸景,景華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動作啊?景華手機專利技術放開的步子有點大啊。”
  陸景笑道:“謝省長,這件事容我保密一段時間。最遲元旦節就會見分曉。”
  謝澤華笑了笑,說:“那我拭目以待了。”又提醒道:“最近黃海那里鬧的有點過頭。如果推廣電子競技的阻力很大,還是要慎重。”
  體育總局準備成立電子競技項目部,發展國內的電子競技產業。派了調查組去黃海。一個是考察當前電子競技試點城市黃海的情況,一個是摸底地方對放開電子競技的想法。
  主持電子競技調查組工作的便是陸景的妻子衛婉儀。但是,據說有電子競技選手的家長在市政府門口打橫幅。動靜鬧的很大。京城這邊有些不利的風聲。
  陸景悠然的道:“會解決的。電子競技的發展是大勢所趨。風在水想要搞點事情很可笑。”
  “風在水?高榮軒部長的前女婿?”謝澤華聽過風在水的名聲,沒想到陸景徑直點出背后的人。旋即點點頭,道:“嗯。”
  既然知道癥結所在,想必陸景能解決。現在的問題看似是電子競技的產業發展觀點不同,但很多時候。背后博弈的往往是不相干的事情。
  …
  …
  墨靜雯接到謝清歌的電話時,正在辦公室閱讀商業情報部門發來的關于輝佳旅行社的資料。
  旅行社的老總資料沒什么出奇的地方。官商。倒是資料中一個叫做高暢的人被情報部門重點勾勒。這一位是輝佳旅行社的支柱。
  “啊…,是謝姐啊。哦。好的,我聽著呢。”墨靜雯偏頭夾著手機。給正在閱讀的郵件做了一個標記,點了打印按鈕。她回頭要給陸景匯報。
  電話里。謝清歌將陸景捐款的事情說了說。
  “好的,謝姐,我馬上安排。你等我半個小時。”墨靜雯知道謝清歌在陸景心中的地位,答應下來。即便是心里感到古怪。
  要知道,安利比里昂的政府軍能反攻塞拉哥正是因為陸景提供了2億美元的資金。
  當然,這無關道義,只關乎利益。
  …
  …
  陸景結束和謝澤華、謝清歌的下午茶時,已經是下午五點。謝澤華還有一個飯局,先走了。謝清歌正在休假中,留下來陪陸景一起吃晚飯。
  關寧、小漓、秋蘭她們已經回了江州。
  匯海大酒店42層的總統套房中,夕陽金黃色的光芒落在地毯上。空調打的很足。謝清歌洗過澡出來,光著腳丫踩在地毯上,走到陸景身后,輕輕的抱住他的腰,“哥,婉儀姐不在京城嗎?”。
  陸景剛在落地窗前給方破虜打過電話,他準備最近去一趟黃海。聞著身邊傳來沐浴后的清香,笑著道:“你婉儀姐最近在黃海遇到麻煩了。”
  趙清芷、謝清歌、唐雨瑤都是婉儀在江南大學的學妹,晚她一屆。
  謝清歌嬌柔婉轉的盈盈淺笑,“是電子競技的事情吧。我聽大吳說了。估計電子競技推廣很有難度。哦,哥,你真是壞呢。我聽小明說,安利比里昂政府軍是你贊助的。靜雯現在心里不知道在怎么樣笑我呢。”
  陸景笑著搖搖頭,轉過身,將穿著青色睡袍的歌兒抱在懷里,溫柔撫著她的秀發,“哪有,靜雯不會笑你的。”
  有些事情他不好給歌兒說。在他心中歌兒嬌嫩清純的如同夏季的白荷花。
  謝清歌清秀的笑著剖白道:“哥,我可不是玻璃心哦。清芷才是的。”
  正說笑著,陸景突然的接到納賽爾的電話,“陸先生,我和戴安娜溝通剛過,熊小姐和她的隨從已經解除了扣押。只是,戴安娜希望你來迪拜面談。”
  陸景禁不住皺眉,不耐的道:“有這個必要嗎?”。迪拜的一個公主而已,搞三搞四的。真以為現在還是當年大食帝國統治中東、中亞的時候嗎?
  納賽爾苦笑,歉然的低聲道:“陸先生,我和戴安娜是多年的好友。如果你要罷免她在迪拜鉆石集團的執行董事職位,我…,會投棄權票。所以,我建議最好能和平解決分歧。”
  陸景斟酌了一下,納賽爾是他在中東的重要合作伙伴,他的意見,陸景需要掂量掂量。“好,我明天上午飛迪拜。你安排晚餐。我和戴安娜聊聊。”
  這件事終究是要做一個了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