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72 如何回答

阿拉伯塔酒店12樓的會議室中,戴安娜穿著傳統的阿拉伯長袍站在落地窗前,身姿高挑,背臀s曲線婀娜,黑巾遮面,僅僅露出黑色的眼睛。
  身后幾名保鏢和助理在會議室中忙碌的準備著一會見面要簽署的文件。
  侍女艾麗莎走到戴安娜身后半米,唯恐打擾公主的思路,這幾天公主心情不好,輕聲道:“殿下,和華的人來了。”
  “按計劃去辦。”戴安娜吩咐道。艾麗莎躬身行禮告退。戴安娜轉過身。熊玉嬌、冷馨一行五人依次走進會議室。熊玉嬌的美貌讓戴安娜眼眸中閃過一絲異色。
  “戴安娜公主,你好!我是和華來簽約的代表熊玉嬌,希望我們接下來時間中合作愉快。”熊玉嬌主動上前和戴安娜握手,落落大方的說道。
  “熊小姐,我等你們有一會了。請坐。”戴安娜矜持的收回手。對合作的話題避而不答。因為她的合作對象不是熊玉嬌而是陸景。
  穿著商務裝的助理將文件放到會議桌邊。一行人紛紛落座。戴安娜示意熊玉嬌先閱讀,說道:“合同條款,我和陸大致上有共識。如果你沒有異議的話,就請簽字吧!”
  戴安娜傲慢的態度讓熊玉嬌心中略微有些不舒服,想起陸景的教導關于在談判過程中如何挫傷對手銳氣的辦法。不動聲色的翻閱著面前的合同。
  片刻后,熊玉嬌指著合同中的一個條款道:“戴安娜公主,這一條我有疑問。既然和華出資1億美元占有60%的股份。為什么迪拜le公司的總經理職務由你指定呢?”
  戴安娜淡淡的道:“關于這一點,我會和陸溝通。”
  這時。戴安娜手邊粉色的手機響了一聲。戴安娜看了看,長身而起。譏誚的丟下一句:“你們慢慢看吧。”帶著隨從魚貫而出,離開小會議室。
  很快,會議室中空下來。熊玉嬌五人面面相覷,不明所以。這哪里是談判的態度?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冷馨結結巴巴的道:“熊總,不會是我們態度太強硬了吧?”
  熊玉嬌搖搖頭,她成為迪拜le公司的總經理是陸景親口告訴她的,不會有錯。不存在態度強硬的問題。想了想,說:“我們先回酒店的房間。”
  熊玉嬌的隨從立即收拾東西和文件。一行人往會議室外走去。熊玉嬌側身吩咐身邊的心腹職員:“廖成和,你去打聽下情況。”
  廖成和點點頭。他的性格是沉默是金。伸手為熊玉嬌拉開會議室的門。
  冷不丁。門口兩名身材壯碩的保鏢堵住門口。兩名典型的阿拉伯人打扮:白色的長袍,頭戴紗巾。手里各自拿著一把沖鋒槍。兩人抬起槍口揮舞,用英語說道:“退回去。”
  “啊…,你們要干什么?”熊玉嬌驚惶的掩嘴后退,差點跌倒。冷馨連忙扶住熊玉嬌,她也給嚇得雙腿發軟。gi公司的保鏢第一時間擋在熊玉嬌面前。
  廖成和愕然的張嘴。這是怎么回事。想要說話,卻是發現嗓子干澀無比,無法發出聲音。
  “砰”的一聲,會議室厚重的大門給關上。剛才一瞬間。熊玉嬌的隨行人員都給嚇的不輕,這時回過神來,紛紛出聲。
  “這算什么?扣留我們嗎?”。
  “熊總,現在怎么辦?來者不善啊!”
  “嗚。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
  “嚇死我了。剛才我以為他們會開槍。迪拜真是無法無天…”
  …
  …
  熊玉嬌等人在會議室中惶然之時,戴安娜帶著隨從已經從阿拉伯塔酒店離開。坐車前往她在地球群島夏威夷島中的豪華別墅。
  布加迪威龍跑車性能極好。戴安娜親自駕車,速度極快。發泄著心中的不滿。副駕駛座上的艾麗莎低聲道:“殿下,這樣做沒有問題?”
  戴安娜冷哼一聲。腳踩油門,布加迪威龍“轟”的一聲迅猛加速,“能有什么問題?迪拜鉆石集團的股份已經易手40%多,我在迪拜鉆石集團的地位即將不保,還有什么可客氣的?”
  “可…”艾麗莎欲言又止。
  戴安娜不理會侍女,繼續加速,道:“我要讓陸來迪拜和我面談。”
  …
  …
  迪拜地球群島愛爾蘭島中的別墅。二樓奢華的小客廳內,侍從們都被打發離開。彎彎的橙色茶幾上放置著紅酒。
  穆罕默德-薩利姆輕輕的搖著酒杯,笑著對納賽爾道:“我已經拿下迪拜鉆石集團426%的股份,再加上你手中所只有的123%的股份,我們可以決定集團董事會的人選了。”
  納賽爾他知道好友的意思:可以把戴安娜從迪拜鉆石集團三名執行董事的名單中剔除了。苦笑著抿著紅酒,說:“薩利姆,我和戴安娜的私交算不錯,你的要求實在是…”
  穆罕默德-薩利姆笑道:“納賽爾,這不是我的要求,是陸丈夫的要求…”
  納賽爾點點頭,為難的道:“所以這正是我頭疼的事情。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陸丈夫預計不會放過戴安娜。他需要立威。誰叫戴安娜咂鉆石聯盟中的實力最弱呢?”
  穆罕默德-薩利姆勸道:“納賽爾,你要從印尼聯合石油公司的角度考慮問題。你在里面有22%的股份吧?我羨慕都羨慕不來。”
  納賽爾無奈的笑著。心中猶豫不決。從理智上來說,穆罕默德-薩利姆的建議是對的。但是從感情上來說,他不愿意對戴安娜“落井下石”。
  因為,物傷其類,兔死狐悲。
  這時,納賽爾的電話響起來。是陸景的電話。聽了幾句,納薩爾臉色大變。隨即,放下電話。
  “怎么了?”穆罕默德-薩利姆奇怪的問道。
  納賽爾長長的嘆了口氣:“戴安娜將陸丈夫派來的合作代表扣在了阿拉伯塔酒店。陸丈夫讓我解決這件事。”
  穆罕默德-薩利姆微征,“這件事,越來越復雜了。戴安娜這是把她自己逼到懸崖邊啊。”
  以他對陸景的認識,戴安娜如此強硬只怕是玩火自-焚。戴安娜挺精明的一個人,怎么會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
  穆罕默德-薩利姆哪里知道,陸景在迪拜國際機場時為了穩住戴安娜,恭維了戴安娜幾句,造成了戴安娜的錯覺:陸景對她有所顧忌。
  “不說了。”納賽爾搖搖頭,“我給戴安娜打電話。”
  第1573章扣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