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571 胃癌早期

白雪皚皚。景華大廈頂層,宋雨綺和熊玉嬌在助理辦公室中閑坐喝茶,等候陸景來上班。窗外的高樓、街道間飄灑著雪花。已經是上午十點。叫人猜測陸景遲來的原因。
  墨靜雯、季婉彤、余樂在辦公室里處理著工作,偶爾和宋雨綺、熊玉嬌聊幾句。
  陸景在十一點鐘才姍姍來遲。滿面春風。見宋雨綺和熊玉嬌都在,在門口敲敲門,笑著道:“來我辦公室談吧。”
  和華在京城設有辦事處,但是陸景和助理們的辦公室一直在中關村的景華大廈。有工作人員每天給陸景收拾辦公室。進門便是清冷的空氣。窗外的雪景入目而來。
  陸景關上窗戶,打開空調,脫下身上的黑色外套掛在落地衣架上,轉身道:“玉嬌,不好意思,我有點事情來晚了。今天叫雨綺請你過來是有事情想要征詢你的意見。”
  宋雨綺沖了三杯清茶放在茶幾上,嬌美的輕笑。陸景為什么來晚了,她大約也猜得出來。只是在熊玉嬌面前懶得揭穿他。
  “我和雨綺姐也沒坐一會呢。”熊玉嬌嬌美的笑著,清麗性感,目光注視著陸景。跟著陸景一起坐到茶幾邊。
  她穿著藕色的冬裝外套、長褲,身姿豐盈,有著三十歲女人獨有的水潤性感。名貴精美的耳墜輕輕的搖晃,點綴著她嬌美的女人韻味。時尚靚麗。
  明亮的辦公室中待客區位于落地玻璃窗前,可以很好的欣賞到中關村中的雪景。樓房、樹林、停泊在街道邊的車,打著雨傘的行人,構筑成冬日雪景圖。
  陸景笑笑,做個手勢示意熊玉嬌喝著茶,言簡意賅的將想要在迪拜炒房的意圖說了一遍,然后道:“玉嬌,這件事你好好想想,是否愿意去做?”
  自陸景幫熊玉嬌奪回遠大集團的控制權后,她對陸景異常的信任。沒有任何遲疑,答道:“陸景,我愿意去迪拜。”
  陸景就笑,“你這回答的太輕率了。迪拜畢竟是國外。雖然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總會有諸多不便。比如你和你兒子的相處時間便會減少。”
  熊玉嬌微微偏頭,披肩的烏黑長發流瀉到香肩上,認真的道:“陸景,你幫了我那么多,第一次請我幫忙。我當然要答應啊。”
  陸景無語的拍拍額頭,“玉嬌,我在郵件里算是白教你了。我是要你從企業的戰略角度來評估去迪拜炒房。而不是從私人情感上評估。”
  熊玉嬌嬌憨的吐了下舌頭,辯解道:“學生幫老師的忙是應該的啊。”說起來,她算是陸景遠程授課的學生。話語間略有一些撒嬌的語氣。
  宋雨綺好笑的白陸景一眼,“陸景,玉嬌真要不答應去迪拜,你上哪兒去找這么合適的人選啊。”
  陸景搖搖頭,并不是說只有熊玉嬌最合適,是正好雨綺推薦了她。遠大集團遇到發展瓶頸。他順手幫一把。如果熊玉嬌是想抱著給他幫忙的心思,就枉費他的苦心。
  陸景道:“不是我矯情。而是玉嬌給我的回答應該是從遠大集團發展的角度來回答。雖然是做類似于房地產中介的業務,但是對遠大集團的團隊鍛煉非同小可。
  等迪拜的地產泡沫破滅之后,遠大集團便可以低價在迪拜拿地進行開發。迪拜不管怎么衰落,作為中東的金融中心,世界旅游勝地,地產形勢怎么都比江州、楚北好。”
  宋雨綺錯怪陸景,不好意思的扭頭看向窗外的雪景,嫵媚的一笑。
  熊玉嬌微征,隨即嬌柔的說道:“陸景。我不知道你是出題目考我啊。要不我再重新回答一遍吧?”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算了吧,把迪拜的事業當做家庭作業完成吧。”
  熊玉嬌在丈夫蘇遠死后有很明顯的進步。但是身上的公主病還是重。
  公主病的表現:第一,世界以我為中心。第二。嬌嬌氣。做事情要人幫忙。
  要不是他把牧高山派到遠大集團擔任常務副總,就算有他撐腰,熊玉嬌能不能壓下蘇遠留下的“驕兵悍將”還是個問題。
  熊玉嬌略微有些迷惑的看著陸景。事業?這從何說起。
  看熊玉嬌迷糊的樣子,陸景解釋道:“迪拜的房地產公司我和迪拜酋長國的公主戴安娜六四分成。但是,她手中那40的股份最終是你的。”
  “哦…“熊玉嬌她粉潤嫣紅的迷人嘴唇微張著,美麗的大眼睛仿佛純凈的琥珀。瞳光清澈。難以置信的看著陸景。消化著他話中的消息。
  …
  …
  說話間便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陸景喊了墨靜雯、季婉彤、余樂一起去匯海大酒店吃午飯。
  熊玉嬌后面的工作主要和余樂交接。季婉彤則是喊熊玉嬌熊阿姨。她是熊玉嬌好友沙巧的侄女,由熊玉嬌推薦到景華行政秘書組實習。
  欣賞著雪景,午飯吃得很舒服。陸景中間接了胡文洸一個電話,旅游行業的新規有點問題。有一家很有背景的旅行社抵制行業新規。
  “我知道了。”陸景放下手機,喝了一口雞湯,叮囑著熊玉嬌到迪拜后的注意事項。
  飯后,墨靜雯幾人準備各自回住處午休。匯海大酒店門口,陸景喊住了裹著風衣的墨靜雯,“靜雯,幫我查一下輝佳旅行社的資料。”
  墨靜雯點頭答應,“行啊。我回頭讓唐悅查一查。”
  陸景笑了笑,和宋雨綺一起坐到車中前往燕湖家園。車開了半個小時后又折回到匯海大酒店。陸景和宋雨綺徑直前往42層的總統套房。在寬敞奢華的客廳中可以遠眺大唐雨景的山水美景。陸景擁著宋雨綺在落地窗前。客廳里靜謐至極。似乎能聽到窗外飛雪落在樹枝上的聲音。
  馥郁的香氣傳到鼻端,陸景環著宋雨綺纖細的腰肢,輕嘆道:“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了。雨綺,秋蘭給我說了你得胃癌的事情。為什么不告訴我?”
  宋雨綺依偎在陸景懷里,仰頭道:“不想讓你擔心我的事情。”
  “你啊…,那我現在就不擔心嗎?”陸景拍著宋雨綺的俏臀,無奈的道:“終究是我對你的關心不夠。”輕輕的點了點自己心口,“我耽擱了很多好女人。我會用人生剩下的時間來彌補你們。雨綺,還記得你送我的那副眼鏡嗎?”
  “很久遠的事情了,可我記起來像昨天一樣清晰。”宋雨綺悠悠的嘆道。撫摸著陸景的胡茬。想起苦戀這個男人時的痛苦與甜蜜,“陸景,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陸景搖搖頭,“還是我安排人吧。”撥了唐詩經的手機。“詩經,溫雪和溫藍還在黃海嗎?安排她們來雨綺手下工作吧…”
  宋雨綺現在沒有擔任陸景的貼身大秘書,而是擔任管家的職務。管理著陸景在全球各地的莊園。手下有保健師、園藝師、管家、侍女等等職員。
  唐詩經正在和好友崔橫波吃飯,聽陸景說完宋雨綺需要調養的事情,理解的笑著道:“好哇。我去給她們說一聲。我本來還說測試下你上次讓我遣散她們是不是真心的呢?”
  陸景笑著搖搖頭。詩經的“考驗”他多半難以通過。雙胞胎美女呢。好在自己無意中避開。
  …
  …
  “詩經姐,那位的電話啊?”和泰里,錦樓旗艦店中,崔橫波穿著明黃色的外套,吃著美味的松子魚,好奇的問道。
  唐詩經將陸景送給她的粉色景華定制手機順手放在方桌上,點頭道:“是啊。溫氏雙胞胎的粵菜做的不錯,他準備調入他的管家團隊中。”
  崔橫波撇嘴道:“詩經姐,你也太由著他了。哦,我聽說人有人想要阻止電子競技推廣。”
  唐詩經驚訝的挑起娥眉。“啊…,有這事?橫波,怎么回事?”
  …
  ...
  16日上午見過陸景后,熊玉嬌第二天便返回了江州,和父母、公公、婆婆通過氣之后,召集遠大集團的心腹高管制定方針策略。留下已經好友兼助理潘婷婷與常務副總牧高山執掌遠大集團,親自帶著一個九人的團隊再次前往京城。
  在京城和gi公司派來的8人保鏢團隊匯合后,從京城機場啟程飛往迪拜。
  熊玉嬌到迪拜后的聯絡人是迪拜酋長國的公主戴安娜。和華與戴安娜的合資公司取名迪拜le公司,注冊資本為1.5億美元。和華的資金已經打入指定賬戶。熊玉嬌的職責是代表和華簽字,并在迪拜le公司中擔任總經理開展業務。
  著名的七星級酒店阿拉伯塔酒店15層套房中。熊玉嬌喝著迪拜特產的汽水。穆斯林禁酒,男人們聚會時經常喝汽水。她在套房小冰箱里拿了汽水嘗嘗。
  熊玉嬌心里思緒萬千。有做事情的緊張、忐忑。又有對未來的展望。1.5億美元的公司,40的股份最終歸她,遠大集團的前程還用擔心嗎?
  她將會將丈夫蘇遠的公司帶上一個新臺階。這樣對蘇遠也有一個交代。
  只是,令她疑惑的是陸景怎么運作能讓戴安娜將股份轉讓給她呢?
  “叮咚”的門鈴聲響起。熊玉嬌放下手里的汽水瓶,起身開門。助理冷馨穿著清涼的ol裝在門口,拿著文件夾。京城、江州正值寒冬但迪拜卻是酷熱。
  “熊總,時間到了,我們可以去12樓的會議室和戴安娜公主簽約了。她的侍女艾麗莎剛剛來通知我了。”
  “好。我們這就去。你通知下其他人。”熊玉嬌輕輕的吸口氣。鎮定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