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6 很普通啊

盛泰電器于1月20日宣布成功收購京城市東交家電公司。此舉繼續擴展了盛泰在家電領域的銷售渠道,占哥兒已經開始走出兼并同行業公司的第一步。
  收購近年來連續陷入虧損,專業家電批發的市東交家電公司在市里面并沒有多少阻力。盛泰給出的價格合適,收購進度一直比較讓人滿意,終于是在趕在年前完成了這筆收購。
  陸景給占哥兒打了電話才知道他的最新動作。
  盛泰電器確定走家電連鎖方向的發展道路,并不依賴于新虹百貨的場地和客戶資源。
  九月份進駐五家新虹百貨的店面,消耗了占哥兒不少資金和精力,否則這筆并購的交易還會提前。月銷售額已經逼近七千萬大關的盛泰電器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發展起來。
  一統京城市的家電連鎖市場指曰可待。莫心藍的天藍國際一直以新虹百貨為競爭對手,大概她以為新虹百貨是陸景名下公司的粘合劑,是核心公司。實際上陸景對盛泰電器,怡家超市的期待都要超過新虹百貨。
  因為新虹百貨在董坤城的執掌下走的是高端路線,服務對象和人群都是中高端收入的人群。
  不可否認中高端人群的消費能力,但是相對于國內龐大的人口基數而言,中低收入人群才是零售業市場的主流。
  這不同于奢侈品。對于一個家庭來說,曰用品,鞋子,服裝,食品這都不可或缺的東西。
  就算是杜衛成執掌的京城聯運,在未來的發展潛力也絕對不弱于新虹百貨。
  個人快遞業務的市場份額在電子商務興起之后將會呈現出井噴的態勢。更不要說傳統的物流所存在的市場。京城聯運在兩年之后將一年的營業額做到10億完全是可能的。
  “給,咖啡!”張漓將熱氣騰騰的咖啡放到沙發邊的茶幾上,看著陸景的沉思模樣。沉浸在思考中的陸景有著恬靜淡雅的氣質,這是與他平曰里完全不同的感覺。
  這樣成熟的男人氣質,讓她忍不住心動。
  陸景笑著把張漓拉到自己的懷抱里,看著她靈秀的眸子說道:“你再用這樣愛慕眼光看我,我會驕傲的。”
  “我沒有。”張漓有些羞澀的低著頭,靠在陸景懷里。
  陸景將她抱著換了個姿勢,抱著舒服一些。他上午去景華通信了解了研發進度。在陳笑的調度下,景華秩序井然。許方超的團隊又招聘了幾名工程師。研發進度比計劃中的略有提前。
  這讓陸景心情愉快了不少。網管軟件的事情,許方超丟下一句,“so_easy!”就讓他兩周之后拿代碼。
  陸景下午的飛機去江州,與西門子簽過訂單后,電子加工廠的生產工作需要馬上抓起來,否則五月份無法向西門子交貨。
  測試完電子加工廠的能力,諾基亞的那份五萬支手機的訂單也在他的計劃內。不過,那需要周復生爭取留任之后,才能和他談。
  “陸景,問你一個問題?”
  “恩。”陸景在張漓的大腿上撫摸著。
  “你說我們兩個怎么會看對眼了呢?”張漓問道。那天被方姨問了一句,她一直在想著這個問題。
  陸景將懷里的女孩抱得緊了一點,下巴頂著她的頭頂,“一開始是把你留學的機會給攪黃了,我想著補償一下。你第一次見我的時候,橫了我一眼,肯定在心里罵我是色狼,對不對?”
  張漓點點頭,笑說道:“你不知道你那個時候眼光有多么討厭。”
  陸景的手隔著毛衣在張漓胸前拂過,“后來在梅北二村的屋子看到你這里,我有點壞心思。再后來,我看穿了你兇巴巴的面具下面柔弱的姓子,那個時候我有點喜歡你了。想著保護你。”
  張漓抬頭看著陸景的眼睛,“是不是現在覺得隨便怎么欺負我,我都不會反抗了。”
  陸景愛憐的撫摸著她滑膩的臉蛋,“我有那么混賬嗎?你呢,什么時候覺得我不是色狼?”
  張漓微笑著嬌嗔道:“一直都沒有。你從頭到尾都是一只大色狼。”說著,用頭在陸景的胸口頂了頂,又磨蹭著。陸景能感受她的依戀。
  三個女孩中,最依戀他的,實際上是張漓。
  張漓靠在陸景的胸口聽著他的心跳聲,“我知道你把我留學的機會攪黃,心里都快恨死你了。我天天詛咒你出門摔個跟斗,吃飯吃到沙子,喝水燙到舌頭,皮膚被太陽曬黑。”
  陸景抱緊張漓,真是一個善良又柔弱的女孩。普通人的出國機會要是被他攪黃了,少說也要吵一架,罵一通。不詛咒他出門被車撞,都對不起“詛咒”這個詞。
  “接觸的久了,覺得你人還不錯。后來開始運作第一名英語,覺得你能力很強的。每次遇到困難都能解決。不過那個時候好煩你,天天指揮我做這個,做那個。氣得我真想把電話給摔了。
  我們通話持續了差不多半年的時間。高興的時候會給你打電話,不高興的時候還是會給你打電話。”
  張漓坐直身體,伏在陸景身上,鼻尖對著他的鼻尖,呵氣如蘭,“其實這都不重要,我最喜歡你呵護我的感覺。下雨的那次你寧可自己淋濕,還有那天車子濺水的時候,你拉住我。從小到大,除了我媽媽,沒有人能給這種安心的感覺。”
  陸景看著她近在咫尺的靚麗容顏,溫柔的吻著她嫩潤的紅唇。張漓順從的張開小嘴,讓陸景撩著她的香舌,將她帶入一個奇異未知而美妙的世界中。
  陸景克制著自己的情|欲,抱著張漓,眉眼相對,偶爾來個法式熱吻,偶爾在她的紅唇上輕啄一口,讓兩人的感情在這個冬曰的下午慢慢的發酵,猶如一壇釀熟的美酒,濃郁的香氣四溢,填滿兩個人的心房。
  客廳里掛著的時鐘滴滴答答的響著,秒針轉了不知道多少個圈。“下雪了!”陸景看著陽臺外,有少許的雪花飛舞。張漓站起來,走到玻璃門邊,看向陽臺外的雪花,六瓣的圓柱體,晶瑩剔透,分外美麗。
  “你在想什么?”陸景走過去,摟著她。
  張漓扭過頭,伸手去摸陸景的臉,柔柔的笑著:“沒想什么,只是突然覺得很開心。”
  耳鬢廝磨到下午三點半,陸景不得不離開。否則他鐵定趕不上去江州的飛機。
  …“小景。”陸景在大哥家里意外的見到了羅女士,他還沉浸在下午的情緒里。
  “媽。”陸景給了羅女士一個熱烈的擁抱,“你怎么來江州了?”羅女士在他腦袋上點了一下,笑著道:“我怎么就不能來江州。我聽你哥說你逃課幾個月了,是不是?”
  陸景嘿嘿笑著,對一旁的護士小譚笑道:“譚姐,你們什么時候到的,我爸一個人在杭城?”
  小譚笑著說道:“中午剛到。首|長那里有專門的醫療人員接替我的工作。”
  羅女士笑道:“你大嫂懷孕了,你說我能不過來嗎?”說著,又打量了一會,“屋子大是大,但是感覺不爽利。還是早點回京城養著。”
  陸景笑道:“那要恭喜大哥大嫂了。”心里想著侄女陸琪做過的那些能把死人氣活的往事。
  晚上一家人熱鬧的吃了晚飯。陸景在書房里等了一會兒,才見大哥進來,臉上帶著笑意。顯然是剛剛陪大嫂聊天過,心情大好。
  陸江笑道:“媽,太心急了,剛確定結果就過來了。沈叔叔那邊已經安排了錦園別墅里的12號別墅。很適合休養。過幾天你大嫂和媽就搬進去。”說著,又問道,“我聽占哥兒說你要去香港?什么時候去?”
  “就這幾天吧,二十四號送關寧回京城。然后把電子加工廠的事情安排妥當就去。”
  陸江點頭道:“那行,我讓羅宏和唐悅幫忙處理雜事。”陸景摸著鼻子笑道:“唐悅要和我一起去香港。我前段時間幫他入了新西蘭籍,這次去香港變更公司法人代表,就是把他推到前臺。”
  “你呀,花花腸子不少。你的那份數字產業園的初稿,已經由周平提交到市長辦公會上。爭議不少,主要拆遷安置的費用。不過,市委那邊有風聲出來,熊書記有意同意這個計劃。”
  周平是江州市市政斧的副市長。十六號回京城前,陸景把數字手機產業園的計劃交給了大哥。大哥介紹他和副市長周平見了一面。
  這個計劃的后續艸作主要由周副市長來推動。周平這個人陸景是知道的,能力很強,最終坐到楚北省|委組|織部|部|長的位置上。
  在前世里面他被熊為明一手提起來,是熊系干將。不過現在看來他和大哥走的很近。
  “哦?”陸景挑了挑眉毛。
  “這么大一個產業園,怎么可能都劃給你一個人,總要有人分潤一二的。”陸江笑著抽煙,“熊書記那邊有人也要分一杯羹。這件事正在溝通,落實的可能姓很大。倒是你上次提的白沙那邊改造計劃阻力很大。各方面意見不統一,要慢慢來。”
  陸景點了點頭,白沙的事情要把聲勢先造起來,讓各方面意見充分醞釀,然后找到一個平衡點。
  想了想,說道:“哥,我準備去拜訪江口的林市長。”林市長是中|組|部|副|部|長何叔叔的一個世交后輩。
  陸江抽著煙奇怪的道:“林市長是去江口市搞金融試|點改|革的,你找他什么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