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566 陸景的世界觀

迪拜購物中心占地370萬平方英尺,是世界上最大的購物中心。其中擁有1200家零售店,160家餐館,一個游樂園,世界上最大的水族館以及一條到達迪拜塔的官方通道。
  下午時分,12樓清涼的咖啡廳內,陸景怡然的和容三叔容天成喝著咖啡。煙詩凝帶著余樂去8樓的中餐廳內了解情況。
  容天成今年54歲,塌鼻闊臉。年中調任中聯部副部長,負責三局的工作。在常人看起來養老的位置上,他很作出了一些成績。近來有他調入外交部的呼聲。
  中聯部和外交部的干部交流很頻繁。
  喝著咖啡,容天成笑著打開話匣子:“陸先生,非常感謝你對國內商人提供給的法律援助。”
  他本來只是跟團來迪拜考察情況。沒想到這邊的大使館接到國內商人的求助:幾名來自文舟的服貿商人的貨物因為貿易糾紛被迪拜市政府副秘書長下令扣押。
  大使館的一名老朋友請他幫忙疏通關系。他便想到了正在迪拜旅行的前侄兒媳婦煙詩凝。重點是,他知道煙詩凝是跟在陸景身邊的。他要求助的是陸景的力量。容家是京城的土著,他隱約知道和華的一些能量。
  陸景就笑,“容部長,和華可沒有律師在迪拜。我是走后門。結果可能要等等。”
  迪拜是中東地區的金融中心、貿易中心,和華在迪拜設有辦事處。法律這東西要看當權者怎么解釋。
  迪拜的行政機構最高權力是有秘書長、副秘書長、五名秘書長助理掌握。得罪了副秘書長根本不可能用法律的手段來解決。
  容天成闊臉上露出微笑,說:“我相信陸先生的實力啊!”
  陸景輕笑著搖搖頭,做了一個喝咖啡的手勢。既然是詩凝開口求自己。[起舞電子書www.booksrc.net]幫容天成一個小忙是舉手之勞。
  容天成笑了笑,看來他來對了。陸景自信一杯咖啡的功夫可以解決問題。他拭目以待。
  …
  ….
  迪拜的地球群島被譽為是世界第八大奇跡,位于迪拜海岸線上,在迪拜聞名遐邇的珠美拉棕櫚島和德拉棕櫚島之間,總共由300個島嶼構成。勾勒出一幅世界地圖的形狀。
  大部分人工島嶼的別墅都在修建中,只有個別島嶼的設施已經完善。
  納賽爾在迪拜的住處便是在已經完工的愛爾蘭島上。占地82畝,可建人工面積3.2萬平方米。島上建有50棟別墅和一個小型的度假村。
  愛爾蘭島10號別墅中,納賽爾招待著來訪的穆罕默德-薩利姆。身邊兩名身材極佳赤-裸著的侍女跪在一旁,手托著水果盤,進奉著葡萄、哈密瓜。
  納賽爾含住混血兒侍女依波的手指。依波的臉上立刻浮起血紅色。納賽爾笑著道:“薩利姆,要不要試試我新收的女奴的味道。”
  穆罕默德-薩利姆無奈的笑著搖頭,“我現在可沒有心情享受女人。陸先生的意思是讓我出面收購迪拜鉆石集團的股份。要求控股。”
  納賽爾詫異的看著穆罕默德-薩利姆,道:“這么重要的協定,你竟然直接告訴我?”
  穆罕默德-薩利姆嘆道:“納賽爾。這件事怎么都繞不過你。”
  納賽爾是阿布扎比酋長國的王子。在迪拜鉆石集團擁有股份。他和陸景說的是等完成收購之后再來說服納賽爾,但實際上,他最先要取得便是納賽爾的支持。
  這聲恭維讓納賽爾微微一笑,思考了一會,道:“這件事涉及到鉆石聯盟內部的權力斗爭。對我們來說,不管誰擁有鉆石定價權,影響都不大。
  迪拜鉆石集團在中東地區擁有壟斷銷售權。這便是我們的底氣所在。我看陸先生的這個想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要拿掉戴安娜在迪拜鉆石集團的執行董事職位。”
  穆罕默德-薩利姆奇怪的道:“哦?怎么說?”
  納賽爾將戴安娜和雷納德-洛克菲勒、羅德斯在愛丁堡合謀陸景的事情說了一遍。感嘆道:“戴安娜最近幾年發展的太順利了。”
  穆罕默德-薩利姆聽的一愣,“戴安娜糊涂了?雷納德-洛克菲勒坑陸一把很正常。美國人現在是全球霸主。她瞎跟著攙和做什么?”
  “誰說不是?”納賽爾搖了搖頭。
  這時。茶幾上的無繩電話突然響起來。依波起身給納賽爾拿了電話。一陣乳波臀浪蕩漾起。是助理哈桑的電話。“納賽爾王子,戴安娜公主打來電話。”
  “轉進來吧。”
  片刻后,納賽爾手中的電話里傳來戴安娜悅耳的聲音。“納賽爾,你剛才給哈米斯副秘書長打過電話?”
  “不錯,陸先生希望我能幫忙說服哈米斯歸還扣押的中國商人的物資。”納賽爾并不隱瞞。
  戴安娜道:“納賽爾,這個功勞讓給我怎么樣?我莊園里的那匹純血阿拉伯馬我送給你。”
  戴安娜的純血馬價值800萬美元。是一匹世界級的名駒。
  納賽爾遲疑了一會,無奈的笑道:“好吧。”看來,戴安娜已經覺察到陸景對她的不信任。所謂的道歉根本沒有用。
  掛了電話。納賽爾對穆罕默德-薩利姆道:“動手吧。我支持你的收購。”
  …
  …
  12樓清涼的咖啡廳內,陸景受到余樂發來的短信。笑著點點頭,看看表。“容部長。時間差不多了。”
  容天成心里松了口氣,這可是關系他的前程的事情。想不到陸景真的有能量在迪拜解決一些問題。京城中關于陸景毀譽參半的流言不可信啊!
  “陸先生,辛苦了。”容天成起身和陸景握手。
  陸景笑了笑,握手后和容天成告辭。對他口中陸先生這個稱呼受之泰然。真要論起來,容天成只夠上他短信拜年的名單。
  陸景和煙詩凝、余樂匯合后徑直坐車前往迪拜國際機場。墨靜雯、季婉彤已經等候在機場。
  車窗外的景物飛速倒退。身邊美妙的幽香傳來。陸景的思路收回,見煙詩凝正含笑的看著自己,禁不住笑道:“詩凝,看你興奮的。小事情。”
  煙詩凝道:“陸景,對你來說是小事情,對容三叔來說就不是了。我離開容家,容三叔幫我說過話。總算是換了他的人情。”
  陸景便搖頭,溫柔的撫摸著煙詩凝豐潤的臉蛋,“你啊…,就是太善良。容哥死在海外,這么些年來,你一個人多么的苦。算起來,你不欠容家什么。不要背負太多。”
  煙詩凝和婉的笑了笑,依偎在陸景肩頭。心中柔情涌動。
  這時,陸景的手機突然的震動起來。陸景接了電話,是戴安娜的電話。“陸,我到阿拉伯塔酒店才知道你已經啟程去機場了。我馬上去機場為你送行。”
  陸景琢磨了一下,說:“戴安娜,納賽爾剛才已經給我說了,多謝你幫忙。送行就不用了。我在機場的咖啡廳里請你喝一杯咖啡吧!”
  “好。”戴安娜喜滋滋的掛了電話。
  煙詩凝向來不過問陸景生意上的事情。車到機場。余樂聽陸景說了戴安娜的電話,驚訝的道:“陸景,你是打算要穩住戴安娜。”
  “不穩不行啊。在中東來說,我們始終是外人。只看納賽爾和戴安娜的關系就知道。”陸景淡淡的說道。帶著煙詩凝、余樂、眾保鏢進了迪拜國際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