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564 戴安娜

陸景一行人此刻的行蹤早就脫離了面對公眾開放的跑馬場所。而是在納賽爾的管家的指引下選擇了一條貴族使用的路線。
  沿途中有胡楊、仙人掌點綴著沙漠風景。點點綠色在炎炎的大漠中增添出勃勃生機。
  這條路線是一個類似于高爾夫球場中的環形路線,最后會回到寶石莊園提供騎馬旅游服務的起點。沿途設有補給點。提供各種冷飲,酒品。絕對五星級的享受。
  “吁”陸景控制住身下的馬,回頭看去:一匹高大的白色駿馬失控的高速向他和煙詩凝兩人沖來。黃沙漫卷。伏在馬背上的正是戴安娜。白色的長袍獵獵飛揚,狼狽至極。
  刻意散落在后面陸景、戴安娜的十幾名保衛、助理、侍女立即紛紛催馬加速趕來。
  “小心,公主殿下。”
  “俯下身,抱住馬的脖子。”
  “陸先生,快散開。讓開路。”
  一時間,漢語、英語、阿拉伯語遼闊的沙漠地帶中響起。納賽爾留下來的管家大驚失色指揮著莊園里的馴馬師加速前去救援。沙漠中黃塵滾滾。
  陸景策馬揚鞭,避開了急沖而來的戴安娜。煙詩凝作為國安部門曾經的精英特工,騎馬對她而言是必須會的科目。她的騎術比陸景的半吊子要高明的多。
  避過戴安娜之后,看著遠遠的天際邊緩緩停下來的馬匹,煙詩凝策馬緩緩的到陸景身邊,輕笑道:“陸景。看來有人想要制造一點意外呢。”
  戴安娜作為阿聯酋的公主,怎么可能不會騎馬?騎馬在貴族的交際圈中屬于必須會的技能。
  走出容陽云死去的陰影后。曾經聞名國安五處的冰美人現在已經恢復她往昔少女的性格:嬌柔和婉。看著給自己滋潤得容光煥發的嬌媚美人兒,陸景心中暢快無比。笑著道:“那也得看我接不接受才是?”
  美女耍小花招有益于增進旅途的情趣。陸景對這并不反感。但縱然是昨天改變了對戴安娜的看法,他也沒有興趣和戴安娜發展一點曖-昧的男女關系。
  女人潔身自好,談幾場戀愛,這是正常的。但是,談上幾十場戀愛,就算還是處女,這也有點讓人膩歪。
  煙詩凝嘴角浮起一縷迷人的淺笑,漆黑如星的晶眸微嗔著看著情郎,嫵媚少婦韻味流溢而出。風姿綽約、嬌媚動人。陸景禁不住想起昨晚她在自己身下婉轉嬌吟、嬌喘連連的美態。詩凝天生媚骨。床-第間帶給他的美妙享受讓他欲罷不能。
  陸景和煙詩凝說話時,身后的保衛、侍女紛紛越過陸景、煙詩凝去看望沙漠盡頭的戴安娜。墨靜雯、季婉彤和隨行的保鏢停在了陸景身邊說話。煙詩凝是和華的安全顧問。她和陸景的關系眾人基本上都知道。
  十幾分鐘后,戴安娜在一行人的簇擁下回來。臉色有些卡白,一副楚楚動人的模樣,“陸,不好意思。我的馬受驚了。我現在需要更換一匹馬。”
  戴安娜的侍女艾麗莎和賽琳對視了一眼:公主殿下又發現了她的新目標。和華的這位年輕的主宰確實和公主殿下很匹配。
  落后陸景半個馬身的墨靜雯禁不住撇撇嘴,對身邊的季婉彤低聲道:“狐媚子!”
  她在陸景身邊的時間呆的久了,對這些所謂的“上流社會”交際的虛偽本質看得很透徹。就比如現在:戴安娜要求換馬,這一行人足有十幾人。誰不能提供馬匹?偏偏她對陸景這么說。周圍所有的人都沒有主動的提供幫助的意思。
  戴安娜實際上是要陸景幫她。陸景要是對戴安娜有意思的話。甚至可以直接邀請戴安娜共用一匹馬。哼….
  墨靜雯心里對這個小國公主頗為不喜。
  季婉彤柔弱的笑著,沒有說話。在陸景身邊工作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完全顛覆了她對生活、世界的認知。她還在適應這種變化。好在陸哥、宋總、墨姐都對她很不錯。
  陸景溫和的煙詩凝對視一眼,然后笑著道:“詩凝。將你的馬讓給戴安娜。我們倆共用。”
  “….”陸景這個決定讓在場的十幾人一陣無語。
  這么漂亮的公主送上門給占便宜居然不要?縱然是高大健壯的阿拉伯馬,但是騎乘兩個人,馬上有多么方便“動手動腳”。你不知道嗎?
  戴安娜的兩名侍女仿佛看外星人一樣看著陸景。誠然,陸先生的女伴很漂亮。身材婀娜曼妙至極。很出色的美女。但是修長苗條、精致美艷的公主殿下是另外一種風情。
  美貌不遜色、再加上迪拜公主的身份,他就不動心嗎?要知道。她們跟著公主這么久,還沒有見過對公主不動心的男人。即便是雷納德-洛克菲勒也曾想要公主殿下侍寢。
  “行。”煙詩凝身手矯健的下馬。她穿著poloralphlauren的女裝騎士服。行動方便。貼身的騎士裝描繪出她曼妙的身姿。幾名男侍從低下了頭,不敢再看。
  管家安排人將馬匹還給了戴安娜,又讓人送“受傷”的馬匹回去。陸景伸手將煙詩凝拉上馬,“架。”一馬當選,向沙漠深處縱馬疾馳。眾人紛紛跟隨。
  看著遠去的雙人一馬,戴安娜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她在揣測一個問題:陸景到底“原諒”她沒有?
  ….
  ….
  夜色中,一輛黑色的奔馳從穿過漫漫黃沙聯通迪拜市區的公路上疾馳而來,緩緩的駛入了寶石莊園東面的側門。
  余樂下車,徑直去找書房陸景。隨行的保鏢、司機各自去解決吃飯問題。現在才是晚上9點。他剛剛和穆罕默德-薩利姆見過面,需要找陸景匯報情況。
  書房中,季婉彤獨自一人在辦公桌后整理郵件。白色襯衣水藍色裙。一杯清茶裊裊。讓她嬌柔明艷的身姿顯得朦朧,極具美感。明亮奢華的書房中。佳人如月。
  余樂見慣美女還是禁不住心中微動:雨綺姐挑人的眼光真是不錯。又無奈的嘆口氣。他愛美女,但也更享受此時在和華的待遇、陸景的信任。收斂了心中漣漪。問道:“小季,靜雯呢?”
  “啊…,余樂你回來啦!”季婉彤抬起頭,忙站了起來,“墨姐心情不好,回房間休息去了。她吩咐我你回來了給她打電話。”
  “奇怪啊,靜雯可是加班狂人…”余樂不明所以的笑起來,給墨靜雯打了一個電話,然后在書房中和季婉彤隨意的聊天。
  “云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啊….”
  2.5米寬的大床,陸景輕柔的愛撫著身下軟做花泥一般趴在水仙花床單上的煙詩凝,她細膩的肌膚宛如綢緞一般的光滑。起身緩緩的拔出來,心中美到極致。
  今天下午和詩凝共乘一匹馬,個中的銷-魂滋味自不待言,心中的情-欲早被勾起來。吃過晚飯后,便忍不住與詩凝回房間里顛鸞倒鳳。
  “我可不是楊貴妃…,沒那么禍國殃民呢。”煙詩凝嬌喘著。無力的嗔了陸景一眼。看到地板上丟著的騎手服,嬌羞無限。陸景讓她穿上貼身的騎手服再一件件的脫下來。過程旖旎至極。
  陸景躺在煙詩凝身側,將她抱在懷里,讓她趴在自己身上。順暢的頂進讓他舒爽之處,順手拍拍她豐盈的雪白美臀。“啪”的一聲輕響,臀波微微蕩漾。“那只是借口而已。唐玄宗自己不是好鳥。但凡人老了之后九會犯錯誤。所以啊。我決定35歲就退休。到時候好好的陪你們。”
  “你的女人那么多,哪里陪得過來?我倒是擔心你以后的身-體吃不消呢!衛婉儀不勸你悠著點嗎?哦。慢…一點…”
  “我在吳晚觀的羅道長那兒學了一套養生的拳路。聽他說效果很好。你現在覺得效果怎么樣?”陸景壞笑說道。
  煙詩凝無力的咬著陸景的嘴唇,表示抗議。
  說笑著、享受著水乳-交融的樂趣時。丟在床頭柜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墨靜雯打來電話:“陸景,余樂回來了,他在書房里等你。”
  “行,我知道了。”
  余樂等了一個小時,陸景才來到書房。陸景剛洗過澡穿著隨意的t恤,身上有著沐浴后的清香,坐在季婉彤讓出來的椅子上,問道:“情況怎么樣?”
  “穆罕默德-薩利姆同意與我們合作。迪拜鉆石集團壟斷中東的鉆石銷售。西亞這邊很多人不滿。他很有興趣份一杯羹。事成之后,納賽爾那里他會去溝通。”
  季婉彤聽不懂陸景和余樂在說什么,心道:“難道陸哥準備重起爐灶在中東地區搭建一個鉆石銷售網絡?”
  和華在印尼擁有鉆石礦,不久之后在全球第二大鉆石產地地處非洲南部的安利比里昂也會擁有鉆石礦份額。
  陸景沉吟著點點頭。
  余樂笑道:“陸景,剛才小季給我說了,你拒絕了戴安娜和你騎一匹馬的邀請。我覺得是不是還是要先穩住她?”
  陸景笑著擺擺手,丟了一支煙給余樂,“沒那個必要。只要穆罕默德-薩利姆出面收購迪拜鉆石集團的股份,戴安娜就會覺察到。她不會認為我這么簡單就放過她吧?嘿,怎么樣,你對她有興趣?我給你介紹介紹。”
  “那還是算了。她那個公主身份對我來說是天塹。”余樂笑著搖頭,知道陸景看不上戴安娜,說:“哦,靠,陸景,小季在這兒,你不要毀了我的形象。”
  季婉彤嬌柔的低頭偷笑。陸景和余樂私下里談女人的事情,她可是清楚著。
  心里又恍然一驚:別看陸哥對戴安娜很客氣,原來還是要“懲處”她。這才是陸哥的真實態度。
  想也是,故意“設套”欺騙,哪有那么容易就過關的?
  陸景在新助理小季面前“自污”一下無妨,豪邁的說:“等和華成為世界超一流財團。到時候你作為我的助理,區區一個迪拜酋長國的公主身份,對你來說不過如此。”
  余樂就笑,“畫餅充饑啊!不過,確實很讓我期待。”和華的征程早就已經開始,他將是見證者、親歷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