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561 劃一條線

陸景接電話的時候并沒有避諱煙詩凝。煙詩凝回頭,和婉的笑說道:“風大少的電話嗎?他很厲害,你可別大意。”煙家是京城的三流世家,她年輕時正好趕上風在水在京城中呼風喚雨、風光無限,見識過風大少的威風、排場。
  披肩的長發灑落在煙詩凝純白色清涼連衣裙上,清爽的女人韻味十足。
  夕陽從沙漠中的山丘斜斜的投射過來,落在拱形落地窗下的地板上。光影斑駁,仿佛帶著歷史、時空的厚重。映襯得煙大美人嬌媚動人。
  陸景捧起煙詩凝白皙的臉蛋,低頭啄了一口,笑著道:“嗯,詩凝,我會處理好的。等會我打幾個電話。”
  風在水再厲害,在商業領域他只是一個小學生而已。當然,風在水擅長的不是商業。自己有一套想法。
  煙詩凝臉上浮起粉色的紅霞,忸怩的別開頭去看窗外的風景,輕聲“哦”了一聲。縱然是和陸景做過那事,但給陸景捧著臉蛋吻,她還是感覺到羞澀難言。
  陸景禁不住莞爾,雙手環著煙詩凝的細腰。她嬌媚動人的羞態更能撩起男人的征-服欲。
  心里的欲望涌動著。陸景并沒有特別想要和她做那事。抱著煙詩凝欣賞著夕陽美景。煙詩凝見陸景沒有進一步“欺負”她,回眸開心的笑了笑,軟綿的依偎在陸景懷里。
  時間慢慢的定格。就像在新加坡的那個下午,廣場上的照片記錄了永遠值得兩人回憶、品味的畫面。
  直到季婉彤在二樓小客廳門口冒頭,道:“陸哥。納賽爾王子的晚宴準備好了。”
  雨綺姐留在了京城。陸哥現在的貼身大秘書是墨姐。她跟著墨姐過來實習。
  ….
  ….
  京城。盛世俱樂部的豪華包廂中,有著深褐色帷幕的玻璃窗外遠處街道上晚間的燈火點點。寒冬晚間時分。車流稀少,行人匆匆。
  三名男子在名貴的檀木茶幾邊喝酒說話。氣氛融洽。顯然是朋友間的聚會。
  龐濱揉揉胖乎乎的臉,靠在沙發上噴著酒氣,問道:“老大,你真的有把握陸景會妥協?”
  風老大想要給他的侄兒風道阻出口氣,打電話給陸景要求陸景轉讓印尼的石油資產10%的份額。邏輯上,陸景應該選擇妥協。畢竟,如果風老大在家中給他和風白露的事情美言幾句,兩人的情路會順暢很多。風老大可是風家日后的掌舵人。他說話有這個份量。
  但是,從陸景敢于阻攔風道阻上升的舉動來看。似乎完全放棄了和風白露的感情。風家和陸家的關系并不融洽。從這一點來說,陸景不妥協的概率又很大。
  他無法判斷。
  風在水丟了一顆花生米到嘴中,拿起酒杯和小七干了一杯人頭馬,咂咂嘴,“胖子,你不要給陸景那小子給騙了。他阻止道阻上升,只是表明和白露決裂的姿態。
  你想想,白露先查陸景的產業,陸景再阻擊白露親哥的仕途。這一套組合流程下來。京城里面還會有人認為白露和陸景關系親密嗎?不會了。”
  龐濱有點明白了,笑呵呵的道:“這么說,陸二少還是要答應老大你的要求啊。嘿,石油可是國家戰略資源。風老大。你準備和華橙基金合作嗎?”
  風在水英俊無匹的臉上浮起一抹微笑,瀟灑的道:“胖子,你想接這個活兒?問題是陸景未必肯答應我的要求啊!”
  “啊……”龐濱目瞪口呆。
  風在水沒說話。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他給陸景罵:這場盛宴,你沒有資格入席。心里別提有多么惱火。這么丟臉的事情。他當然不會在兄弟們面前提出來。
  “老大,你的意思是逼陸景答應?”小七的名字很秀氣。但說話的男子卻和秀氣不沾邊。一道刀疤從額頭延伸到眼角,倍添其彪悍的氣息。
  風在水微微點頭,臉上露出堅毅的神色。
  陸景這樣的人,光是威脅是不行的,得讓他付出點代價。他現在正在琢磨從那件事下手。是陸景正在推行的旅游新規,還是蓬勃發展的電子競技。
  龐濱心里打了個顫。他是搞商業,很清楚和華這兩個字代表的份量,也很清楚陸景這個名字的份量。金頂俱樂部核心聚會的大門,他連邊都沒有摸到。而陸景是聚會的核心人物。對陸景來硬的,把握不大。
  小七建議道:“老大,要不要散播一下陸景和李菲菲的關系。李菲菲接到過陸景去迪拜的邀約。嘿,他再和李家的公主扯上緋聞,衛家大小姐再大度,也有得他受。”
  風在水擺擺手,說:“小七,你這是出任務的思維。我整陸景不能使用這種方式。要堂堂正正。”斗爭要講究策略,女人從來都不是致命的一箭。
  龐濱擔憂的嘆口氣,舍長取短,智者不為啊。不過風老大一向自負,他倒不好明說。正要規勸時,風在水掛在落地衣架上的黑色大衣口袋中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我接個電話。”風在水走到落地衣架前拿出手機接了電話,聽了兩句,臉色變得鐵青,緩緩的道:“好的。姐夫,我知道了。”
  “老大,怎么了?”龐濱問走回來坐下臉色陰郁的風在水。明亮的壁燈,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臉色很不好看。
  “我去tm的。”風在水猛然的喝了一大口酒,將酒杯重重的砸在茶幾上。
  龐濱和小七一臉的愕然。
  風在水意識到他情緒有些失控,深深的吸了口氣,換了一個酒杯,說:“洛克菲勒家族給我姐夫打了招呼,讓我不要對印尼的油田起意。哼,現在才是晚上。幾個小時,陸景就能說動洛克菲勒家族為他說話。實力很強大嘛!”
  洛克菲勒家族的人龐濱接觸都沒有接觸到過。風老大的姐夫便是風白露的小姑父,中金的一名副總。居然有人給他打招呼。陸景在商業上的能量真的是非同小可。懦懦的道:“老大。那你還要找陸景的麻煩嗎?”
  小七不滿的道:“胖子,你丫的膽子就比女人大一點。陸景展示一點力量你就嚇到了。”
  “靠,一點力量?你在軍-情三處跟著老大這么久見過洛克菲勒的人沒有?你知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陸景在世界級富豪的圈子中能說上話。”
  “那有怎么樣?”
  “怎么樣?陸景tm的能拿錢把你砸死,你信不信?”
  “行了。”風在水出聲制止了龐濱、小七的爭吵,“我決定了,要玩就玩一把大的。小七,你去黃海收集電子競技的負面材料。做的隱蔽點。”
  想要遞陸景黑材料的又豈止是是他一個?陸景展示了“力量”,他奉陪到底。
  從盛世俱樂部里出來,風在水撥了一個電話出去。“玉致,晚上我去你那里。”
  小七的材料至少得幾天才能拿到。他現在心里有股積郁的邪火要發泄出來。
  ….
  ….
  納賽爾舉辦的晚宴十分盛大。寶石莊園中的貴賓足有50多位。靚麗的仕女、美女們點綴著晚宴的色彩。
  迪拜的宗教是伊斯蘭教。伊斯蘭教禁酒。同時,阿拉伯世界的女人們都帶著面紗。但是世界總有例外和變通的辦法。特別是迪拜這樣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
  寶石莊園中的宴會中燈紅酒綠,美女如云。
  陸景在納賽爾的帶領下和他的幾位合作伙伴見了面。聊了大約半個小時后,便和煙詩凝一起返回莊園中住處。都是泛泛而談,他對宴會一向興趣不大。雖然他是今天宴會的主角。
  寶石莊園作為迪拜市郊沙漠中的綠洲,從天空中鳥瞰,宛如一顆絕佳的寶石。因此而得名。寶石莊園的產業包括整個綠洲的設施。全部都是納賽爾的資產。每年的旅游收入都能為他帶來不菲的收入。
  陸景的住處在莊園的東方。有一道側門可以與外面的街道相通。陸景和煙詩凝剛剛返回到二樓的客廳中,墨靜雯穿著白襯衣、牛仔褲笑孜孜的從書房中迎了出來。“陸景,風家那邊已經傳來消息,風在水不會再對印尼的石油感興趣。”
  煙詩凝今晚穿著美艷的灰金菊色的裹胸晚禮服,風姿獨特。身影高挑,豐滿傲人。這時,停下要回房間換衣服的腳步。詫異的道:“呀,陸景。你怎么做到的?”
  居住區這里都有陸景自己的保鏢團隊把守。二樓的客廳就屬于陸景的私人區域。因而,煙詩凝問話并沒有顧忌。
  客廳琉璃般美輪美奐的宮燈將陸景嘴角的微笑清晰的照出。“小事情,雷納德-洛克菲勒欠了我一個人情而已。”
  陸景做個手勢邀請墨靜雯、煙詩凝去書房里說話。季婉彤送了清茶進來,索性留下來旁聽陸景說愛丁堡發生的事情。
  “雷納德-洛克菲勒將當前可開采量為800萬克拉的鉆石礦當做3000萬克拉的礦來忽悠我。既然我知道了,當然可以要求他做點小事。
  除非,他打定主意和我決裂。我呢,正好也試探下。現在看來,結果還算讓我滿意。雷納德-洛克菲勒暫時沒有和我決裂的意圖。”
  煙詩凝對這些復雜的人際關系、心思一向不擅長,見陸景很輕松的搞定了風在水,便嬌柔的笑說道:“哦,那我先回房間休息了。晚宴有點累。”
  等煙詩凝離開后,墨靜雯問道:“陸景,既然雷納德-洛克菲勒不打算和你決裂。留在鉆石聯盟還有利可圖。那你準備怎么答復普利策和查爾斯-沃倫?”(未完待續……)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