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60 陸景的表態

阿拉伯塔酒店套房富麗堂皇的會客室寬敞明亮,來自意大利的淺藍羊絨地毯和乳白沙發彌漫著地中海風情。落地窗外,是海天一線的碧藍。令人心曠神怡。
  陸景手指輕敲著乳白色高背沙發的扶手,表情輕松而愜意。
  納賽爾笑了笑,合上眼前的合同文本,“陸先生,你的心情很不錯?”
  陸景正在想風道阻的事情,給納賽爾的問話拉回神思,笑著問身邊陪同他談判的墨靜雯,“靜雯,怎么樣?”
  今天參加會談的有陸景的助理墨靜雯、余樂以及和華的一名財務主管、法律主管。納賽爾一方有4名隨員。都是納賽爾資本巡洋艦的核心人員。
  陸景答非所問讓在場所有人都知道他走神了。但是和華的陸先生手段凌厲,威權甚重。納賽爾一方的談判人員心里固然不滿,但無人敢出聲指責。
  此次能夠獲得印尼大商人古拉迪加爾的豐厚家產,主要歸功于陸景提前解決了古拉迪加爾在印尼的勢力。
  以哈桑為首的幾人看向納賽爾。納賽爾微微一笑。他心里并沒有怎么生氣。其實,他多少有點明白陸景的想法。
  在下屬匯報時,他也經常有走神的時候。陸景走神的原因,是因為兌付古拉迪加爾石油資產22%的份額毫無疑問。而后續雙方的合作內容有一些空泛。
  以他為首的亞太財團中西亞資本經過這次“戰役”之后,直接與竹下修一決裂。
  這是他和陸景合作的基礎。相信陸景的目標不會僅僅是“肢解”內部早就派系林立的亞太財團,而是要打壓竹下修一為首的一系列日系企業。
  他和竹下修一決裂雖然很痛快。但是,善后的事情不少。西亞資本這里不少企業都有股份被天驕基金掌握。他需要借助陸景將竹下修一“削弱”。
  他和陸景在大目標上的利益一致。但是更為具體的合作。一時半會卻無法達成,只是說雙方有互信的基礎而已。現在的合同文本便是在重申一些虛無的口號。陸景聽得無趣、走神很正常。
  墨靜雯明麗的輕嗔了陸景一眼:哪有你這樣的。今天的談判很重要啊,以納賽爾為首的喬登國際集團一系的企業是和華對抗亞太財團重要的合作伙伴。
  “基本沒有問題,修改幾個小的細節之后可以直接簽約。”墨靜雯答復陸景。
  陸景點點頭,看向納賽爾,“納賽爾,合同的事情讓助理他們處理吧。我這段時間神經繃得有些緊,有什么放松的好地方推薦嗎?”
  最近在京城一系列的事情讓他有些累。先是他被風家“逼宮”,接著又是和普利策、查爾斯-沃倫、雷納德-洛克菲勒勾心斗角。這次來迪拜想要放松放松。
  納賽爾就笑,“我正好打算邀請陸先生今天晚上和我的合作伙伴們在我的莊園中見面聊一聊。剛剛好。”
  納賽爾身為阿聯酋的王子。在迪拜的莊園必定是設施齊全。陸景微笑著點點頭。
  和納賽爾搞好同盟關系并不是簽署幾個文件合同就行,而是要增進私人友誼。
  …
  …
  京城,嘉南俱樂部三樓的1號包廂中,劉小山和未婚妻秦雨檬與秦成文、唐曉兒一起喝著茶。午后的初冬陽光落在略顯清冷的街道上。
  秦成文感嘆道:“天氣越來越冷了,我感覺京城里的第一場雪快要下了啊。”
  秦雨檬穿淡青色羊絨套裙,絲襪美腿,身段窈窕,笑著道:“文哥,你這可是一語雙關啊。”
  風家的嫡系子弟風道阻晉升的事情給人攪黃了。他父親大發雷霆。據說。這兩天京城的“氣候”有點不對。
  秦成文哈哈一笑,“喝茶、喝茶。”
  一旁容貌秀美婉約的少婦唐曉兒抿嘴笑起來,給三人泡著功夫茶。素手輕抬,黃色的茶湯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落在青花瓷杯中。端得是一副極佳的畫卷。
  劉小山就笑。“秦哥,風道阻還是高調了一些。風大少對陸景這個人不是很了解啊。”
  風在水最近在京城里很強勢的出場,讓諸多老一輩的“頑主”們又想起七八前的風大少。都說風在水和陸景是同一類人。但要他說,風在水和陸景比差遠了。
  陸景能走到今天的位置。陸家的資源不能說沒有借用,但并沒有外界猜測的那么緊密。他和陸江的人脈甚至是兩個體系。真以為京城里說“陸氏雙雄”是白叫的嗎?明眼人多得是。
  反倒是風在水要是沒有家族力量的庇護。他的勵志傳奇、浪子回頭只不過是空中樓閣而已。
  秦成文笑而不語,輕輕的喝著茶。
  他堂妹要嫁給劉小山是一回事,他和劉小山之間還沒有親密到褒貶重要人物的地步。他對陸景、風在水都很忌憚。
  …
  風道阻最近的心情一直不好。遲三年晉升少校對他而言幾乎是喪失了抗上三顆金星的機會。
  據說根源在楊子歡的父親那里。是誰在背后運作,他心里有數。但是,陸景真的是不打算和白露來往了嗎?斷了他在軍中的仕途,陸景幾乎不要再想著進風家的大門了。
  “我怎么知道陸景為什么要這么做啊?誰讓你在爸媽面前說我和陸景的事情呢?”
  風道阻找妹妹風白露詢問,得到是妹妹風白露一個大大的白眼和抱怨的話語。
  “嘿,丫頭,我那是為你好。”風道阻無力的揮揮手,目送漂亮的摧枯拉巧的妹妹離開家中。她晚上有一個飯局。有人求她跑電子競技俱樂部的批條。
  風道阻沮喪的返回到臥室中,思索的他的未來。不管什么人,得知自己日后不能達到軍人最高的位置,內心都是虛弱的。但他終究是軍人,心里承受能力沒有那么差。
  夜色漸漸的深沉。敲門聲將呆呆坐在書桌前的風道阻從沉思中驚醒。
  風道阻起身開門,意外的發現站在門口居然是他小叔風在水。一身西裝,風流倜儻的造型,看起來風塵仆仆。
  “我聽三哥說你晚上一個人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沒有吃飯?”風在水雙手用力的握著侄兒風道阻的肩膀,然后走進風道阻的房間中。
  風道阻撓撓頭,跟在風在水身后走著,說:“。我在想休假結束之后回部隊上的事情。”
  風在水拍了拍風道阻的肩膀,“道阻,不想當元帥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在我面前,你的心情不需要掩飾。”
  風道阻一臉認真的道:“,關鍵是要我自己干得不慫。三年后,就算有人有話說,也壓不住我。”
  風在水微征,倒是沒有想到風道阻會有這樣的認識,笑著豎起大拇指,道:“有志氣,這才是我們風家的男兒。道阻,你放心我會找陸景給你一個交代。”
  風在水敢于在風道阻面前說這樣的話是有底氣的,他去了一趟印尼又有新的發現。
  印尼大商人古拉迪加爾的石油資產很有可能也落在陸景手中,他已經和華橙基金達成協議,準備分上一杯羹。這部分份額,他打算給風道阻。
  至于,他為什么不自己持股,作為軍-情人員,對敏感的紅線一向很注意。作為掮客,他所要承擔的風險就小很多。而華橙基金就是個馬蜂窩,沒人想惹。
  風在水的電話打到陸景的手機上時,陸景正在納賽爾位于迪拜郊區的莊園中做客。
  寶石莊園是一片沙漠中的綠洲,有一條公路和迪拜的市區相連。莊園中,一片片綠洲在金黃色的沙漠中頗為顯眼。
  長河落日圓,大漠孤煙直。沙漠的夕陽景觀十分漂亮,陸景手扶著煙詩凝的香肩,共同欣賞著這份美景。煙詩凝是作為陸景的安全助理隨行。
  陸景剛剛閱讀完和華情報系統搜集到的納賽爾的合作伙伴的資料。他今天晚上要和這四人見面。傍晚十分,約了煙詩凝到二樓的客廳中來看落日,放松心情。
  “陸景,印尼的石油油田我要10%的份額,這是作為對風道阻的精神賠償。”
  陸景聽得禁不住笑起來,語氣有些嘲諷,“風大少,你就這么有把握我一定會答應你嗎?”
  風在水冷聲的道:“陸景,我知道你是想要借機表態,你和白露沒有什么關系。我很贊同你的策略,但是你以風道阻來文章是打錯了算盤。”
  陸景微微笑了笑,“聽不太懂。風大少,印尼古拉迪加爾的油田資產,你要10%是不可能的。這場瓜分的盛宴包括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淡馬錫、和華、西亞資本、云豐集團、新加坡陳氏集團、洛克菲拉家族。
  這場盛宴,你沒有資格入席。”
  “你…”風在水給陸景鄙視了一句,喉嚨里的一句“你他媽的”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咬牙道:“陸景,不要低估我的決心,否則后果自負。”說著,便掛斷了電話。
  陸景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容,風在水貪心不足。或許,每年3億美元利潤的鉆石礦讓他的胃口越來越大。
  利益會蒙蔽智慧的眼睛。
  釣魚,還有一收一放。他現在要給風在水澆一盆冷水,劃一條紅線。他不是什么資產都可以予取予求的給風在水掠奪。(未完待續。。)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