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559 解決轉讓

位于京城湖東區的盛世俱樂部主推網球運動,在京城的會所中只能算是二流。但會所交際本就是強調私密。類似于京城四大俱樂部那樣的場所曝光度太高。
  因而,盛世俱樂部的生意還是很不錯。
  京城中,很少有人知道盛世俱樂部其實是風在水的產業。幫助風在水打理盛世俱樂部的是他的好友龐濱。
  初冬的夜晚,遠處街道中燈火點點。盛世俱樂部主樓5樓的總經理辦公室中,龐濱和風道阻相對而坐,喝著京城地界新流行起來的云春雨茶。
  “道阻,要不要我安排一個女人降降火?9月份剛招了一個中戲的校花。20歲。很粉嫩。”龐濱笑瞇瞇的說道。胖臉上的眼睛瞇成了一道縫。
  風道阻無奈的擺擺手,“龐叔,你留著自己享用吧。我對槍械、跑車感興趣,對女人興趣一般。”
  龐濱是小叔的兄弟。經常為小叔打理一些經濟上的事務。家里有一位長輩在部委工作。手里有幾家投資公司。身家幾十億。他起家是在上世紀末的國企改制大潮中。
  風道阻一貫是喊他叔叔。
  回絕龐濱后,喝了一口茶,風道阻腦子里禁不住浮起安溪的美妙身姿。
  安溪脫掉外面的大衣后。里面的白色毛衣緊緊的貼著她曲線窈窕的身-體。高聳的酥胸,纖細有彈力的細腰透著誘惑力。168cm的身高。配上高跟鞋、牛仔褲。雙腿筆直的如同圓柱。越發凸顯得渾圓的屁-股挺翹緊致。嬌媚性感的少婦風韻十足。
  云圖集團是國內有名的電動汽車制造商,其電池專利在國際上眾多場合屢屢被提及。估值約為100多億。別看29歲的安溪只是云圖集團的總裁助理助理,實際上她卻是云圖集團的負責人。
  云圖集團的總裁、創始人云波濤現年58歲,身患絕癥。常年在美國治病。集團日常的事務都委托給安溪打理。
  此刻,他小叔正在盡情享用著這個擁有著財富、權利、美貌的女人的美妙胴-體。
  風道阻將腦中少兒不宜的畫面抹去,又轉到陸景身上。
  說起來,他小叔和陸景是一類人。都很好色,喜歡征服美女。他是堅決不同意他妹妹風白露成為陸景的情人。不過,他小叔的想法卻是讓白露和陸景相處幾年看看。這讓他很意外。
  龐濱哈哈一笑,“這話可不能讓你爸聽到。哦。道阻,你升少校的事情有譜了嗎?11月底有一批軍官要提拔吧?”
  提起升職,風道阻眉開眼笑,矜持的點頭道:“差不多了。”他現在是上尉。升為少校之后,算是跨過他軍旅生涯的一道關卡。
  龐濱和風道阻聊天的時候,盛世俱樂部豪華的套房中,安溪趴在雪白的錦被上,圓臀高聳,迎接著風在水從背后而來的強硬沖擊。臥室的大床有節奏的搖晃不停。男人的粗喘與女人的呻吟伴隨著清脆的撞擊聲不斷傳出。
  良久之后。云消雨散。風在水緩緩的撫摸著身邊一絲不掛的少婦美人,“小安,考慮好了嗎?”。
  安溪滿足的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顯示著她內心的猶豫,“風哥,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雖然她已經在精神和肉-體上背叛了云波濤。但是要她親手將云圖集團送給風在水,她依舊是顧慮重重。
  風在水笑了笑。英俊無匹,小麥色的肌膚、六塊腹肌。讓沒穿衣服的他充滿了男性的魅力,“我怎么會舍得勉強我的小安?”
  安溪縮在風在水的懷里。她知道她是這個男人眾多獵物中的一個,但依舊無力改變什么,除非,她現在和云圖集團脫離關系。
  風在水拍了拍安溪緊致渾圓的屁-股,肉感很足,“我要去見風道阻和龐濱,你陪我一起吧?”
  安溪滿臉緋紅,“風哥,我不好意思。”
  “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風在水微微一笑,卻是沒有勉強安溪,換過衣服,前往5樓走廊盡頭的總經理辦公室。
  “老大。”“小叔。”龐濱和風道阻起身與風在水打著招呼。風在水擺擺手,示意兩人坐下。龐濱按了鈴,很快便有美麗的侍女送來一瓶醒好的波爾多紅酒。
  時值深夜11點。辦公室內的空調開的很足。
  風在水喝著紅酒,笑道:“龐濱、道阻,知道我為什么今晚叫你們過來嗎?今天晚上吃飯的時候,陸景正式答應將印尼一座年利潤至少3億美元的鉆石礦轉讓給華橙基金。作為中間人,我的收獲是….”
  風在水豎起一根手指頭。
  龐濱對風在水很了解,能夠讓他得意洋洋的炫耀的事情,數目絕對不是小數,笑道:“老大,秦總給你1億中介費?”
  “將人民幣換成美元就對了。”
  龐濱和風道阻一臉的震驚。這個價格太高了。
  風在水很滿意兩人的表情,喝著紅酒,悠然的道:“這個價格不算高。能讓陸景轉讓印尼蘇門答臘島的鉆石礦是我一手促成的。秦總將租金調高一點很正常。”
  龐濱有點明白,風老大應該是和陸二少做了一筆交易,笑道:“老大,都說陸二少何等了不得,看來他還是得跟著你的指揮棒走啊。不過如此。“
  風在水微微一笑,很受用龐濱的恭維。陸景想要和風白露在一起,他自然有上下起手的空間、當然,他不可能同意侄女給陸景做情人,在最后,他還是會投反對票。
  “龐濱,印尼蘇門答臘島的鉆石礦讓我看到了不同的風景啊。你上次說安利比里昂發現了一座1萬億克拉的鉆石礦是真的?”
  龐濱道:“老大,千真萬確。我有可靠的消息,和華肯定有參與。”眼中透出狼一般的貪婪眼光。陸景倒是個癡情種子。天與不取,必受其咎啊!
  風在水點點頭,“晚上吃飯的時候,我試探了陸景幾句,他的態度很強硬。他派人射殺了他的一個對頭。秦總就是因為這件事考慮還是讓云豐集團代管印尼的鉆石礦。嘿,不要讓我抓到把柄。”
  龐濱附和的說道:“老大,搞情報可是你的強項啊!”
  風在水矜持的笑了笑,眼神悠遠,說:“這件事我們從長計議。”
  這時,風道阻的手機突然響了一聲。來了一條短信。風道阻看過之后,頓時臉色大變。
  風在水皺皺眉,問道:“道阻,怎么了?”
  風道阻一臉落寞的看著風在水,艱澀的道:“小叔,我的少校升職任命被人劃掉了。”
  “這怎么可能?我打個電話問問。”風在水臉色肅然,拿出手機撥號。
  龐濱心里突然涌起一顧不好的預感。
  風道阻是風家的嫡系子弟,在如此關鍵的晉升上作梗,這得有多大的仇啊?有多大的能量啊?幕后之人,呼之欲出。
  陸景!
  ….
  ….
  匯海大酒店37樓的水療美容中心。下午時分,風白露邀請好友郁曉嵐前來做一個美容。
  兩人的豪華包廂中,兩只木桶蒸汽騰騰。水療中心的服務員調整好水湯之后便退了出去,將空間留給客人享受木桶浴。
  風白露微微倚在木桶壁上,半瞇著眼睛,隔著屏風,輕聲道:“曉嵐,你還在怪我嗎?”。
  她故作姿態的打壓天辰娛樂,引發了好友郁曉嵐的不滿。天辰娛樂是陸景的產業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兩米之外,便是郁曉嵐的木桶。中間用漂亮的山水畫木屏風隔開了兩人的視線。
  郁曉嵐笑著道:“白露,我之前還怪你,不過陸景都打電話給我說了。現在早就不怪你了。真是難為陸景給你出了這個主意啊。可是這樣你家里就會信嗎?我看很懸。”
  風白露苦澀的笑道:“這不是信不信的問題,這是一個態度問題。二哥也表明了他的態度。”
  “哦?”郁曉嵐提高了音調。她對陸景的反擊很感興趣。
  風白露嘆了口氣,聲音嫵媚的說:“我哥的升職任命被他給阻止了。我哥想要升為少校,至少得3年的時間。這對我哥的前途影響很大。我爸都氣的拍了桌子。”
  郁曉嵐笑道:“那你小叔什么反應呢?”她對風白露那位頗有傳奇色彩的小叔很感興趣。
  “那我怎么知道?想來不會心情太好。他今天一早就去了印尼。”風白露知道好友的想法,道:“曉嵐,你可千萬別崇拜我小叔啊,他這人…”
  對長輩的一些話,她不好說。雖然風在水只有30歲。
  郁曉嵐嘻嘻一笑,“這我知道。你當我傻啊。哦,白露,你和陸景的感情轉入地下。陸景今天上午去迪拜,你怎么沒有去?”
  風白露郁悶的拍拍額頭,“我和二哥的事情正在風口浪尖,我哪里敢去。”
  是不敢去,不是不想去呢。
  …
  …
  陸景抵達迪拜后入住在七星級的阿拉伯塔酒店。當天晚上,納賽爾安排了一個歡迎酒會。第二天上午在酒店的套房中,陸景和納賽爾才開始談細節問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