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558 爾虞我詐

陸景對愛德華說要前往迪拜并非是一個借口,而是他真實的行程。
  納賽爾已經解決掉古拉迪加爾。陸景昨天晚上接到納賽爾的電話,準備前往迪拜兌現直接對納賽爾的承諾以及日后的合作事宜。
  時鐘撥回12個小時。納賽爾給陸景打電話之前的一個小時,他正在印尼首都雅加達繁華市區內古拉迪加爾的別墅中。
  別墅的客廳金碧輝煌,正中的棕‘色’沙發處,納賽爾神態從容的和皮膚黝黑的‘精’廋老者相對而坐。兩人身后各自站在幾名保鏢和助理。老者的神情猶豫。他身后的黑瘦印尼保鏢手里拿著黝黑的五四手槍,保險栓已經打開。槍口對著一身阿拉伯裝飾的納賽爾。
  “不要緊張,古拉迪加爾。”納賽爾悠然的翹著二郎‘腿’,壓根沒把對面幾支槍放在心上,“我是來為你提供解決問題的辦法。要聽聽嗎?”
  黝黑‘精’廋的老者便是印尼大商人古拉迪加爾,這時,他冷哼了一聲,“你還是免開尊口吧!依‘波’送客。”
  他的別墅外此時被一支全副武裝200人的隊伍包圍著,不管是誰在這樣的情況下,都不會認為帶著士兵前來的納賽爾心懷善意。
  納賽爾對古拉迪加爾身邊的美貌‘混’血兒‘侍’‘女’依‘波’擺擺手,說:“古拉迪加爾,如果你不打算保留你的‘性’命,盡可以把我趕走。雅加達警署已經掌握了你殺死烏艾斯、‘花’吉、克羅尼莎的證據。”
  古拉迪加爾臉‘色’沉了下來,這件事是他的禁忌。
  當初,他為了向和華的陸先生求和。毒殺了倚為左膀右臂的養子烏艾斯。當時在場的‘花’吉、克羅尼莎這兩名他心愛的‘侍’‘女’也讓管家阿旺處理干凈。
  陸先生確實沒有再繼續找他的麻煩。但是同屬于亞太財團內部的納賽爾卻是向瘋狗一樣盯住了他。連竹下修一都無法阻止納賽爾。
  納賽爾仿佛看不到古拉迪加爾的表情,道:“考慮一下吧。我只是拿走你的石油、鉆石礦資產。你可以保留你的住宅、游艇、專機、在銀行的存款、莊園等等。”
  古拉迪加爾掙扎了一會,“納賽爾。那樣的話我將一無所有。”
  納賽爾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錯。你可以帶上你的家人離開印尼到文明的國度享受你的余生。我相信你歷年的積蓄足夠你的生活用度。放心,沒有人會打擾你。”
  又指了指別墅客廳外的大‘門’,說:“等外面的士兵進來,等待你的是法律的審判。那時候你可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古拉迪加爾在印尼的勢力都被陸景拔除,他解決古拉迪加爾的手段很簡單,拿住他在印尼違法犯罪的事實就可以‘逼’迫他就范。
  古拉迪加爾不用看就知道‘門’外那些聲名狼藉的士兵在闖進來后會做什么。輕輕的嘆了口氣,道:“納賽爾王子,希望你能夠信守你的承諾。”
  語氣又客氣了三分。
  納賽爾道:“古拉迪加爾。礦產才是我所看中的,你剩下的資產估計不超過20億美元。我不會趕盡殺絕。同屬于亞太財團,我還是會顧忌聲名。”
  納賽爾身后的心腹哈桑拿著一疊文件合同走上前,放在茶幾上。納賽爾道:“古拉迪加爾,如果沒有疑義的話就簽字吧!”
  古拉迪加爾的總資產有400多億美元。主要業務是鉆石和石油。但是,他不會支付一分錢給古拉迪加爾。因為,古拉迪加爾已經喪失了保護他的資產的能力。他不簽字,后果便是死亡。
  看著合同上苛刻的條件,古拉迪加爾的臉‘抽’搐了幾下。他終究是曾經執掌一方的人物。想了想,認命的在合同文件上簽了字。
  至此,他名下的石油和鉆石礦資產都轉讓給納賽爾。
  事情辦完,納賽爾極為滿意。站了起來和古拉迪加爾握手。納賽爾身材高大,握手之時頗有些居高臨下的感覺,“古拉迪加爾。祝你生活愉快。”
  “謝謝。”古拉迪加爾無力的說道。他此時的心情糟糕透頂。所有的自救手段都已經用過,但是無效。納賽爾上‘門’之時。他其實就知道結果會是這樣。
  納賽爾并沒有立即離開,指了指古拉迪加爾身邊的美貌‘混’血兒‘侍’‘女’。“這個美人很對我的胃口。讓她跟著我吧。”
  “你….”古拉迪加爾額頭上青筋直冒,他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侮辱。
  “不行嗎?”納賽爾淡淡的問道,眼神睥睨。勝利者可以剝奪失敗者的一切。
  古拉迪加爾咬牙切齒的道:“可以。”
  ….
  ….
  新加坡,新苑別墅區。
  古拉迪加爾黯然離開印尼雅加達的事情在第二天便傳到了新加坡。曾經被古拉迪加爾安排人暗殺的周晉成召集了周家的子弟慶祝。
  周晉成被槍擊之后,雖然恢復過來,但是畢竟年事已高,現在身-體比較虛弱,云豐集團的生意都‘交’給二兒子周明誠來打理。
  云豐集團除了自己的正常業務之外,當前的主要任務是和西爾斯合作,在京城開拓金飾店,打理印尼的鉆石礦。周明誠目前正在京城‘交’接印尼蘇‘門’答臘島的鉆石礦。陸景要將這座鉆石礦轉讓。
  新苑別墅周家大宅中,周家的子侄濟濟一堂。十分熱鬧,每個人均有揚眉吐氣的感覺。
  二樓的客廳中,周晉成的歡的小一輩七八人圍坐著他在一起說著話。氣氛輕松愉快。
  頗受周晉成寵愛的外孫‘女’計萍給周晉成剝了一支香蕉,道:“咯咯,姥爺,古拉迪加爾那個兇手也有今天,真是大快人心。”
  已經和計萍訂婚的李宏深寵愛的著看著他的未婚妻。
  周姥爺的大兒子因為和古拉迪加爾勾結,已經被逐出周家。周姥爺的心里未必好受。今天的氣氛輕松是輕松。但敢挑明了說這件事只有計萍。
  周晉成慈祥的笑起來,“姥爺不吃香蕉啊。”又對李宏深道:“宏深,你和小萍的婚禮時間商量好了嗎?”
  “姥爺…,你這么急著我嫁出去啊?”計萍嬌羞的撒嬌道。
  “日期大致放在今年元旦左右。具體的時間還沒有確定。”李宏深握著計萍的手說道。
  周晉成哈哈一笑,點了點頭,關心了小輩們幾句,這時,身邊的秘書過來耳語了幾句。周晉成‘交’代了幾句,進了書房。接了二兒子周明誠打來的電話。
  “爸,古拉迪加爾現在是拔了牙齒的老虎,那兩槍之仇…”
  周晉成淡淡的笑了笑,“明誠,再等等。”
  一年后,古拉迪加爾以及其家人在美國達拉斯被殺。兇手杳無影響。這樁涉及7人的惡‘性’死亡案在美國警局中成了懸案。
  …
  晚上時分,京城大飯店的包廂中,陸景在風在水的引薦下和秦緯握了握手,然后介紹了身邊的云豐集團ceo周明誠。
  陸景在印尼蘇‘門’答臘島的鉆石礦便是云豐集團在代管。今天是要談談轉讓的事情。
  陸景是第一次見到華橙基金的負責人秦緯。這位出身秦家的資產管理高手今年五十三歲。氣度從容。說話笑瞇瞇的,很容易引起人的好感。
  陸景卻是知道秦緯手中的華橙基金管理著京城著不少頗有能量人物的資產。閔二哥、李三少都在里面有投資。懂資產管理的白手套可不是那么好找的。華橙基金可謂應運而生。
  秦緯在京城中的影響力很大。影響國策制定有些夸張。但是一些諸如股市漲跌、金融政策微調的事情他能說上幾句話。
  “陸少,我聽風大少說,安利比里昂的內戰已經爆發,你有一位朋友在塞拉哥中了流彈。”
  陸景眼睛微微一瞇,“哦?我怎么不知道呢?”
  風在水俊朗的星目中閃過一絲嘲‘弄’的神‘色’,既然關注到鉆石行業,安利比里昂有一座1萬億克拉的鉆石礦他怎么會不知道呢?“善意”的提醒道:“美籍華人,米奇-夏。他有個中文名叫夏如龍。”
  這件事很蹊蹺。ge的副總裁在非洲國家喪命可不是一件小事。雖然媒體并沒有報道。他的人分析,極有可能和陸景有一定的關系。
  陸景笑笑,“原來秦總說的是夏如龍。他不是我的朋友。”說著,轉向風在水,“海外的事情,中國的法律管不到吧?”
  風在水聳聳肩,“這要看情況。”
  一番對話,周明誠聽得莫名其妙。但是可以看得出陸景和這位英俊的男子,風在水的關系并不融洽。
  秦緯自然能品得出風在水和陸景對話中的意味。他認可陸景的觀點。風在水想要以夏如龍的死來要挾陸景基本沒什么用。不是本國公民,又是海外。就算是陸景做的又如何?
  琢磨了一會,秦緯給陸景敬了一杯酒,道:“陸少,鉆石礦還是讓周總代管吧,我派出審計、財務人員就可以了。”
  陸景心道:這是個聰明人。點了點頭,“可以。就請周總多辛苦了。”
  達成協議之后,后面的事情自然有下屬們處理。周明誠不明所以,但知道配合著處理這些事情。
  酒桌的氛圍不算好,協議達成之后,酒席便散了。陸景返回家中。風在水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撥了個電話出去,“小安,到盛世俱樂部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