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57 脫離

陸景的眼睛微微瞇了一下,被普利策勾起興趣,說:“哦?哈溫斯瓦納鉆石礦有什么真相?”
  普利策身-體微微前傾,“陸,難道你不覺得用2億美元獲得900億美元的利益太過于虛假了嗎?”
  他知道雷納德-洛克菲勒和陸景談判的結果是讓陸景獲得哈溫斯瓦納鉆石礦15%的股份。
  哈溫斯瓦納鉆石礦探明的總儲備量達到1萬億克拉。足以滿足全球寶石市場3000年的需求。當前可開采的儲量約為3千萬克拉,按照德勤會計事務所(dtt)的估算總價值約為6千億美元。
  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情況,陸景在投資之前都了解過,挑挑眉頭,說:“2億美元是安利比里昂代理人戰爭費用。相比之下,鉆石聯盟的諸位都沒有出資。我出資2億美元拿15%的股份不是很合理嗎?”
  普利策心里嘀咕道:“你真要覺得合理米奇-夏就不會被你干掉了。恐怕還認為拿少了吧?”
  “陸,我要說的原因不在于你的出資所取得股份的合理性。而是哈溫斯瓦納鉆石礦實際可開采儲量只有800萬克拉。”
  陸景難掩自己的驚訝。豈有此理!溫斯瓦納鉆石礦的可開采量居然直接縮水近4倍。一股被愚弄的感覺從心底升起。
  普利策接著道:“德勤的評估是真實的。但是,需要在哈溫斯瓦納鉆石礦投資約5億美元花費2年的時間才可以將可開采量擴大到3千萬克拉。迪拜鉆石集團的戴安娜挑撥我們之間的關系,就是不希望你相信我的話。”
  陸景壓下了心底的情緒。輕輕的點了點頭。
  戴安娜確實成功的挑撥了他和普利策之間的關系,但是戴安娜等人在第二天的聚會上露了馬腳。自己身邊的智囊團分析出緣由。
  意識到情況可能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峻。陸景道:“普利策先生,我邀請你來京城是想要探討我們合作的可能。”
  普利策哈哈一笑。道:“如果沒有合作的意愿我就不來京城了。埃羅莎在鉆石聯盟內部也需要盟友。陸先生,有沒有考慮讓我們來主導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分配?”
  陸景微微沉吟了片刻,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們來控制安利比里昂的局勢?”
  “不錯。要取得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主導權,并不是憑幾份協議就可以。而是要取得安利比里昂的控制權。陸,你在非洲應該有武裝力量吧?”
  只看陸景能輕而易舉的干掉米奇-夏,就可以推測的出來,非洲必定有傭兵團與和華有著聯系。
  陸景道:“普利策先生,如果我們和雷納德-洛克菲勒等人決裂是否會影響后續的鉆石交易?”
  普利策有些語塞:“這個…,當然會影響。但是。陸,鉆石的定價權并不一定掌握在鉆石聯盟中,只要我們拿下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經營數年,我們手中開采出的鉆石礦數量多過戴比爾斯幾家公司就可以決定鉆石的定價權。”
  陸景笑笑,“這個方案我考慮一下。我想要再和雷納德-洛克菲勒談談,到時候請普利策先生支持我的方案。”
  普利策見陸景不死心,想要在鉆石聯盟的體系內解決問題,無奈的嘆口氣。他這些年在鉆石聯盟受的氣夠多。好不容易來了一位強援卻沒有取而代之的想法。
  “好吧。我們兩手準備。陸,查爾斯-沃倫的心腹愛德華已經到了京城,你有興趣和他見面聊聊嗎?”
  陸景心里一動,恍然明白普利策的底氣在哪里。原來他和查爾斯-沃倫聯系上了。
  現在安利比里昂的反對派武裝就是查爾斯-沃倫的代理人。
  “可以。請轉告愛德華,我明天上午在我的辦公室里等他。”
  …
  陸景下午和普利策見面完之后和余樂談了半個小時就回家休息。他中午在楊子歡家中的酒喝的有點高。
  衛婉儀從體育總局下班回家,將陸景送給她的粉色奧迪tt停在了車庫中。到臥室里換家居服。見陸景沉沉的睡著,帶著酒氣。禁不住皺眉。
  只是,看到陸景閉上銳利、溫潤的眼睛睡覺時顯得普通、柔和的臉龐。心里又軟下來。陸景在外面做事情很累的。家是他避風的港灣。坐在床頭溫柔的摸了摸陸景的臉蛋,自語道:“你這家伙啊…”
  心里對他又愛又恨。想起和陸景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想起,他在新婚的夜晚無賴的吻了她一晚的事情。想起,在珀斯度蜜月時下著暴雨,他擔憂的出門找她…….
  終究還是愛他多一點!
  衛婉儀低頭,在陸景的額頭輕輕的吻了一口。
  小五在門口冒頭,“婉儀姐,陸哥下午三點多回來的。余助理送過來的。”
  衛婉儀給嚇了一跳,笑道:“小五,你怎么神出鬼沒的?”出了臥室找小五問明情況,在小五的協助下給陸景擦了臉。
  …
  愛德華是蘇格蘭人,標志性的特質是一個紅鼻子。普利策每次見到他都覺得很怪異,又有些親近感。因為羅德斯那些人稱呼他為美國西部的“紅脖子”。
  愛德華來到京城入住在熙悅酒店。普利策晚上約了他在維也納西餐廳吃飯。
  西餐廳中,優雅的食客、熱情而不失分寸的侍者、悠揚的曲子,一切都讓愛德華感受到正宗的西餐魅力。
  愛德華放下手中的餐刀,贊嘆道:“很不錯的餐廳。怎么沒有評上米其林餐廳呢?”
  米其林原本是一家輪胎企業,1900年發布了一份供游客選擇餐廳使用的《米其林指南》,被人們稱為歐洲美食圣經。但凡被評為米其林餐廳的餐廳立即身價百倍。
  普利策哈哈笑道:“說不定這家餐廳不愿意呢。”
  由于要談正事。兩人都沒有帶女伴。閑話幾句后便切入正題。普利策轉達了陸景的邀請,又將陸景的態度說了一遍。
  愛德華沉思著。消化普利策帶來的信息,“普利策先生。你認為陸先生又多大的概率同意我們的提議?”
  來之前,查爾斯-沃倫和他都信心滿滿,但是聽普利策的介紹,陸景似乎無意脫離鉆石聯盟。這讓他有些頭疼。
  普利策搖搖頭,“我無法判斷。陸,不是一個好琢磨的人。比如:他明明知道雷納德-洛克菲勒聯合戴安娜、羅德斯等人在坑他,他依舊支付了2億美元。”
  這個答案讓愛德華有些牙疼。只能等待明天上午見面再說。
  ….
  上午九點時分,陸景在景華大廈的頂層的辦公室里見完前來協調天辰娛樂被查處事宜的雍馳,送他到電梯口。握了手,說:“天辰娛樂安心的發展。被查處這件事會有人負責的。”
  雍馳笑了笑,點點頭,說:“相信以后不會有人輕易再打天辰娛樂的主意了。”
  陸景笑一笑,目送雍馳離開,返回辦公室。墨靜雯穿著一身時尚的秋冬裝在辦公室門口冒頭,“陸景,查爾斯-沃倫的代表愛德華來了,現在要見他嗎?”
  隨著和華財團的影響力與日俱增。陸景現在日常工作分為批閱郵件和會見客人兩部分。
  “你通知他進來吧。”陸景坐回到辦公桌后,抿著咖啡說道。
  墨靜雯并沒有立即離開,而是問道:“陸景,你會答應查爾斯-沃倫的條件嗎?”
  “你覺得我應該答應?”
  墨靜雯道:“我覺得可以答應。雷納德那幫人太氣人。800萬克拉的鉆石礦。居然還賣的那么貴。”
  陸景笑著搖頭,“你啊…,普利策只是拿我當槍使而已。你待會兒在助理室那邊旁邊。我把電話免提打開。”
  墨靜雯微征。長久以來的習慣,對陸景的崇拜。讓她相信陸景的判斷,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去辦公室外請了愛德華到陸景的辦公室中。然后在助理室里聽陸景和愛德華的對話。
  宋雨綺、余樂、季婉彤三人都好奇的圍了過來,聽著座機話筒里的聲音。
  ….
  愛德華進屋后和陸景握了握手,在陸景的招呼下在待客沙發處落座,“陸先生,我奉查爾斯-沃倫先生的命令來京城和你見面。普利策先生轉述了我的想法。不知道陸先生的意見是什么?”
  陸景點了一支煙,將煙盒丟在紅木茶幾上,開門見山的道:“愛德華先生,你的來意我知道了。我想問一個問題。”
  愛德華藍眼睛看著陸景。
  “查爾斯-沃倫、普利策、我,事成之后我們三方如何分配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份額呢?”見愛德華有點遲疑,陸景笑著道:“愛德華先生,請告訴我最終答案。”
  愛德華想起昨晚普利策對陸景的評價,斟酌了一會,決定說實話,“查爾斯-沃倫先生占有50%的份額,埃羅莎可以分享30%,和華擁有20%的份額。”
  陸景笑了笑,淡淡的道:“給我的份額少了點。”
  他辛苦一場,只得20%的股份,又何必冒風險跟著普利策離開鉆石聯盟呢?他在鉆石聯盟享受的待遇比普利策好。所以,普利策本質上只是利用他而已。
  代理人戰爭說白了是拼錢和影響力。埃羅莎和沃倫財團不差他那幾億美元的經費。
  愛德華頓時有些急,打算分辨時。陸景擺擺手,示意他不用說了,“愛德華先生,查爾斯-沃倫先生的想法我需要考慮下。我要去迪拜了。今天就這樣吧。”
  愛德華錯愕的看著陸景,無奈的嘆口氣,告辭道:“好的。陸先生,我隨時等候你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