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556 一擲萬金

印尼大商人古拉迪加爾的鉆石礦、石油資產遭到窺視的時候,古拉迪加爾并沒有坐以待斃。在亞太財團內部的西亞資本逼迫越來越緊之時,古拉迪加爾飛往和亞太財團的主席竹下修一長談了四個小時。
  隨即,竹下修一飛往了迪拜和阿布扎比的王子,西亞資本的領導者納賽爾面談。
  迪拜。世界著名的七星級酒店阿拉伯塔酒店的套房中,迷人的海景從落地窗透進來,清新涼爽。
  此時,兩層樓的套房中只有竹下修一和納賽爾。兩人是秘密見面。兩人各自的親信都等在隔壁的房間中。
  身處在自己的祖國,納賽爾換了阿拉伯人常見的裝束,穿著白色的長衫、黑色的燈籠褲、包著白色的頭巾。玩味的把玩著手中的翡翠煙斗,偶爾抽一口雪茄。對竹下修一回顧他所領導的西亞資本與亞太財團不可分割的歷史并不感興趣。
  見談話似乎沒有效果,竹下修一沉默了。他接受了古拉迪加爾的投誠,飛來迪拜和納賽爾面談。然而,納賽爾似乎鐵了心要“解決”古拉迪加爾。
  “納賽爾,什么條件可以讓你罷手?”竹下修一徑直以利益來說動納賽爾。
  納賽爾笑了笑,放下手里的煙斗,道:“竹下會長,我猜到古拉迪加爾在最后關頭肯定會向你求援。你支付給我的好處,遠遠不能和我自己獲得的相比。”
  竹下修一看了納賽爾一眼,起身和納賽爾握手:“我明白了。”說完,離開了阿拉伯塔酒店。
  談判失敗。竹下修一沒有在迪拜停留,坐上黑色的豪華奔馳商務車前往迪拜國際機場。
  迪拜是一座聳立在大漠中的城市。下午時分。從車窗中可以看到黃沙漫漫。11月初,迪拜氣溫介乎18度到30度之間。中東的風情撲面而來。
  竹下修一推敲閱讀過的唐詩中的邊塞詩來描摹他此刻的心情。坐在他身邊的心腹助理深田哲二問道:“會長。你的心情似乎不壞?”
  “我的心情為什么要壞?我們本來就無法調用古拉迪加爾的資源,他被納賽爾吞并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的損失。”
  “但是,會長,納賽爾明顯是受到了和華的挑唆。這口氣…”
  竹下修一擺擺手,“不一定是陸景的挑唆。西亞的資本早就不聽我的命令。現在只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到桌上來談而已。”
  至此,亞太財團內部三大團體分道揚鑣。以六大世家為主體的華商團體與和華聯系緊密又不失自主權。西亞的資本在納賽爾的領導下一心脫離。
  竹下修一心里有著惶然,又有些釋然。亞太財團幾代人的努力,在他手中財團分崩離析。所有的矛盾都爆發。值得慶幸的是,竹下家族、吉永家族控制的日系資本受到損失較小。
  現在是輕裝上陣應對亞太財團的強有力的敵人:和華財團。與和華財團的較量并不是說他要立即對陸景怎么樣。而是在漫長的時間中:不利于和華財團的事情是他們要推動。有利于和華財團的事情他們要阻止。
  當然,他手頭現在就有一個機會。黃海聯合創意集團購買原來碧湖集團的太陽能資產后全面轉型進入太陽能領域。和華的旗艦企業立豐地產對黃海聯合創意集團有10億美元的戰略投資。
  深田哲二有點不甘心,但不好再說什么。
  竹下修一忽然問道:“深田君,tu和沃達豐接觸的事情怎么樣?”
  tu于10月17日在日本本土四島正式運營。預計將會耗資50億美元的td3g網絡還沒有建成。50億美元中,和華要投資30億美元。目前是租用日本第四大運營商e摸逼le的網絡進行運營。
  根據和華與天驕基金的協議。當tu擁有1000萬用戶之后,天驕基金將會啟動程序收購p露電訊手里20%的股份。實現對tu的控股。
  沃達豐希望撤出日本市場,旗下的移動網絡打算賣掉。拿下沃達豐的移動網絡,可以迅速的擴展用戶人數。從而提前拿下tu的控制權,讓和華來不及進行人事布局。
  這筆收購是秘密進行的。對tu越早控股越好。深田哲二明白這個道理。說:“會長,我們正在全力以赴的和沃達豐接觸。”
  竹下修一離開后,納賽爾并沒有離開阿拉伯塔酒店的套房,而是緩緩的品著紅酒、雪茄。思考著問題。
  他和陸景在新加坡達成協議:他將獲得古拉迪加爾所擁有的石油資產22%的份額。約為66億美元的資產。作為交換。他全權負責解決古拉迪加爾。
  這是利益上的交換,更深層次的原因是他需要脫離腐朽的亞太財團。他對天驕基金的制度十分不滿。
  納賽爾思考的時間很久,夕陽徐徐的降臨。在客廳的地毯上拖出長長的影子。助理哈桑走進來,匯報道:“納賽爾王子。戴安娜公主來了。”
  納賽爾錯愕的看了看哈桑,奇怪的道:“她來干什么?”放下手里的高腳酒杯。“請她進來吧。”
  哈桑出了套房將等候在套房門口的迪拜公主戴安娜帶了進來。將茶幾簡單的收拾了下,泡了一杯咖啡后退了出去。
  戴安娜的神情有些沮喪,甚至有點后怕。納賽爾和戴安娜的私交不錯,很少見她這幅表情,問道:“戴安娜,發生什么事了?”
  戴安娜雙手捂著臉,輕聲道:“納賽爾,米奇-夏死了。死在安利比里昂的首都塞拉哥。被一顆流彈擊中。”
  米奇-夏是戴安娜最近的新歡。中文名叫夏如龍。上周還陪著戴安娜去了愛丁堡。納賽爾驚訝的張嘴,“你是說,他被人謀殺了?”
  戴安娜點點頭。“兇手是和華的陸。”她很害怕在某一天迎接她的是一顆子彈。但要讓她為夏如龍復仇,去報復陸景。她沒有那份實力和膽量。
  “我的天,你在愛丁堡到底做了什么事讓陸景采取這樣激烈的方案。”
  戴安娜不安的道:“沒什么。就是和雷納德一起做了一個局…”
  聽完戴安娜的敘述。納賽爾拍著額頭,“噢…,戴安娜,你怎么主動卷入這件事呢?美國人是世界警察,實力強大,可以肆無忌憚。阿聯酋有什么?你又無法經濟制裁和華。”
  “我知道啊。”戴安娜苦惱的揉揉臉蛋,喝了口咖啡,說道:“納賽爾,我知道你和陸景有聯系。能不能幫我化解這個誤會。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主謀是雷納德,我只是受了米奇-夏的挑撥才出頭的。”
  納賽爾思考了一會,道:“好吧,我會給你創造和陸景見面的機會,但是,要你自己和他解釋。”
  他在陸景面前沒有那重的份量,可以促使陸景原諒戴安娜的“冒犯”。換成阿布扎比財團的ceo來說還差不多。
  “謝謝。”戴安娜眼巴巴的看著納賽爾。
  納賽爾好笑的道:“三天之后,我會邀請他來迪拜。到時候就看你的了。”
  三天之后,他將徹底的解決掉古拉迪加爾。屆時。他會邀請陸景來迪拜詳談,兌現之前的協議以及以后的合作。
  陸景回到京城后因為風家突然施加壓力,和埃羅莎的幕后負責人普利策的見面推遲到了11月4日。
  這天中午陸景拜訪楊子歡的父親回到中關村景華大廈頂層的辦公室。
  “怎么一身酒氣?”宋雨綺、墨靜雯兩人費力的扶著陸景倚在沙發上。宋雨綺拿熱毛巾給陸景敷臉,細心的幫他清潔面龐。
  陸景苦笑著道:“沒醉到吐就是全身而退了。楊參謀長酒量五錦白酒。我哪里頂得住。外加子歡在一旁推波助瀾。”
  墨靜雯漂亮的杏眼中流出埋怨的神色。給陸景倒了蜂蜜水,輕聲嗔道:“不能不喝嗎?”
  陸景輕柔的摸著墨靜雯精致明艷的臉蛋,溫聲道:“傻妮子。人情歸人情,找人辦事哪能不喝酒吶?”
  喝了酒。陸景的自制力直線下降。當著宋雨綺的面親昵的撫摸墨靜雯。“我還有封郵件要處理。”墨靜雯羞紅了臉,找個借口連忙逃出辦公室。
  宋雨綺咯咯嬌笑。溫婉的拿調羹喂陸景喝水,“你啊…。你找楊子歡的父親辦什么事?”
  陸景笑了笑,“過兩天你就知道了。雨綺,下午和普利策的見面安排好了嗎?”
  宋雨綺點頭,“安排好了。下午三點在匯海大酒店4008號套房面談。”
  陸景在辦公室里休息了一個多小時,然后帶著余樂前往匯海大酒店。
  巍峨高聳的匯海大酒店大樓的玻璃帷幕連成片,在冬日的陽光中有泛著幽藍色水波似的光澤,渲染著這座酒店的時尚和國際化氣息。
  奢華的套房中,陸景見到了已經等候在這里的普利策。他的頭發稀疏,爽朗的大笑,“陸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普利策先生,我回到京城發生了一點事情,比我們約定的見面時間晚了幾天。不好意思。”陸景和普利策握了握手,去書房里密談。助理和保鏢們都等在套房的客廳中。
  在沙發上坐下后,普利策神秘的笑了笑,道:“陸先生,我剛接到消息,戴安娜的新歡米奇-夏在安利比里昂被殺。你推薦的人選黑叔沒有受傷。”
  陸景點點頭,“這個消息我知道了。”
  他邀請普利策來京城面談,是想要摸摸鉆石聯盟的老底。因為埃羅莎是俄羅斯政府控股的,普利策再鉆石聯盟中受到孤立。他有尋求盟友的需求。
  普利策哈哈一笑,“我這里還有一個你不知道的消息。你知道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真相嗎?”(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