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54 達成協議

風白露做了一個青春飛揚的夢。
  她和陸景在遼闊的草原上一起縱馬奔騰,無拘無束。一望無垠的草原上綠草綿延向遠方,天際邊藍天白云徜徉。風中帶著百花的清香。
  她心中有一首歌謠在清唱,百轉千繞:
  “給我一片白云,一朵潔白的想象。給我一陣清風,吹開百花香。給我一次邂逅,在青青的牧場。給我一個眼神,**滾燙……飛馳的駿馬像疾風一樣…….我愿融化在你寬闊的胸膛。一望無際的原野隨你去流浪,所有的日子像你一樣晴朗……”
  風白露沉沉的醒來,腦中還想著那個旖旎美好的夢的結局。她和陸景居住在山清水秀的地方。生了三個孩子。陸景日常養花種草,寫字摹碑。她相夫教子。日子過的悠閑而愜意。
  夕陽西下,坐在家門口的藤椅上和陸景閑聊,目光再次相對的時候,她和陸景都是白發蒼蒼。
  風白露睜開眼睛。慢慢的適應了光線的變化。這里不是她四合院中的臥室。厚實的硬木色窗簾嚴實的拉上。房間中光線微弱。風白露抬起手腕看時間。精致如玉的皓腕上空無一物。
  風白露這時才發現她身上只剩下灰金菊色的貼身保暖內衣。玲瓏嬌俏的曲線畢露。嫵媚清冷的臉蛋上浮起緋紅。白色的床頭柜上放置著款式精美的臺燈。古老的撥盤電話款式的無線固話。
  風白露打開了臺燈。房間的光線變得明亮。她的私人物品就放在美輪美奐的白色床頭柜上。手機、手表、發卡、耳墜、手鐲。她的香淺藍色奈兒女包在臥室的墨色玉石茶幾上。
  “二哥…”風白露輕喊了一聲,坐了起來。她記得她睡在陸景懷里的。只是,此刻。柔軟溫暖的棉被中只有她一人。
  奢華典雅的臥室中空蕩蕩的沒有人答應。風白露燦然的失笑,手扶著額頭。拿起她的百達翡麗女士表看了看時間:晚上7dian。她一覺睡了五個多小時。
  風白露拿起手機給陸景撥了一個電話。
  片刻后。一個高挑秀美的黑衣女郎手提著衣服袋子走進來,嘴角帶著嬌美的笑容。陸景的大秘書宋雨綺。
  宋雨綺開了臥室的吊燈。將洗過烘干的衣服放在床腳,溫婉的道:“風小姐,這里是陸景在北海公園的別墅。衣服都準備好了。你可以先去主臥室的浴室中泡個澡。[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陸景還在和靜雯一起處理印尼鉆石礦的轉讓事宜。他一會給你做晚飯。”
  風白露很聰明,略微一思量就明白她被陸景帶到這里來的緣故。她打發保鏢和助理離開不假,但是到了晚上她們肯定會回來。二哥把她帶到他的別墅中休息就不用擔心被她身邊的人發現她和二哥在一起了。
  想著陸景要給自己做晚飯,風白露心中有些感動,柔聲喊住了要去浴室幫她防水的宋雨綺,“雨綺姐,以后你叫我白露吧。”
  陸景最愛的幾個女人是誰她心里有數。但是。陸景身邊的女人也不能得罪。
  “好啊。”宋雨綺還擔心風白露這位豪門貴女不好相處,這時松了口氣,愉快的答應下來,走進有著羅馬宮殿格調的浴室中。
  陸景在北海公園別墅的書房中和墨靜雯一起處理著將印尼蘇門答臘的鉆石礦轉讓給華橙基金的事宜。
  這座鉆石礦是古拉迪加爾求和贈送給他的。他委托給云豐集團打理。負責開采、運送等等事宜,只派遣財務審計人員。現在要轉讓給華橙基金,有些事情要和周明誠交代清楚。
  書房布置的豪華而時尚。長排的檀木書架如同圖書館的書架,貼著墻壁放置。取閱書籍很方便。暫時還是空蕩蕩的。有著流線弧線的長長書桌穩重。
  正在書桌上敲著電腦發郵件的墨靜雯見陸景掛了電話,體貼的道:“陸景,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風小姐醒了。你去給她做晚飯吧。小季還在廚房里等著的呢。”
  心里幽幽的嘆口氣。陸景最近的麻煩多著。首先是風家對他和風白露的事情不滿。他和風白露的關系不得不轉入地下。
  其次,唐詩經乘坐陸景的專機返回京城,京城中流言四起。詩經姐太漂亮了。她的花邊新聞很有市場。
  好在,陸景的妻子衛婉儀沒有追究這件事。不然。問題可就大了。
  “靜雯,那拜托你了。”陸景沒有推辭,輕輕的撫著墨靜雯的馬尾辮。緩緩的低頭。墨靜雯沒有回避,她看得到陸景眼中的歉然、溫柔。微微仰著頭。
  下一刻。陸景封住了她嫣紅的嘴唇。墨靜雯情不自禁的伸出丁香小舌和陸景的舌頭觸碰。
  銷-魂蝕骨的滋味同時在兩人心頭浮起。陸景溫柔的結束熱吻,低聲道:“靜雯。委屈你了。”
  “快去做飯吧。我也等著你的晚飯的呢。”墨靜雯笑吟吟的輕推了陸景一把,展顏嬌笑。明媚無比。心里的幽怨煙消云散。
  陸景在季婉彤的協助下,煮了一大鍋肉絲雞蛋面。姜蔥醋醬油調配的可口。青花大瓷碗中柔軟可口的面條上漂著蔥花,煎炸得金黃的荷包蛋在正中,香氣四溢。
  “二哥,你這個都可以當大廚了。”風白露坐在方形的餐桌邊,笑著說道。她泡過澡,發絲還飄著清香。白皙臉蛋上透著熱水之后的輕紅。嫵媚的無與倫比。
  “我就煮面、煮粥拿手一dian。正兒八經的大廚跟著詩經回黃海了。”陸景給將面碗分別放在宋雨綺、墨靜雯、季婉彤面前。
  墨靜雯附和的dian頭,“何姐的手藝也很好。好久沒吃她做得菜了。”
  溫雪、溫藍的手藝確實沒得說,粵菜做得極好。可惜去了黃海,陸景估計不會留她們在身邊。何夢明盡得她父親何氏私房菜的廚藝。她有幸品嘗過幾次。
  “小明現在升職了。哪里有功夫下廚?”
  宋雨綺秀雅的吃著面條,笑著道:“陸景。你給小明打個電話,她肯定會飛來京城給你做菜。”
  陸景笑著搖頭。心里泛起思念。腦海中浮起清麗嬌柔,情犢晚開的何夢明的倩影。
  陸景的實習助理季婉彤嬌柔的低著頭,安靜的吃著面條。聽著陸景、風白露、宋雨綺、墨靜雯說話。心里的懼怕、生疏、局促慢慢的消失。
  能給心愛的女人們下面條的男人沒那么可怕啊!
  時鐘走到晚上十dian。陸景處理完他的工作,從書房里出來回到臥室。這幾天在碧湖酒莊中度假,積累了一些郵件。
  明亮的燈光下,風白露一頭青絲簡單扎成馬尾輕巧甩在后頭,坐在沙發上看著書。下午睡的太足,這時候沒有睡意。她知道今晚她要經歷什么。
  她心中不后悔,有遺憾。穿上潔白的婚紗。在新婚之夜給丈夫的夢想破碎。她選擇了一條很艱難的感情之路。只是,愛情本來就是沒有理智可言的。
  她遇到了陸景,然后愛上了他。不是一見鐘情,愛慕的情意卻更加的深沉,熾烈。
  風白露眼神恍惚柔和的落在陸景身上,她想到的是他頭ding著槍的風姿,想到的是他邀飲的自信風采。想得是他的商業帝國。妾何所幸,得君青睞。
  風白露放下手中的書籍,迎著陸景走去。一雙柔荑換著陸景的腰,輕輕把頭依偎在陸景胸口,俏臉微紅的問道:“二哥,今晚我們住這里嗎?”
  “婉儀還在碧湖酒莊。我晚上不用回去。”陸景解釋了一句。溫和的拍拍風白露的粉背,“白露,我先洗個澡。我們一會說會話。”
  風白露嬌羞的紅了臉。說完話之后呢?那可是深夜了。心里涌起偷情的感覺。
  陸景洗過澡,換了睡袍出來。和風白露一起依在床頭說話。深夜里寂靜無比。適合敞開心扉的談話。“白露。現在后悔和我在一起嗎?”
  風白露左手握著陸景的右手,十指相扣reads;。看著陸景溫潤的眼睛,“二哥,一dian都不后悔怎么可能?曉嵐打電話質問我為什么翻臉無情?傅姨也給我打了電話,略有不滿。我都快眾叛親離了。”
  陸景溫柔的撫摸著風白露清美的臉龐,“白露……,我會幫你和她們解釋。”
  風白露手掌覆蓋在陸景手上,說:“二哥,愛上一個人沒有后悔藥可吃。我走不出這段感情,只能一條路走到底。等待云開月明的一天。”
  陸景沉默著。這是風白露的真心話。她一向說話透徹、犀利又不惹人反感。
  沒有任何感情是空中樓閣。每個人都不是孤立的活著。有家人、親人、朋友、社會關系、地位、事業、理想、興趣、愛好。拋之不顧,有幾個人有這樣的勇氣?
  京城里世家子弟服從家族的政治聯姻是常態,私奔才是非常態。
  陸景能理解風白露心里的矛盾、痛苦、壓力,更能理解她這段話背后隱藏著的對自己刻骨銘心的愛戀、情意。猶豫、彷徨、絕望中的堅持才更顯得真實、珍貴。
  他心中如何沒有觸動?
  陸景捧起風白露清美的臉龐,一dian一dian極富技巧地輕吻起來,從眉心到鼻梁,再到那芬芳如沾露玫瑰花瓣的嘴唇。愛情的甘美,兩情相悅的動人不僅僅是甜言蜜語,不僅僅是心靈的交流、契合。還有最直接的接觸給彼此帶來的愉悅。
  風白露嬌羞的閉上眼睛。她很難抗拒情郎的熱吻。紅著臉由著陸景肆意妄為。
  “白露,相信我說的方案嗎?我們最終能在一起。”陸景堅毅的說道。他可以為白露撐起一片天空。
  “二哥,我信。”風白露看著陸景,一雙秋水眸子春意盎然。那種嫵媚入骨的風情足以讓任何男人瘋狂。
  陸景也不例外。只是,他不愿意在風白露心情不好、壓力極大的時候要她。
  長夜漫漫,解決的辦法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