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553 對策

夜色深深。就在陸景的車隊悄然離開商云市碧湖酒莊時,京城市郊嘉南俱樂部主樓3樓12號豪華包廂中,風在水和華橙投資的秦總面談。
  秦緯是今年五十三歲,穿著深藍色的羊毛衫,氣度從容。笑瞇瞇的喝著冰鎮紅葡萄酒,就像是閱盡世事的老狐貍。他得到老友高俊耀的消息,對印尼的鉆石礦充滿了興趣。
  “風大少,印尼蘇門答臘的鉆石礦每年至少能產生3億美元的利潤。你有把握勸和華轉讓給我?”
  風在水英俊的臉上浮起一抹了然的笑意,“秦總,我明天和陸景面談。可能性很大。我要的…”
  華橙投資是注冊在海外的一家資產管理公司。管理的資產規模約有200億美元。由于華橙投資的客戶都是權貴,名氣在普通民眾中并不響亮。
  但是,風在水很清楚華橙的能量。投資方和股東都是京城中一些很有能量的大拿。
  管理資產是一件很專業的活兒。不是每個人都能籠絡到金融高手為自己服務。一家專業的、知根知底的資產管理公司值得信賴。
  秦緯笑著點頭,“風大少,我會把資金轉到你在瑞士銀行的賬戶。”
  風在水滿意的笑起來。他不能要華橙的股份,現金就是最好的。舉杯和秦緯喝了一杯,美酒酣暢入喉。他對明天說服陸景轉讓印尼蘇門答臘的鉆石礦有七分把握。
  說服一個人,最重要的是要了解他的性格。
  酒桌上的氣氛漸漸的熱烈起來。風在水喝的有點微醺。忽而想起一個問題,說:“秦總。你怎么也關注到印尼的情況了?”
  秦緯的眼角跳了下,這個“也”字用的很有講究。國內的情報系統升到少將基本就到頂。這是慣例。風在水是大校,他所接觸到的情報都是什么級別可想而知。
  秦緯笑呵呵的道:“我聽一個朋友說最近印尼很熱鬧。”
  風在水笑了笑,神秘的道:“最近印尼確實很熱鬧。”
  這句話把秦緯心里的好奇心給勾起來,只是勸了幾杯酒,風在水不肯多說。秦緯也無法。離開嘉南俱樂部后,給好友高俊耀撥了電話。他想要了解印尼的情況。
  …
  …
  風在水自然不會告訴秦緯,軍情部門已經關注到印尼局勢的變化。印尼幾名將軍或死或下臺。國內肯定會關注到。他便是這一塊情報的負責人。
  上午九點,京城飯店精美的包廂中,陸景見到了軍情三處的大校風在水。
  風在水身材修長,穿著一身黑色的休閑裝,鼻梁高聳。肌膚是健康的小麥色。臉上偶爾會浮起幾許玩世不恭的笑容。十分具有男人的魅力。典型的少婦殺手。
  陸景和風在水握了握手,邀請風在水入座。京城飯店的服務生進來泡了枸杞紅棗茶。清香四溢。
  “風大少,我們又見面了。我有點事情需要和你商量。”
  風在水略微有些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看得出陸景的情緒有所恢復,點點頭,微笑道:“如果是白露的事情就不要說了。決定權在我爸、三哥、三嫂手中。我沒有發言權。”
  陸景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他不需要風在水在風白露的婚事上有發言權,他需要風在水為他和風白露交往打掩護。今天他請風在水來喝茶,就是要談談這件事。
  風在水笑了笑,岔開這個話題。問道:“陸景,你看起來心情不錯?天辰娛樂被查對你沒有影響?”
  風在水問的很直接。他是京城老牌的紈绔子弟,他當年混京城的時候陸景還是學生。再一個,風家的實力并不比陸家差多少,他說兩句“出格”的話并不需要考慮陸景的心情。
  陸景淡然的道:“對我沒什么影響。天辰娛樂還不沒有成為和華的旗艦企業之一。倒是對天辰娛樂有影響。競爭對手。方家的星光傳媒步步緊逼。謝晉文給我說損失有3千萬。”
  天辰娛樂被風白露“搗鬼”查處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陸景和風在水心知肚明。
  風在水嘆了口氣。笑著搖頭,“就為了日后能和白露見面損失3千萬值得嗎?”
  陸景緩緩的道:“值得。”
  風在水挑起大拇指,戲虐的笑道:“佩服。果然是要美人不要錢的主啊!”
  陸景并不動氣,說:“風大少,說正事吧。”
  自己要什么,風在水心知肚明。否則,那天在機場被他堵住他也不會在最后離開。而且,他在最后提到了印尼的鉆石礦。說白了,這是一場交易。他需要聽聽風在水的意見。
  風在水悠然的品了一口茶,很甘甜的味道,“也行,說正事吧。國家已經留意到今年以來印尼內部軍閥勢力的變動。我負責印尼的情報收集。位于印尼蘇門答臘島的鉆石礦屬于稀有資源,我建議你上繳給國家。當然,我們會在其他地方對你做一些補償。”
  陸景錯愕的看著風在水。風在水在他心中的形象轟然倒塌。
  風在水18歲把京城里的一家女兒搞得懷孕。12年前時鬧的沸沸揚揚。隨后他便去參軍,表現尤其優異。之后,考回華夏軍事大學。二十多歲的年紀,在京城混得風生水起。闖出風大少的名頭。心智、手腕、能力都是一流。
  從華夏軍事大學畢業后他加入軍情部門。一路官運亨通。三十歲即升任大校。下一步肯定是轉去野戰部隊。前途一片光明。
  這么一個人突然的拿國家大義來壓他為了私利。“英明神武”的形象立即變成“利欲熏心”。
  陸景嘴角微微翹起來,漸漸的變成一個譏諷的笑容。輕聲的道:“國家?風大校,你還代表不了國家吧?”
  風在水見慣常忽悠人的話在陸景面前沒奏效。微笑著道:“我對印尼蘇門答臘的鉆石礦很有興趣。我知道你從印尼的鉆石大商人古拉迪加爾手中拿下這片鉆石礦。你開個價吧?”
  “你就這么篤定我會把一座每年至少有3億美元利潤的鉆石礦賣給你嗎?”
  風在水英俊的臉上浮起自信的笑容,看著陸景溫潤的眼睛,一字字的道:“你會的。”
  陸景和風在水對視了幾秒,沉聲道:“那我要的東西,你能保證嗎?風大少,別忘了,印尼的開礦條件可不好。”
  “可以。風家不會允許白露做你的"qingren"。但是,白露在京城中協調處理風家的利益擁有很大的自主權。她已經做出姿態和你決裂。最近我三哥、三嫂對她管得不嚴。
  我會在風家中為你們打掩護。但是。陸景,我需要事先說明。白露今年23歲了,最多拖到她二十七八歲,她就得結婚了。她的婚姻我可沒有辦法。”
  “成交。”陸景斷然的站起來,伸出手和風在水擊掌。
  他愿意用每年至少有3億美元利潤的礦產去換取和風白露四五年相處的緩沖時間。
  看著陸景離開包廂的背影,風在水很有些感慨。
  3億美元是什么概念?陸景為了白露居然肯花費這么大的代價。他到底是做了一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呢?白露的婚事肯定會再起波瀾。
  風在水嘆了口氣,喝了兩口茶。撥了一個電話出去,“小安,中午一起吃飯,我有一件禮物要送給你…”
  他發了一筆財,自然要給心愛的女人送禮物。甜言蜜語的哄得電話那頭的女子眉開眼笑之后,風在水撥了秦緯的電話。“秦總,事情辦妥了。”
  …
  …
  風白露在京城的四合院位于西月區浩元路178號。京城的老胡同幽深。初冬時分,樹葉飄零。帶著厚重的歷史韻味。
  中午和唐詩經吃過飯,去機場送她和溫氏姐妹回黃海后,陸景坐著京城街頭常見的昆成汽車抵達風白露的住所。開門的是風白露。她穿著黃色的棉衣外套、亭亭玉立。只是。眼睛紅紅的。
  “二哥…,我以為我們再也不能見面了。”關上四合院的大門。風白露再也忍不住依偎在陸景懷里失聲痛哭。她最近壓力很大。除了家里的壓力,還有因為她查處天辰娛樂所帶來的壓力。
  知道內情的王燦、唐悅、謝晉文他們不會反擊,但是京城里不乏想要討好他們的人。她甚至接到好友郁曉嵐的質問電話。但是,內情她卻是不能和郁曉嵐說。
  “白露,不哭,不哭。”陸景輕輕的拍著風白露的背,安慰著她,心里有著淡淡的喜悅,又有著淡淡的憂傷。他和白露的情路不會平坦。但他會一直走下去。
  庭院里有風。陸景牽著風白露的手進了客廳,坐在沙發上說起這兩天分別后的事情。午后的時間緩緩的流逝。風白露對陸景讓出3億美元利潤的鉆石礦很愧疚。陸景卻是不以為意。在他心里,風白露比美元重要得多。
  “風在水哪兒你不用擔心了,他答應為我們掩護,不會再監控你。白露,你換一個號碼和我聯系。另外,你隔壁的那間四合院,我會買下來。方便我們來往。”
  風白露依偎在陸景的懷里,不解的道:“二哥,隔壁的四合院和我這兒不相通啊?”
  陸景笑著指指腳下:“用地道聯通就行了。工程我找人去做。你平常一個人住在這里嗎?”他和風白露的交往只能轉往地下。
  風白露搖搖頭,“今天下午,保鏢和保姆我都給他們放了假。放心吧,我會處理好。”
  陸景點點頭,抱著風白露,低聲道:“白露,要對我有信心。我們一定能在一起。”現在是成功的邁出第一步。
  風白露“嗯”了一聲,依偎在陸景懷中,慢慢的睡去。她太累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