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52 堵在機場

風白露從劍橋大學畢業回來和父母住在一起。不過,由于她經常有應酬,在西月區買了一棟四合院。應酬的太晚的話,她基本會在那邊休息。回家的時候反倒少了些。
  今天,她剛進家門就發現不對勁。客廳中七姑八姨們聚在一起聊天,熱鬧無比。四室兩廳的房子都顯得有點小。
  風道阻道:“白露,今天家里辦家宴,慶祝咱爸升一級….,哈哈,不說了。”
  “哦,我知道了。”風白露心里嘆了口氣。哪里是家宴?分明是三堂會審。以父親的脾氣,怎么可能因為升官召開家宴?嘴角無奈的浮起笑容和親人們打著招呼。
  風在水去了一趟書房,回來找到正在陽臺和二表姐聊天的風白露,道:“白露,跟我來吧,三哥要見你。”
  風在水是風白露的小叔。他的三哥便是風白露的父親風泰。風泰是一名約五十多歲的男子,穿著家居的淺灰色休閑長衫。臉上帶著風霜色,鬢角斑白。一雙眼睛炯炯有神,精力充沛。坐在書房的官帽椅上腰板挺得筆直。軍人的威嚴、風范在坐姿中盡顯。
  看著跟在小弟后進來的女兒,風泰搖了搖頭,緩緩的吸著煙。
  書房布置的精雅。臨近中午窗簾拉上,很有些沉悶。幾把名貴的木椅上,四五位風家的核心人物都在抽著煙。此刻書房中已經是煙霧繚繞。
  “爸、四叔、小姑父……”風白露沉靜的給書房中說話的親人們打著招呼。對今天要談的事情,她有心理準備。
  “坐下來說吧。白露,你和陸家二小子的關系到底怎么回事?”風泰開口說道。
  風白露在回來的路上給陸景勸過,情緒沒有那么沮喪。冷靜的道:“就那么回事。陸景在京城的世家子弟中影響力很大,我和他私交好有利于我在京城地位的鞏固。”
  京城第一美女并不僅僅是個稱號,還意味著利益。她可以以此擴大風家的影響力。
  小姑父就笑,“你這孩子,別賭氣。我們就是問問。外面傳的有些不像話了。”
  風白露緊緊的咬著嘴唇。陸景的私人專機降落在京城機場之后,她打開手機消息渠道就暢通了。
  她和陸景一起去愛丁堡度假太過于顯眼。被好事者拿來說她名花有主。再加上陸景在這方面的名聲不太好。一些話傳得有鼻有眼。李菲菲就給她發了短信。
  風在水坐在了單背沙發上,美滋滋的抽著煙。思索風家禁止風白露和陸景在一起可能給他帶來的好處。
  書房中的氣氛有一點沉悶。風白露沉默的反抗讓風家的長輩們有些話無法開口。
  風泰掐滅了煙,拿出他的軍人作風來,說:“白露,我命令你和陸景斷絕一切來往。風家的名聲不能敗壞。”
  “爸。這我做不到。”風白露情緒低落的說道,“我要協調京城里的一些關系不可能缺少陸景的支持。小叔應該查過陸景。他應該知道我說的不是假話。”
  風泰緊鎖著眉頭,厲聲道:“那你想怎么樣?”
  風白露想起陸景給她說的話,斬釘截鐵的說道:“爸,我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說著。轉身離開了書房。關上門的一霎那,兩行清淚從嫵媚清冷的臉蛋上滑落。
  …
  …
  10月底,欣欣向榮的天辰娛樂在京城的分公司突然遭到了京城市工商局、稅務局聯合查處。隨即查出天辰娛樂幫助旗下藝人偷稅漏稅、造假賬洗錢等等問題。京城分公司法人代表當天便被警方拘捕。
  娛樂圈中是非多。更何況是國內第一傳媒公司。各大媒體、娛樂報紙紛紛報道。剛從美國洛杉磯返回到黃海的天辰娛樂總經理羽壽被大批的娛樂記者堵在黃海機場。
  一天之內,天辰娛樂就處在了輿論的風暴口中。天辰娛樂的公關部門保持沉默。
  由于天辰娛樂位于黃海新匯區的總部大樓還在修建中,總部目前設在唐風大廈。
  10月27日上午,天辰娛樂董事長雍池召集天辰娛樂的高層在33樓的小會議室中開會。
  “雍總,我們是不是發一個聲明比較好,現在外面對我不利的消息很多。集團的員工們人心不穩。”會議一開始。負責公關的劉副總憂心忡忡的建議道。
  坐橢圓形會議桌主位上的雍池笑著擺擺手,“老劉,不要著急。今天找大家來不是商量對策。京城分公司的事情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雍池對事件的定義讓天辰娛樂的一干商業精英們傻了眼。
  羽壽是雍池從唐風集團帶來的心腹,問道:“雍總,呃…,到底怎么回事?”
  雍池臉色浮起古怪的笑容,他和在京城的唐詩經通過電話。了解了事情的經過。
  天辰娛樂被調查的背后是京城第一美女風白露的手筆。風家對她和陸景走得過近很不滿意。她要洗清和陸景之間的密切關系。天辰娛樂是她選的“替罪羊”。
  “具體怎么回事我就不說了。我已經讓郎總飛往京城找謝少協調,過幾天就沒事。到時候。老劉再公關一下吧。”
  …
  …
  雍池口中的謝少便是謝晉文。他在機場全程目睹了風在水和風道阻堵陸景的事情。天辰娛樂被查之后,他就打聽到了是風白露在對天辰娛樂下手。
  風家和陸家的關系并不融洽。時有較量。他擔心這是另外一種借題發揮。很多政治大事往往都是從小事情發酵的。
  他和陸景的關系很近,知道京城里面的謠傳是真的。風白露和陸景關系很密切。說起來。現在京城里的習俗可沒有結婚之前驗處女這一項。
  結婚晚一點的女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感情經歷,經歷過男人。這種事要看家教和個人的品性。風白露和陸景的關系確切無疑,他琢磨不準的只是風白露和陸景的關系密切到一步而已。
  所以,風白露幕后主使人查天辰娛樂的事情處處透著詭異。偏偏陸景這兩天帶著他的嬌妻衛婉儀去京城市郊商云市的酒莊度假去了。似乎并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10月29日晚上,謝晉文請王燦、唐悅、李慕清等人在漢宮廷吃飯。順便聊一聊這件事。
  19號包廂內,謝晉文搖頭晃腦的嘆著氣,道:“王少,你說這怎么回事,白露好端端的查我們干什么?”
  王燦、唐悅、李慕清在天辰娛樂中都有股份。王燦早給陸景打過電話,知道內情,喝著美味的佛跳墻濃湯,不緊不慢的道:“陸景給白露出的主意。過兩天就沒事了。掩人耳目。”
  李慕清最近在京城籌辦李慧喬的演唱會。陸景和風白露的事情她不清楚,對陸景和唐詩經一起去愛丁堡的流言倒是聽到了不少。驚訝的道:“不是吧?這做的也太假了。誰信啊?”
  唐悅就笑,“李慕清,我們知道內情的肯定不信,但是京城里面那些好事者有幾個知道內情的?”
  謝晉文不解的道:“唐少,這騙騙謝海逸、劉小山之流的還可以。騙風家的那些人精怕是不行啊?”
  王燦笑著解釋道:“肯定騙不倒。白露這只是做一種姿態而已。”
  風白露日后不可能和陸景不見面。有了查處天辰娛樂這件事,兩人見面之后關系變冷便理所當然。至于,私下里兩人的關系有多么炙熱,他就不知道了。
  不過,陸景還得搞定一個關鍵人物:風在水。
  陸景需要有一個人在風家內部為他說說話。兒女情長畢竟是小事,有風在水作保,白露的父親、四叔、小姑父等人不會死死的盯著白露和陸景的事情。
  …
  …
  商云市位于京城西北300公里處。走高速兩個小時就能抵達。這里是京城的水果蔬菜供應基地。
  由于日照充足,這里擁有大量的私人葡萄酒莊。占地2000畝的碧湖酒莊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傍晚時分,深秋的夕陽早早的墜落,寂靜的田野中栽種著各種樹木。
  從青白色的別墅二樓看去一望無際。野曠天低樹。令人心胸遼闊。正在二樓觀景客廳中和衛婉儀一起看著傍晚景色的陸景接到了來自京城的電話。神色微微變得凝重。
  “陸景,怎么了?”衛婉儀秀外慧中,嬌俏的笑問道。
  陸景沒有瞞嬌妻,沉聲道:“風在水的電話,明天早上和他在京城飯店見面談談。”
  “誰讓你和風白露關系那么好啊?我倒是覺得你受點壓力是好事。”衛婉儀嬌嗔著捏了捏陸景的鼻子,說:“要我幫忙的話給我說一聲。”
  她是陸景的妻子。陸景和風白露走得近,她不說陸景心里卻不舒服。但是風家給陸景壓力,她可不樂意。夫妻榮辱一體。
  陸景苦笑著揉揉眉心。心里有些感動:婉儀對他很好。輕輕的摟著嬌妻,“婉儀,我會處理好的。你們還在碧湖酒莊這里玩幾天。我明天先回京城。”
  這次來碧湖酒莊度假的有他的助理宋雨綺、墨靜雯、余樂、小季、堂妹衛婉瑩、煙玉成、煙詩凝。
  衛婉儀點點頭,輕輕的嘆口氣。丈夫太出色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很多事,她都難得追究了。
  陸景聞著嬌妻身上的幽香,心情漸漸的振奮。風家的突發緊逼,鉆石礦的事宜,和亞太財團未完的較量….,一幕幕在他腦海中飄過。權利、感情、財富、利益、理想。
  明天,他將回京城接受新的較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