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49 冤大頭

“陸先生,派人監督戰爭經費的使用沒有這樣的先例。代理人報多少便是多少。只要承諾回報的報酬及時收到即可。”
  開口的一名顯得滄桑的老者。花白的頭發,穿著黑色的西裝,臉型枯瘦。語調不疾不徐。看不出對陸景的態度如何。仿佛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老者是戴比爾斯(debeers)的負責人羅德斯。說起戴比爾斯不是熟悉珠寶行業的人基本不會熟悉。但是又一句家喻戶曉廣告詞卻和這家企業相關:
  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
  戴比爾斯作為鉆石開采四巨頭之一,此前一直通過特殊的分銷方式控制著全球鉆石礦的市場。市場份額高達80%-90%。牢牢的掌握著鉆石定價權。
  但是隨著各大鉆石開采商不再依賴非洲的鉆石礦資源,而在加拿大、澳大利亞進行開采,戴比爾斯的市場地位已經動搖。1998年市場占有份額跌落到60%,至2003年跌落到45%。其市場份額最大的挑戰者便是排在第二位的埃羅莎(alrosa)。
  雖然如此,但戴比爾斯在鉆石市場中的話語權依舊不容小覷。
  陸景對老者微微點頭,淡淡的說:“羅德斯先生,沒有先例不代表沒有辦法監督。我出了2億美元總要知道資金的使用情況。”
  漢克-卡爾看不慣陸景不把全球第一大鉆石開采商放在眼里的態度,譏誚的道:“
  陸先生,你是第一次接觸到決定非洲國家政權的事務吧?雇傭兵們從槍林彈雨中殺出殺進。帶來的利益是數千萬美元。區區幾百萬美元的損耗,誰會較真?”
  普利策饒有興趣的看了陸景一眼。這個年輕人膽子很大。難道他不知道戴比爾斯在鉆石行業的地位嗎?
  但是。埃羅莎也渴望打破舊有的格局,看來京城一行十分有必要。
  戴安娜和羅德斯的私交不錯。幫腔道:“陸先生,派人監督確實不可行。非洲的事務在法律上說和我們沒有任何關系。”
  代理人戰爭中,跨國公司、財團并不會派出直接的代表,而是和戰爭掮客相結合。一般來說,都是幾家跨國公司、財團共同出資,融資給戰爭掮客。
  這一次是陸景獨自出資,所以數額巨大。相應的,他的話語權增加很多。只是,她并不希望看到陸景在這個圈子中話語權過大。
  陸景笑了笑。絲毫不退步,道:“安利比里昂內戰爆發,2億美元未必一定能確保我們的利益。如果后續追加投資和我無關,這件事就當沒有說過。”
  陸景的話頓時讓房間中的氣氛微微一滯。
  房間中,不僅只有陸景、雷納德-洛克菲勒等人在商量事情,每個人都帶有隨行人員。只是都恪守規矩,驚訝之下并沒有發出聲音。
  陸景話中有兩層意思。第一,所謂大家共同出資只是一句謊言,實際上只有陸景一個人出資。這件事他心知肚明。第二,安利比里昂的內戰如果達不到目的,陸景愿意追加投資,但是要保證他在安利比里昂的話語權。
  坐在戴安娜身后不遠處的夏如龍看了陸景一眼。快意的笑了笑。陸景知道了又如何?他想要進入鉆石行業,就得吃這個啞巴虧。這便是實力。
  至于,陸景想要一拍兩散。斷然是不可能的。這幫吃人不吐骨頭的資本家就等著他的2億美元。
  夏如龍的眼神挪到了正在說話的戴安娜身上。她今天穿著一襲時尚的藍色風衣,一頭金發盤起。精致明雅。人群和沙發的背部遮掩了她窈窕的身姿。只能看到頸脖上的肌膚雪白光滑。夏如龍心里升起一股火熱。
  昨天晚上,戴安娜公主給他一點香艷的獎勵。允許他又摸又吻。她彈軟的臀部揉搓起來感覺極佳。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脫下她那條白色小內-褲。想起那雙雪白長腿根部處包裹著的內褲,夏如龍呼吸重了幾分。
  看來,還得再設計陸景幾次。想到這兒,夏如龍看向陸景身邊的唐詩經,那個他曾經愛過的女人…
  夏如龍思緒飄飛的時候,一直喝咖啡的雷納德-洛克菲勒環視一周,和眾人目光一一接觸,然后笑著道:“陸,去非洲監督資金使用情況有一定的困難。當然,如果你堅持我還是支持你的意見。
  這樣吧,我們派出一個三人的監督團隊前往安利比里昂。陸,你占一個名額。剩下的由我們來推薦。戴安娜,我覺得米奇的能力很不錯,可以前往安利比里昂。”
  戴安娜微微皺眉,扭頭道:“米奇,你的意見呢?”雷納德-洛克菲拉徑直指定夏如龍去非洲讓她本能的覺得不對勁。
  一道道目光落在了夏如龍身上,一個很英俊的亞裔,黑發黃皮膚。在座的都是商界的精英,計算和算計都是頂尖的人物。雷納德-洛克菲勒的提議有些詭異。
  夏如龍同樣是才情高絕的人物,心里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正要推遲。
  聽到羅德斯道:“戴安娜,我認為夏先生去安利比里昂很合適。夏先生的能力在美國大企業的高管中頗受認可。”
  夏如龍心里暗道不好。他心中怪異的感覺是因為他這次來愛丁堡是以戴安娜的“朋友”身份出席,雷納德-洛克菲勒按理說不應該留意到他這個層次的人物。
  羅德斯用來解釋的理由很有些牽強。財團的股東們和職業經理人是完全兩個世界。這一點,他在和陸景的交手中早就體會到。
  但是,戴安娜和羅德斯的私交很好。多半會聽羅德斯的勸說。
  戴比爾斯是全球最大的鉆石開采商。迪拜鉆石集團是中東最大的鉆石經銷商。戴安娜和羅德斯是密切的生意伙伴。
  戴安娜心里的疑惑消散,黑色的眸子對夏如龍笑了笑。這個男人的**手法很嫻熟。昨晚讓她很滿意。能將安利比里昂的事情處理好,她也好為他的職業經理人之路美言幾句。
  戴安娜正要說話。夏如龍扶著沙發扶手,搶先道:“公主殿下。ge那邊最近可能會有點忙。我脫不開身。”
  客廳正中坐在主位上的雷納德-洛克菲勒微笑著看了夏如龍一眼,道:“韋爾奇先生那里。我會幫你請假。”
  韋爾奇便是ge的總裁。
  “…”縱然是夏如龍一向有急智,這時也難以找出能同時說服雷納德-洛克菲勒、羅德斯、戴安娜的理由來。
  最終,雷納德-洛克菲勒一錘定音。鉆石聯盟將會派出三人的監督團隊前往南非安利比里昂,監督2億美元的使用情況,為期一個月。
  雷納德-洛克菲勒、陸景、戴安娜、漢克-卡爾、瑞利-雪萊、羅德斯、布魯斯-卡地亞、普利策8家在上午的陽光**同簽署協議瓜分哈溫斯瓦納鉆石礦。
  當天下午陸景便前往愛丁堡乘坐專機飛回京城。結束此次愛丁堡之行。
  印尼的大商人古拉迪加爾在陸景的壓力之下即將失勢。陸景也因為獲得他手中的鉆石礦所有權而得到了雷納德-洛克菲勒的邀請,進入掌握著全球鉆石定價權的小圈子中。
  但是,陸景總覺得雷納德-洛克菲勒邀請他來愛丁堡的用意沒有這么簡單。
  他接手古拉迪加爾的生意在全球鉆石貿易中只占有7%的市場份額,這點份額不足以讓他成為“鉆石聯盟”的成員。
  “或許和沃倫家族的內亂有關。”看著機窗外的藍天白云美景,陸景心里想道。
  豪華的私人飛機中空間很寬敞。陸景在機艙臨窗的座位獨自沉思的時候。唐詩經等人在不遠處的茶幾邊閑聊著。隨行的保鏢們則是在另外的機艙中。
  這時,一個甜美的聲音打破了陸景的沉思,“陸少,要咖啡嗎?”
  陸景抬頭,看到的是一位推著飲料車的嫵媚少婦。她盤著精巧的發髻,穿著典雅的藍色空姐制服。身姿高挑,靚麗迷人。漂亮的眼眸里藏著久別重逢的笑意。
  竟然是許久不見的劉思婷。陸景嘴角浮起微笑,“換白開水吧。劉思婷,你不是在白雁蘇飛工作嗎?怎么到我的私人空乘團隊中來了?”
  劉思婷優雅的拿起水壺和紙杯給陸景倒溫開水。眼睛笑的如同彎月,說:“我舅舅打聽到你這里招人,一力讓我來應聘的。我原來就是空姐,所以很快就通過。你這里待遇可與比當白雁蘇飛的服務員待遇好呢。”
  劉思婷的舅舅便是蘇江省有數的名營企業家博海實業的齊儒來。他和現任的蘇江省委副書記張勝利私交甚好。
  “這個齊總….”陸景愉快的笑起來。接過劉思婷遞來的水杯喝了一口。
  建業的往事慢慢的浮上心頭。他有很久沒有去建業了。不禁想起葉妍、想起雨瑤。還有夏婕、郁婷芳、柳蘊、楊子歡、王二飛、葉文斌、葉文俊等人。
  “陸少。不打擾你了,有事叫我。”劉思婷笑了笑,貝齒微露。很靚麗嫵媚的笑容。推著推車離開。
  陸景笑著點點頭。偶遇故人讓他心情很不錯。
  不遠處的唐詩經見陸景怡然自得,和風白露、墨靜雯、余樂說了幾句。走過來坐在陸景對面,笑著道:“景。你心情不錯?沒有做冤大頭的憤懣了?我有事情和你說。”
  陸景看著眼前的唐大美人。冷艷的姿容、性感曼妙的身姿,都是男人夢寐以求的。禁不住輕輕的撫摸著她嫵媚水靈的白皙臉蛋,溫柔的道:“詩經,如果是說夏如龍的事情就不要說了。”
  一周后,抵達南非安利比里昂首都塞拉哥的夏如龍在街頭被流彈射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