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548 商量對策

“陸先生,今天打獵的收獲還好嗎?”戴安娜笑孜孜的和陸景握手,微卷的金發嫵媚的落在香肩上,清香怡人的說道。
  陸景沒有興趣通過她使用的香水品牌判斷她的性格,對這個阿拉伯美人做了一個手勢邀請她落座,微笑著道:“還行。雷納德堡這片獵場很不錯。”
  “是嗎?雷納德這里就是打獵太容易了些。我在迪拜有一座小島,還沒有完全開發,作為獵場很合適。只是有些危險。希望有機會邀請你去做客。”戴安娜笑著說道。
  陸景點頭道:“嗯,有機會。喝茶。”
  溫氏姐妹服侍唐詩經她們三個洗浴去了。一名中年女傭送了云春雨茶進來。清香裊裊。
  余樂打量著坐在乳白色沙發上的戴安娜。她今年28歲。身高腿長,紅裙下一節細膩的小腿露出,很勾人。很妖嬈美艷的一個女人。只是有點可惜了。
  陸景“輕佻”的點評美女時往往意味著他心中對某個女人相當的不滿。
  上一次他點評的是長井靜香:黑木耳。這長井靜香最終的結局是嫁給松阪士夫當家庭主婦。現在成了生孩子的機器。完全從商界退出。
  戴安娜配合雷納德-洛克菲勒做圈套設計和華,咎由自取。她的結局估計不會太好。余樂對陸景的手腕有信心。
  戴安娜的侍女艾麗莎狠狠的瞪了余樂一眼,這混蛋盯著公主的胸看。實在太無禮。
  余樂無所謂的聳聳肩,拿起面前木質茶幾上的茶杯。他只是有點失神罷了。
  戴安娜對男人的目光習以為常。坐直身-體,微挺渾圓的酥胸。笑著道:“陸先生,今天你和普利策錯失了品嘗美酒的機會。雷納德有一批上佳的蘇格蘭威士忌。”
  陸景不動聲色的道:“哦?我陪詩經她們打獵去了。普利策先生也不在?”
  “他一大早帶著他的人騎馬去了沃爾夫鎮兜風。”戴安娜嘴角翹了起來,道:“是不是很有西部牛仔的風范?普利策是俄羅斯人,但他常年在芝加哥生活。”
  美國西部通常是指美國地理上中北部的州。包括俄亥俄州、印第安那州、密西根州、伊利諾州、威斯康辛州、愛荷華州、肯薩斯州、密蘇里州、明尼蘇達州、內布拉斯加州、北達科他州及南達科他州。
  全美第三大城市的芝加哥是美國西部第一大城市。
  陸景笑著點頭,“普利策先生四十多歲還能有這么好的體魄讓人羨慕啊。”說著,看了看手表。
  戴安娜心里松了口氣。看來,陸景接受了她的解釋。她是來向陸景解釋今天他們幾人聚會的事情,免得陸景生疑。這是夏如龍提醒她的。心中,對夏如龍越發的重視起來。
  或許,還可以再給他一點獎勵。沒有他的幫助。想要設計這個“圈套”很有難度。
  “陸,那我不打擾你了,明天我們再聊。”戴安娜起身說道。悄然間就換了對陸景的稱呼。艾麗莎瞪了余樂一眼,連忙跟上。
  陸景送戴安娜到客廳門口,漫不經心的道:“戴安娜,米奇還在雷納德堡吧?”
  戴安娜下意識的道:“還在。陸,你找他有事情嗎?他現在應該還沒有休息。”心里迷惑不解。不明白陸景為什么突然提起夏如龍。
  陸景就笑,“沒有事情,只是突然想起來他的一件趣事。”
  看著戴安娜窈窕高挑的身影消失在古堡走廊的盡頭。陸景瞇著眼睛笑了笑,陸二少的招牌笑容,扭頭說:“余樂,你去一趟雷納德那里。幫我傳一個話。”
  …
  安利比里昂首都塞拉哥爆發大規模騷亂的第三天,安利比里昂總理福爾曼命令軍隊進入市區鎮壓騷亂恢復秩序。當天晚上,塞拉哥街頭槍聲大作。
  凌晨2點左右。塞拉哥國家電臺被來歷不明的武裝份子占領。隨即,塞拉哥國家電臺播出了一份聲明:**武裝恩康加宣布政變。成立臨時政府接管國家大權。
  安利比里昂政權的更迭令全球輿論紛紛關注。
  安利比里昂是非洲的中等國家,人口3000萬,國土面積80萬平方公里。是南非之外全球第二大鉆石出產國。新近曝出的哈溫斯瓦納鉆石礦更是擁有天量的鉆石儲量。
  國際社會持續的關注這片貧瘠又富饒的土地。國際紅十字會、中國援外醫療隊、教會等等國際組織都在安利比里昂開展活動。
  距離蘇格蘭首府愛丁堡北面100公里沃爾夫鎮的雷納德古堡內。上午明媚的陽光從玻璃窗透進來。落在潔白的餐布上。安寧祥和。遠在非洲的亂局無法影響到這里的平靜。
  2007號房間內,漢克-卡爾放下手里的餐刀,拿柔軟的餐巾擦了擦嘴,狹長的眼睛慢慢的瞇起來。手邊是一份《泰晤士報》對安利比里昂時局的分析。
  對面必和必拓的股東瑞利-雪萊笑著道:“漢克,安利比里昂的局勢有變化啊。查爾斯-沃倫的動作確實快。你說,雷納德能否和陸順利簽約?”
  安利比里昂的反對派武裝是查爾斯-沃倫的手筆,大家都心知肚明。查爾斯-沃倫想要將觸手伸入到鉆石開采行業來。這是鉆石開采四大巨頭所不允許的。
  因此,即便是埃羅莎的普利策和眾人不對付也會接受邀請來愛丁堡的雷納德堡商議對策。
  當然,在內部,他們這個鉆石聯盟有分歧。排斥普利策并不代表他們不會將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股份分一部分給埃羅莎。
  在非洲,軍火商是戰爭之王。雇傭兵是戰爭利刃。在國際軍火交易市場,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是全球最大的軍火貿易商。剩下的湯湯水水才會露給小的軍火商。
  安利比里昂的局勢想要穩定。順利的開采1萬億克拉的鉆石礦絕對不能缺少俄羅斯的支持。
  他們要做的只是壓制埃羅莎在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話語權。給予埃羅莎的股份是10%。這低于他們8家瓜分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股份平均點。
  丹尼爾-沃倫負載累累,在鉆石礦上沒有發言權。除非他重新成為沃倫家族排名靠前的繼承人。
  漢克-卡爾笑瞇瞇的道:“安利比里昂總理福爾曼敗退到安利比里昂第二大城市貝桑。只要及時反攻塞拉哥就不會影響到大局。我想不出陸拒絕的理由。嘿。價值900億美元的鉆石礦股份。”
  力拓、必和必拓的業務包括鐵礦石、鉆石、銅礦等等領域。董事會只是股東大會選舉的執行機構。真正有影響力的是幕后可以影響董事會格局的大股東。他和漢克-卡爾便是各自公司中在鉆石礦上擁有影響力的股東。
  雷納德-洛克菲勒和陸景簽署2億美元換取哈溫斯瓦納鉆石礦15%股權的協議,是他們這些擁有鉆石定價權的商人共同商議的結果。
  瑞利-雪萊笑了起來。哈溫斯瓦納鉆石礦1萬億克拉的儲量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知肚明。
  “這不是局勢變化嗎?安利比里昂的局勢緊張,雷納德可能會要求陸在今天就將2億美元打到代理人的戶頭上。我想以陸的精明肯定會提趁機條件。”
  “那有如何?這個冤大頭他當定了。我們聯合起來的實力足以讓他屈服。”漢克-卡爾冷冷的道。他對陸景的印象很不好。
  這次在安利比里昂的代理人戰爭,只有陸景拿出真金白銀。不花自己一分錢就可以拿下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感覺令他很舒服。
  瑞利-雪萊點點頭,他們聯合起來的實力比陸景強大,微笑道:“我們得感謝戴安娜。她很成功的杜絕陸景和埃羅莎聯手的可能。”
  漢克-卡爾微微一笑。心里對陸景不屑一顧。
  據說他現在把亞太財團的竹下修一逼迫的很狼狽,但卻栽在戴安娜這個女人的花言巧語之中。不過如此!
  …
  10月24日,陸景來到愛丁堡的第四天,雷納德-洛克菲勒組織秋獵的第三天,上午時分。雷納德-洛克菲勒邀請眾人到古堡的客廳中商議安利比里昂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事宜。
  明亮的客廳中,雷納德-洛克菲勒、戴安娜、漢克-卡爾、瑞利-雪萊、羅德斯、布魯斯-卡地亞、丹尼爾-沃倫、普利策各自環坐。
  雷納德-洛克菲勒將這幾天私下里協調好的協議打印出來,分發給眾人審閱。
  如果確認沒有異議,眾人將會簽字。完成瓜分哈溫斯瓦納鉆石礦的協定。
  陸景并沒有看正對面坐著的普利策,氣定神閑的喝著咖啡。雷納德-洛克菲勒提供的咖啡是意大利精品。口味極佳。
  夏如龍在戴安娜身后,微笑著品著咖啡。心里充滿了快意。陸景當了冤大頭還不自知。
  鉆石聯盟內部最擔憂的事情便是埃羅莎和陸景聯合。然而,陸景已經和普利策產生隔閡。執行者是戴安娜,策劃者是他。這讓他有一種復仇的快感。
  半個小時后,眾人紛紛在協議上簽字。陸景笑瞇瞇的在文件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放下筆。悠然的道:“2億美元的資金我今天下午就可以匯入指定賬戶。完成我的承諾。只是這筆錢怎么使用需要有人盯著。諸位有什么建議嗎?”
  陸景的話讓戴安娜、漢克-卡爾、瑞利-雪萊、羅德斯、布魯斯-卡地亞、普利策等人迷惑。
  這2億美元是戰爭經費,最終要花在戰場上。這怎么監督?難不成讓派人去安利比里昂。
  問題是,代理人戰爭基本上接觸不到他們這一層次的人物。
  濃濃的疑惑浮現在眾人心頭。誰都搞不清陸景想要做什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u(http:Www.ppxsw.co皮皮.無彈.窗,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