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547 小心誰(下)

陸景放下衛星電話,車內微黃的燈光落在他略顯明俊的側臉上。陸景將埃羅莎的普利策的電話內容復述了一遍。車中歡快的氣氛慢慢的消失。
  車窗外獵犬們歡快的“汪汪”叫聲此起彼伏。與車中略顯凝重的氣氛格格不入。
  大家都沒有想到:雷納德-洛克菲勒這次秋獵的邀請居然是一個“圈套”。
  普利策打動陸景的話并不是他提醒小心戴安娜。戴安娜曾提醒陸景要小心普利策。這只是折射出普利策和戴安娜關系不佳。不足以作為任何判斷的憑據。
  讓陸景動容的是:普利策告知陸景今天留在雷納德堡的雷納德-洛克菲勒等七人聚在一起商議了幾個小時。
  根據陸景智囊團們的分析:鉆石巨頭們對安利比里昂內戰持有不同看法的原因是分贓不均。
  鉆石四巨頭之一的埃羅莎是俄羅斯聯邦政府控股。俄羅斯與西方的關系不親密是眾所周知的事情。當年蘇聯的戈爾巴喬夫以完全開放的姿態接納西式民-主,但換來的是西方對蘇聯的掠奪。
  雷納德-洛克菲勒七人避開普利策聚集在一起商量事情情有可原,但避開自己這算什么?
  由不得陸景不起疑心!
  此刻,坐在車內的都是陸景信任的人。唐詩經、風白露、墨靜雯、余樂。前排的是保鏢趙姿、黑叔。
  “陸景,我們可能被當成冤大頭了。”唐詩經說出她的判斷,“2億美元換取哈溫斯瓦納鉆石礦10%的股權算下來肯定賺了。但是,我懷疑雷納德-洛克菲勒等人得到的更多。”
  陸景微微偏頭,略有些疑惑,“怎么說?”
  余樂補充道:“陸景。我向gi公司調閱過猛龍傭兵團的資料。在非洲,幾百武裝精良的雇傭兵就可以擊潰成千上萬的非洲部落士兵。老式的戰斗機在非洲簡直是終極兵器。2億美元足以打一場顛覆非洲中等大小國家政權的戰爭。”
  墨靜雯到底年輕,漂亮的鵝蛋臉上掠過急躁的紅色。氣憤的指責道:“欺人太甚。難道他們以為就憑一個洛克菲勒的姓氏就可以震懾我們嗎?”
  她認可唐詩經的判斷。雷納德-洛克菲勒那幫人讓陸景出資打代理人戰爭,然后坐享其成。只分陸景10%的股份。豈有此理!
  中國企業在國外被當成冤大頭的案例很多。以巨大的代價獲取細微的利益。但是,這些人把和華當冤大頭,簡直是自視太高。
  這句話引起大家的共鳴。
  和華是那么好欺負的嗎?
  回到古堡中,陸景、唐詩經、墨靜雯、風白露、余樂到書房中繼續商議對策。書房不大,布置的很精雅。約莫三十多平米,擺放著書架、沙發、茶幾、壁畫、宮燈。
  墨靜雯將筆記本電腦放在暗紅色的書桌上,熟練的插上無線網卡。藍色的信號燈隨即一閃一閃。網絡聯通。墨靜雯拉開椅子坐下,飛快的敲著鍵盤。雪白的雙手靈巧如梭,給董坤城、莫心藍、唐悅發郵件溝通此時愛丁堡的情況。
  陸景作為和華的話事人,他的一言一行都不是孤立的,背后有龐大的資源支撐。包括決策團隊、智囊團、行政秘書組、最終的執行團隊。
  這些事務現在都由她來打理。
  溫氏姐妹送了水餃進來,穿著雪白的羊絨衫、精致的藍花牛仔褲。嬌艷如花,微笑著將白菜豬肉餡的餃子一一放在大家面前,款款的嬌語道:“請慢用。”
  帶一點南海市口音的普通話,有著少女的嬌憨,充滿了活力。書房內凝重的氣氛不知不覺的被沖淡。
  風白露莞爾一笑,從潔白的青花瓷盤中夾起一只餃子咬了一口。
  任誰都看得出來溫雪、溫藍心情愉快。花季少女見識到愛丁堡的異域風景。想不興奮都難。唐詩經應該給她們安排好了一個光明的前景。
  看著離開的溫氏姐妹,唐詩經笑了笑,輕輕的嫵媚笑容在嘴角勾勒出來。嬌嗔了身邊的陸景一眼。
  人是黎家明叔和高二叔送給陸景的。陸景雖然把人丟給她處理。她也不能把人藏著掖著,免得別人說她是妒婦。
  只是,心里終究不痛快。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陸王好美女,屬下多進奉。
  陸景生受了唐詩經一記嫵媚的秋波,心里一蕩,揉揉眉心,這時候處理正事要緊,道:“我準備和埃羅莎的普利策再談談。不過。見面地點不能在愛丁堡這里。我準備約他在京城見面。”
  這個意見眾人都贊成,和埃羅莎的普利策詳細的談一談。或許會有收獲。
  余樂道:“那后天的協議是不是可以拖延一下。”他傾向于反制。
  正在打字的墨靜雯道:“不能拖,陸景的信譽很重要。”
  唐詩經搖搖頭。說:“靜雯,是否維護信譽要分情況。雷納德等人擺明把陸景當冤大頭,怎么還能支付2億美元呢?”
  長期在黃海和三教九流的人物打交道,她更務實一些。
  陸景笑了笑,問道:“白露,你這位劍橋大學的高材生的意見呢?”
  風白露秋水般的眸子撲哧閃了閃,聰慧靈動,笑道:“二哥,你考我啊?要不和他們一拍兩散?”
  余樂下意識的道:“不行。”見眾人都看多,想了下,說道:“不管是哈溫斯瓦納鉆石礦還是蘇格蘭皇家銀行的股份都是極其優質的資產。錯過這個村就那個店了。下次再有這樣的機會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去。我們應該是盡可能多的爭取利益。而不是掀桌子。”
  風白露輕笑,聲音清脆嫵媚,尤其動聽,“二哥,如果你有掀桌子的實力,主動權就在你手中。”
  風白露點到即止。她習慣藏拙。不過,她的意思在座的眾人都聽得明白。
  外交上不是有句名言嗎?協議簽訂之日起就是為了撕毀。什么陰謀圈套都是虛的。能拿到利益的手段有且只有一個,實力。
  那么,陸景是否具備同時對抗雷納德-洛克菲勒、戴安娜、漢克-卡爾、瑞利-雪萊、羅德斯、布魯斯-卡地亞這幾人的實力呢?
  陸景對風白露點點頭。傅婕說風白露的水平給她做總經理助理足夠,現在看來確實如此。白露很善于在復雜的局面中尋找到關鍵點。
  手指輕輕的敲著自己的大-腿,陸景心里的輪廓慢慢的勾勒出來,語氣輕松的道:“
  雷納德-洛克菲勒他們幾人加在一起的實力比我強。這也是他們敢于算計我的原因。不過,利益面前,盟約不值得一提。挑頭者需要付出代價。”
  陸景的聲音不疾不徐,大家卻是聽得出他的決心。唐詩經臉色微變,她猜得出陸景要拿誰立威。
  …
  …
  陸景幾人在書房里商量著的時候,溫雪輕盈的邁步進來匯報,藍花牛仔褲的大腿圓潤修長,“陸哥,戴安娜公主來找你。”
  陸景將手里的茶杯放下,笑道:“誰陪我去應付下這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公主?”
  陸景這個對戴安娜的定義讓書房中響起輕微的哄笑聲。溫雪暗自吃驚:哪有這樣形容公主的?迪拜不是很牛的嗎?
  唐詩經輕攏的秀發,笑著道:“陸景,讓余樂陪你去吧。我們三個到現在還沒有洗澡呢,今天打獵一天出了汗。”
  風白露和墨靜雯立即附和詩經姐的話。沒有女人能容忍自己臟兮兮的,美女在這方面的潔癖更在厲害。
  唐詩經和風白露、墨靜雯說笑著去了浴室。她和風白露在黃海時就認識。一個是黃海的名媛,頂尖的人物,一個京城風家的明珠,備受矚目的京城第一美女。產生交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只是,唐詩經現在才發現風白露的聰穎靈秀。風白露長期處在京城這樣的舞臺上,出身于政治世家,其才干、眼光、格局都高她一籌。當然,她不會妄自菲薄。
  她的思維習慣在經濟、長袖善舞的平衡、計算。她和風白露是兩種不同類型的女人。
  能吸引到陸景的女孩果然是異常出眾!唐詩經心里感嘆一句,吩咐道:“溫藍,你們來幫我們按下摩。”
  溫雪、溫藍的廚藝很好,但是更好的手藝是服侍人。高二叔、黎家明叔送人之前,都調教好了。
  陸景所居住的區域中有一處豪華的可以容納十幾人的浴池。和風白露、墨靜雯換過衣服,一起進了浴池。水汽蒸騰,浴池中絕美的春光無限。
  片刻后,兩名嬌艷的少女穿著白色的比基尼邁入浴池中。
  …
  …
  遠遠的就看到富麗堂皇的客廳中戴安娜帶著侍女等待著,旁邊的桌幾上放著清香裊裊的清茶。
  陸景對戴安娜印象不佳,努努嘴,問余樂,“余樂,評估下,什么杯?”
  余樂心里正在想著羨慕陸景后-宮“和諧”的事情,他一個寇小蠻都搞得焦頭爛額。乍一聽陸景這話,驚訝的道:“陸景,你這話傳出去很掉身份啊。”
  一邊走著,陸景就笑,“靠,私下里說兩句有什么要緊,我又不是圣人,被人設計了還不生氣。惡意揣測下戴安娜又怎么了?趕緊的。”
  余樂嘿嘿一笑,打量著客廳中優雅喝茶,穿著深紅色長裙搭綠色外套的妖嬈美人,用極小的聲音道:“d杯。”陸景和余樂進了客廳。
  戴安娜的來意不問可知。(未完待續)